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凌俊風並沒有廢話,只見他雙眼閃過一抹邪魅的赤紅,頓時李逸晨費盡全力依然無法撼動的葉落塵此刻已經一臉蒼白的軟坐在地上。

神魂攻擊!李逸晨自然知道這是魂族特殊的手段,因為這種攻擊十分罕見,所以通常道器對於神魂攻擊的防備並不算多,就算有著這樣的特性,其實也十分有限,畢竟哪怕是修鍊了完整的不滅神魂訣的李逸晨也不可能做到凌俊風這般地步,所以葉落塵的百變羅綾衫自然也擋不住這樣的攻擊。

「你……你是……魂族凌俊風……」此刻葉落塵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一片蒼白,「李逸晨,你居然還和魂族有勾結?」

雖然魂族神秘無比,凌俊風更是難得現世,但作為魂族的首腦,各方勢力自然也有他的資料,此刻回過神來的葉落塵眼中滿是震驚之色。

先是與妖域的關係鐵到令人髮指的程度,如今居然還引來魂族族主凌俊風的親自迎接,而且還與他稱兄道弟!

這個李逸晨的背景真的只是從下界上來的一個無依無靠的小子那麼簡單嗎?這一刻葉落塵有些懷疑起自己看到的那些關於李逸晨的情報的真實性起來。

「作為失敗者,你不覺得你已經沒有問話的資格了嗎?」凌俊風嘴角閃過一絲不屑地說道。

「多謝凌兄!」見狀李逸晨當即抱拳感謝道。

雖然以凌俊風的身份和年齡自己應該以晚輩見之,但自己是凌雲的師尊,凌俊風乃是凌雲的義父,如此算來,兩人平輩論交到也說得過去。

「不必客氣,李兄弟我們還是先回魂族在說吧,那些看熱鬧的估計馬上就要圍過來了!」以凌俊風的修為自然能感覺到四周有著不少圍觀之人,只不過之前的戰鬥波動太強,以至於他們雖然圍觀,但卻誰也不敢靠近。

可是如今戰鬥已經結束,保不齊有哪個膽大妄為的傢伙深入進來一探究竟呢?

李逸晨不欲暴露他的秘密,凌俊風自然也不願意暴露自己的秘密。

「此人還請凌兄先帶走,我還有一些事情處理完了再來找凌兄,你看如何?」雖然李逸晨此行的目的就是尋找魂族,但如今既然碰到丹道谷這檔子事,自己管了,那自然也就要管到底。

若是自己不回望天城露一次面,萬一千龍門以為自己出事了,鋌而走險的對劉長空等人不利,那自己豈不是有愧於任空大哥?

「好,不過到時得換個地方!這裡只怕短時間內不會清靜了!」 公主她在現代星光璀璨 凌俊風沒有多問,當即給李逸晨另說一個地方之後,一把抓起葉落塵,在空間微微波動之中已然消失不見。

李逸晨之前雖然受到一些反震之力,但那僅僅只是對於全力戰鬥有所影響,可是如今只是要趕到望天城,其實到也沒什麼影響,當即身影啟動向著望天城的方向飛奔而去。

隨著不斷的靠近望天城,四周自然也有不少看熱鬧的傢伙!

看著那邊的戰鬥停止,李逸晨趕了回來,所有人此刻都是大瞪著雙眼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之前李逸晨的攻擊雖然沒有傷到葉落塵,但事實上其恐怖之處已經無限接近於半步神境的攻擊,這個級數的戰鬥不要說這些看熱鬧的大多數還只有天人境,哪怕就是造化境也不敢靠得太近。

所以雖然說是看熱鬧,但事實上他們也只是遠遠的感受一下半步神境強者的戰鬥氣息,但即使如此,之前那毀天滅地般的動靜還是令他們一個個心中駭然無比。

當然那種駭然與此刻看著李逸晨返回的震驚相比,似乎又有些不值一提!

李逸晨回來了,哪那個半步神境的黑袍人結果如何? 總裁強情寵愛 想到種種關於李逸晨的凶名,大家似乎已經猜到黑袍人的命運。

一時之間眾人甚至有種不知道是過去看看戰鬥遺迹好,還是跟著李逸晨回城看他下一步的表演更好!

於是不少人也就開始兵分兩路起來,各自向著自己更加好奇的方向奔行而去。

對於這樣的情況李逸晨並不在意,同時還有些暗暗鼓勵的意思,如今幾方勢力欲針對丹道谷,丹道谷同樣需要聲勢!

聲勢越壯,對於丹道谷越有幫助,相反若是丹道谷聲勢不斷弱化,那麼極可能導致一些原本打算要幫助丹道谷的人畏首畏尾而不敢出手。

畢竟錦上添花者多,雪中送炭者少,而李逸晨知道丹道谷如今的情況,只要有人肯幫忙就不錯了,暫時也不必去區分別人是哪種心思了。

「李公子……」當李逸晨的身影再次落在丹道鋪門口之時,正欲離開的劉長空等人也是滿臉的震驚,顯然他們也有些搞不懂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千龍門勾結半步神境強者,欲尋借口搶奪丹道谷設立在望天城的丹道鋪,如今千龍門左右護法已死,門主龍傲天被廢,他們所勾結的半步神境也已伏誅,在場千龍門之弟子,長老以下者,各自脫離千龍門可報一命,長老一級者一日之內自禁修為前來請罪,違令者,殺無赦!」李逸晨的聲音灌注著世界之力,傳遍望天城每一個角落。

雖然看著李逸晨的出現,大家似乎已經猜到某種可能,但此刻李逸晨親口說出來,眾人更是有種難以接受的感覺。

造化境斬殺半步神境,而且前後也就一炷香的時間!

李逸晨已經強大到這樣的地步了嗎?挾著如此天威,此刻李逸晨那番話也深深烙入所有人的心裡,同時大家也意識到這才是今日之事最為合理的解釋。

否則哪怕龍狂為夫有拚死出頭,那也沒有必要連龍傲天一起出現吧?更不可能巧合到居然還有一個愛管閑事的半步神境也適逢其會吧?

這一刻沒有人再去敬佩龍狂的男兒血性,所有人看向他們的目光皆是充滿著可憐!

勾結一個半步神境便忘乎所以了?就敢挑戰丹道谷的威嚴了?這樣的結果可以說完全是他們咎由自取…… 「李公子,你真的……」相比起其他人,作為丹道穀人的劉長空自然要更了解李逸晨一些,他深知李逸晨除了超強的實力,還有著令人難以想象的智謀和手段。

雖然劉長空更希望李逸晨所說的一切皆是真的,但是理智卻告訴他,這一切應該是李逸晨所用的計謀。

相比起望天城的絕大部分人來說,劉長空接觸過半步神境,更深知半步神境的恐怖,他知道哪怕李逸晨天賦再怎麼出眾人過人,也沒可能斬殺半步神境,更不可能這麼快的成功!

「放心吧,我既然說了,那就是了!」李逸晨自然不願意去解釋其中細節,「至於千龍門來請罪之人如何處理你們自行商議,而且明日他們若不照做,你也不需要去管,我自會安排!」

既然魂族就在附近,那麼要解決一個千龍門自然不能問題。

「李公子這就要走?」看著李逸晨如此篤定,劉長空自然也多出幾分信心,不過他卻從李逸晨的話中聽出李逸晨要離開之意,心中不由有些著急起來。

畢竟事情發展到如今這步,有李逸晨在這裡鎮住場子和沒有李逸晨在,這完全是不同的兩個概念。

「我還另有要事處理,本來這次就只是路過,你只管按我說的去做便可,其他事我自有安排!」看出對方的擔心,李逸晨又安慰道。

「那就多謝李公子了!」李逸晨話說到這個份上,哪怕劉長空有再多的不舍,此刻也只得應下,不過突然劉長空又想到李逸晨故意留下性命的龍傲天當即問道,「那龍傲天如何處理!」

「殺了吧,當然如何在樣更能維護到丹道谷的威嚴,那就由你們決定了!」李逸晨說完,身影一閃便奔行而去。

雖然凌俊風與自己平輩論交,但畢竟從某種程度來講,人家還是屬於前輩,初次見面人家便算救了自己一把,如今李逸晨自然也不好意思讓對方久等。

殺了?劉長空顯然感覺自己明顯有些跟不上李逸晨的節奏,當初李逸晨故意留下龍傲天一命,顯然是另有用途,可是如今他卻看都不看一眼,問都不問一句就殺了?

不過事情到了這步,劉長空也只得按著李逸晨的安排,思考起如何殺這個龍傲天才能最大限度的挽回丹道谷丟掉的尊嚴。

原本李逸晨的確是想從龍傲天問出一些關於各大勢力的密謀之事,不過如今有了活著的葉落塵,龍傲天自然也就失去了存在在的價值。

李逸晨相信葉落塵嘴裡的信息肯定比龍傲天的更多也更有價值,這自然也是他急著趕過去的原因之一。

挾著斬殺半步神境之威,雖然不少人看到李逸晨出城的身影,但是此刻卻誰也不敢再跟上去。

連半步神境都敢殺,李逸晨還有什麼不敢做的?跟上去,萬一李逸晨一個不高興,那麼自己的小命可就保不住了。

如此一來李逸晨到也輕鬆的趕到了與凌俊風約定的匯合之處。

簡單的幾句交流之後,凌俊風便在前邊帶起路來!

不過李逸晨顯然沒有想到神秘無比的魂族的駐地其實就在距離望天城不足千里的一個山谷之中。

不過到了山谷看到魂族的入口之際,李逸晨才明白為何一直以來魂族的駐地神秘無比,整個天域幾乎無人知曉。

山谷中有一口不起眼的枯井,乍眼看去似乎荒廢已久,而仔細感應之下仍然感受不到半點異常,不過當凌俊風打出一記又一記的道訣之後,李逸晨這才發現躍入枯井之後,居然有著另外一片天地。

「這是當年祖上憑著一件先天道器開啟出來的一個獨立空間,若是不得其法者,就算找到入口的位置也不可能有所發現,而要發現這種入口至於需要神境的實力,不過就算是神境,沒有足夠的時間也很難強行從外界打破空間入口!」進入這片空間之後,凌俊風解釋道。

先天道器!李逸晨聽得也是心中不由一緊!

所謂先天道器乃是指天地初開,先天世界之力的演化而自然形成,並非後來人們憑著煉器之術煉製而成,故名先天!

比如混沌照天鏡,便是先天之物,哪怕沒有強大的攻擊力,但其中的好處那也不是普通人所能想象的,更重要的是先天道器可以自行滋生混沌之氣。

而事實上,進入這片空間,李逸晨便已經感受到空間中流淌的混沌之氣,雖然比起天崖海閣樓之外還略有不足,但也絕對不是天域其他任何地方所能比擬的存在。

至於凌俊風所謂的祖上是指當年那個魔族強者,還是天崖海閣樓中的那位公主,他沒有細說,李逸晨也沒有去追問,這顯然並不重要。

「果然是修鍊佳地!」李逸晨當即也忍不住讚許道,此刻他似乎也有些明白為何魂族的動力攻擊那般的強大。

首先魂族本身就有著魂力攻擊的先天血脈傳承,這是所有人都無法比擬的,其次他們有著天域罕見的魂訣,這也是他們的優勢之一,當然更重要是前期生活在這種充滿著混沌之氣的空間中,這對神魂的洗滌絕對不是世界之力所能比擬的。

在這些種種基礎之下,魂族若是再沒有點發展,那就真的說不過去了。

「師尊……」不過就在此刻,四周空間之力微微波動中,凌雲已經出現在面前,凌雲先是想李逸晨行禮之後,似乎才想到凌俊風還在旁邊,連忙又行禮道,「孩兒凌雲見過義父!」

李逸晨發出信號,凌雲自然也有所知曉,不過魂族一直生活在望天城附近,對望天城四周情況的了解,自然不是丹道谷所能比擬的,所以葉落塵出現在望天城之事,魂族已知曉,只不過雙方向來沒有什麼衝突,他們也懶得過問。

可是偏偏在這個時候李逸晨突然出現,以著對他們雙方關係的了解,魂族自然不覺得這是一種偶然,考慮到葉落塵的實力,以及出於對李逸晨的感激與尊重,凌俊風決定親自前往迎接李逸晨。

雖然凌雲也想同去,但卻被凌俊風禁止下來,因為凌俊風看得出來,李逸晨一直沒有暴露他與魂族的關係,顯然有著自己的想法,如此一來,他自然也要儘可能的減少這個暴露的風險。

「既然你來了,那就你帶李兄弟先四處逛逛吧!」對於凌雲見了李逸晨就忘了自己的情況凌俊風並不以為意,同時他也十分清楚李逸晨在凌雲心中的位置。

「李兄弟,剛才一戰我也需要片刻恢復,我現在去調養一番,半日之後,我在大殿設宴為你接風!」凌俊風說著又轉身對李逸晨行禮道。

「那就多謝凌兄了!」李逸晨同樣微微抱拳。

雖然他知道凌俊風所謂的調息不過是一個託辭,不過如今有凌雲陪著一切顯然也要更自然得多。

「師尊……你沒事吧!」看著李逸晨還微微有些蒼白的臉色,凌雲也是有些自責地說道,「本來我準備一起去的,可是義父擔心我不夠謹慎,暴露了你與魂族的關係!」

「沒事,只是有點脫力而已,到是你小子,如今境界又超過為師了!」看著如今已經突破到半步神境的凌雲,李逸晨也是有些無語起來,

一直以來李逸晨都覺得自己的修鍊速度驚人無比,可這次再次凌雲彷彿一下子又受到極大的打擊。

「這還多虧了師尊給了我的那套功訣,而且回來之後,義父又給了我一些好處,所以才修鍊的這麼快!」被李逸晨這麼一說,凌雲也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不過還是不忘拍著馬屁道,「在說我修鍊起來不用考慮其他事,而師尊卻要忙這忙那的,否則只怕師尊如今都已經達到神境了吧!」

「你小子就會拍馬屁!」李逸晨卻是微微搖起頭來,自己的確有著不少俗事纏身,但他卻清楚,自己境界的突破很多時候便是因為這些各種事情的逼迫,若是沒有這些壓力,也許如今的自己修為還不如現在呢!

「我可沒拍馬屁,師尊這次來了就在這裡多住一段時間,我相信不出一年師尊必然也能突破到半步神境!」這次凌雲到是真正的發自內心,因為他深知李逸晨修鍊天賦的恐怖,說著凌雲右手一翻,指尖之上多出兩道灰白,「師尊既然去過天崖海閣樓自然也明白混沌之氣,這兩道混沌之氣你一同煉化,突破起來肯定更事半功倍!」

「出手就兩道混沌之氣?看來你們魂族還挺富裕的啊!」李逸晨微笑地看著凌雲問道。

要知道在天崖海閣樓中哪怕是那些正式弟子也不是誰都能輕易拿出兩道混沌之氣來送人的。

「這……這……」這兩道混沌之氣自然是凌雲從修鍊中偷偷省下來留給李逸晨的,原本他並不想說出來,可是如今看著李逸晨微眯的眼睛,他知道師尊要聽真話,猶豫片刻之後,還是只得實話實說起來…… 「你有這份心便好了!」李逸晨微微一笑,不過雖然認可了凌雲的這份心思,但卻沒有收下的意思,「這兩道混沌之氣你自己用吧,你如今剛剛突破,境界還不夠穩固,煉化這兩道混沌之氣估計正好!」

「我不必了,有了師尊給我的那門魂訣,我根本不需要混沌之氣!」凌雲卻是自信滿滿地說道。

因為不滅神魂訣乃是李逸晨秘密傳授給他,所以他對誰都沒有說起過,但是凌雲自己卻十分清楚,自己之所以能這麼快的突破了半步神境,這其中除了魂族的大力支持之外,不滅神魂訣更是居功至偉。

這門功訣彷彿就是為自己量身打造的一般,自己修鍊起來完全是如魚得水,所以凌雲到也沒有說謊,他要鞏固境界對混沌之氣的需求還真不是那麼迫切。

「混沌之氣嗎?我也有!」李逸晨說著右手一翻,五指之上頓時跳躍起五道灰白的混沌之氣!

「師尊你……」凌雲先是一驚不過隨即又一臉的理所當然道,「也對,連我都有混沌之氣,師尊都怎麼可能沒有!」

「知道便好,這五道混沌之氣你一起拿去吧!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才是王道!」雖然凌雲能拿出兩道混沌之氣,但李逸晨知道,連天崖海閣樓正式弟子都看重的混沌之氣,估計凌雲身上也不可能有太多。

「給我?」凌雲先是一愣,隨即又恭敬了收了起來,「多謝師尊!」

凌雲知道既然李逸晨這麼說,那肯定他自己還有不少,至於師尊的混沌之氣來於何處,凌雲根本懶得去問,反正師尊的手段根本不是自己所能想象的。

哪怕如今達入半步神境修為比李逸晨還要高出一階,但李逸晨在凌雲心中那無所不能的形像卻從來不曾變過。

看著師徒兩人把混沌之氣這麼推來送去,剛剛從昏迷中醒來的葉落塵不由大瞪起雙眼。

到了他這個層次自然也接觸過混沌之氣,也能體會到混沌之氣意味著什麼,此刻看著李逸晨出手送出就是五道混沌之氣,完全有種不知說什麼的感覺。

「醒了?」看著醒來的葉落塵,李逸晨蹲下身去,「那我們就聊聊吧!」

「他就是葉落塵?」原本只是猜測著葉落塵的出現與師尊有關,此刻看著葉落塵被打傷帶回來,同時又有著半步神境的修為,凌雲要猜到他的身份自然不難,同時眼神中也充滿著殺意。

李逸晨既是凌雲一生的恩人,同時也是凌雲的逆鱗,誰敢去碰觸,那絕對是不死不休。

「你……你想聊什麼?」如今人為刀俎,我為魚肉,葉落塵身上再也找不出半點半步神境的氣度。

「就聊聊你一個半步神境強者為何會出現在望天城吧?哪怕千龍門給你們辦事,也值不得你這樣的強者親自出馬吧?」李逸晨微笑著說道。

只不過此刻李逸晨的笑意落在葉落塵眼中卻與魔鬼的微笑沒什麼兩樣。

「我……我是為瞭望天城丹道鋪藏著的那顆鴻蒙天丹而來……」雖然李逸晨沒有任何動作,但是葉落塵卻知道若是自己不配合,那麼接下來的痛苦絕對不是任何一個人願意承受的。

而且這個問題的確也不關大雅,此乃自己一時之私心,可是誰能想到這樣的私心卻令自己陷入這般絕地。

「你覺得你的回答是我想要的重點嗎?」李逸晨笑容不變,但葉落塵卻感覺他身上的冷意越來越濃。

但是葉落塵同樣明白這一次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是幾個一流勢力針對丹道谷的行動,可事實上,這次真正的幕後乃是天崖海閣樓的那幾位爺!

若是自己泄露了他們的秘密,那麼自己的命運會比李逸晨的折磨好嗎?這一點葉落塵不敢確定,但他知道,無論那幾位爺,還是李逸晨的手段都不是他願意去輕意品嘗的。

「你想知道什麼?」不過葉落塵還是抱著一絲希望,那就是如今李逸晨還不知道他們的想法,而這一次李逸晨也僅僅只是適逢其會的幫助丹道谷解圍。

「那好吧,你不願意說,我先來開個頭!」李逸晨自然猜出對方的心思,從剛才葉落塵把這次的行為完全歸於他想搶奪鴻蒙天丹,李逸晨就知道這個傢伙想要矇混過關,當即開門見山地說道,「比如你們這次準備了什麼手段對付丹道谷,在丹道大會上又準備了哪些手段?」

「你都知道了?」葉落塵不由臉色一變!

要知道此事他們做得隱蔽異常,可以說直到現在丹道谷也僅僅只是因為他們在各城池的丹鋪受到攻擊才會有所感覺,但肯定也不會猜到大家是準備在丹道大會上有所動作,可是李逸晨這番說法,顯然李逸晨知道的比自己猜測的還要多一些。

「我拿出我的誠意了,現在就看你的誠意了!」李逸晨沒有回答葉落塵的問題,而是充滿著威脅地說道。

最後一絲希望破滅,葉落塵不由狂笑起來,「既然你已經知道,那又何必再問我?」

「這麼說來,你是暫時不打算配合了?」對於葉落塵的反應李逸晨並不奇怪,不過李逸晨也自信在自己的手段之下,葉落塵的不配合肯定也只是暫時。

「配合?我怎麼配合?」葉落塵笑道,「你既然已經知道這些,那自然也知道此事背後的勢力,我若真背叛他們,你覺得我的下場會比現在好過得嗎?既然如此,那我還不如死前留個好名聲!」

「至少配合了我你可以為自己選擇一個舒服一點的死法!」李逸晨沒有否認這個問題,以他對天崖海閣樓的了解,雖然天崖海閣樓一直在天域在保持著超然的姿態,但其中之人可沒見過幾個是善男信女。

葉落塵再背叛了他們又落在他們手裡,估計真不會比在自己這裡舒服!

「舒服一點的死法嗎?那就不勞煩你了,我自己都可以做到!」葉落塵冷笑之際,身上的黑袍衣領之處突然生出一數道利刃直接刺入喉間,隨即身體一僵一下子倒在地上。

「失算了!」看著心機已失的葉落塵,李逸晨也忍不住搖起頭來。

原本他以為凌俊風禁錮了在葉落塵修為,葉落塵哪怕想死都難,但最終還是忽略了葉落塵身上穿的乃是半神階的百變羅綾衫,這樣的道器就算攻擊不足,但自殺肯定綽綽有餘!

「百變羅綾衫!」此刻凌雲也是眼中閃過震驚之色,隨即問道,「師尊,現在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李逸晨也是無奈,原本以為已經擒下葉落塵所以讓劉長空將龍傲天殺了,可是如今葉落塵也沒有交待半點有用的消息,這還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雖然千龍門還有不少人,但李逸晨相信以他們的身份了解的信息估計還沒自己多。

「先把他埋了吧!」雖然有些遺憾葉落塵的自殺,但對於這種為了堅守自己的忠誠而不惜自殺之人,李逸晨還是有著幾分佩服的。

無論葉落塵是出於什麼原因而忠誠,但至少他沒有做過背叛之事。

「好!」凌雲揮手之間推出一個深坑將葉落塵的屍體推入之際,手中閃過一道五彩斑斕的光芒,葉落塵身上的黑袍已經出現在他的手中。

只不過如今恢復原樣的百變羅綾衫寶光閃爍之間不再如同之前那一片黝黑。

再次推土將葉落塵埋好之後,凌雲把百變羅綾衫遞到李逸晨面前說道,「師尊這件百變羅綾衫可以一定程度上抵抗半步神境的攻擊,你在突破之前應該還用得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