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站著,她坐著。

他俯視,她仰視。

他逆著光,她迎著光。

那一剎那,陸眠依稀看清了他英俊的臉,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就連目光,都是溫和有禮的。

似陌生,又不似。

「你來接我回家了么?」她問。

鼻音很重,像是在幼兒園裡受盡委屈,等待家長來帶回的小朋友。

尤其是她眼眶紅紅的,要哭不哭的樣子,配上帶著鼻音的軟綿聲音,很像一隻無家可歸的小奶狗。

「嗯。」凌遇深看了她一眼,便低頭解開西裝外套的紐扣。

如果空氣有溫度,那麼這一刻一定是滾燙的。

讓她的心,也跟著融化。

帶著溫度的外套,披在了她肩膀上,陸眠沒有拒絕,任由凌遇深為她攏好。

聞到了他身上淡淡的酒氣,想起剛才他接起電話的時候,身邊略顯嘈雜,想必是剛從應酬的飯局上過來。

「喂!」

坐在另一個角落的變態男,沖凌遇深吆喝一聲。

凌遇深抬眸看去,他挑釁的道,「這個女人,就是個殘花敗柳,你可不要被她裝的樣子給騙了。那視頻,你要不要看,我還存在雲盤裡呢。」

「真的?」

變態男來勁了,「當然!不信你看!」

他掏出手機,登錄自己的雲盤,把自己儲存的視頻打開,與此同時又招呼在場的人都過來看。

包括警員和酒店經理,還有凌遇深。

陸眠感覺血液一瞬間直衝腦袋,她再也剋制不住自己,渾身輕顫,拳頭捏得緊緊的,淚光在眼眶裡盈動。

「法院已經下過禁令,受害者的視頻不許私藏和傳播。你不僅私藏,還當眾傳播。」凌遇深看向警員,「該怎麼做,相信你們比我更專業。」

咔擦!

變態男喜提一副玫瑰金手銬。 蕭正一路小跑,在廣場旁的一棵樹下停了下來。「師傅」蕭正恭敬的行了一禮,李天峰此刻站在樹下微笑的看著蕭正,在他的旁邊站著柳心和吳顯,蕭正也對著他們行了一禮。

「剛剛你的表現不錯,只靠清河卷第二重便可以達到入修中層,可見你也付出了極大的努力了吧」李天峰道,說者可能無心但是聽者有意,蕭正聽到師傅看似嘉獎的話心中不由的冷汗直冒。

一個普通的少年,沒有師傅的親身指導,只靠著自己一個人練習居然達到了入修中層,如果不是妖孽般的天才那就是偷師的概率很大了。

沒錯,李天峰的心中也確實是有這樣的一個疑問,他回到星螺的時候曾經問過柳心蕭正的修鍊進度,但是他卻得知蕭正很少找這個師姐,更別說解惑了,那唯一的幾次還是柳心主動去找蕭正的,顯然效果也並不是很好。

「我那時候聽說你曠了半個月的課?」李天峰問道,「是」蕭正答道,「為什麼?」,「因為對我沒什麼用,那些要學會的以後終究會學會,也不必在於這一時」蕭正如是道。

吳顯聽到這個小師弟居然敢這麼對師傅說話,心中大驚。剛想說話替小師弟辯解一下,卻聽道李天峰道:「希望這個以後不會讓你付出很大的代價才好」,柳心見師父只是皺了皺眉頭,才收回了剛剛想要邁出的腳步。

「多謝師父」蕭正再次行了一禮,李天峰道:「你現在已經測試完,現在應該也沒什麼事了,跟我回山去」,蕭正道:「可是夫子那邊?」,「這個不用你管了,柳心你去叫鹿正回來吧,待會到前堂,我有事要說」李天峰說完身影一閃,便在眼前消失的無影無蹤。

「師兄,師姐,謝謝」蕭正道,柳心搖搖頭道:「我們也沒做什麼,但是你要知道以後對師傅可不能這麼說話了,師父他老人家……平時也比較注重這些」,蕭正道:「多謝師姐提醒,我以後記住了」

柳心見蕭正真正的記住了便離開了,吳顯拍了拍蕭正的肩道:「我們也走吧,師父也不喜歡等人啊」,「是」蕭正道。吳顯雙手掐訣身前漸漸的凝聚出了一把巨劍,剛好夠兩個人踩上去。

「走吧」吳顯也不管蕭正驚訝的目光,一腳踩了上去,蕭正遲疑一下也慢慢的踏上劍身,只見劍只是稍微沉了一下並沒有掉下去,蕭正這才放心。「抓穩了」吳顯沉聲道,話音剛落,一聲呼嘯,一道白光直衝雲霄。

沈風在遠處默默的看著兩個身影消失,輕輕的嘆息了一聲,面上露出了愁容。

白光呼嘯在天地間,一時間,天色茫茫,讓人不知身在何處。

「師兄,你這個道法真厲害,真是一日千里啊」蕭正由衷道,吳顯笑了笑道:「等你道法高深了,也可以像我一樣翱翔在九天之上了,更有甚者可以不用靈氣化靈也可以上天入地,笑傲天下」,吳顯的這番話聽的蕭正一陣熱血沸騰,能夠靠著自身便可遨遊雲間,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

「我們快到了」吳顯突然道,周圍的雲開始急速的往旁邊分開,露出了雲層下面的清河五峰,蕭正見此美景,心中涌生出無限豪邁之情,就想狂嘯而出。「這次師父把我們召集起來,應該是為了半個月的清河大比了」吳顯道。

是啊,一晃眼半個月就過去了,自己也不再是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少年了。

巨劍在一座山峰中圍繞了一圈,便急速下降落在了一個石台之上。「好了,我們走吧」吳顯道,巨劍在落下去之後便消失了,蕭正雙腳穩穩的落到了地上。「是」蕭正跟著吳顯一起走在山間的小路上,想著剛剛在天上遨遊,內心依舊不能平靜。

走了良久,一座屋子便出現在眼前,屋子十分的樸素如果不是建立在靈氣十足的星螺峰上面否則別人都會認為這是一座建在山中的普通農戶家一般。

走入堂內,李天峰已經坐在上位正喝著茶,旁邊沒有其他人,看來柳師姐和鹿師兄應該還沒來。

「師傅」蕭正和吳顯行禮道,李天峰喝了一口茶慢慢道:「吳顯,你現在境界怎麼樣了?」,吳師兄道:「回師傅,我現在已經到了百靈下層境界了」,「不錯,你現在可比上一次大比中成長很多了」李天峰讚賞道,吳顯此刻神情十分嚴肅,再也沒了平時嬉皮笑臉。

「自上一次大比中輸給雲敗雲師兄后,這一年來修鍊不敢忘記教訓,希望這次的大比我可以在次找雲師兄切磋比試」吳顯認真的說道,李天峰點點頭道:「知恥而後勇,我覺得現在的樣子可比那個雲敗強多了」

李天峰稍微的誇獎了一下,便轉頭道:「蕭正,你那時候沒上學堂應該也沒有學習他們要給你們˙準備的功法吧?」,蕭正搖了搖頭道:「並沒有」

說道這個學院功法蕭正也有些奇怪,那時候回去從姚植口中得知建了一個石台用來學員間的切磋,感覺應該就是師傅口中的學院的功法吧。

李天峰道:「算了,待會讓吳顯帶你去星螺閣挑選三部功法吧,我準備讓你參加半個月後的清河大比」,「是」蕭正聽到后表面上波瀾不驚但是心中已經是欣喜若狂了,我終於也可以擁有屬於自己的功法了嗎?

雖然那時候謙雨真也在他的腦海中傳輸了兩部功法,一部只是讓自己打坐另一部更是見都沒有見過,那種可以自保的功法自己都沒有,在與人對決中自己不免有些氣短。

正當神思遨遊的時候,吳顯卻道:「師傅,我認為不妥」,李天峰道:「為何?」,吳顯道:「大比兇險異常,實在是恩怨清分的場地,我是怕小師弟去了之後……」,李天峰轉頭問道:「那你怎麼說呢?這次大比確實是比較的」

「願為師傅分憂」蕭正堅定道。 從警局離開,已經將近凌晨兩點了。

陸眠從泳池上來之後,頭髮一直沒有吹乾,這會兒,半干不幹的,頭也開始隱隱作痛。

上車之後,凌遇深一語不發,陸眠也沒什麼心情說話。

腦袋一歪,雙目茫然地看著車窗外。

「總裁,去哪?」司機透過後視鏡,小聲詢問。

凌遇深側頭,看向身旁的陸眠,陸眠幾不可聞地嘆息一聲,縮了縮脖子,半張臉都快縮進浴袍領口裡了。

「回酒店。」

大半夜的,這幅樣子回莊園,傭人一定會向林沁兒和陸胤彙報的。

本來跟凌遇深打電話的初衷,就是不想讓家人因為這樣的瑣事煩憂,現在除了酒店,她哪都去不了。

凌遇深頷首,司機便應道,「是。」

賓利直接開到酒店地下停車場。

司機拉開車門,「陸小姐,請。」

陸眠低聲道謝,她走了兩步,又頓住腳步。

轉身,看著坐著沒動的凌遇深,他不動,她就不走。

僵持著。

司機站在一旁,開了口,「陸小姐,我送您上樓吧。」

陸眠搖頭。

目光依舊看向凌遇深。

最終,他還是下了車,在她面前頓住腳步,略微低下頭,眸底有幾分疲憊之色,「還有事?」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已經送我回酒店了,不差這幾步路吧?」

其實是有些話想對他說,這裡不方便說罷了。

他淡漠的神色,沒有任何變化,思考了幾秒,才頷首。

「走吧。」

陸眠率先轉身,凌遇深跟在她身後。

地下車庫沒有暖氣,已經是後半夜,氣溫接近零度,陸眠凍得瑟瑟發抖,裸露在浴袍外的腳踝,凍得青紫。

不知道從哪吹來一陣冷風,陸眠打了個大大的噴嚏——

「阿嚏!」

鼻塞了。

她揉了揉鼻子,用力吸了兩下,才踏進電梯廳。

裹緊了身上的西裝外套,她低著頭,等電梯。

人在脆弱的時候,就喜歡胡思亂想。

正如現在,她已經這麼狼狽了,他也只是完成任務一般,把她送到酒店就算任務完成了。

如果不是她要求,他壓根不會想到要送她回房間。

不會想到,她一個女孩子,大半夜的這幅模樣回酒店,會讓別人怎麼看,怎麼想。

若是以前,她打個噴嚏他都會噓寒問暖的關切一番,可是現在……

大概是不愛了吧。

愛和不愛的區別,真的很傷人。

無言的進入電梯。

她稍稍抬眸,從電梯鏡面中,看著他,他目光直視跳動的數字,全程沒有看她。

陸眠鼻子痒痒的,又是一個大大的噴嚏。

她泄憤似的,在他西裝外套上,狠狠把鼻涕蹭乾淨。

「你的衣服髒了。」

「扔了就好。」

陸眠眼睫低垂,「我也是這麼想的。」

酒店常年留有陸胤的總統套房,陸眠住著陸胤的總統套房,她按下密碼鎖,推開門。

「不進來坐坐么?」她踏進房間,轉頭看他。

他的西裝外套脫下給了她,此刻身上只穿著單薄的襯衫,和一件深灰色的V領英倫羊絨背心,氣質清雅卓絕。 吳顯見蕭正心意已決,便嘆了口氣道:「那好吧,不過你到時候要聽我的,不要魯莽行事」,蕭正聽完有點好笑:「是是是,在外哪能不聽師兄的呀,倒是后師兄叫我往右,我絕對不會往左,不讓師兄擔心的」

李天峰見他們兩個打打鬧鬧不由得笑了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門外突然一聲沉悶的呼嘯聲傳來,沒一會從門口走進了三個人。

至尊狂帝系統 「師傅」那三人齊聲道,從左往右是大師兄林夏、柳心師姐、師兄鹿正。「來了?」李天峰收起了之前的笑容,見到他們臉上面無表情道。「是,師傅」林夏恭敬道,李天峰道:「不錯,潛心修鍊了半個月,終於把之前的難題都解開了」

林夏道:「是,弟子現在已是百靈境中層了,這次的清河大比我有信心」,李天峰瞟了她一眼道:「有信心?可我對你們完全沒信心!」說到後面語言開始變得嚴厲了起來,嚇得三人都低下頭不敢說話。

「花雨峰的韓靈,靈心峰的雲敗哪個不是早早的到了百靈境上層了?再說那個綺艷峰的凌柏了,早在一年之前就到了百靈中層,經過師門一年的刻苦培養你說他會比你差,會比你們差?」李天峰毫不留情冷聲道。

大堂內沒有一人說話,每個人的頭都死死的低了下去,蕭正這時不免想到荷花那時候崇拜的那個林夏,不過顯然當時荷花的情報有誤,否則也不會那時候說前兩天才剛剛突破了。

想到這裡,便又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在那間破屋子裡見到那樣的花柱了,現在的你們在哪裡,還好嗎……

正當蕭正神思飄渺的時候,卻聽到李天峰道:「這次的大比蕭正也會參加,這樣我們每峰五人的空位也就填滿了,但是蕭正……」,正當大家有些驚訝的時候,李天峰轉頭問蕭正道:「如果,我是說如果你能夠走到最後那三名,你願不願意追隨前輩前往上位宗進行挑戰?」

蕭正剛想答應,心中卻閃過了一絲不安,結果說出來的話也開始變得遲疑。李天峰見他這樣也不多說什麼,擺了擺手道:「除了林夏留下,其他的人都退下吧」

「是」眾人行了一禮告退了,只留下林夏的背影孤零零的留在了堂內。

蕭正一行人走了一會後,柳心突然道:「蕭師弟,你為什麼要參加這次的大比?」,蕭正道:「沒為什麼呀,就是想要見見世面」,「你還年輕,道行還太淺了,你知道這次的大比兇險萬分,甚至還有一個人專門為你而來,你知道這其中的危害嗎?」柳心焦急道。

蕭正聽到之後道:「但是我就是這麼一個不識好歹的人呀,不過還是多些師姐提醒了」,其實蕭正心中還是想著如果能去清河大比的話應該可以知道花柱和荷花在哪裡了吧,應該可以讓他們知道自己有多擔心他們……

柳心見勸不住他只好把目光轉向了吳顯,不過他也只是苦笑了一下道:「我們待會要去星螺閣挑選功法,師傅這樣也是讓小師弟有自保能力」,「那你讓他半個月學習三門法訣嗎?」柳心的聲音陡然增大,嚇得兩人都愣在了原地。

「算了,你們只曉得欺負我」柳心說完這句話便加快腳步從他們身旁走了過去消失在了盡頭。「柳師姐也是關心你」吳顯苦笑了一聲道:「畢竟你是他帶來的,再說法訣這種東西有些人窮盡一生都無法領悟一篇,更別說半個月領悟三種了」

蕭正道:「那我就隨便選三本簡單的好上手的就好了,不求能完全領悟只要稍微的可以有自保能力就好了」,吳顯道:「那好,等下一次我就去找師傅,好好的補償一下你」,蕭正點點頭與吳顯一起走向了星螺山的更深處。

一座山中樓閣坐落於半山間,不知道已經有多少年的樹環繞其上,更顯得此刻山中靜謐非常。

冷少情難自已 此時兩個年輕人就站在這座樓閣的門前,面對著緊閉的大門,這兩人就是蕭正和吳顯了。

「師兄,這裡有人看守嗎?」蕭正看著門前似乎已經很久沒有打理過的樣子,不知是何年的落葉重重的疊在一起,踩上去有點軟趴趴的。「那當然,星螺閣可是星螺峰的重中之重,裡面法寶秘訣數不勝數,怎麼可能沒人看守」吳顯道,「那我們現在怎麼進去呢?」蕭正問道。

「當然是直接推門進去了」吳顯說了一個讓蕭正大跌眼鏡的話,說完吳顯便率先走了過去敲也不敲的便直接推開了門,頓時一股子發霉的氣味沖入了跟在吳顯後面的蕭正,「咳咳」蕭正捂著鼻子咳嗽了起來。

「看起來確實是好久沒打掃了」吳顯讓開了一條路,蕭正走上前來樓閣的內部便呈現在眼前:一排排破敗的書架排列在旁,上面堆放著落滿灰塵的法訣甚至有幾本殘缺不全似乎有被鼠蟻噬咬過的痕迹,在往上看便是一篇漆黑什麼都看不清了。

「這就是……星螺閣?」蕭正有些不敢置信,吳顯就知道他會有這個反應,任憑誰看到這一幕都會這樣發出這樣的感嘆,堂堂清河觀五峰之一的星螺峰的要地居然這樣的破舊,說出來誰都不會相信的吧。

「蕭正,你可知道每一次大比輸了之後會有什麼代價嗎?」吳顯尋了一支蠟燭點亮了塵封已久的木閣沉聲問道,「難道是拿走秘訣?」蕭正道,「是啊……以前清河觀是有五個境界高深的高人創建的,他們各佔一峰,在自己百年之後將自己找來的法訣藏於閣中,甚至還有自己所創的絕世密法都藏放在此處,並設置陣法守護者」吳顯緩緩道。

他的聲音在這個早已經沒有昔日輝煌的木閣中飄蕩著,像是訴說著這千年來的幸酸往事。

「那為什麼星螺閣會變成這樣呢?」蕭正問出了自己心中藏了很久的疑問。其實早在剛剛上山的時候他便發現了,其他的山峰香火鼎盛,門下弟子無數但是唯獨星螺峰卻只有這麼幾個人。

現在他感覺自己的這個疑問今天終於要被解開了,藏在星螺峰的往事…… 身姿筆挺,頎長的身軀更是給人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只是那英俊的臉上,神色稍顯清冷。

「不了。」緋色的薄唇輕啟,「不方便。」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確實不方便。

陸眠鬆開門把,率先往室內走,「進來吧,我們談談。」

沒有給他任何商量的餘地。

房間里暖氣很足,陸眠開始感覺渾身發燙,這是生病的前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