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甄,算你狠!」曾厥怒髮衝冠,但兩大靈獸還在向自己進攻,尤其是卑鄙無恥的聶甄,居然還朝自己打出好幾道殺勢之劍。

曾厥為了躲避聶甄的攻擊,又挨了好幾道岩崩翼龍的進攻,頓時口吐好幾大口鮮血,身上多處骨折,甚至曾厥感覺自己骨頭裂開的碎片都扎進自己的內髒了。

「必須逃!再不逃的話我會死在這裡的!」曾厥知道,自己必須要想盡辦法逃跑了,否則的話在兩頭靈獸的攻擊下,自己還能否活著都是個問題,更何況還有個伺機而動的聶甄,如果自己留在這裡,恐怕會十死無生。

只見曾厥連續拍出三招擋開兩大靈獸,然後朝著遠處直接遁走,過程中不惜用上了自己最後一張風行符,速度快到飛起,一個瞬間,天空中曾厥的身影就只剩下一個小黑點了。

「該死的人類!快追!」

「我們守了圃田這麼多年,不能讓那個人類佔了便宜!」

兩頭岩崩翼龍二話不說,朝著曾厥追了過去,雖然它們的速度不如曾厥,但畢竟它們是兩頭翼龍,暫時不跟丟曾厥是沒有問題的。

而聶甄就不再打算繼續追上去了,兩頭岩崩翼龍足以解決曾厥,雖然曾厥現在動用了風行符,但是他的速度還無法擺脫岩崩翼龍的追殺,一旦風行符的力量減弱,岩崩翼龍自然會將曾厥扒皮抽筋的。

短短片刻功夫,曾厥與兩頭岩崩翼龍全都消失不見了,聶甄輕笑一聲,想不到這件事情解決得比自己預計的還要簡單。

現在的聶甄想要對付曾厥實在是太輕鬆了,至於岩崩翼龍的出現只不過是個意外之喜而已。

就在聶甄準備返回的時候,突然靈識一動,聶甄朝另外一個方向看去,眉頭一皺,說道:「古華葯園居然來了這麼多人!各路神仙鬼怪都來了!」

聶甄視線的方向千里之外,五形宗第一長老盛顛,朝著一名五形宗弟子道:「周旭,你是八極門弟子,你大師兄華英就在五千裡外,你速速去把他叫過來與我回合!」

那名叫周旭的八極門弟子得令后,立馬朝盛顛所指的方向飛去。

而盛顛的身後,除了還有兩名五形宗弟子外,居然連冰河谷的大弟子黃新也跟著。

五形宗、八極門和冰河谷暫時達成了攻守同盟,後來由於傳送陣法把所有人都給送到了不同的地方,盛顛現在手頭上沒有五形宗弟子可用,古華葯園一行還需要人手,所以不得已之下,盛顛就連同盟宗門的弟子也都召集起來了。

恆古遺迹內情況不明,到處都是危機四伏,時而有些上古靈獸出沒,就類似岩崩翼龍那樣的靈獸,也不是沒有其他人碰到過。

所以像黃新他們,雖然不是五形宗的弟子,但有盛顛這樣一個天境九段的強者坐鎮,終究還是一件好事,所以對於盛顛的命令,黃新等弟子並沒有太大的反感。

聶甄沉吟道:「看來古華葯園一行會是一場血戰啊……」

自己這一路,九宮派乾元這一路,現在還有盛顛帶領的三宗門弟子一路人,全都聚集在了古華葯園內,看來到時候爭奪藥材,恐怕會有一場大戰,保守估計,這次進入恆古遺迹的人中,恐怕會有五分之一的人捲入這場古華葯園爭奪戰中。

「難道沒有我多寶宗的人么……」聶甄剛想著多寶宗是人到現在自己一個都沒有見到。

他剛想著同門的時候,就在古華葯園圃田外的不遠處,正展開著一場激烈絕倫的追逐戰。

「砰砰砰……」

四周到處出現靈力爆炸,靈力波浪中,一前一後殺出兩道人影來,方才那些戰鬥波動則全都是後面那人施展出來的,如果聶甄在這裡的話,一定能認出來,此人正是平沙派弟子貪狼!

「哈哈哈,如果我記得不錯,你應該就是多寶宗的陸東吧?怎麼?死到臨頭,你還不打算將上品元境藥材交出來么?!」貪狼對陸東冷笑道。

此刻的陸東嘴角留著鮮血,朝身後的貪狼憤怒道:「我呸!我就是將這株靈藥毀了,也不會交給你的!」

「不識抬舉的東西!」貪狼怒喝一聲,手中凝結出一道靈光掌力,朝陸東的背後拍去。

「東皇指!」陸東知道貪狼這一招來的迅猛,自己根本躲不掉,只能朝著那道掌力射出自己最強的武技。

誰知,東皇指在接觸到貪狼拍出的靈光時,瞬間就被掌力拍碎,化為天空中一點點的靈光,而貪狼的掌力也順勢命中了陸東的胸口。

「噗!」陸東噴出一大口鮮血,再也無法御空飛行,直接栽倒在了地上,一時間居然連爬都爬不起來。

貪狼居高臨下,對著陸東冷笑道:「哼哼……陸東,似乎你還不清楚你與我之間的差距啊……不過也無所謂了,一路走好,等送你歸西后,我會在你納戒里找到那株上品元境藥材的。」

貪狼把話說完后,再度朝陸東拍出一道光掌。

看著不斷朝自己放大的光掌,陸東心中大呼:「我命休矣!」 就算他家老四老五再娶不到老婆,他也不帶這麼坑兒子的吧。

她這副模樣,要真讓他家老四老五瞧見,不嚇得做噩夢才怪。

「我倒也不是為他們操心,就是我這一輩子也沒個女兒,我瞧著丫頭你格外親切,要真嫁給我家小子,咱們以後就是一家人了。」

霍正霆說完嘆了口氣。

蘇歌收拾儀器的手微微頓住。

感情是因為家裡沒女兒,所以就想把她當閨女啊?

蘇歌真是覺得又好笑又無奈。

當即沒再跟他繼續這個話題了,從工具箱里拿出一管測試藥水,「霍先生,我先測試一下您身體是否容易過敏,在今後對您的用藥上,盡量做到萬無一失。」

霍正霆沒說話,任由蘇歌對他進行注射。

沒一會兒蘇歌就收到了身體反饋的數據,臉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身體數據不錯。」

沒什麼過敏源,用藥可以安心了。

「丫頭,你真有辦法治好我這病嗎?」

他這個病有好幾年了,尋醫問葯看過不少名醫也吃過不少葯。

可病情非但沒好,反而越來越嚴重。

就憑這丫頭小小年紀,真有能力治好嗎?

「您哪怕不信我,也應該相信程教授吧?您這個病不是很嚴重,我保證給您治好。」

蘇歌說話間已經開始收拾工具箱了。

霍正霆看著她,「就這麼兩下就治好了?」

「我今天來主要是了解您的身體情況,至於用藥,我得回去好好琢磨。」蘇歌拎起工具箱,轉頭認真對上霍正霆懷疑的目光,「我會以最快的時間研製出適合您的葯給您送來,請您在家安心養病。」

蘇歌說完就徑直走了出去。

霍夫人果然一直等在門口。

見蘇歌出來,立馬迎上來,滿臉緊張的問,「蘇醫生,怎麼樣,我家老爺的病,沒什麼大問題吧?」

「沒什麼大問題,基本情況我已經掌握了,我會儘快送葯過來的。」

「真是謝天謝地,蘇醫生,我就知道您一定行。您看您要不要留下來吃了飯再走啊?這馬上就午飯時間了。」

「不用了,我回去還有事。」

從霍家離開,蘇歌先給程錦錫發了條信息。

「教授,我已經見過霍先生啦,已經給霍先生做了基本的身體測試,我有信心治癒霍先生的病,請教授放心。」

畢竟是第一個病人,昨晚程教授發資料給她的時候特地提醒她如果遇到什麼問題要及時找他。

如今一切都比較順利,並沒有遇到什麼棘手的問題。

教授的擔心多餘了。

「嗯。」程錦錫很快回復了一個字。

蘇歌捧著手機,莫名有些激動。

這算是她獨立的第一個病人。

並且還是有酬勞的。

雖然還沒畢業,也相當於正式的醫生了。

真慶幸遇到了程教授。

也非常感謝程教授的信任才能讓她提前當上正式醫生。

不過,程教授到底是怎麼聯繫上這些人的?

蘇歌始終沒能想明白這個問題。

感覺程教授認識的,都是大人物啊。

回到楚家之後蘇歌直接去了偏宅。 就在貪狼以為自己勝券在握的時候,突然從另一個方向射來一道赤色與黑色相間的靈力劍芒。

這道劍芒來得實在太過迅速,就連貪狼都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

劍芒直接命中貪狼的掌力,兩大武技爆發出驚天動地的靈力氣浪。

「到底是什麼人?!難道是那個乾元老兒?!」貪狼大怒,到底是什麼人壞了自己的好事?!

貪狼從對方武技出手的靈力程度來判斷,又快、又准、又恨,而且還能后發先至,將自己醞釀已久的掌力給破解。哪怕是在幾大宗門的首席長老中,也不是個個都有這等實力的,所以貪狼第一反應就是遇到了九宮派的乾元了。

「不對……這道劍芒的靈力充滿了殺氣,而且還是無比詭異地赤黑相間的靈光,三大帝國擁有這種靈力波動的人可不多啊……難道是……?!」貪狼心中出現了一個懷疑人選,但他卻又覺得自己的這個懷疑似乎有些太過天方夜譚了。

「我……我頭尚在否……」原本陸東在貪狼出招的時候,眼睛就已經閉了上來,可他過了半天,都沒有感覺到身上傳來什麼痛苦,這才古怪地睜開雙眼,卻發現自己的確是完好無損,之前貪狼的那道攻擊,似乎被什麼人阻擋住了。

而此時的貪狼臉色略微有些不好看,朝著那道劍芒射來的方向大聲說道:「到底是何人阻撓我的好事!還不速速現身!本人貪狼倒要看看惹不惹得起你?!」

「哈哈!沒什麼惹得起惹不起的!你平沙派妄自進入三大帝國,就算你不找我麻煩,我也會來找你晦氣!」

「放肆!給我滾出來!」貪狼沒想到在這種地方,居然還有人敢在太歲頭上動土,他作為平沙派弟子,來三大帝國這種小地方,居然還會被人這麼看不起。

當即,貪狼用靈識感應到這句話聲音的來源位置,右掌一晃,出現了一柄盛放著寒芒的仙劍,朝聲音的來源刺出一道純白色劍芒。

白色劍芒如一柄利刃一般疾射而去,甚至連四周的空氣都被它割裂成一條條。

「唰!」

在刺出這道劍芒的同時,聶甄的身影從反方向殺了回來,掠過白色劍芒的同時,身形落到了陸東的面前。

「陸師兄,別來無恙啊!」聶甄落到陸東的面前,對後者笑道。

陸東在發覺自己安然無恙的一剎那,直覺就告訴他,救他的人很可能就是聶甄,但當聶甄真的站在他面前的時候,陸東終於才相信,自己這次真的能獲救了。

「聶師弟……看來我這條命又得被你救一次了!」陸東感慨道。

「哈哈!同門師兄弟,說這個豈不見外了!」聶甄當即從納戒中掏出幾枚丹藥交給陸東。

陸東甚至連這丹藥到底是什麼用處都不問,就直接送入口中,開始調動自身靈力煉化藥力。

因為對聶甄充滿了信心,陸東根本不用問這個丹藥是什麼丹藥,藥效是什麼,陸東知道聽聶甄的准沒錯。

而事實的確如此,丹藥進入陸東體內后,瞬間化為一道道清流,開始修復陸東體內的內傷,短短几個眨眼的工夫,陸東的傷勢居然好了個大半!

「哼!我道是誰,原來是多寶宗餘孽聶甄,想不到我沒找你的晦氣,你居然主動找上門來了!」貪狼冷視著聶甄,嘴角掛出陰冷的笑容來。

平沙派弟子此行,最大的目標就是徹底斬殺恆古遺迹內的修鍊者們,而聶甄則是平沙派弟子的頭號目標。

根據元元宗的情報,聶甄不僅擁有超乎尋常的功法與武技,他的戰鬥力與靈力也遠勝於同輩修鍊者,外加他的丹道實力十分妖孽,以天境修為居然就能煉製出極品聖丹,這樣具有天賦的年輕人,自然是平沙派必須要剿除的威脅。

所以,對於這次平沙派弟子們來說,如果不小心放走了其他什麼人,宗門還不至於有什麼懲罰,但如果他們放跑的是聶甄的話,那恐怕就會受到宗門的嚴懲!

深知這點的聶甄,對貪狼冷笑塑身,說道:「哼哼……反正你們終究是要找上我的,與其等你們會合之後聯手攻我,還不如趁著你們還沒有會師,我一個個將你們各個擊破!」

「各個擊破?啊哈哈哈哈……」貪狼就像是聽到了什麼特別好笑的笑話似的,連笑數聲后,對聶甄言道:「各個擊破?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說各個擊破?就算我一個人又如何?要殺你還不是跟捏死一隻螞蟻一樣容易!」

「自以為是的東西,廢話少說,咱們還是先打一場吧!我最喜歡虐那種自以為是的井底之蛙了!」反正自己也是對方的目標,這場仗遲早要打,聶甄打算速戰速決,就在這裡將貪狼幹掉,然後和陸東去找水雲裳與雷晏,和他們合兵一處,探尋古華葯園。

「聶師弟,你小心,此人是天境九段強者,論實力不下於蘇黎長老,剛才他追殺我,才幾個回合就將我打的潰不成軍了。」陸東此時在聶甄的身後提醒他道。

「陸師兄放心,你現在旁邊稍作休息,好好治療一下體內的傷勢,看我如何為你報仇!」聶甄笑道。

聶甄已經擁有斬殺天境九段強者的經驗,而且還不止一次,他可不認為在一對一單挑的情況下,自己會敗在貪狼的手中。

貪狼聽到聶甄居然如此羞辱自己,頓時臉上浮現出一層陰雲,正想要出手將聶甄那張可惡的嘴巴撕爛的時候突然停頓了一下,然後對聶甄突兀的說道:「聶甄,休要逞口舌之利,我知道你的實力最多只有天境五段,雖然你有戰勝天境八段強者的經驗,但我想你應該已經知道我們來自何方了,我們的出生決定了我們本身的素質遠在三大帝國這種地方出生的修鍊者之上,同樣的天境八段,我們平沙派的修鍊者將完虐三大帝國,何況我的修為還是天境九段。」

聶甄冷冷地打量著貪狼,插嘴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貪狼額頭青筋一跳,他還從來沒碰到過有人敢插自己的嘴的。

但貪狼還是隱忍了下來,耐著性子對聶甄說道:「我有個想法,不僅可以避免這場戰鬥,而且說不定還能化干戈為玉帛,你不妨考慮考慮?」 偏宅里的醫生幾乎都出診去了,只有魏醫生還在。

蘇歌去拿葯的時候順帶詢問了一下魏醫生楚亦寒的情況。

魏醫生有些為難道,「四爺先前身體已經差不多穩定了,可近日不知道怎麼回事,又開始出現了反覆,不過我已經在儘力調節了,目前並無大礙。」

「近日出現了反覆?為什麼?」蘇歌秀眉立即皺到了一起。

「我也不清楚。」魏醫生看著蘇歌擔心的樣子,又道,「夫人不必太過擔心,不是很嚴重,比起從前,四爺這幾個月狀態已經算特別好了。」

「四爺如果身體出現了什麼特殊異常,你一定要提前通知我。」

「是。」

蘇歌拿著自己需要的藥材就離開了。

一路上都在琢磨楚亦寒病情反覆的原因。

最近出現反覆……

亦寒最近,做什麼了嗎?

夜幕降臨。

在去沈家赴宴的路上,蘇歌一直被楚亦寒摟在懷裡。

她心裡卻始終想著魏醫生的話,想了許久也沒想明白,她抬眸看向楚亦寒,「亦寒,近來工作上遇到什麼難題了嗎?」

男人略微詫異的目光看下來。

見小女人一臉認真盯著自己,他淡淡開口,「沒有。」

「沒有么……」蘇歌緊緊摟著他的腰,更加好奇了。

如果清楚是什麼引起的病情反覆倒還好,就是不清楚什麼引起的,真是叫人擔心。

「怎麼了?」男人一眨不眨盯著小女人打量。

「沒事,我就隨便問問。」蘇歌小臉埋進他胸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