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在這空曠無比的空門戰廣場中,百米的距離就好像對方就在自已的面前沒有多大的區別。

倒飛中的三者身形微顫后停下,穩住了身形。

一個照面的試探性對撞,彼此都沒有討到對方的便宜。

"小傢伙!"

因為修鍊了魔功的原因,秦木的半邊臉變成了青綠色。此時盯著方昊天臉龐無比的猙獰,嘴角上翹,帶著譏諷,"我們出戰前看過你的資料,你今年不過二十歲。不可否認,像你這樣年紀就擁有這等實力的確實是元武堂最傑出的天才。但你不應該現在就證明自已,如果再過十年,我們兄弟絕對不是你的對手。可是現在,呵呵,你死定了,這一場,就是你參加堂門戰的最後一場,也是你短暫生命的最後一天。"

"你必須死,你就是我們兄弟發泄的犧牲品。"秦會的臉色仍然跟人類沒分別,但他的雙手卻變成了青綠色。他的臉龐也是猙獰,道,"尉遲奇那老匹將我們兄弟抓回來沒有殺,但將我們關起來折磨了十幾年,我們發誓要是我們恢復了自由就將你們人類殺乾淨。現在就從你開始。"

"忘祖忘宗,不人不魔的狗東西。"方昊天輕彈了一下手中的皇極至尊劍,平靜無比的看著秦家兄弟,"你們還有自由的機會嗎?今天派你們出來,便是要我方昊天結束你們罪惡的一生。"

"大言不慚的小東西。"

秦木和秦會聽到方昊天罵他們是不人不魔的狗東西,兄弟兩人陡然大怒,手中的鞭都翻滾起來。

"殺!"

兄弟兩人同時怒喝,同時動了。

很快。

兄弟兩人暴沖之時身周升騰起一層濃厚的魔氣。

這兄弟兩人已經完全成魔。

魔氣激蕩,滾盪不休!

秦家兄弟眨眼間就逼近,殺到了方昊天的面前。手中的長鞭都如毒蛇一般卷出,散發出強大可怕的氣息。

咻咻……!

鞭影密密麻麻,如同下雨,瘋狂暴抽,怒刺。

https://tw.95zongcai.com/zc/1477/ 看似密密麻麻,實際上鞭影又是兩條巨大的毒蛇,要吞噬一切,要吞噬方昊天。

秦家兄弟這一次出手,威力明顯瞬增,好像兩人一直以來都隱藏了實力,現在才突然爆發。

兩極魔蛇鞭,開始展現威能。

"他們的鞭法有古怪,聯手后實力遠超他們個人實力。"

方昊天目光毒辣,一下子看出了其中的端倪。

他不懼,有的是濃濃的戰意。

重生之殺手女王從軍記 剛才九重魔蠍可以讓他用來煅煉武技,融合武技。但實力畢竟是差了點,對方昊天完全沒有威脅力,所以方昊天感到意猶未足。

現在這兄弟兩人聯手簡直超越韋殺青,是難得的對手。方昊天希望通過與這等對手作戰能讓他進一步融合武技,同時能更好的驗證一下天武乾坤劍意的威力。

天武乾坤劍意催動!

我成了反派祖宗 "天武乾坤!"

"怒劍寒光百萬丈!"

方昊天手中的皇極至尊劍揮出。頓時劍光大炸,籠罩一片區域,每一道劍光翻滾如龍,碾壓兩條如同巨大毒蛇的鞭影。

砰砰……!

一連串的大碰撞,劍影與鞭影撞出一個又一個大小不一的氣圈四擴波動,激射八方。

幸好此時沒有其他的人在身邊。

如果現在是在外面打,單是四擴的氣圈都能碾死無數修為低下的人。

雙方的攻勢都很快。

僅僅兩個呼吸間的時間已經不知道碰撞了多少次。

也在這兩個呼吸間的時間裡,方昊天就將秦家兄弟逼退了近三百米的距離。

"可惡,他怎麼這麼強大。我們兄弟兩人聯手,就是韋殺青都要退走,他怎麼能將我們逼退。"

"殺殺。我們已經沒有退路。殺不了他我們兄弟就得死,永遠沒有翻身的機會。十幾年的囚禁與折磨就再也沒有機會報復。殺!"

秦家兄弟怒了,更加瘋狂。

鞭影一展,悍不懼死的瘋狂反撲。

"殺!"

方昊天也是雙眼厲芒狂閃,天武乾坤劍意瘋狂催動,皇極至尊劍碾壓而出。

至此,方昊天仍然不用九魂劍陣,這是天武乾坤劍意給他帶來的自信。

秦家兄弟擁有韋殺青層次的實力又如何。

方昊天跟韋殺青打過,深知這個層次的戰力如何。

他現在就是要看看憑融合了皇極至尊劍道后的天武乾坤劍意到底有多強,能不能讓他以元陽境七重修為的玄武實力就足可抗衡秦家兄弟。

殺殺!

三者出招,快如閃電。

觀戰者,修為稍低點的人無不為之屏息。

太快了!

太可怕了!

不管是秦家兄弟還是方昊天,任何一方的攻勢,實力稍低點的元陽境高手遇上絕對是全面被碾壓至死,毫無反抗之力。

"太好了,我突破了!"

"哈哈,爽。此生能觀此大戰,於願無憾……"

"如果是我面對他們,只有死,沒有二途。"

堂門戰廣場中惡戰繼續,場外雖然寂靜一片,但人心卻是沸騰。

觀戰者中,再度有不少人因觀戰而突破。

元武堂大長老撫須暗喜:"如果方昊天真能戰下十場,真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因此而實力大增。日後我人族定然會湧現出大量不世天才,整體實力定然是翻倍增長,對上魔族就更有優勢了。"

相對於元武堂大長老人的大喜,同樣也在關注著此戰的南宮堂皇眉頭微皺了起來。

韋殺青是什麼實力南宮堂皇清楚,秦家兄弟是什麼實力他自然也清楚。

本來方昊天的實力南宮堂皇也清楚。

但現在方昊天不用魂劍居然就有了與秦家兄弟對戰不敗之力,而且還隱佔上風。他目光毒辣,看得出方昊天實力比那天又進步了許多。 "他進步怎麼這麼快,現在簡直可以追上了我了。現在讓我對上他,我不可能再像那天一樣輕易就碾壓他,他在我面前現在至少有了全身而退之能……他才二十歲不到,怎麼會如此妖孽……我天龍堂真不如元武堂,我天龍宗真不如元武門嗎?"

南宮堂皇內心中突然有種挫敗感。

南宮堂皇對自身實力仍然很有信心,自覺在蠻獸封境不居第二人之下。可是他很清楚下面青黃不接的局面,比元武堂近幾年湧現大量年輕天才比,天龍堂確實是遜色許多,後繼無力啊。

"不行,不行,我天龍堂絕不甘元武堂之下。我南宮堂皇註定了是第一人。如果此子真能在堂門戰中活下來,我將不惜一切代價將他扼殺。否則的話,日後定是比尉遲奇還要可怕的存在。"

南宮堂皇對方昊天徹底的動了殺心,目光變得森冷。

"爽!"

場中,方昊天一口劍翻飛,越打越神勇。

有秦家兄弟這樣的對手壓迫下,方昊天對天武乾坤劍意的掌控越發的嫻熟。

對方昊天最了解的蘇青璇雖然不能出來,也不能讓小白出來幫方昊天,但她還能跟方昊天溝通。

她感覺到方昊天出劍的劍意味道越發的濃,不禁說道:"我開始堂門戰對你來說不是什麼險地,而是你最好的試煉場所。我有點不敢想象你在堂門戰後實力會達到什麼程度了。"

"應該不會突破到天人境吧。"

方昊天內心暗道。

"得瑟。"

蘇青璇聽出方昊天的得瑟,忍不住翻白眼。

"與我們對戰你敢分神?"

秦家兄弟立馬感覺到方昊天的劍出現些許的遲滯,頓時大怒,但又抓住一剎那的機會。

咻咻!

鞭影爆發驚人的破空聲,雙鞭突然合成一條巨大的魔蛇狠狠的撞在了方昊天的劍上。

砰!

一聲巨響,方昊天直接倒飛六百米之距。

"小心。"

蘇青璇大驚。

"別說話。"

方昊天雙腳重重落地,臉色發白,嘴角有血滲出。

"啊!"

外面一片驚呼聲。

"居然沒事?"

秦家兄弟臉色卻是變了。

剛才一剎那的機會他們以為能重傷方昊天,卻沒想到方昊天的劍突然爆發一股可怕的劍意,力量大增,生生的將他們的聯手的力量切開。

"他的力量不如我們兩人,上!"

秦家兄弟越發感覺到了危險,但也在剛才摸出了方昊天的力量程度。

方昊天的臉色微變了變。

他修為畢竟才是元陽境七重,不如對方。在力量上雖然有雷神戰體彌補,但還是吃了一點修為不足的虧。

看到方昊天臉色微變,秦家兄弟越發確定力量上是方昊天的短斧,當則獰笑衝上。

"你的劍法雖然厲害,但力量不足,我們兄弟合力定能將你碾壓。小子,你的短處被我們知道了,你就等著被碾壓,等著絕望,在絕望中死去吧!"

秦家兄弟再無保留,聯手的力量狂催,攻勢也越發的兇猛,再度殺向方昊天。

長鞭滾動,魔蛇再現。

"天武乾坤!"

方昊天雖知力量不如對方,但他有他應對的辦法。

如果讓對方的力量集中,他硬撞硬的話確實不如。

但他為什麼讓對方的力量集中?

利劍之下,力都能破!

皇極至尊劍在天武乾坤劍意的催動下,散發驚人的鋒芒。

長劍怒揮,如龍翻滾,悍然撞上迎面而來的魔蛇。

如果細看的話,劍龍之前還有無數的細小劍芒充當先鋒。

劍芒雖小,卻鋒利無比。

要知道在悟出天武乾坤劍意之前,方昊天還悟出了無堅不摧的劍意,現在已經自然的融入天武乾坤劍意中。

嘶嘶!

巨大的魔蛇瞬間被劍芒切成了一條條直線,力量一下子分散。

當然,遠看的話,魔蛇並沒有什麼變化。

砰!

劍龍與魔蛇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摧枯拉朽!

這四個字簡直就是為了此時的情景而創。

魔蛇遇劍龍,瞬間潰敗,消散,劍龍直達秦家兄弟的面前。

"不好。"

秦家兄弟臉色劇變。

"就在當下!"

方昊天雙眼陡然爆閃精芒,皇極至尊劍微微一顫,劍龍驟然一分為二。

嘶嘶!

利器入體的聲音清晰無比。

"不!"

秦家兄弟同時發出驚恐的叫聲,然後將手中的長鞭毫不留力,不顧一切的絞殺而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