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楓鬆開雙手,坐起身來,訕訕笑道:「師父怕打擾妳睡,不敢亂動。」

天襄暗暗好笑:「昨天你睡相這麼差,還能更打擾嗎……」

丹楓之所以這麼危險還要把天襄收到第一武館,一個是因為七行賽,自己少了一個法寶師,如果漏掉天襄,一個月的時間去哪裡找剛好有這個天賦的。

另一個原因是她對黃文提出的襲擊趙國計劃,現在丹楓既然已經跟黃文同一戰線,徐國也是自己發展之本,自然也要藉機了解天襄真正的目的,而看這戰略能不能用。

丹楓感覺自己就像玩三國志時的軍師,能把一個小國拉拔起來特有成就感……

丹楓暗暗想道,兩個金手指先保留,等再確定一些,至於一個月後的法寶師比賽,相信以天襄極品靈性,加上系統直指大道的書,也可以達成吧?

不清楚徐國現在法寶師的實力是一種硬傷。

「天襄,我們一起去法寶師行會看看。」

……

法寶師行會,長長的圍牆,幾乎不下於第一武館的佔地,但是金碧輝煌,從外面看,就有一股富貴之至的味道。

「這法寶師行會可真有錢?」丹楓感嘆說道,就連大門都是用靈石寶玉雕刻而成,也不怕半夜被人偷拔走嗎。

旁邊站著兩個門衛,身上氣勢非凡,估計也頗有實力。

丹楓帶著天襄就要進門……

「站住了!這裡是法寶師行會,買法寶請去對面的萬寶樓,或是去皇宮旁邊的皇品軒。」門衛攔了兩人下來。

「麻煩通報一下,第一武館館主丹楓,攜帶法寶師弟子,前來觀摩。」丹楓客氣說道。

門衛一聽,這第一武館近來可是風頭正盛啊!連忙露出討好的笑容說道:「您稍等,我這就進去通報。

過了片刻,門衛苦著臉出來。

丹楓暗暗感覺不妙。

果然,門衛說道:「丹館主,我們會長說,請你們先出示法寶師徽章,否則不要對外謊稱自己是法寶師。」

門衛這也是百般不願意,會長財大氣粗,不怕得罪人,他可擔心啊。

「啊!還需要徽章,那我們進去考核一下可以嗎?」丹楓問道。

「有法寶師學徒徽章才可以進去考核。」

「那考核學徒呢?」

「必須有法寶師推薦,才可以考核學徒。」

丹楓這下瞭然,這法寶師行會居然是個半壠斷行會。

其實不止法寶師,其他幾行何嘗不是都有自己的制度,所以丹楓舉行醫學院考試,才會這麼踴躍,這簡直是幫七行開了一扇大門。

丹楓吃了閉門羹,暗暗鬱悶,這皇宮都能進去了,難道法寶師行會還能難倒自己?

丹楓先帶著天襄到了附近,說道:「天襄,妳可知道玄武大陸比較有名的法寶師?」

天襄一向表現得見識非凡,丹楓也就試著問問。

「師父是想假扮法寶師,進去看看?」天襄問道。

「知我者,天襄也。」丹楓微微一笑。

天襄微一沉吟說道:「必須要是門衛或者法寶師會長知道的人,否則一旦要求出示徽章還是可能會露餡。」

先襄思考片刻,說道:「那就歐陽青大師吧!」

歐陽青,玄武大陸頂頂有名的法寶師,可以說法寶師行業不可能不認識的大人物。

他獨創的三玄心法,是目前玄武大陸最負盛名的煉寶心法。

三玄心法,一共有三層手法,歐陽青公開了第一玄,就使得無數法寶師受惠,被尊稱為當代法寶學之父。

而天襄會選歐陽青還有個緣故,據說兩年前歐陽青失下落成謎,就一直沒出現過了。

至於歐陽青的外貌就簡單了,法寶師行會或是萬寶樓,皇品軒,處處可見雕像或是人物畫像。

聽了天襄簡介,丹楓感覺刺激無比,這玩的還真不是普通大。

不過看天襄表情,感覺就像微不足道的小事。想想也是,她都敢女扮男裝,跑去跟黃文商量攻打趙國了,跟這比起來,假扮歐陽青確實小事一件。

「那妳趕緊打扮吧!」丹楓向著天襄說道。

「不,師父,你來扮比較合適。」

「我?為什麼?」丹楓疑惑。

「首先我只是法寶師初學者,容易露餡,師父手段多端,應該瞞的過去。」天襄解釋道。

丹楓暗暗心想,妳對我也太有信心了吧。

「其次,我剛好可以藉由這個機會考核法寶師或學徒徽章,以備一個月後的比如賽。」天襄繼續說道。

丹楓暗想也是,到時候如果報名比賽要徽章就麻煩了。其他幾行不知道有沒這些門道,找時間要搞清楚一下。

「好,那我扮歐陽青,妳就扮我的學徒來考核吧!對了,天襄,剛剛你也被看到了,乾脆扮個女裝,比較不容易被察覺端倪。」

「女裝?」天襄微微一愕。

「嗯,扮一個美少女吧!」 醫香嫡女:世子請閃開 丹楓說道,心裡暗暗期待看到天襄本來的樣貌。

「是,師父易容擅長嗎?需要襄幫忙嗎?」

「當然需要幫忙,妳來吧!」

兩人當即到附近客棧開了一間房間。

天襄戒指中就有一些易容材料,迅速地幫丹楓改頭換面起來。

丹楓從銅鏡中見到自己,跟畫像上的歐陽青果然一樣,整個神韻惟妙惟肖。

身材,手,脖子,這些細節天襄都注意到了。

丹楓讚嘆不已,卻不知道其實天襄還沒使出全力呢。

輪到天襄,天襄說道:「師父,扮女裝較麻煩,能否你先在客棧外等我片刻。」

「好!」丹楓到了房間外,帶上房門。

過了一陣子,房門打開,一個臉色雪白,輪廓深邃的美少女走了出來,有幾分像是艾瑪沃特森。

「倒有幾分地球洋人的味道。」丹楓暗暗想著。

「師父,這是北國北方的原住民樣貌,他們身材高大,輪廓深邃,剛好適合我扮。」天襄說道。

這個女裝倒是與天襄男裝時身高差不多,想來如果矮了一截,丹楓不懷疑才怪。

也不知道天襄原來長相是不是這樣,不過確實也是一個美少女。

兩人互相對了一下口白,再次前往法寶師公會。

兩人到了門口,踏步便入。

「站住!」門衛又出來了。

「瞎了你的狗眼,沒認出我師父是誰嗎?」天襄喝道,氣勢十足。

丹楓不禁暗暗點讚,天襄的戲劇實力真強,扮什麼像什麼。

「這個……」兩個門衛感覺這美少女旁邊的中年男子確實頗為眼熟。

突然,一個門衛大驚失色:「歐陽青大師!」

「知道還不讓開!」天襄喝道。

兩個門衛哪敢阻擋,人的名,樹的影,當即退開,一人飛步入內去通報了。

丹楓撫摸長鬚,帶著天襄就直接進去了。

這法寶師行會果然不簡單,大門已經奢華無比,裡面更是許多珍奇異寶。

一個中年人迎了出來。

「歐陽青大師?」中年人語氣慌張中帶著恭敬。

「嗯,你們會長可在。」丹楓說道。

中年人急忙將兩人迎入大廳。

「歐陽大師!」

一個老者在大廳內,滿面紅光的迎了上來,熱情無比。

「大師怎麼會到敝會來,這真是敝會榮幸,老朽巴宇,見過大師。」

巴宇其實心中懷疑,頂頂大名的歐陽青怎麼會到這個小地方。但是還是不敢怠慢。

丹楓點了點頭說道:「我帶徒兒雲遊至舞陽城,就讓她來見識見識各地的法寶師水平了。」

「大師的徒兒,肯定不簡單,不知道現在是幾階法寶師了。」巴宇問道。

「她一直在我旁邊學習,還沒考核呢,我們就順便在這考核吧。」丹楓說道。

「大師徒兒打算要考核幾階?」巴宇問道。

「一階一階來吧,就先考核一階吧!」丹楓說道。

「一階?」巴宇心中不禁疑惑,歐陽青自己是九階大師,帶來的弟子只考一個一階,這實在有點奇怪,難道……

巴宇心中不禁越來越起疑。

「大師,這是我最近剛煉製出來的法寶,還請大師能順便幫我看看。」巴宇拿出一個圓滾滾的石頭,一般人從外表還真看不出是什麼呢。

丹楓暗暗心道:「看來是試探我來著了。」

「拿來我瞧瞧。」丹楓伸出手來。

巴宇連忙將石頭放在丹楓手上。

這是巴宇的傑作,五階攻擊法寶,天雷石,觸發能夠釋放裡面蓄積的強大的天雷之力攻擊對手,就是宗師巔峰,也未必能承受一擊。

「查詢!」丹楓直接使用系統查詢功能。

「查詢費用三靈石。」 御用太子妃 系統表示。

「付款。」

「五階天雷石,製作者……缺點……改善方法…….」

系統直接給了詳細的資訊。

巴宇看著丹楓拿著天雷石,暗暗皺眉。

這拿法寶的手法外行,拿著發愣,實在看起來不像九階大師。

連天襄也暗暗著急,該怎麼幫助丹楓呢?

「你這五階天雷石是吧?」丹楓說道。

巴宇微微一驚,這法寶外貌一般,除了是天雷石,還有可能是別的各種法寶。這歐陽青只是隨意拿在手上就知道了? 嬌妻耍大牌 連幾階都鑒定出來了?

從來沒聽過這種手法,會不會是他打聽到自己有這天雷石吧?

「正是,還請大師點評。」

巴宇心中得意,他曾經拿去給大楚國的七階大師看過,被誇獎了不少,這個天雷石實在是他的巔峰之作。

「缺點太多,威力太弱,手法粗糙,不堪入目。」丹楓看到系統資訊,只好誠實評價了。

巴宇怒了!這下再無懷疑,這可是他的得意作,甚至經過七階大師點評,怎麼可能這麼糟糕。假的,這一定是假大師!

「哼!」巴宇眉毛一豎就要發怒。

「懷疑?我講給你聽聽缺點有哪些吧。」

「首先,是材料上面的失誤……」

「再來是手法上的失誤……」

「還有保存上的失誤……」

巴宇本來要發怒,但是越聽越有道理。

聽到最後,簡直茅塞頓開,原來自己真犯了這麼多錯誤,雖然細微,但是會造成極大影響。

越聽越是恭敬起來,臉色也越來越慚愧。

「罷了,這法寶真是丟臉,老夫還是扔掉好了。」巴宇心灰意冷,這才知道自己與大師的差距。

「這倒也不用,照我說的方法改善,還可以進步不少。」丹楓說道。

系統還給出了改善方案。

巴宇眼神一亮,連忙凝神細聽。 「還可以修改?」巴宇眼神火熱。

修改法寶,可比製作法寶困難無數倍。尤其剛剛聽到有些步驟是一開始就出了問題,後來層層堆加,如何能夠再回到前面一步驟改善?

「這個不難,我現在把步驟跟你說,你聽仔細了。」丹楓說道。

系統查詢物品有給出詳細說明,不過丹楓其實一竅不通,也只是照唸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