但是可能把命丟在這裡。

皇族之間的人爭鬥,從來不會讓外人看見的。

但是這樣一場好戲,不看又有點兒可惜。

「二叔,為什麼?」這個少年捂著臉,他不知道自己的二叔,為什麼平白無故會教訓自己。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一定要問清楚。

「你個孽子,如果你爹在這裡,恐怕就不是挨一巴掌這麼簡單。以他的性格,不讓你在床上躺上半年,他決不罷休。」劉清宇十分平靜的說道。

不過這段話,落在少年的耳中。

少年不自覺的蹬蹬向後退了好幾步。

如果二叔說的話,並沒有騙他的話。

那麼自己可能剛才闖了大禍。

不過他很奇怪,難道眼前這個少年真的與皇族有關係嗎?

劉俊之看了看這個中年男子。

並沒有心存感激。

因為他不知道這個中年人葫蘆里賣的啥葯?

所以還是要小心為上。

「你到底是誰?」劉清宇轉過身來,正對著劉俊之問道。

劉俊之聽到這個問題之後,並沒有正面作答?

現在一切都是小心為上。

自己能不開口,就不開口。

見他沒有回答,劉青宇又問了一句。

不過劉俊之的注意力全放在下面的劍齒虎領地。

看著下面險象環生的斗者,劉俊之手上黑光凝聚。

一道黑色的劍光向下俯衝而去。

作為道家的正宗。

他可以自由的施展三清的所有絕學。

戮仙劍法,他可以不用兵器便能直接發動。

因為他對戮仙劍的掌控,遠遠的,超過了通天教主的那些弟子。

但是如果有戮仙劍的話。

那就更好了。

因為施展戮仙劍,配上靈寶天尊的戮仙劍器。

能發揮出最大的威力。

不過,憑戮仙劍的劍氣。

便可以橫掃下面的劍齒虎。

一道黑光從天上俯衝而下,在中途變成無數條。

並且十分精準的,如光束一般。

將那些劍齒虎,釘在了地上。

而且並沒有一點點傷口。

但是這些劍齒虎,一個一個的倒下。已然是氣絕身亡。

劉清宇饒有興緻的看著劉俊之。

這還是頭一次了,自己問了兩次,對方竟然不理會他。

雖然心中十分惱怒,可是劉清宇忍下了。

為了查明真相,他不得不忍耐。

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知道這個小子,到底是不是玄王的後人。 ?這次白袍老者不得不走了,因為這六個人其中唯一的女子,已經向他出手了,而且出手十分的凌厲。

白袍老者堪堪的躲過這一招,然後立刻向遠方遁去,再也不做停留。

不過很可惜的是,女子又一掌跟了上去,這一掌只是印在了白袍老者的胸口。

這一刻,白袍老者終於淡定了。

用盡了全身的鬥氣,包裹在自己的胸口。

不過,就算是這樣,他還是被一掌打飛。

口中不斷的有鮮血溢出。

白袍老者心道不好,自己剛才果然大意了。

醫見鍾情,我的老公太高冷 剛才為什麼不及時遁走,而是選擇留在這裡看戲。

現在可好了,戲還沒有看完,就已經身負重傷。

白袍老者轉身剛要跑,卻被一腳踢了很遠。

帝國首席:甜寵億萬老婆 「滾吧,不要讓我再看見你。否則的話下次就不會這麼輕易的饒過了。」女子說話的聲音如同百靈鳥一般,清脆而好聽。

白袍老者聽后,心中鬆了一口氣。

看來剛才那個女子確實沒有下死手,如果那個女子下死手的話。

自己可能連第一招都挨不下。

白袍老者迅速的退走,然後消失在天際。

劉清宇顯然被少年這一手,驚呆了。

這是什麼鬥技,竟然如此的厲害。

殺人不見血啊。

看著那黑色的劍氣,剛才出手的女子若有所思。

然後手中一道黑氣迸發而出。

不過片刻之後便土崩瓦解。

看到女子的舉動,劉俊之也是一愣。

邪王專寵:毒妃,別亂來! 沒想到能有人竟然這麼快速的領悟戮仙劍氣。

這也太詭異了吧。

想當年,就算被稱為妖孽的自己。

這是在接觸戮仙劍的第三天,才能釋放一點點戮仙劍劍氣。

而那個女子只是看了自己施展一遍,竟然能快速的掌握戮仙劍,果然是妖孽一般的天才。

這時系統的聲音又很無恥的上自起來了

還是一個緊急任務。

不過,看了這個任務之後。

劉俊之有點兒想罵人的衝動。

系統就能讓自己將這個女孩帶回神武大陸。

而且就是在他得到劍齒虎王的肉的同時,將這個女孩強行擄回神武大陸。

至於獎勵也很豐富,竟然是誅仙劍氣的上半部分。

不過劉俊之十分的有些為難。自己的實力,明顯的低於這些人。

自己究竟要如何的對付這些人,這是個十分難的問題。

連劉俊之自己,現在心中也沒有想到萬全的對策,來對付眼前的情況。

雖然心中已經有幾個對錯,但是卻不是十分的保險。

「小子,我再問你一遍,你究竟和玄王是什麼關係?」

「你猜?」劉俊之說道,他並不知道這個玄王是誰?

但是看這個中年人的神情,貌似可以用上一用。

劉清宇聽見這句話后,有一點想抽死劉俊之的衝動。

不過他自己一直在剋制的,直到現在他還不知道面前這個少年的姓名?

不過通過剛才的對話,我可以肯定這個少年一定和玄王有關。

只是不願意告訴他們罷了。

至於下面劍齒虎領地的那些人,劉清宇直接選擇無視,因為這些人的生死他並不關注。

他這次是得到了消息,說有秘寶現世。

加上有人冒充皇族,是他因緣巧合的來到了這個領地。

如果眼前這個少年真是皇族中人的話,那麼這件秘寶給他也不是不可以。

不過現在一切都還沒有定論,只不過這個少年的面貌,像極了年輕時的玄王。

就算自己剛看到他的時候,也以為是玄王活了過來。

他們兄弟六人,玄王排行老末。

而且有經天緯地之才,是當皇上的最佳人選。

而他們五個人,對於皇位完全沒有興趣。

老哥好酒,對權力沒有慾望。

自己是個修鍊狂。也不適合當皇上。

老三是個甩手掌柜,那可是懶得可以。

老四喜歡逍遙自在,無憂無慮的生活。

老五是這些人中,比較出色的一個。

可是他更懶,而且他的興趣是泡妞,現在是妻妾成群。

比當皇上還要刺激,而且他對於政事十分的煩惱。

如果不是皇上要求他辦的事,對於其他事他從來是不關心。

雖然皇族之中在他們這一代,沒有適合繼承皇位的人。

不過他們的兒子嘛,個個也都十分出色。

不過有一點卻不行,根本沒有人願意做皇帝。

因為那是一個苦差事,他們都過慣了,無憂無慮,自由的生活。

所以現在的話。

父親還在皇位之上,他們這些人還是王。

但是多一半都是掛弦,實權也很少。

那是因為他們不需要。

但是隨著父親一天天的老去,他們要那種無憂無慮的生活。

也隨他們遠去。

而且忠於皇朝的四大家族。要監視著這片大陸上的頂級宗門。

因為他們的存在,始終是皇朝的一大心腹要患。

而且隨著年齡的不斷增大,父皇也經常出現幻覺,經常把他們認作老六。

雖然老六已經死了,這是作為一個風流人物。

老六在民間肯定有很多紅顏知己,你為他生孩子的妙齡女子也不在少數。

所以五兄弟的陸陸續續的尋回來了,老六失散在民間的骨肉。

但是無一例外都是女兒。

而眼前的少年那麼的像老六,不是老六的種,打死他也不會相信。

而且這個少年,實力也不低。

這種天賦,不是他皇族血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