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又怎麼樣……等等!我記得,這次來我凌劍宗挑戰的藥師和丹師,加起來總共有一百三十二個,除開那已經敗在紅豆師妹手中的米源,也正好是……」

「難道說,洛師兄是打算在同一時間煉製一百三十一份靈藥?」

「什麼!」

「這怎麼可能!」

到了這個時候,就連不懂葯道的凌劍宗弟子都已經看出了洛川的打算,天元門的人又怎麼會看不出?

於是一時之間,丘師兄不自覺瞪大了雙眼,就像是見了鬼一般。

之前那個幫腔的藥師狠狠地咽了口唾沫,再也說不出任何挖苦之言。

至於那個山羊鬍,則首次在眼中閃過了一抹凝重。

隨即便聽得洛川一聲輕笑。

「如此,還有人有異議嗎?如果沒有的話,我便開始了。」 洛川向在場的所有來自天元門的藥師和丹師們提出了一個問題。

但他卻並沒有等待最終的答案。

因為就在下一刻,他的身上驟然升起了一層熊熊烈焰。

白色的火焰與赤色的星輝相得映彰,就像是一片盛世煙花,又像是天邊最美麗的晚霞。

洛川的雙手忽的動了,那一百三十一個光團召之即來,紛繁奪目。

一片翠芽自洛川腰間的酒葫蘆內飄飄而起,墜入了第一個光團中,也宣告了這場極其特別的比試就此拉開了序幕。

洛川的嘴角依舊掛著若有若無的笑意,但他的目光卻越來越專註,越來越肅然。

他的手影越來越密,越來越朦朧,只能讓人看清十指間的幽芒,一個又一個繁複的手印呼之欲出,一片又一片絢爛的星光噴薄而出。

凌厲的指風在半空中劃過道道氣痕,看得人心馳神往,目不轉睛。

彷彿這雙手已經化作了天下間最鋒利的劍刃。

上可入天摘星辰,下可入海裂霜土!

是為,摘星手!

一時間,就連天元門的一眾藥師和丹師們也有些看呆了。

那位長著山羊鬍的丹師率先反應過來,雖然一語未發,卻猛地一盪袖袍,自掌心中升起了一座純白色的丹爐,落在地上,立刻發出了一聲如驚雷般的轟鳴。

頓時將所有同門都從失神中驚醒過來。

丘師兄隨即急聲道:「諸位師弟,立刻升爐!」

聞言,在場眾人誰也不敢怠慢,紛紛拿出了自己早已準備好的草藥材料,以他們每個人最擅長的方式,展開了對洛川的追逐。

一時間,整個演武堂被濃郁的葯香所瀰漫,更被各色星輝給染得無比的明亮。

「一定不能讓那洛家小子給比下去!」

丘師兄緊咬牙關,已經將體內的星力催化到了極致,手中的數滴靈液也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凝結,逐漸成型,在不到一炷香的時間裡面便有了成品靈藥的雛形。

「還不夠,還不夠!」

丘師兄知道,洛川乃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六品藥師,若自己不能超常發揮的話,等待他的只有敗北一途。

在這一刻,丘師兄的眼睛都有些泛紅了,他的體力漸漸透支,星力慢慢枯竭,最後甚至拿出了一塊巴掌大的星石來維持藥力的穩定。

不止丘師兄如此,在場的絕大多數藥師和丹師都已經拿出了星石,看起來,都準備拚命了。

再一炷香的時間過後,一位年輕藥師終於面色慘白,汗如雨下,隨即猛地自口中吐出了一片鮮血,手中的金色藥丸就此固化,上面五條深紋閃爍著幽光,觸目驚心。

見狀,四周頓時有識貨之人倒吸了一口冷氣。

「那是……上品靈藥!」

聞言,別說是百草堂的藥師和丹師了,就連徐子林等不懂丹藥之人也暗暗皺起了眉頭。

這便是天元門的底蘊!

竟然只是第一個人,就煉出了上品靈藥!

那年輕的藥師輕輕抬手擦去了嘴角的血跡,傲然環視全場,最後看向洛川的目光更是帶著強烈的挑釁。

可惜的是,他的驕傲只持續了不到十息時間,便被洛川給砸了個粉碎。

因為就在他煉出上品靈藥十息之後,洛川身前的那一百三十一個光團悄悄分開了一個,漫不經心地飄到了年輕藥師的身前。

「嗒。」

一聲輕響自光團中發出,就像是一顆石子落入了池塘,又像是老人的拐杖敲到了地面上。

隨即,赤紅色的光團從中間裂開,露出了裡面一塊漆黑如墨的藥膏。

「這是……」年輕的藥師顯然愣了一下,隨即無比驚恐地倒退了兩步,失聲道:「六品斷玉膏!」

此言一出,滿場嘩然。

誰也沒能想到,洛川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面,就煉出了第一份六品靈藥!

雖然品質不是上品,而是最普通的正品。

但洛川有言在先,此番比試,比的是品階!

那年輕藥師還沒從巨大的驚駭中回過神來,天元門這邊已經有第二位藥師完成了煉製。

隨之而來的,是第二道光團。

以及,第二聲驚呼。

「六品焚炎露?這怎麼可能!」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或許這兩位天元門的藥師暫時還只是沉浸在洛川的煉藥速度和成功率上,但作為圍觀的一眾凌劍宗弟子,卻已經在心中激起了更恐怖的驚濤駭浪。

「我沒看錯吧,洛師兄煉了兩種完全不同的靈藥?而且都是六品?」

「這不可能啊!就算洛師兄真的星力充沛,能夠在同一時間煉製上百份靈藥,但怎麼能做到一心二用?不,那明明是一心百用啊!」

「王藥師,你快給我們說說,洛師兄是怎麼辦到的?該不會他真的煉了一百多種完全不同的靈藥吧?」

「王藥師?」

眾人轉過頭去,這才發現,這位在百草堂中資格最老,經驗最豐富的五品藥師,竟不知道從何時起,眼神已經變得一片空洞,彷彿失去了神智一般,呆若木雞。

很快,半個時辰的時間過去了,天元門那邊接二連三有藥師和丹師結束了煉製,五花八門的靈藥閃耀在演武堂,色澤各異的靈丹開爐而出,但卻沒有一個人歡呼,也沒有一個人驚嘆。

不是因為這裡是凌劍宗。

而是因為直到這個時候,全場所有人的焦點,都只集中在了一個人的身上。

這裡所說的所有人,除了凌劍宗弟子之外,還有天元門那些已經結束了比試的藥師和丹師們!

因為他們已經意識到,自己很可能見證了足以被載入丹藥比斗歷史的一幕!

哪怕此番他們是作為挑戰者登臨小祁山的,哪怕之前洛川的狂妄讓他們所有人都為之憤怒,但在這一刻,他們看向洛川的目光中卻沒有半點的憤慨,也沒有絲毫的嘲諷,甚至沒有不甘。

有的,只是敬畏。

就像是在看著一個奇迹的誕生。

不,更準確的說,洛川就是那個奇迹。

此時的天元門一方已經有一百二十七位丹師和藥師完成了自己的煉製,但在他們身前,卻有兩百五十四道葯香。

正好是一百二十七的兩倍。

場中彷彿有一條永遠也無法逾越的界限,將那兩百五十四份靈藥、靈丹,從中分成了兩部分。

一邊,大部分都是五品靈藥。

也夾雜著一些四品靈藥。

從品質上來看,也有些細微的差異,絕大多數都是成品,但也有上品,或者次品。

但另外一邊就顯得齊整多了。

全都是六品靈藥!

全都是成品靈藥!

更加恐怖的是,整整一百二十七份六品靈藥,竟然沒有一個重樣的!

毫不客氣地說,在場的這些藥師和丹師們,恐怕終其一生都沒見過這麼多種靈藥!

或者更準確地來說,即便是在百草堂內,也絕對沒有這麼多六品藥方。

這說明什麼?

說明其中有不少是洛川的原創靈藥!

天元門的人或許對洛川還不太了解,但放在凌劍宗一眾弟子的眼中,當中分明有好幾種靈藥表面,都印刻著紅豆徽記。

相同的徽記,曾經在三個月前的某個夜晚,閃耀整個凌劍宗。

而且是四次。

紅豆站在人群中,看著那代表了自己名字的印記,雙眼彎如新月,心中滿是甜蜜,努力地揮舞著小胳膊,心中默默喊道:「少爺加油!」

謝長京已經快要把嗓子都喊啞了,但他心頭的熱血卻越來越洶湧,目色中的崇敬越來越深沉。

邢無別早已失去了作為副掌門的風範,他有些茫然地站在原地,似乎有些不明白,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當然,天元門勝利的希望尚在。

可即便最後他們贏了,又哪裡有臉說自己贏了呢?

說話間,又有三人耗盡了最後一絲星力,完成了屬於自己的比試。

丘師兄看著手中銘刻了整整六道葯紋的百里香,長長地鬆了一口氣,果然皇天不負有心人,在強大的壓力之前,他竟然真的超常發揮,煉製出了六品靈藥!

從某種角度上來說,此時的他已經可以算得上一位六品藥師了。

當然,藥王塔第七層的考驗,是原創靈藥,如果丘師兄無法在日後做到這一點的話,此刻的輝煌,恐怕也只是曇花一現而已。

但不管怎麼說,在丘師兄看來,自己此番終於可以為宗門揚眉吐氣了。

因此他微笑著轉頭看向四周的同門,希望得到眾人的恭賀。

卻愕然發現,所有天元門的人似乎都把注意力放在了自己對面。

還不等丘師兄搞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一枚光團便悄然來到了他的身前,隨即如蓮花般盛開,露出了裡面一滴看起來樸實無華的水露。

直到這個時候,天元門眾人的目光才隨著那光團來到了丘師兄的身前。

緊接著,便是一陣陣倒吸冷氣之聲接踵而起。

追捕逃妻:毒寵億萬千金 「天仙露……果然……」

「終於……」

「七品靈藥出現了……」

丘師兄如被五雷轟頂般僵在了原地,臉色瞬間慘白如紙,一直被他強壓下去的逆血終於再也抑制不住,緩緩自唇角淌下,然後他突然眼前一黑,就這麼暈了過去。

見狀,旁邊兩個丹師趕緊伸手將丘師兄扶住,又手忙腳亂地給他喂送了些丹藥,這才讓丘師兄氣息逐漸平穩了下來。

但毫無疑問的是,丘師兄的暈厥,頓時讓眾人看向洛川的目光變得更加複雜了。

然後,幾乎是下意識地,他們就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般,紛紛把注意力放到了身邊一位中年人的身上。

眼中帶著祈求、禱告、哀切,以及最後的希望。

中年人的下巴上蓄了一簇山羊鬍,是此番天元門來人中的唯一一位六品藥師,也是直到現在仍舊沒有停止煉丹的,最後一人。 洛川成功煉得七品天仙露,這原本應該是一件非常值得大書特書的事情。

但場中的所有人,不論是凌劍宗弟子,還是天元門的丹師、藥師們,都沒有露出太震撼的神色。

反而顯得有些麻木。

彷彿洛川能煉出七品靈藥本就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根本沒有任何值得驚奇的地方。

誠然,洛川腰間的石牌明白無誤地告訴了所有人,他只是一位六品藥師,但現如今誰還敢把他當做普通的六品藥師來看?

別說是六品了,就算是尋常九品藥師,也不見得能以一敵百,一心百用!

「這洛川,還是人嗎……」

不少人的心中都不自覺地升起了這樣一個念頭。

今日之洛川,用實力行動,徹底顛覆了天元門眾人對於草木葯道的理解,擊碎了他們與生俱來的驕傲與榮耀,但偏偏,卻沒有一個人覺得恥辱。

更沒有憤怒。

一頭狼敗在了一隻兔子的手中,這才是恥辱,這才值得憤怒。

但如果這頭狼是敗在了一頭猛獁巨象的腳下呢?

在登臨小祁山之前,不,即便是在洛川出現之前的這三日,天元門的人都一直認為凌劍宗內的那些所謂的藥師和丹師們,全都是小白兔,盡皆不入流之輩,在他們群狼之勢的圍剿下,很快就會土崩瓦解,潰不成軍。

但他們沒想到的是,在百草堂這個他們以為的兔子窩裡面,竟藏著一頭猛獁巨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