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能全怪師兄,」天霞搖頭淡道,「他的修為有限,鎮壓不住那些長老們,他除了使用資源留住他們,讓他們震懾其他宗門以外,

別無他法!

更何況,時間越長,那些長老們的壽命就越有限,他們的口味自然就越大。」

「那您不打算和玉劍門決一死戰了?」鳳舞嘆然道。

「我那些話,都是氣話。」天霞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悵惘道,「我想激那些師兄,

可他們一個個都不願出頭,就算我一個人願意,也只是葬送天化宗的基業而已。」

鳳舞聞言,心中連連嘆息。

每次看到這位師公,彷彿看到了未來的自己。

她們兩個人的資質相仿,氣質相仿,容貌也都那麼國色天香。

雖然沒有成為她的徒弟,但天霞師叔公一直對自己猶如親師徒,甚至是自己的女兒一樣!

讓她的心中十分溫暖。

對於她的遭遇,她真的不忍心,也真的想要幫她脫離苦海。

「那師叔公打算什麼時候嫁過去呢?」鳳舞最後傷心的問道。

「大比之後吧,」天霞雙眼清然的說道,「那天大比就會宣布定親,之後,等到玄幽靈境之後,他就會昭告天下迎娶我。」

望著師叔公的表情,鳳舞內心有些煎熬,想說什麼但是發現一有什麼念頭,她的腦海就會被緊繃一般,隨後渾身有種被煉獄灼心的焚燒感。

這讓她連忙收拾心神,但眼神里卻有了一絲異樣的光芒。

……

「師傅,您確定現在就要閉關嗎?」歐陽清又被顧凌叫到了身邊。

說好的十天之後,她也如期的回來。

不過對於妹妹的不舍和抱怨,她也有些無奈。自己就像一個木偶一樣被綁在他的身邊。

雖然無憂無慮,丹藥不愁,法術神通也不愁,各種典籍也應有盡有,但她卻只能在一畝三分地里活動,而且還得面對一直修鍊無比安靜的師傅。

但不知道為什麼,她每次看著吳道的臉,總有一種不知名的心酸和落寞。

而和他在一起雖然安靜無聊,但她卻感覺時間過得很快,感覺有他在身邊,心就特別的踏實。

所以,躁動不安的過後,她還能夠安靜的維持。

只是在這個點,她有些困惑,「師兄他們不是一直在被別的弟子挑戰欺負嗎?

為什麼師傅還放心讓他們出去啊,難道不管嗎?會不會有很多師兄受傷啊?」

「你操心的事太多了,」顧凌輕柔的看了她一眼,「你要是擔心,也得你有這個能力去管。

現在的你,就好好修鍊吧。

等你有實力,再遇見不平的事情,你才能夠為別人操心。」

「哎……師傅,我有實力,那得等到什麼時候啊?」歐陽清突然又嘆氣的說道,「而且大家背地裡都說我資質太差,說我……」

說著她臉色有些通紅,低著頭似乎有些委屈,「師傅,你還是把我放回去吧,當一個普通的弟子我就心滿意足了。」

(本章完) 「說你依靠美色勾引我?」顧凌咧嘴淡笑起來,「說你全身上下就一張臉才讓我有興趣?

還是說你整天關著門和我待在一起,是我的妾侍?」

「師傅……」歐陽清越聽,心裡越難受,臉色越躁紅。

她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對這個師傅沒有了戒備和厭惡,總感覺他對自己特別的好,特別的真誠。

所以她也知道,自己並不是別人所想的那樣。

「他們確實說錯了。」顧凌臉色一凝,「回頭我好好警告他們!」

歐陽清聞言心中鬆了一口氣,只要師傅心裡沒有這個想法就行。

不過,接下來顧凌的話讓歐陽清心中狂跳和漲紅!

「應該說……」顧凌雙眼直勾勾的看著她道,「你全身上下,任何一個地方,都讓我感興趣。」

「……」歐陽清臉色有些憋氣,鼓著嘴一句話也不說,低頭悶聲。

過了好一會,她黯然道,「我是不是就這點用處。」

「你覺得,我對你就這點想法?」顧凌目光淡然的看著她。

「我不知道……」歐陽清搖頭,顯得很不開心,但她又強撐著道,「我只是不明白師傅的很多行為,也不知道師傅到底是怎麼想的,

也不知道您,哪句話是真是假。」

「日後,你自然會明白。」顧凌閉著眼道,「你只要知道,我在你身邊只是為了不想你受到任何的傷害。

而你存在的本身,就是絕頂的天賦和能量!」

總裁之豪門棄婦 錯嫁之王妃霸氣 「我存在的本身就是絕頂的天賦和能量?」

歐陽清聽著既嘆氣,又無可奈何,她知道師傅不願意再說下去了。

但唯一值得她慶幸的是,他沒有對自己如何,不然以他的修為和能力,要想對自己怎樣,恐怕自己也無力反抗……

一想到這裡,她臉色莫名的一紅!

而在師傅進入內殿之後,她也開始專心修鍊起來。希望我真的有師傅您說的那樣,我也不想讓師傅您臉上不好看!

……

「無山師叔……」顧凌嘴角裂開,聲音卻是尊敬有加,「您找我有什麼事?」

……

子虛看不懂,真的看不懂。

明目張胆的收徒,在這個時候就算是能冊封,也沒有什麼作用啊。

現在的弟子們一個個遍體鱗傷,身心疲憊,連山門都不想出。

結果還搞這麼一大陣仗,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們日後就是玄字輩的弟子。

那豈不是等封號真的來了,等著道宗來虐他們?

一想到這裡,子虛頭疼不已,還有其他和他一樣,成為吳道的弟子的人!

都是有苦難言,雖然輩分升了一級,雖然資源多了一些,但日後的麻煩事就更多了!

最讓子虛心中無力吐槽的事,就在這個時候,吳道還讓他們這些弟子分成子、午輩兩隊,一隊一隊的行動。

一寵成婚:薄先生,安分點 該去幹活的幹活,該兌換的兌換,甚至師傅還吩咐,山內不能交換的,就去附近的修士交易坊!

這不是明目張胆的讓其餘山峰的弟子找上門來嗎?

「師兄,他們又來了……」子辛生也在其中,此時他臉色發紫的盯著眼前的弟子,子銘!

「喲,辛生師弟,恭喜你榮升玄字輩弟子啊!」字銘一臉嘖嘖的恥笑道。

「一群腦殘!」另外站在他身邊的一個劍眉,臉色傲然,一臉輕蔑的看著子虛等人道,「以為跟了一個什麼牛氣哄哄的師傅,

還不是被所有師叔公和師祖排斥?

你們也真是夠蠢的,竟然還留在那裡!子虛,你這個廢物也總算出門了?

都說你足智多謀,智慧過人,我子赫,只想對你說呵呵二字!

垃圾中的垃圾,腦殘中的腦殘。

哎喲,你在看我啊,眼神好犀利喲,我好害怕喲。

那個誰,誰,子鳴? 總裁大叔壞壞愛 還是子慶的,你們兩個二哈子還敢出來啊!上次臉還不夠我踩的?」

「子赫師兄,別人現在可不一樣了。」子銘咧嘴大笑的說道,「比我們都高一個輩分啊。」

「有個屁用啊!」

這裡早已經被圍成了一個大圈,無數弟子都聚集在這裡,大部分全都是子字輩的!

其中有很多都是子虛等人認識的,以前有過交往的。

到如今他們個個一臉嘲笑、鄙夷、諷刺的挑釁,和辱罵。

「哎喲喂,子悠,你胸又變大了啊,不過這臉怎麼還是那麼丑啊,」有一個年輕的女子,長得破有幾分姿色,似乎和子悠有怨。

她恥笑道,「你的幾個師兄們,有沒有半夜看到你乾嘔啊,有沒有半夜關燈嘿咻啊?」

「子媚師妹,你這話太露骨了啊,」有弟子嘿嘿笑道,「而且你說的話也不完全啊,我上次和子悠師妹對戰幾下,那身材,嘖嘖,摸起來還是挺舒服的。

那胸,哈哈,不湊巧,沒摸著!」

「子媚!我!」子悠咬著牙,滿臉憤怒和羞辱,差點忍不住想要喊出我和你打一場!

但她要是說出來,立馬有其他的弟子挑戰她!

「我?我你媽?」子媚毫不遮掩的辱罵,一副極為開心的興奮道,「你媽在哪呢?我也去摸摸!」

子悠的臉色紅得都要噴出火來,雙眼死死的盯著子媚,彷彿下一秒就要衝上去殺了她一般!

「別老是欺負一個女孩子嘛,」子銘突然又插嘴,看著子辛生肆意的恥笑,「蠢貨,你倒是說句話呀,不是之前挺厲害的嘛,

來來來,跟我打一場,讓我們的師妹對你刮目相看。哈哈!」

子辛生看著另一旁清美,卻滿臉淡漠看著他的女子,滿心的痛苦和憋屈。

前幾天他忍不住出手,卻被修為更高的子字輩弟子羞辱,而他最喜歡的子音師妹就一臉輕蔑的看著他。

這簡直比殺了他還難受啊!

如今,他低著頭,心裡有些埋怨起吳道來!

「還麻煩各位師兄弟高抬貴手……」這時候,子虛拱手,臉色淡漠的說道,「大家都是奉命行事,我們已經狼狽不堪了,給條活路……」

「哎喲喂,好清高,好有聖賢之道啊,」子赫切了一聲,「我們又怎麼了?這裡是大家的地盤,我們就是站在這裡聊天,咋了?

要不你打我?來把我打飛?

我屁股正好癢呢,來踹我兩腳。」

「哈哈,子赫師兄,我敢保證,子虛他心裡有千萬次這樣的衝動!哈哈!」

「哎呀,我胸也癢呢,來咬我兩口?」子媚一臉挑釁和媚笑的看著子虛等人。

「哈哈,子媚師妹……這種要求,我們可以滿足你啊。」其餘人鬨笑道。

「沉住氣……」子虛一直陰沉著臉,低聲的對著眾人說道,「回光乏術一直開著,我們不說話,不起衝突,他們挑戰我們也可以不接受!」

一群人都沒有說話,但個個咬牙切齒,恨不得一個個咬過去。

「你們這群臭男人,休想占我便宜!要佔,去占子音師妹去。」子媚笑罵道,「她可是咱們子字輩四大絕色之一啊。

有種調戲她啊!」

(本章完) 子音聞言,眉頭一皺,不滿道,「子媚,管好你的嘴!」

「咯咯……」子媚捂嘴一臉歉意的笑道,「對不起,子音師妹。不過話說回來,子辛生好像和你關係不錯吧?」

子音冷冷的說道,「廢物,不配和我相提並論!」

子辛生聞言,滿臉羞紅,心中的恥辱難以啟齒!

而子銘聞言哈哈大笑,「子辛生,從你去雷竹山的第一天,你註定就是一個廢物!

哈哈!如何?跟我打一場?

我的臉也挺癢的,上次你的臉讓子赫師兄踩得那麼舒服,來,給我也來幾發!」

「哈哈!!」

一群人肆意的狂笑,卻都擋住子虛等人的去路,一個個嘲諷至極,口氣卑劣,而且毫不遮掩!

「都說不要出來了,非要出來……」子悠的眼淚都要出來了,雙眼通紅的極其的氣憤和羞辱!

「這不是把人往死里逼嘛!」子慶也是一個血氣方剛的青年,渾身氣的發抖,心中無比的埋怨吳道!

「活該我們倒霉……」另外一個眉清目秀,長相英俊的男子,也是新收的弟子之一,他滿臉苦悶和不滿,卻無處發泄,鬱悶至極!

「子虛師兄……」

就在這時,一個普通淡然的聲音突然響起!

只見在子虛身旁的一個十分普通的青年,他滿臉淡然的望著子虛道,「這些人的臉還有話,都用回光乏術記下來了吧?」

子虛聞言一愣,不明白這個吳道不知道從哪裡找出來的新弟子怎麼突然說這等話。

而且他對這個人沒有什麼印象,叫名字都只記得姓龍!

「龍師弟,你……」他剛想制止,卻被一群人滿臉興奮的打斷:「嘿,那小子,你長的好搓啊!

哪裡來的歪瓜裂棗,眼睛怎麼跟老鼠屎一樣那麼小啊!

哈哈!」

「你說話好霸氣啊,」子赫更是連連裝成害怕的樣子,「還臉和話,都記下來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