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事情到了這種地步,陳天心表現出來的實力完全超出了任無月的預料,若是早知道陳天心是這樣的實力,任無月也會考慮,畢竟幻天門在他們飛月門之上。

「既然如此,我們也不勉強,等任兄考慮好了也不遲,不過,可以讓千雪這孩子在我們這住些日子,讓兩個孩子培養培養感情!」陳霸天輕笑一聲。

聽到陳霸天的話,任無月的臉色微微一變,他知道陳霸天這是要人質,陳天心殺了洛天,陳霸天擔心任無月報復。

「爹,我留下!」不等任無月開口,任千雪卻是開口了,讓人們微微一愣。

「伺機報仇!」任千雪此時心中被仇恨蒙蔽,若是離開,想要報仇根本不可能,若是留在這裡,說不定還有機會。

「嗡……」就在任千雪的話音剛剛落下,一道龐大的漩渦卻是出現在了幻天門的上空。

破空之聲不斷的升起,一道道黑色的身影從龐大的漩渦之中飛出,站在了幻天門的上空。

一道道黑色的身影如同一塊黑雲一般,籠罩幻天山上,強橫的壓力讓整個幻天山的人們心中顫抖。

「誰!」陳霸天心臟也是狠狠一抽,看著身穿黑衣的人們,尤其是領頭的幾人,縱然陳霸天是仙王初期,也是感覺到有壓力。

「幻天門中有魔胎,將魔胎交出來,否則滅宗!」一聲威嚴的聲音響起,讓幻天門中人們心中一沉。

「嗡……」幾千名身穿黑衣的身影,不斷出手,一道道神則流轉將整個幻天山包裹起來。

聽到那黑衣首領的話,陳霸天的心卻是狠狠的一抽,目光看向陳天心一眼,隨後朗聲開口:「我們幻天門不知道什麼是魔胎,不知道閣下是誰?」

「我們是誰,不是你有資格知道的,若是不交,那麼只能將幻天門除名了!」黑衣首領冷聲開口,手中多了一把灰色的長劍,一劍斬出。

「嗡……」灰色的劍芒開天劈地,朝著陳霸天等人的方向斬了過去。

天地轟鳴,灰色的劍氣一出現,頓時便是給洛天一種無法反抗之感,陳霸天拔地而起,手中多了一把長刀,一刀斬出。

「咔嚓……」刀芒和劍芒碰撞,彷彿掀起了一聲驚雷,陳霸天口中噴血,身軀倒飛,重新站回了地面之上。

「仙王中期!」洛天雙眼微微一縮,看著那黑衣遮面的身影。

隨著黑衣人的出手,也是宣布著戰鬥開口,幾千名黑衣人,氣息滔天,手中印法飛動。

「轟隆隆……」一顆顆灰色的巨石如同流星一般,從蒼穹之上飛下,朝著幻天門的方向鎮壓。

「殺……」幾千黑衣人,雖然數量比起幻天門差了幾十倍,但是實力卻是異常強大,更有五名仙王初期,兩名仙王中期。

轟轟轟……

一顆顆帶著毀天滅地氣息的巨石轟擊在幻天山上,瞬間便是有大批的幻天門的弟子慘死。

一道道黑衣身影,從天而降,如同虎入羊群一般,開始瘋狂的屠殺起幻天門的弟子來。「啊……」轉瞬間,幻天門的弟子便是有大量的弟子慘死,實在是這些黑衣人出現的太突然了,而且實力強悍,修為最差的也是真仙中期,真仙後期和巔峰以及半步仙王更有不少。 「哇呀呀!….氣死老子了!…..同志們!把這兩個反革命,抓起來!…..」

說不過就打,那就是這些造反派的老傳統了。

黑臉馬司令怒了,黑臉都氣得漲成了紫紅色,抬手就朝坐在椅子上駱林的領脖子抓去。

駱林會讓他抓到嗎?坐在椅子上,直接抬腳,照著馬司令的小肚子,就是一腳踹了出去。

「呯!…..哐嘡!….嘭!….嘩啦!…..噗通!」

在大廳所有人的口瞪目呆中,馬司令如同一隻移動的小山一般,倒飛了出去,一路上撞飛了三張桌子,沿途桌上的酒菜,飯碗,湯盆四處橫飛,最後撞在牆上的偉大領袖畫像上,沿著牆壁狠狠的摔在地上,半天沒爬起來。

這還是駱林腳下留情,根本沒用多大力。

這下變故,讓那幾個跟著馬司令的小夥子臉色都變了。

誰能想到這個小傢伙,功夫這麼強悍啊?

這裡到牆壁,最少有二十米的距離,而且他還是坐著踢的,還沒站起來啊。這得要多大的力氣啊?

宋明生也呆了,根本沒想到這位小爺,還是個會家子的好手,這下可闖了禍了,這可是在他負責的飯店啊,想到這,頭上的冷汗可就下來了。

「….你們幾個不想死的話!就跟我老實點!….把那個什麼司令抬過來!….」

駱林的手突然從身後一晃,手裡就出現了一把五四手槍,前面還多出一截槍管,舉著槍的手,對著那幾個已經臉色變得蒼白的小夥子點了點,緩緩的說。

絕世藥神 眼睛掃了下大廳的食客,這下可都安靜了,槍都出來了。

這個年代,槍可是嚴加管制的東西,雖然有些造反派也有槍,但是那也是統一管理的。

這樣駱林的身份,就顯得更加神秘了,宋明差點沒嚇暈過去,一臉獃痴的看著拿著槍的駱林。

周曼麗拿著小手帕優雅的擦了下嘴,看了眼一臉淡然的駱林。

心想,這個小冤家又要搞什麼啊?

接著,那幾個人把已經暈過去的黑臉馬司令,七手八腳的抬了過來,那意思就是看駱林有啥指示。

「咳咳…..老宋!找間安靜的房間!….你們跟我來!…..」

駱林朝周曼麗打了眼色,站了起來,對著站在那一臉焦急神色的老宋喊了一句,又對那幾個扶著馬司令的小夥子揮了下手裡的槍。

在大廳眾食客的驚異眼神中,駱林,周曼麗和那幾個造反派,跟著宋明進了飯店的裡間去了。

這時,大廳的人鬆了口氣,大家都對望一眼,都不再說話了,趕緊吃完走人。

連莊飯店的後院,一間房間內。

「醒了!….馬司令!…你這種仗勢欺人,打著造反派的牌子,四處招搖!你這和土匪南霸天有什麼區別啊?….你是什麼組織的,跟我說說!….最好說老實話!不然真的誰都救不了你啊!…..」

駱林拿著手中的五四手槍,朝臉色蒼白,坐在對面椅子上馬司令點了點,緩緩的說。

那幾個小夥子,都老實的垂手站在馬司令的身後。

「咳咳….你….我….是京城紅雲造反派司令部的….司令!我叫馬青松….咳咳….你是哪個部分的?…..」

馬司令帶著點氣喘,看了眼駱林,腦子一片迷糊,這小孩怎麼會有槍啊! 步步成婚:老婆,離婚無效 修仙界生存手札 還有高強的武功,心中疑惑脫口就問。

那個年代的人,肚子里花花腸子,還真沒有多少。

「我是誰!該你知道的時候,自然會告訴你!…現在是我問你!你要是不老實!我有權利,把你就地槍斃!…造反派很厲害嗎?哼!你們不過是一群響應領袖號召的人,你們一不是軍人,二不是什麼執法機關的人,你們充其量就是一群穿了綠色軍裝的老百姓!你們什麼都沒有!哼!只要上頭的政策一變!你們就死無葬身之地!真是群不知死活的東西!….」

駱林這話一說,那幾個造反派馬上臉色都一變,他們又不是傻子,這麼簡單的道理,還想不明白嗎?

他們還真是老百姓,一沒權,二沒啥社會地位,到時候,真像駱林說的,這樣政策一變,他們那就是炮灰。

「哼!….紅衛兵的前車之鑒看到了吧!你看他們那個時候鬧騰的多凶啊!….66年運動剛開始的時候,國家主席都給他們批鬥!你看看現在紅衛兵是什麼樣子啊?都被弄到鄉下去了吧!哼哼!你們還真以為你們是人物了啊?….你們批鬥的那些人,一但恢復掌權,你們的末日就到了!….好好想想吧!…馬司令!」

駱林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很簡單,他現在需要有人。

很多事情,不是靠你一個人的力量,就能做到的,隨著鄧老爺子的上台,他也要發展下自己的勢力,不然以後那麼的事情怎麼辦?

他這段時間一直在想,怎麼聚集人手,而這些人手不是紅衛兵就是造反派,那就得冒下險,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打入敵人內部,才能真正的了解敵人,才能瓦解他們的陰謀。

「咳咳!…呼!我承認你說得有道理!但是這個運動不是….偉大領袖毛XX親自指示的嗎?….難道我們照著他老人家的指示做,難道還錯了嗎?」

馬司令想了下,沉凝了下,看了眼靠在椅子上聊著二郎腿,在那悠閑喝著茶的駱林,帶著疑惑問了句。

那幾個小夥子,臉上也露出迷惑的神色。

「唉!…是!你說的很對!偉大領袖叫你們批鬥走資派!黑五類!…但是,你們捂著良心說,你們沒冤枉過一個人?沒有無中生有的整人黑材料?沒有屈打成招?哼哼!不說話了吧!偉大領袖叫你們這樣幹了?你們這是給領袖臉上抹黑!潑糞!…這是我的證件!!….」

駱林皺了下眉頭,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指了指一臉茫然的馬司令,搖著頭說。

接著在口袋裡一掏,拿出個紅皮小本子出來,丟給到馬司令的腿上。

做個假證件,那還不是手到擒來的小事啊,何況後世的那些資料上,都有所有歷史上國家警衛機關的證件記錄和照片,也就是說駱林做的是真的,只不過中央警衛處的檔案上並沒他這個人。 陳霸天怒吼,迎上了一名仙王中期的強者,不過卻是節節敗退,每一次對抗,都是讓陳霸天大口吐血。

實力相差太懸殊了,那些黑衣人如同虎入羊群一般,完完全全的就是屠殺。

「我們怎麼這麼倒霉!」任無月怒吼一聲,沒想到自己來到這裡,幻天門竟然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任無月知道,對方已經出手,就萬萬不可能讓他們這些人也活著離開,因此只能選擇同那些人交戰。

「啊……」怒吼之聲在幻天門的後山回蕩,一股驚人的氣息升起,一名老者瞬間出現在了天空之上,目光之中帶著憤怒看向那些黑衣人,正是幻天門的老祖。

「將魔胎交出來!」一名仙王中期大喝,目光看向幻天門老祖,依然沒將幻天門的老祖看在眼裡。

「無上王域!」幾名仙王境的強者雙手神則流轉,澎湃的波動從仙王強者手中飛出,將包裹著幻天山的結界籠罩。

「嗡……」鋒芒閃動,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息從幻天門的四面八方席捲,化成恐怖的劍氣開始瘋狂的席捲起開始瘋狂的掃蕩起幻天山來。

「該死!」洛天臉色難看,一把將任千雪拉到了身前,他可不想在這裡死去。

同時,洛天也是將任千雪身體之中的封印解開,做完這一切,一道道恐怖的劍氣便是掃蕩到了洛天的身前,洛天伸手拿出一把長劍,擋住了劍氣。

「是補天劍陣!你們是補天山的人!」

「我幻天門一向兢兢業業,守著中三天的規矩,為何要滅我幻天門!」幻天門老祖咆哮,不斷的同一名仙王中期對抗。

「交出魔胎,饒你們不死!」而回答幻天門老祖話的,則是那黑衣人冰冷的聲音。

「我幻天門不知道什麼是魔胎!」陳霸天大喊,看著那被劍陣絞殺的幻天門弟子,同任無月兩人一起對抗著一名仙王中期,但是卻依然被壓制。

「我們是飛月門的人,與此事無關!」任無月大喊,心中絕望,想有著最後的幻想,他知道,這樣下去,就是整個幻天門被滅,他也會為幻天門陪葬。

「天人道法!」洛天撐起天人道法,口誦蠻神戰歌,加持在匡鳳華等人的身上,但是依然無濟於事,那恐怖的劍氣還是能夠透過天人道法,掃向眾人。

「噗……」長的像貂得助的青年被一道劍氣斬在了腰間,直接被攔腰斬斷。

「不……」匡風華等人大吼,看著青年死去,想要拚命但是卻不知道找誰拚命。

而那些黑衣人們卻是瘋狂的屠戮著幻天門的弟子,尤其是幾名仙王初期,完全就是橫掃,界域籠罩,便是有大片的幻天門弟子倒下。

洛天站在原地,周圍被匡風華等人圍攏著,所有人都是渾身是血,根本無法抗衡,只要被劍氣掃中,就是重創。

洛天看著周圍的人們一個個倒下,雖然知道是幻境,但是看著身邊的人死,心中還是頗為傷感。

無力,同時洛天心中也是升起了一股無力感,面對絕對實力的那種無力感。

時間流逝,足足五個時辰過去了,殺戮依然在繼續,終於任千雪的身影倒在了洛天的身旁,被洛天抱在了懷中。

「對不起!」洛天低聲自語,此時洛天的周圍一片死屍,洛天眼看著也快要堅持不住。

鮮血沾染了洛天的全身,洛天看著那些黑色的身影此時已經開始朝著一起匯聚,因為整個幻天門已經血流成河,足足三四百萬弟子,已經死的沒剩下多少。

「嘭……」天空之上,一道身影掉落,狠狠的砸進了地面上,正是陳霸天。

而陳霸天掉落的地方,躺著一個女子,是陳天心的母親,只不過此時女子已經沒有了生機。

「咳咳……」陳霸天,胸口塌陷,渾身是血的倒在女子的身旁,眼中露出柔和。

「我不甘心啊!」陳霸天怒吼,眼角流出血淚,拚命的將手朝著自己的妻子抓去,想要抓住妻子的手,但是卻沒有絲毫力氣,身上的生機不斷的消散著。

洛天臉色難看,不斷出手,打破一道道劍氣,來到了陳霸天的身前,伸手將陳霸天的手,搭在了他妻子的手上。

「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無論用什麼辦法……」陳霸天看到洛天走過來,彷彿迴光返照了一般,沖著洛天開口。

「嗡……」就在這時,一道黑芒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後,朝著洛天襲來。

「去死!」洛天募然轉身,抓起陳霸天的長刀,斬向拿到黑色的身影,一刀斬斷了對方脖子,人頭飛起,掉在地面之上,不斷的滾動著。

「既然你們說我幻天門有魔胎,那麼我今天就讓你們看看魔胎!」幻天門老祖也是有些堅持不住了,被一名仙王中期的強者震退,身上布滿了傷口。

「嘭……」另外一邊,任無月也是被那名仙王中期,一劍刺穿,從天空之上墜落。

「嗡……」一道黑色的神光,出現在了天空之上,幻天門老祖手中握著一枚黑色的晶石,絲絲的黑氣環繞在晶石的周圍。

洛天同時也是看到了那黑色的晶石,身軀微微一震,同時一股吸扯之力,開始吸扯起洛天的神魂來。

「幻魔石!」洛天心中瞬間明悟,感覺到了自己真正肉身的呼喚。

「這裡果然是幻境!」 重生之公主千歲 洛天心中自語,同時長長的出了口氣,生怕真的是自己錯了,這裡是真實的,而他之前的經歷真的是夢境。

轉眼間,洛天的神魂便是脫離了陳天心的身體,以一種意識的方式存在著,而陳天心的身軀也是募然到地,倒在了陳霸天兩人的身旁。

「果然有魔胎!」黑衣首領看著那黑色的晶石,眼中露出炙熱之色。

「以我仙王血,助你渡魔道!」幻天門老祖臉上卻是露出瘋狂,張口一吐,鮮血從幻天門老祖的口中噴出,噴到了黑色的晶石之上。

就在洛天驚駭間,那黑色的晶石開始瘋狂的吸收起幻天門老祖的鮮血來,轉眼間便幻天門老祖便是化成了乾屍一般,不過雙眼卻是炯炯有神。

「魔幻天地!」做完這一切,幻天門老祖低吼一聲,身上的生機開始消散。

「替我們報仇!」最後,幻天門老祖看了一眼倒在地面之上的陳天心,聲音之中帶著瘋狂。

「嘭……」終於幻天門老祖乾癟的身軀直接爆炸,化成了飛灰,消失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

「將那魔石拿到!」仙王中期的黑衣首領,大喝一聲,朝著懸浮在那裡的幻魔石衝去。

不過,那名強者剛剛動身,黑色的幻魔石卻是發出了滔天的黑芒,將整個幻天山籠罩。

「崩崩崩……」那之前絞殺了九成幻天門弟子的劍氣,在那黑芒面前不斷的崩滅。

「嘩啦啦……」轉眼間,恐怖的魔氣,從黑色的幻魔石中飛出,將所有人籠罩。

黑色的魔紋長龍席捲,瞬間卷在了一名真仙後期的強者身上,沒入到那名強者的身體之中。

無數的條黑色的魔紋長龍,尋找著自己的獵物,在黑暗的魔氣之中,不斷纏繞在那些黑衣強者的身上。

「是道心種魔!」洛天看著那黑色的魔紋,認出了這些魔紋是什麼東西。

「該死,我的修為,為什麼不歸我掌控了!」驚呼之聲在黑暗的魔氣之中響起,就連仙王境的強者也是沒有避免,被幾道符文長龍沒入身體之中。

黑色魔晶一般的幻魔石,卻是緩緩的降落,落在了倒在地面之上陳天心的眉心,如同一隻魔眼一般,散發著妖異的光芒。

「嘭……」一隻黑色的魔種,自行衝破一名真仙後期強者的身軀,朝著陳天心的方向飛去。

黑色的幻魔石,將那顆魔種吞噬,同時黑色的魔氣,開始衝進陳天心的身軀之中,轉瞬間,就是將陳天心身體之中的仙氣逼出了陳天心的體外。

一顆……兩顆……

一顆顆魔種不斷鑽進陳天心的眉心,而陳天心的修為也是不斷的增強著。

足足過了幾個時辰,那一個個黑衣強者被抽走了修為,不斷的從天空之上掉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