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這個靈核不只是看上去的這麼簡單,似乎還和光靈帝國有些聯繫,他們似乎很緊張這樣的石頭,不知道這一顆能賣多少錢?」

「老闆,我記得上一顆就是被光靈帝國收了去吧?」,手下的家丁問道。

「是啊,開始的時候我也並沒有想過他們會對這普通的靈核有興趣,不過卻被一口氣拍出了個天價。」,當鋪老闆的手上戴著蠶絲手套,輕輕的摸著靈核。

「似乎這種靈核還有什麼不得了的地方,嘖嘖嘖,可惜,我到現在也才有這麼兩顆。」

「話說老闆,這個靈核是哪兒來的?」,家丁似是有些好奇。

「呵呵,第一顆是一個窮小子給我的,我當時認為他還有更多,甚至派人去跟蹤他,可惜,他們都沒有回來。」,當鋪老闆想了想,看著他說道。

「一直到前幾天,那個老頭出了點事,才找到這第二顆。」

「那老傢伙說,是一個外鄉的小夥子送的!恐怕就是您說的那個窮小子!」,家丁眼珠子一轉,似乎想起了什麼。

「嗯,我也是這麼認為的。」,奸商點了點頭,「可惜,我派出去的人都沒有回來,恐怕凶多吉少,要是早點碰到你多好,或許我會有更多的這樣的靈核。」

最後一句話,這個奸商看著自己面前的家丁,眼睛里有一絲驕傲,畢竟他雖然不能修鍊,可是靠著金錢,自己也可以收到一個靈將境的手下!

「嘿嘿,老闆說的是,那還請老闆把靈核給我吧,省的我出手傷了你,你恐怕要怪我無情了。」,原本看過去還算老實的家丁突然變了臉色。

「嗯?什麼意思?」,家丁的話讓奸商收起了笑容,將玉盒蓋上,抱在懷中,他本能的察覺到了有些不安。

「什麼意思?意思就是,這個靈核,我收下了,另外,讓你死的明白點!」,家丁突然從懷中扔出一個令牌,丟到奸商面前的桌子上。

他瞄了一眼桌子上金色的令牌,瞳孔一縮,「你…你是光靈帝國的人!你們為什麼要得到這種靈核?」

「行,反正你最後也是要給我的,那我就告訴你,我確實是光靈帝國的,卻不屬於帝國!另外,這種靈核事關我們族內的一些禁臠。」,說著,他慢慢的走向了奸商。

二人對質時,歐陽玄卻已經到了小鎮里,正眼冒凶光的看著當鋪。

「鎖著門,不在?」,忍不住皺了皺眉,如果這奸商不在,那他恐怕要白跑一趟了。

「不對,有聲音。」,調動靈力,歐陽玄可以聽見裡面有人的說話聲,眼神一動,他就想踹門而入。

「等等!小子,你該不會這麼衝進去吧?」,影急忙出聲阻止道,「你忘了?現在的你可沒有開國大將的父親,而且這裡這麼多人,你想打草驚蛇?」

「嗯,我知道了。」,暗自後悔自己還是有些衝動,歐陽玄繞過正門,翻過牆壁,來到當鋪後面的小院,那裡有一個小門。



「都知道了吧?這個靈核的出現也許可以讓我們被滅族!所以,我們必須收集線索。」,家丁慢慢的拿出一把匕首。

「好了,你知道的夠多了,安心去吧,然後我會帶著你的東西回去的!」

就在他準備向奸商動手的時候,當鋪後院的小門被踢開,歐陽玄直接動用流光步,來到二人跟前。

重生之千金傳奇 「你是誰!?」

突如其來的情況讓家丁眉頭一皺,看著面前的歐陽玄,充滿了敵意。

「我是誰不重要,不過我們有一條目的是相同的。」,歐陽玄橫跨一步,直接開到奸商面前,右手對著他的天靈,狠狠拍下。

「噗…!」,奸商至死,都沒能知道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年輕人是誰,更別提他為什麼要殺自己。

家丁見狀,眉頭緊皺,他能夠感覺到,面前這個人絕不是泛泛之輩。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因為他派人殺了我的救命恩人。」,歐陽玄眼睜睜的看著奸商斷氣,眼中的怒意卻並未減少。

「接下來,輪到你了。」

「閣下這是要與我光靈帝國為敵?」,家丁身上的氣息暴露無遺,一身靈將的修為讓他似乎有了一點自信。

「不,我只是想要將殺害我救命恩人的兇手手刃而已。」

歐陽玄的語氣依舊平淡,甚至連靈力都沒有外放,可是面前的家丁卻忍不住顫了顫。

「哼,裝模作樣!」,他將匕首反握,腳下用力,朝著歐陽玄攻擊而去,不斷揮動的匕首不斷的想要刺穿歐陽玄的身軀。

然而,他所有的攻擊卻被歐陽玄一個后跳全部避開。

「不瞞你說,這個靈核是我的,當初你們光靈帝國收走的那顆也是,而且我還有更多。」,歐陽玄將奸商手裡的玉盒順手一起拿走,收進九重須彌,手裡緊握自己的長劍。

「你的!?」,家丁瞳孔一縮,身為這個任務的執行者,他自然知道這代表著什麼,眼神中透露著一絲瘋狂。

「這麼說,我只要殺了你,恐怕就是立了大功!而且在族內的位置也會水漲船高!」,他舔了舔匕首的刀背,一臉貪婪的看著對面的歐陽玄。

「族內?」,歐陽玄不懂他說的族內是什麼意思,可是他明白,這個人想要殺自己,而自己也必須殺掉這個人。

「嘿嘿嘿,你也一起安心的去吧!」,家丁的手上突然射出一道光帶,目標直指歐陽玄。

「這個靈技怎麼看著有點熟悉?」,歐陽玄再次動用流光躲開,眉頭微微一皺。

不過,現在可不是想這個的時候,他剛剛躲開,另一個光帶就已經來了。

「嘿嘿嘿嘿,乖乖的成為我的墊腳石,你也不會這麼痛…」

家丁的話還沒有說完,一股靈皇的威壓就降臨在他的頭頂,讓他說不出話來。

「靈…靈皇!」

是的,他萬萬沒想到,自己面前這個看似年輕的小傢伙,竟然是一個靈皇!

如果只是普通的靈皇,這威壓最多也就是讓他感覺到一絲壓力,可惜,歐陽玄並不是普通的人,因為他在這威壓之上,疊加了靈環!此刻那五個靈環正漂浮在他的後背,層層疊疊,交錯旋轉。

「不好意思,你沒有生的理由。」,他走了過去,甚至沒有動用靈技攻擊,手中的長劍宛如流光一閃,甚至沒有沾染鮮血。 「呼,一次性動用五個靈環,還是有一些壓力。」,解決掉兩個人,歐陽玄又把奸商所有的家當拿走,才離開了小鎮。

「誰叫你好奇,想試一試靈環的威力。」,影沒好氣的說道,顯然,歐陽玄要使用靈環,他是不同意的。

「嘿嘿,我總得試一試,如果發生危險,迫不得已使用,也好心裡有底。」,歐陽玄嘿嘿一笑。

「對了,你不覺得那個人剛才用的靈技有點眼熟嗎?」

「眼熟?」,影皺著眉,想了一會兒,「是很眼熟,似乎在哪裡看到過。」

「大陸學院賽!」,二人脫口而出。

「我想起來了!那個時候,光戰峰的隊伍里,夏天真也用過這個靈技!」,歐陽玄道。

「難怪覺得在哪裡見過。」,影點了點頭。

「不過,他說的,我手裡的靈核竟然是他們的禁臠,還有那個什麼族?是什麼意思?他們為什麼要找我?」

之前聽到家丁說這些的時候,歐陽玄就已經十分驚奇,所以想要問問他,可是看影的樣子變得有些奇怪,他更加的好奇。

「這個…」,影的眼神明顯有些閃避,「這個…唉…,好吧,也是時候告訴你了。」

「還記得主人的葬地為什麼要建立在一個特殊空間里嗎?」

「嗯,為了答應其他族,不將他的傳承流出。」,歐陽玄點點頭,「可是卻還是有人能夠得到,為什麼?」

「因為後來,光族變了卦,他們利用主人的信任,做了違背約定的事。」,影說著,眼神透露出一絲思索,伏蒼也一直沒有開口,顯然也有些好奇。

「主人建立特殊空間后,光族原本答應主人的事情竟然不履約,相反,四處尋找暗族的下落,想要除之後快。」

「當時前輩答應他們的條件是他們不可以再討伐其他族群,包括暗族?」,歐陽玄心思一動,就已經知道了其中原委。

「是的,可是既然光族反悔,主人自然也不會再維持承諾,因為空間是他親手所造,所以要改變一些什麼也不難,所以才有了後來的變化,你也才得以收到主人的傳承。」

「不過,光族知道主人發現他們的目的后,竟然暫時隱退,實則暗中尋找。主人無可奈何,為了給暗族留下生機,留下了一句話。」

「具體的內容我已經不記得,可是大致的意思是,當有一天,一道光束直指天空,無名村莊驚現寶物,光明黑暗再度交融,如果那時光族還不知悔改,那麼他們會再次遭到強烈的打擊,而且勢必一蹶不振,永不翻身。」

「所以,光族才努力的調查有關那句話的一切!」,歐陽玄想起了當初自己進入將榜時,那光柱連接天地,甚至諸國都派遣使者前來尋求說法的事情。

「是的,他們要尋找的就是你,所以你務必保護好自己,努力變得強大,只有那樣,才會讓他們得到終有的苦頭。」,影嘆了口氣。

「嗯,我明白了。」,歐陽玄凝重的點點頭。

「當初你那個叫公孫俊的便宜老師不讓你在比賽中使用兩種靈力,你還記得嗎?我在想,或許他用了什麼方法,能夠知道你的事實,所以為了保護你,才那樣要求,更是讓你進去主人製造的空間尋得傳承。」

「嗯,我自然記得。」,歐陽玄怎麼會忘記,為了讓自己得到傳承,公孫俊與黑衣恐怕付出了不少的代價。

「所謂的光戰峰,其實不過是光族為了應付比賽要求而隨意取的名字罷了,如果那個時候就讓他們發現了你,你恐怕就不能活的下來了。」

「這麼說,其實光族早就盯上了我?」,歐陽玄心中驚懼,如果那個時候就被發現,他必死無疑,那光戰峰的領隊,就連黑衣都不敢說有絕對的把握能贏。

「或者說,主人的話一流傳出來,他們就一直在尋找,只不過我也沒想到,竟然成了他們族內的禁臠。」,影撇了撇嘴,唏噓道。

「好在我有千幻,他們暫時發現不了我。」

「別大意,他們的能力沒有你想象的那麼簡單,我覺得這光靈帝國背後,可能就有整個光族最靠山,竟然直接將武鬥化為己有。」

「嗯,我聽父親說過,武鬥是當今大陸軍事能力很強的國家,天武帝國差點就被一起吞併。」,提起父親,歐陽玄的眼眶有些通紅。

「小子,別傷心了,你父親的事情恐怕不是偶然,或者說,有人陷害,我希望你從長計議。」,見歐陽玄的狀態似乎有些奇怪,影提醒道。

「嗯,我明白,我想先回天武帝國,找到劉羅,如果是那個昏君下的命令,肯定和這個傢伙有關!」,歐陽玄握緊拳頭,家人的事情,他最不能忍!

「在朝廷里,就他最和父親過不去,更何況,之前就懷疑這個傢伙是個大奸臣。」

「對了,當初光族到底是要熬夜聖者的什麼東西?」,歐陽玄又問道,他並不覺得有什麼東西會比和平更為重要。

「你記得我當初告訴過你,暗族的族長首先觸摸到了半神的修鍊之法,而後被其他種族陷害。」

「記得,可是暗夜聖者的事情都過去那麼久了,怎麼會?」,時間上差距讓他有些奇怪。

「再說,暗夜聖者既然不給他們,更是將方法隱藏了起來,為什麼他們還要這麼急著尋找?」

「因為主人擁有的,並不是半神的修鍊之法。」,影看了看天空,語氣有些滄桑,「而是找到了突破半神的辦法,或者說,成神的秘密!」

「懷璧其罪…」,久久沒有開口的伏蒼終於說話了,「能夠在並不高等的世界尋求到這一條路,已經不能算是天賦,而是真正的天才。」

「是的,我本來就說了,我的主人是個天才!」,影驕傲的挺了挺虛幻的胸脯。

「那主人為什麼沒有把那個方法就在葬地?」,歐陽玄反問道,如果有了那個方法,他就可以迅速增強實力,也就可以為父母報仇,甚至打壓光族。

「你小子別想了!」,影黑著臉,沒聲好氣的看著他,「主人這麼做自有他的原因和理由,有怎麼會被你我揣測。」

「嘿嘿,我知道的。」,歐陽玄當然是開玩笑的,只不過,如果有的話,當然更好! 幾天後,小鎮的安寧被打破,一隊光靈帝國的士兵來到青峰村附近的小鎮,居民都被禁止出門。

「找到了嗎?」,領頭的將軍竟然就是暫駐武鬥帝國的那位將軍。

「嗯,在那個當鋪老闆家中,不過,靈核不見了。」,手下偷瞄了他一眼,發現他似乎沒有發怒的跡象。

「廢物!」,將軍皺了皺眉,這件事情上面交代過,要好好處理,不過很顯然,他沒有完成好,「能查到是誰所為嗎?」

「屬下無能,沒有辦法可查,而且附近的人似乎都很反感這個奸商,不願意跟他有所牽連。」

「可惡…」,他回過頭看了一眼透過窗戶偷看的居民,「走吧!」

「是!」

等到他們離開,居民才敢出來,街上重新開始有行人做生意,不過更多的是圍在當鋪外面。

因為這家當鋪的老闆是附近出了名的黑心,如今似乎被人所殺,可謂大快人心。

此時歐陽玄離開這裡已經有好幾天的時間,殺掉那奸商和來歷不可小覷的家丁后,他也知道,是自己的出現才帶給小櫻這樣的生活。

心中自責之下,他只能帶著自己的靈核離開,一路向天武帝國而去。

不過,在天武帝國和光靈帝國之間,其實還隔著另一個國家,就是武靈帝國。

「小子,我們要繞過武靈帝國,直接去天武帝國嗎?」,影向他問道,如果要去天武帝國,就必須經過武靈帝國的邊境。

「不,我們先去一趟武靈帝國,我想把身上的靈核全部換成金幣,而且武靈帝國比天武帝國強大富饒,相信會有一些其他的收穫。」

「為什麼都要換成金幣?」,影不解道。

「我現在的修為短時間內估計不會做出大突破,可是靈陣不同,只要精神力強大,我完全可以修鍊到高級靈陣師!這樣手中也就多了一些底牌!」

這其實是歐陽玄在森林中就已經做好的打算。他現在的身上靈核不少,不過暗夜聖者的傳承暫時不能動,否則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畢竟光靈帝國和光族不是吃素的。

好在因為之前那些聖獸相爭,他倒是從中獲得了不少的利益,尤其是靈核和一些靈獸的材料,都可以換成金幣。

這樣一來,他剛好可以利用那些金幣購買靈陣圖紙,然後用暗夜聖者留下的靈核修鍊。

「我差點都忘了,你小子現在的精神力,修鍊到高級靈陣師太簡單了。」,影突然反應過來,歐陽玄的精神力可是在伏蒼的指導下飛速成長。

「是的,雖然還無法突破魂海境,可是卻已經比之前強大了許多。」,伏蒼點點頭道。

「我們先進城吧。」,歐陽玄調轉方向,朝著武靈帝國的中心跑去,既然要換金幣,當然不可能在邊關小鎮,去偶然更加富饒的主城,換得的金幣也就更多。

更重要的是,主城裡的價格透明,許多的商戶不會去為了一些金幣而出賣自己的信用,對歐陽玄來說,上一次賣靈核的經歷,簡直難以啟齒,所以他不想再經歷。

不過,要去武靈帝國主城,當然還是得先經過邊境城門,所以歐陽玄此刻正在城門前排隊。

「沒想到,武靈帝國的排查這麼森嚴,這邊境的士兵,竟然都有靈衛境的修為。」,歐陽玄看著城門前的士兵不斷的將違規的器物丟棄,暗自感嘆。

「別!別!兵爺,求您了,別扔了,這些都是我吃飯的傢伙啊…!」,一個老人的箱子被打開,裡面竟然搜出了幾把利刃和武器!

「抓起來!!」,領頭的士兵一揮手,一堆人馬立刻前來,將老者以及他身後的一隊人一起抓了起來。

「冤枉啊!我不過是流離諸國,賣藝維生的手藝人,冤枉啊……」

一群人被帶走,那名隊長站了出來,看向後面的人群,「你們都看到了,如果誰還有這些東西的話,請離開吧,我們不會允許帶武器入城!」

說完,他繼續排查,似乎比剛才更加的嚴格。

「怎麼會這麼嚴。」,歐陽玄皺了皺眉,在他眼裡,天武帝國,特別是他父親所在的城池,才會這麼嚴格。

「我要是武靈帝國的國君,我也會這麼嚴格,畢竟武鬥帝國就是前車之鑒,雖然不知道他們到底是用什麼方法那麼快進入端掉武鬥,可是只要有一絲可能,就絕不放過。」,影皺著眉道,顯然他很理解武靈的做法。

很快就已經輪到歐陽玄過關卡,雖然官兵的眼神很銳利,可是歐陽玄怡然不懼。

「什麼人?幹什麼的?」,他一邊向歐陽玄詢問,一邊向著手下揮了揮手,「肉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