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條路我走了不下一千次。相信我,我會帶你們平安走進死地核心。然後去找你們要的最後一把鑰匙!並且,我們會遠遠趕在幻靈族之前找到。」谷方蕭語氣努定,眉眼冰冷。

他和幻靈族之間的仇怨,讓谷方蕭絕對不會有欺騙月千歡他們的可能。這一點,巫靈清和墨衍十足信他。月千歡也相信他。

跟在谷方蕭的後面,他們走了三天。夜晚就找地方躲避,白天趕路。第四天的早晨,他們才登上這座隱藏起來的大山。走到了,他們才明白谷方蕭的意思。

死地的夜晚能吞噬一切光亮,和神識。讓他們無法尋找方向,暴露在北風下更會有致命的危險!

而白天,表面看亮堂的光芒實際是欺騙你眼睛的騙子。就比如腳下這座山,在一百里開外時,他們什麼都沒看到。等快到了山脈腳下,才看到這座山的真容。

不禁感嘆,要不是有谷方蕭帶路。他們就算有鑰匙指引,也很艱難才能找到最後一把月帝陵墓的鑰匙。

腳下的這座山脈很大,谷方蕭告訴他們。得花五六天才能翻過去!在死地里,飛純粹是找死的行為。只能靠自己的雙腳,一步步走下去。

又一個夜晚來臨時,谷方蕭帶他們找到了一座藏在山中的巨大溶洞。

令人驚奇的是,溶洞里竟然有大大小小几百個溫泉。能在冰冷的死地中找到溫泉泡一泡,不能更舒服了。

他們在溶洞里分開,各自遠遠的挑了溫泉泡一泡驅散這幾天被寒冷冰凍的身體。月千歡和墨九卿找了個大溫泉,盤腿坐在溫泉邊,氤氳的暖氣迎面撲來,讓月千歡不由自主的喟嘆一聲。

她取出兩把月帝陵墓的鑰匙。隔著九重空間塔,月千歡和月江離對話,教她用月帝陵墓的鑰匙來感應最後一把鑰匙的所在地。

一番試驗過後,月千歡才能正確使用。

如谷方蕭說的一樣,要翻過這座山脈才能到達死地核心。月帝陵墓最後一把鑰匙,也在那裡!

月千歡嘴角彎了彎,「我們遠遠將幻靈族丟在後面,這把鑰匙看來是我們的了。」

「還不能掉以輕心。鑰匙拿到手,順利離開死地才能鬆口氣。」墨九卿剛說完,就皺眉停頓一下。他說:「接著三把鑰匙齊了,月帝陵墓就會出現。到時候我們該怎麼做?」

「封印月帝陵墓。」月江離的聲音從九重空間塔傳出,顯得有些失真。

他說:「歡兒是月氏嫡血,血脈比星兒更純。憑她一個人,足夠將月帝陵墓封印藏起來。如果不夠,我會幫忙的。先不說這個,你們兩好好享受一下溫泉吧。」

月江離說完,就收回聲音關閉了他們的溝通。聽出月江離語氣里的揶揄,月千歡搖搖頭。

在這個時候,這個地方。她可沒有曖昧的心思。

抬頭看向墨九卿,月千歡說:「修鍊吧。我有直覺,進入最後一把鑰匙的地方,不會太順利。」 林辰還是小瞧了女生的玩心,在飛機上趕路的這段時間三女都不放過,居然還在鬥地主,林辰無奈的搖了搖頭。

從儲物戒指里拿出自己的手機,靜靜的聽起歌來。

時間飛逝,沒多久,直升機就來到了天斗城的上空,在原藍霸學院(新史萊克學院)的上方,懸停著。

「目標地點已到達。」

「小智,開始下降,以後要在這兒呆不少時間了。」隨著林辰的話音落下,直升機不斷的下降著,最終停在了新史萊克學院的操場上。

打開艙門后,林辰率先走出了直升機,大師他們一群人已經在操場上了,看到林辰歸來,大師僵硬的臉上扯出了一絲難看的笑容。

唐三他們一群人圍了上來,只聽奧斯卡賤賤的聲音出來,「林辰,這兩位美女是誰啊?」林辰迎著奧斯卡的眼神看過去,他丫的居然說的是瞳溟和歐陽雪。

林辰正想說句什麼,就看到奧斯卡捂著手臂尖叫道:「榮榮,你掐我幹嘛,我這不是認識新學員嗎?」

奧斯卡還想說句什麼,不過看到寧榮榮吃人的眼神,把已經說到嘴邊的話給吞了回去,然後悻悻的站了回去。

林辰看到這一幕不由得笑了笑,心裡想著:小奧,你不行啊,現在都這麼怕老婆了,要是以後娶回家了你是不是一天都睡地板跪鍵盤啊。

林辰看著唐三,「唐三,禮物你都送給他們了嗎?」

唐三搖了搖頭,然後說到:「我打算等你們回來再分發禮物,畢竟這些禮物也有你們的一份。」

聽到唐三的話,林辰無語了,他丫的整個冰火兩儀眼都是我的,你去拿我的東西來當做禮物又送給我?

深情難卻 不過林辰還是微微一笑,俯身在唐三的耳邊說道:「好了,你還是開始分發禮物吧,我期待著你的紫極魔瞳升到下一級后看到小舞本體后的樣子。」

聽到林辰的話,唐三呆了呆,小舞本體???什麼鬼。

林辰笑著搖了搖頭,好了,你分發禮物吧。

這次唐三點了點頭,招呼著大家來到了一間空曠的教室里,然後開始取出他帶回來的禮物,首先他取出了一朵碩大的菊花,菊花時魅麗的紫色,而且每一絲花瓣看上去都是毛茸茸的,分外可愛。

眾人看著唐三手中的奇異菊花,紛紛問道:「小三,這是什麼東西啊,好可愛。」

只見唐三笑了笑,然後對著戴沐白說到:「戴老大,這可是我這次為你帶回來的禮物,它叫做奇茸通天菊,乃是中品仙品藥草,食之氣運四肢,血通八脈,可練就金剛不壞之身。」

而聽到唐三的解釋后戴沐白大吃了一驚,「這麼猛,吃了就能金剛不壞?」

唐三微笑到「雖然說金剛不壞有點誇張,不多這藥草確與你的武魂最為搭配,你的魂力屬於中性,浩然博大,剛猛霸道,有了它在,會令你的修鍊事半功倍,而且我想它能助你突破你四十級的瓶頸,等你獲得魂環后,藥草的持續作用,應該還有更大的提升效果。」

「而且我給大家的禮物,都是以固本培元為主,絕非拔苗助長。」

聽到唐三的話。戴沐白小心翼翼的結果了奇茸通天菊,這他丫的能不小心嗎?這東西可關乎著他自己以後的幸福生活。深深地看了唐三一眼,戴沐白說到:「咱兄弟之間,就不說謝字了。這東西怎麼吃啊?」

唐三說到:「你先吃中心的那個通天花蕊,然後把花瓣一片一片的吃下,注意,根莖不要吃。吃完后立刻開始原地修鍊,化解其中的藥力突破你四十級的瓶頸。」

戴沐白沒有說什麼,直接拿著奇茸通天菊走到角落裡按照唐三所說的方法服食藥草。這段時間來,四十級的瓶頸一直困擾著他,此時有機會突破了,他的心早就火熱了。

這時候奧斯卡問道:「小三,什麼是仙品藥草啊?」

唐三微笑道:「此物只應天上有,人間哪的幾回聞啊。」

看著一臉面面相覷的眾人,林辰不由得在心裡罵了一句,「你丫的用我的東西來裝逼,這樣子真的好嗎?」

接著就聽眾人說到:「小三,你可不能偏心啊。」

唐三說到:「你們放心吧,人人有份。小奧這是你的,唐三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一個玉盒,放在了奧斯卡的手裡。」

只見奧斯卡接過玉盒,然後讚美道,「小三你真夠意思,光看這個玉盒,就知道它的價值不菲。」

唐三還沒有說話,林辰就說到:「哈哈,小奧啊,這次你可就想錯了,這玉盒就是普通的白玉而已,兩個金魂幣就能買到一個。」

「呃。。。。」聽到林辰的話,奧斯卡一臉的尷尬。

這時候唐三說到:「好了,雖然這盒子很普通,但是裡面的東西可是價值不菲哦。」

聽到林辰說的話,奧斯卡開啟了玉盒,與戴沐白得到的奇茸通天菊不同,當奧斯卡開啟玉盒的一剎那,整個房間都充滿了一股奇香。濃郁的蘭花香氣令人心曠神怡,讓人會忍不住吸一口香氣。

只見玉盒中靜靜的躺著一朵八瓣蘭花,花瓣輕輕的顫抖著,通體一片雪白晶瑩,予人清高出塵之感。

唐三解釋道:「此物名為「八瓣仙蘭「,也是一種仙品藥草,必須用金取玉裝,只要它裝在玉制的器皿中,千年不凋,百世不謝。而且它是我這次帶回來的藥草中藥性最為柔和,卻也是最為醇厚的一種。吸收容易,功能固本培元驅除體內雜質,足以彌補你的食物系武魂修鍊緩慢的問題。藥效甚至能支持到你修鍊到七十級為止。」

聽到唐三的解釋,奧斯卡先是呆了一下,然後睜大雙眼,「這麼好?小三我愛死你了。」

這話聽得林辰都是一陣惡寒,更別說是唐三了,只見唐三說到:「別,你趕快去吃了它吧,沒什麼特別的吃法,直接吞下去就行了。和戴老大一樣,你要聚齊魂力,使得藥效融入全身,以後再慢慢的吸收。」

早在自己發現冰火兩儀眼中存在著許許多多的仙品草藥以後,林辰就想好了最合適眾人的藥草。

雖然仙品藥草的數量有限,但還是勉強能夠讓史萊克七怪一人擁有一株。並不是他沒想過給弗蘭德和趙無極仙草,只是他覺得兩人的年級已經比較大了,吸收的藥效不多,就會造成藥草藥性的大量流失,從而造成了不可避免的浪費。所以他並沒有帶回多少藥草。

還有一個更為關鍵的問題就是因為林辰之前說過了,冰火兩儀眼已經屬於他擁有了,所以自己只能避免不必要的浪費了。 第3260章

月千歡的直覺一向很穩。哪怕她不喜歡,也得面對現實。

墨九卿握住她的手,寵溺笑著安撫她。「沒事。我們已經到了這兒,再難也能拿到月帝陵墓的鑰匙。歡歡不如想象一下,幻靈族最後一把要是也拿不到的情景。」

「噗,那真是太慘了!」月千歡嘴角彎了彎。幻靈族費盡心機,結果徒勞做嫁衣。不用想也能知道,幻靈族會氣的吐血。

然而並不會同情幻靈族,也不會幸災樂禍。立場不同,互為生死仇敵!

哪怕他們一開始並不是敵人,哪怕他們從未有過恩怨。在幻靈族企圖打開月帝陵墓去對付天道時,他們就是敵人!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個等式在這裡並不存在。別忘了,幻靈族真正的目的是打敗殺了天道之後,霸佔聖界還有五域。他們的野心,對人族、魔族和妖族絕無友好。

在溫泉里放鬆了一夜,大家會合時彼此狀態都好了許多。

任誰在雪白茫茫,不見草木,不見花鳥蟲獸。只有一望無際的蒼白雪地冰原,和光禿禿的山石。都會疲勞眼睛痛。

休息過後,他們出發!

翻過這座山脈,進入死地核心的那一刻。他們敏銳的察覺到了不同。詭異,冰冷,森寒,可怕!是死地核心的真實寫照。

就算他們什麼都沒有看見,四面八方都是空無一物。這種感覺也如頭頂懸劍,時時刻刻影響著他們。小骨龍化作骨龍的形態,它站在霽華肩膀上說:「好濃的煞。」

「煞?」霽華皺眉,「煞一般是屍體形成的。可這裡,沒有可能形成煞啊。就算進入這裡的人都死了,也不會這麼多的煞。」

沒錯。此地煞的形成,十分詭異不正常。

月千歡看向谷方蕭,谷方蕭也錯愕不解。他面對大家的目光,說:「我來時,並沒有煞。這裡只有冰原!難道我走後出什麼事了嗎?」

「你什麼時候走的。」墨九卿問。

谷方蕭告訴他們,是在一百年前。那時候秀兒還活著。谷方蕭可以保證,一百年前他來時,這裡絕對沒有如此濃烈到可怕驚悚的煞。一百年內,也不可能有這麼多人進入死地核心,然後死在這兒。

谷方蕭話里的信息,再次像他們證實了。這場煞來的詭異,不正常。

「前面有人?」巫靈清看向前方,開口語氣十分驚詫不確定。

他們可以說是最快到達死地核心的。除了谷方蕭,沒有人比他更熟悉這兒。也不可能趕在他們前面。那不遠處的人影是怎麼回事?

月千歡匯聚武力沒入眼中,她看到了遠處的人影。眉頭一皺,月千歡:「是個女人,但她不是活人。」

「死人?煞,難道是屍煞!」墨衍微微抬手,拔出利劍。

煞里出現的死人,是個極其危險不妙的訊號!

他們謹慎緩慢的往前幾步,清晰看到那個人的模樣。耳邊傳來谷方蕭震驚到失調的聲音,「秀兒!」

什麼?秀兒?谷方蕭的未婚妻,這怎麼可能!

月千歡表情極其荒謬。谷方蕭的未婚妻秀兒不是死了嗎?而且她還見過骨灰。看谷方蕭的表情,也不像是撒謊啊!情況,越發詭異了。 奧斯卡手裡拿著玉盒美滋滋的跑到了房間的角落裡,囫圇吞棗的把八瓣仙蘭給吞進了肚子里,然後開始修鍊了起來。

而一旁的馬紅俊奇迹般的看出了唐三是按照年齡來分配仙草的,等奧斯卡走後他就迫不及待的的湊上前來,「三哥,我的,我的。」

看到馬紅俊一臉興奮的樣子,唐三笑道「放心吧,人人都有,我仔細琢磨過你那一身邪火,你這變異的邪火威力固然很大,但是同樣會不斷地腐蝕你的身體。它的根本原因在於你的鳳凰火焰不夠純凈,所以這次我特意為你找了一株大補的純陽仙草,它能夠凈化你體能的鳳凰火焰,讓你的邪火問題徹底消失。」

這時候寧榮榮噗呲一聲笑了出來,「三哥,你沒搞錯吧,胖子還要補?這段時間他沒少出去干那壞事兒,而且我還聽說有天斗城裡貴的很,可是讓他好好的破費了一把,你在給他補,估計他會連吃飯的錢都給花費了。」

聽到這話,馬紅俊的臉色頓時變了,他摸了摸自己有點乾癟的荷包,臉色也十分的精彩。

看到變臉的胖子,林辰不由的笑了笑:「胖子你就放心吧,唐三都說了是專門為你的邪火下手而找到的仙草,所以你根本沒必要擔心。」

聽到林辰的話唐三點了點頭,從戒指里拿出了一株紅色的仙草:「林辰說的對,胖子你的邪火是由於鳳凰火焰不夠純凈才反噬自身的,如果再這樣下去,總會有一天你會浴火焚身的,只有將鳳凰火焰中的雜質祛除,你才算是一個真正的鳳凰魂師,所以我專門為你找了一株合適你的仙草,來這個給你。」

只見唐三拿出了一株紅紅的仙草,看上去樣子很簡單,只是有紅色的草葉組成而已,草葉最尖端宛如雞冠狀,但是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其實這仙草與眾不同,葉脈竟然是赤金色的,此草一出,整個房間內的溫度頓時大幅度上升。

唐三解釋道:「此物名叫雞冠鳳凰葵,不可咀嚼,吞咽,它能提升魂力輸導,所以到時候無論有多麼痛苦你都要忍耐住,否則就會功虧一簣。

此物的效果非常明顯,應該會大幅度的提升你的魂力和火焰效果,一旦半途而廢,藥效就會大減。」唐三說完就把鳳凰雞冠葵交到了胖子的手裡。

看到唐三拿出來的仙草,就連大師也不禁動容了,這些藥草別說見過,他就連聽也沒有聽說過,

其實這也不能怪大師了,他研究武魂多年,沒有花費時間去研究藥草,而且這些仙草似乎就冰火兩儀眼有,其它地方還沒聽說過有這麼神奇的東西。

唐三找到的第四個並不是按照年齡排序的小舞,而是寧榮榮。

寧榮榮發現唐三的目光聚集到她的身上,她跑過去拉住了唐三的手臂,「三哥。給我的是什麼呢?」

林辰發現在寧榮榮拉著唐三以後,小舞好看的眉頭皺了起來,想說什麼但是又沒有說出口。

林辰微微一笑,心裡默默的說到:小兔子你就放心吧,你的三哥誰也搶不走的。

唐三笑了笑,然後從戒指里拿出了一朵金色的仙草,這株仙草的樣子很奇怪,下面的葉子都是藤蘿幔帳,細密精梳,而頂端確是一朵金燦燦的鬱金香,濃郁的香氣給人一種富麗堂皇的感覺。

「你的七寶琉璃塔武魂十分特殊,我考慮再三后才給選定了這一株仙草。此物名為綺羅鬱金香,雍容華貴。服用它以後,能吸收天地之精華,日月之光輝。你的七寶琉璃塔本身就是寶物類的武魂,有了這株綺羅鬱金香的幫助,可以取得相輔相成的作用。此花不可吞食,將其中的精華慢慢的攝入提內,然後在用魂力緩慢的煉化,讓藥效遍布四肢百骸即可。」

寧榮榮接過綺羅鬱金香,笑了一下,「三哥,我真想親你一口,不過為了避免小舞晚上對我下黑手,我就不親你了。不過這花我絕對不會白要的,以後小妹定有回報。」

唐三隻是微微一笑,然後走到朱竹青面前,「竹青,我給你選擇的這株仙草是說有仙草中最容易吸收轉化的。而且功效甚至比他們的都還要好,屬於全面提升。但是如果你吃下這株仙草,你必須要付出一定的代價。我希望你有個心理準備。」

朱竹青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謝謝三哥。」

唐三看見朱竹青做好選擇,就從戒指里拿出了一株仙草,那是一朵看上去很普通的白色花朵,花朵只有巴掌大小,看著像一朵牡丹花,但是他沒有草葉,根莖下面連著一塊石頭,那塊石頭通體發黑,從唐三提著他的樣子就知道這塊石頭重量驚人。

白花之上,有著幾片鮮紅如血紋路,給人一種驚心動魄的感覺。

唐三說到:「此花名為相思斷腸紅。乃是仙品草藥中的神品至寶。它還有一個很美麗的故事,一位少年喜歡載栽種花草,遇到花落殘紅,他就會無限哀傷的把花朵收集起來,然後挖地埋葬,再三垂淚。終於,他的這種真情打動了天上的花仙,私自下凡與他結為夫妻,享受這魚水之歡,可是好景不長,天神悉知此事,大為震怒,敕令花仙調回神界,而那少年從此失去了愛侶,終日長須短嘆,鬱鬱寡歡,花木闌珊,園中一片凄涼,有一天,有一位老者告訴他花園中他心愛的那株白色牡丹就是他愛妻的化身,只需將花身毀去,花仙就會從新下凡,滴落凡間與他重結夫妻。說完老人化作一陣風消失了。

少年頓然醒悟,深悔自己薄待群花,卻又不忍將牡丹花焚毀,自此更加愛護牡丹花,日夜對話飲泣,淚乾心碎,相思斷腸而亡。他臨終之時,瀝血在花瓣上,花上那絲絲殷紅的血漬,正式那少年的心血。」

靜靜的聽著唐三說的故事,朱竹青,小舞,大師,甚至兮兮她們都心生搖曳,不能自己,幾女更是哭的稀里嘩啦。

唐三鄭重的說到:「此花非凡品,澤主而事,採摘之時必須心裡想著你心愛的人,精誠意摯,吐一口血散在花瓣上,如果稍有雜念,縱然吐血而死,也休想將此花摘下,花取下以後,只要在主人身邊,它就會永不凋零。花下的石頭名為烏絕,如果強行毀去,這株相思斷腸紅的藥力就會全失。

服用此草,有與天地同不朽之功,我保守估計,至少能提升魂力十級開外,還會對身體全面改造。竹青,雖然我不是很清楚你和沐白之間的事情,但在我們七人之中,你們是唯一確定下來的情侶,所以我把它交給你,希望你能成為這個有緣人。」

看著朱竹青獃獃的看著唐三手裡的相思斷腸紅,林辰笑了笑,以後朱竹青或許還能摘下這株相思斷腸紅,但是現在還是算了吧。

林辰總覺得,唐三這個寵妹狂魔的思想不會這麼簡單,也許這株相思斷腸紅從一開始就是給小舞準備的,可是不太好意思說,所以才讓眾人先試的。

果然,朱竹青失敗了,她吐血在花瓣上的時候,腦中出現了戴沐白的身影,不過很快就想起了戴沐白的風流往事,心神微動之間,就失敗了,相思斷腸紅的花瓣只是搖擺了一下,很快就停了下來,並沒有跌落之勢。

接著唐三又把相思斷腸紅交給了大師,想讓大師試試,不過大師還是失敗了,因為大師無法放下柳二龍是他妹妹的事實。

就當唐三打算收回相思斷腸紅然後給朱竹青換一株仙草的時候,只聽到一口吐血的聲音,一口鮮血就撒到了相思斷腸紅上,隨後相思斷腸紅就落到了一隻纖纖玉手上。 就在他們被秀兒的出現,詭異震驚到了時。遠方,若隱若現又多出數道身影,白光從它們身後照過來,視線受阻看不到它們的模樣。但莫名心中詭異的預感冒出來。

它們也是秀兒!

谷方蕭也看到了,他臉上的震驚漸漸變成了獃滯空洞。張張嘴,谷方蕭艱難說出口:「秀兒?這是怎麼回事?」

那些身影越走越近,清楚讓他們看到。這一個個都是秀兒!至少長相外貌一模一樣。

月千歡皺眉,「她們都是死人。煞就是因她們而形成的,這是屍煞?」

她的語氣有些不確定。因為若是屍煞,必有強烈陰森的黑暗氣息。但這煞是詭異森寒,更加可怕更加危險!且屍煞的形成,必須是死前受到非人折磨,若慘死異常的人。

而這些個「秀兒」,從表面看找不到半點傷痕。要不是月千歡靈眼看到這些屍體都是真正曾今鮮活過的,肯定會以為是傀儡。

「這不是屍煞。」墨九卿說道,「是天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