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峰點頭。

不遠處的郝勝男看到丁峰,卻認了出來,臉色微變,退到了一邊,馬如龍卻走上前來。

「丁峰?有些印象,可敢與我一戰?」

馬如龍還是那樣驕傲。

「就你?」

丁峰瞥了他一眼,手指一彈,將他震飛三十米開外,躺在地上抽搐。對馬如龍,雖有一面之緣,卻感覺不怎麼樣,自然不會客氣,但也沒下死手。

鳳女重生 緣來是你 他這隨意一擊,將柳媚兒等人徹底的鎮住了。

「丁峰,果然不愧是讓我哥佩服的人物。」

柳媚兒兩眼閃亮,目光灼灼,讓丁峰有些吃不消。

三人走到城內,找了一處酒家,要了一桌酒菜。

「我聽說過你的事迹,鎮壓黑暗之城,屠沙祖,滅大鵬,走到了巔峰。」柳媚兒有些崇拜,「丁峰,以後我跟著你怎麼樣?哪怕做個使喚丫頭也行?」

丁峰一怔,搖頭而笑,「還是免了吧,要是將你當成使喚丫頭,一劍還不斬了我。」

「真的不行嗎?」

柳媚兒泫然欲泣,變化之快,讓丁峰發愣。

丁峰搖頭,解釋道:「不久之後,我將會去秘境一行,那裡危險重重,別說是你,就是你哥都有損落的危險。」

柳媚兒默然,嘆息道:「算了,我還是在郡城安靜的修鍊,安靜的做我的郡城第一才女吧!」

「這不很好嗎?人人恭維,萬人敬仰!」

丁峰笑道。

柳媚兒撇撇嘴。

在郡城,兩人呆了三天,就繼續往東而行。

山巔之上,觀日出,賞晚霞,溪流畔,一個彈琴,一個舞劍。

彎月下,翱翔夜空,卧趟白雲中,遙望星辰點點,沉迷星河之海。

踏山川,過河流,兩人一路行走。

遨遊東海綠波濤,御劍北疆萬里山。

沿途所過,也沒少斬殺邪惡,可看到的還是無盡的廝殺爭鬥。

在這期間,丁峰也遇見了盧福,又悄然安排一番,就徹底的放下心來。

這一天,兩人來到了大楚皇城。

「這次我的感覺非常不好,秘境之行,恐怕危險重重,你還是留在家裡吧!」

酒樓之中,三層臨窗而坐,丁峰抿了口酒,看著明月的眸子嚴肅道。

明月淺淺一笑,「家族中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前段時間也沒少往家族中輸送資源,也沒多少牽挂了。」

丁峰苦笑,沒有在勸。

實際上,他也想明月一直相伴。

這時,街道上傳來喝罵哭泣之聲,明月眉頭一皺,透過窗戶看了下去,當即柳眉倒豎,怒火燃燒,她抽出幾根筷子朝下面就射了出去。

啊啊啊!

片刻后,酒樓之下傳來慘呼之聲,顯然明月沒有下殺手。

「是誰?誰敢偷襲本公子?給我出來,我抄你家,滅你族!」

霸道的聲音傳了上來,明月卻看向了丁峰。

「去吧!該殺就殺!」

丁峰點頭,如今的他可不像當初了,那時他還需要隱藏身份,安靜修鍊,可如今,天下之大,何處去不得?何人殺不得?

至於惹不起的人,以前有,將來也有,可現在,在這裡卻沒有。(未完待續)

ps:親,討個賞錢! ?酒樓下,已經聚集了很多圍觀的群眾。

天子腳下,皇都之民自然有著高人一等的傲氣,一般不懼權貴。

「西門明月,是你?」

雪龍馬上端坐的年輕男子看著輕飄飄落下來的女子,當即一愣,隨後暴怒,「你不知道我誰嗎?竟敢傷我手臂?誰給你的膽子!」

他的右臂被一根筷子直接洞穿。

「鎮北候!」

明月眸子一縮,在樓上時,她還真沒在意對方是誰。對於這個十五歲就繼承爵位的紈絝子弟,皇都之內,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因長輩餘蔭,可謂無法無天,哪怕身為西門家子弟,也忌憚七分。

瞥了他一眼,明月走到了兩個在角落處瑟瑟發抖的小女孩身邊,她們摟在一起,眼中帶著驚恐。

這兩個女孩只有十來歲,容貌幾乎完全相似,一看就知道是雙生姐妹,而且小小年紀就已經有了絕世美人的雛形。

在不遠處,還有兩具屍體。

「明月,你最好給我個交代,否則,嘿嘿,就等著做我楊偉的小妾吧!」

鎮北候楊偉捂住手臂,仔細打量明月一番,露出了了痴迷之色,冷笑一聲,威脅味十足。

明月沒理他,蹲下來,釋放出親切的氣息,安撫兩人,溫和問道:「小妹妹,告訴姐姐,到底怎麼回事?」

「嗚嗚嗚,大姐姐,嗚嗚嗚,我們和爸爸媽媽來尋親,卻被那個、那個惡魔糾纏,想搶走我們姐妹,嗚嗚嗚,爸爸媽媽不願意。就被他們殺了,嗚嗚嗚,大姐姐。這不是帝都嗎?為什麼、為什麼還有這樣的惡人?」

這兩個女孩唯一的區別,就是說話的這一個眉心之中有一個圓形印記。宛若胭脂一點,另一個則是淡淡的彎月之形,十分怪異。

「明月,你沒聽到嗎?還是想做本侯爺的小妾?哈哈哈,很好,左右,將她給我請回侯府,當然。還有那兩個小蘿、莉,絕色美人胚子,要是養成了,嘖嘖嘖……!」

楊偉在雪龍馬上,得意非凡。

一眾狗腿子立即圍了上來,對他們而言,天大地大,侯爺最大,管它什麼西門家族。

三樓之上,丁峰看著這一幕。不禁搖頭,明月雖冷靜,卻還是顧慮重重。沒有鋒銳之氣。想到這裡,他留下一張金票,從樓上跳了下來。

大手一壓,街道上出現一個巨大的手掌印,正準備包圍明月的狗腿子變成了肉泥。

「保護侯爺!」

楊偉還沒有反應過來,他的護衛就從遠處沖了過來,這十來位全都是天級後期的強者,其中一位,還是神徒之境的老祖級別的人物。

「你是誰?敢殺我侍衛。找死嗎?」

楊偉定了定神,看到落下來的丁峰。獰笑一聲,「去。將他給我斬了,不,留下活口,斬下他的四肢就行!」

「是,侯爺!」

十餘位天級強者躬身應命,可還等他們到達丁峰面前,就被一道道螺旋劍氣射穿了眉心。

「助紂為虐,該殺!」

丁峰神情冷漠,目光一轉,看向了楊偉,「小小年紀,搶男霸女,肆意踐踏人命,無法無天,楚皇不管,我來管。」

「放肆,你知道本侯爺是誰嗎?」楊偉大怒,指著丁峰的鼻子罵道,「不管你是哪裡來的小癟三,敢惹你爺爺,嘿嘿,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無法無天,王叔,去,給我將他擒來,我要將他製成蠟人,點上一百年。」

「是,侯爺!」

一道人影從高空落下,站在了丁峰面前。

「可惜了!」

他淡漠的說了一句。

「卻是啊,可惜了,神徒之境的老祖,竟然也當狗腿子,真不知道你是怎麼修鍊上來的。」

丁峰搖頭,手臂一抬,手指一彈,一道螺旋劍氣飛出,直射對方的眉心。

「小小手段,能耐我何!」

對方嗤笑一聲,伸手一抓,想以神力碾碎這道劍氣,然而他的臉色瞬間變了,「怎麼可能?」

噗嗤!

劍氣洞穿了掌心,破了眉心,從後腦而出,呼吸之間,也射穿了楊偉的咽喉。

一道劍氣,射殺兩人。

「峰……!」

明月想阻止,卻無奈的搖頭。

「他的來歷很大嗎?」

丁峰渾不在意,來到了兩個小女孩身邊,當看清之後,他神情一震,眼光幽幽,露出不可思議之色,隨之淡然。

「對你而言不大,可對大多數人來說,卻高不可攀。」明月緩緩說道,「鎮北候是世襲爵位,楊家世代,鎮守北疆,為皇朝立下赫赫戰功。上一代楊家共有三位男丁,卻都死在戰場之上,只留下楊偉一個男丁,繼承了爵位,還有楊家世世代代積攢下來的威勢。軍中將軍,有至少有四分之一都明裡暗裡維護著楊家,也保護著這個小侯爺,讓他無法無天,橫行霸道,要是不造反,哪怕楚皇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據傳,楊家還有一位老祖潛修。」

明月最後說道。

「碰不到也就算了,既然碰見了,我又豈能視而不見!」

丁峰搖搖頭,看著兩位女孩道,「你們還有去處嗎?」

「謝謝大哥哥為我們報仇,嗚嗚嗚,謝謝大哥哥!」兩個女孩朝丁峰跪下磕頭,眼淚成串成串的落下,讓人憐惜,眉心有淡紅圓形印記的女孩說道,「爸爸媽媽不在了,我們什麼也沒有了,嗚嗚嗚…我要媽媽,我要爸爸…!」

明月嘆息一聲,「峰,我們將她們兩個收留吧,不然……!」

丁峰點頭道,「也好!走吧,先將你們父母安葬!」

兩個女孩早已因驚懼而失去了主心骨,卻也知道明月和丁峰對他們好,一個解救。一個報仇,不知不覺,他們兩個的身影已經烙印在她們心海。

丁峰也顧不得驚世駭俗。放出兩個鐵傀儡搬運女孩父母的屍體,可還沒等他們離開。街道兩側,已經傳來整齊劃一的腳步聲。

「當街殺人,給我拿下!」

一位年輕將軍,騎著雙翅飛馬,行走天空,手執銀槍,朝丁峰二人一指,兩側的軍隊立馬包圍上來。

「住手!」

幾個冷酷的軍士已經拿出了玄鐵鏈子。就要往丁峰和明月頭上套去,遠處卻傳來一聲爆喝,一個高大的身影踏著虛空,快速而來。

「西門狂龍,你要阻止我執法?」

飛馬之上的年輕將軍冷酷道。

「王奎,你最好讓他們停下來,否則,就是楚皇也保不了你。」

西門狂龍哼了一聲說道。

王奎眉頭一擰,看著神色淡然的丁峰,他神情一動。長槍一揮,讓兩側軍士停了下來,「不管如何。當街殺人,殺的還是帝國鎮北候,此罪可以株連九族了。」

「最好不要反抗,跟我回去領罪!」

長槍一抖,指向了丁峰。

轟……!

遠處騰起一股浩大的氣息,轉瞬而至,「是誰?是誰殺我玄孫?斷我楊家血脈?」

一位銀髮白須的老者腳踏虛空,神威如海,將方圓百米之內的民眾全部鎮壓趴下。「王奎,我孫兒怎麼死的?犯人在哪裡?」

「楊前輩。就在哪裡,可。他是……!」

王奎指著丁峰,還沒等說完,楊家老祖已經怒髮衝冠,落到了丁峰身前,「殺我玄孫,你該死,我要誅你十族!」

話落,大手一張,就朝著丁峰的頭顱抓了過來。

「上樑不正下樑歪,留你何用!」

丁峰眼光一冷,一拳打了出去,也在這時,皇城之內騰起一股氣息,還有一聲大喝:「丁峰,手下留情!」

楊家老祖感受到這一拳的威勢,臉色狂變,又聽到那道聲音,好似想到了什麼,露出驚悸之色,張了張嘴,卻什麼也沒來得及說。

「晚了!」

轟隆隆!

丁峰一拳,將楊家老祖打成了一團血霧。

上空的王奎看到這一幕,瞳孔縮小,心中驚駭,差一點從飛馬上跌落下來,震驚到了極點,西門狂龍也好不了多少。

「丁峰!」

楚天王踏空而來,落到了對面,神色極其複雜,「上次一別,短短時日,竟精進如斯,難以想象。可、可你也不該……!」

「楚天王,我不該,他們就該?」

丁峰可不吃他那一套。

「畢竟楊家給皇朝做了巨大的貢獻,保境安民,功在千秋啊!」

楚天王滿嘴的苦澀,他想將丁峰鎮壓,可想起有關丁峰的一連串消息,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做了巨大的貢獻就可以無法無天?」丁峰古怪笑道,「那我滅絕沙族,屠了妖祖,斬盡妖族高端戰力,那我的貢獻呢?是不是可以隨意將楚皇都能斬殺而無事?是不是可以屠十個八個的郡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