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住!」沈浪看到小紅撲來,右手拿刀擋住。

小紅好像很畏懼沈浪的龍隱黑刀,一下子愣住了。

「你為什麼要佔據小紅的身體?」沈浪問道。

「老子縱橫四海,想占什麼就占什麼,何況是個弱女子。」小紅的喉管中發出沙啞的聲音。

「聽你的口氣,曾經是巨港的主人?」

「呵呵,沒錯,老子就是這一帶最強大的海盜。」

「那我知道你是誰了,你的名字叫陳祖義。」沈浪明白了鬼魂的來歷,心中舒緩了一些。

「你倒有一點見識,還聽過我的名頭。」小紅裂開嘴笑道,形態粗豪。

「那你知不知道,我的名頭?」

「你這個外來的賊,盜竊了我的島,還霸佔我的孫女,我要你死!」陳祖義的鬼魂怒道。

「老先生,你這麼說就不對了,應該說我娶了你的孫女,從輩分上講我還得叫你聲爺爺,既然是親戚,你看不如放過小紅,咱們坐下來好好談談。」沈浪微笑道。

「我呸!你用了下流的手段騙了我孫女,你還想跟我好好談談。」陳祖義一陣狂笑。

「老先生,要不我叫嬌嬌過來跟你相認,不就什麼都明白了。」沈浪勸道。

「她現在受到你的脅迫,怎麼會說真話?你還是乖乖讓出位置,讓我再次主管巨港,打下一個大大的海域,哇,再次為人心情太好,只可惜這具身體是女的,不過也不錯,從現在開始,我可以再次享受為人的滋味。」陳祖義嘎嘎怪笑。

「好話跟你說了一籮筐,那是給嬌嬌的面子,既然你不從小紅的身體里出來,那我就使點手段,到時可不要後悔。」沈浪警告道。

「呵呵,就憑你,你太嫩了,不要以為掌握了點邪門歪道,就可以對付我,老子可以告訴你,巨港墳地的亡靈全部被我吃了,你想想啊,上萬的亡靈,一個不留,哈哈——」陳祖義猖狂地笑道。

難怪昨晚在墳地施法時,沒有召喚到一個亡靈,原來是被陳祖義吃掉了,夠狠的,那些可都是陳祖義以前的下屬。

「你還真是夠狠毒的,將你以前的下屬全部吃了,你真是無情無義。」沈浪數落道。

「那又如何?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在巨港靈界,閻王老子都不受,不互相吞吃,早就一個不剩,他們被我吃還算有價值。」陳祖義狠狠道。

「再問你一遍,你出不出來?」沈浪準備使用最強殺招。

「小畜生,我一個鬼將級別的還怕你一個小子,告訴你,除了我孫女,我將把巨港變成一座殭屍之城,繼續跟著我縱橫四海,哈哈——」陳祖義狂妄至極。

「跟你說了這麼多,主要是給嬌嬌面子,既然你油鹽不進,那就休怪我了。」沈浪拔刀,鏗鏘一聲,龍隱黑刀出竅。 「你一個剛入門的術士,太嫩了點。」陳祖義狂妄著,從嘴裡吐出數道黑箭。

沈浪趕緊將小紫推出去,身形極快地閃避,知道這種由冤魂聚集的魂箭厲害無比,一旦被射中,身體就會麻痹。

來不及念動咒語,就是念動也不頂事,現在沒有魔力,法術無法啟動。

沈浪只有閃避,憑藉如閃電般的身法縱橫穿越,堪堪躲開魂箭。

對於附身在小紅身上的邪靈,沈浪不能刀劈,使用物理攻擊,否則一刀下去,豈不身首異處,達不到救援小紅的目的。

邪靈一擊不中,更是惱怒,雙手畫圓,手中出現一柄長槍,黑色的長槍,比較凝實,一槍掃來,無聲無息,只有一股陰冷刺骨寒意逼來。

沈浪揮刀擋住,長槍竟然穿過黑刀,鞭打在他的胸口,沈浪立即感到一陣麻痹。

邪靈大喜,長槍揮舞如同蛟龍,槍尖吐著無數槍花,將沈浪籠罩在其中。

「你真是弱爆了,這等水平還想稱霸海洋!」邪靈嘲笑道。

沈浪的瞳孔收縮,看到這無邊的黑色槍花籠罩過來,還無法防禦,真是平生對敵一大恥辱,那只有藉助龍魂的法力。

心念一動,與黑刀中的龍魂溝通,沒有反應,這龍魂正在修鍊之中。

節骨眼上幫不了忙,你龍大爺的,沈浪速度提升到極致,如同鬼魅一樣從槍花中閃避開去。

「臭小子,你速度還過得去,不過我看你能躲開幾次。」邪靈綿綿不絕的靈魂攻擊不斷襲擊過來。

漫天飛舞的槍花繼續追擊著沈浪,沈浪大急,趕緊用靈魂與羅琳娜聯繫,昨夜羅琳娜使用魔力過多,消耗太大,現在還在昏睡。

無數的槍花鑽進沈浪的體內,沈浪感覺到無盡的痛楚,那是一種痛徹骨髓的滋味,沈浪咬著牙,意志堅定,絕不屈服。

「這還是一點小料,給你加道大餐。」邪靈狂叫著,長槍變大,足有大腿粗,化槍為鞭,巨鞭抽了出去,那速度比閃電還快。

沈浪的速度再快,也沒有意識聚成的長槍快,砰然一聲,沈浪被長槍抽飛,身體撞在石柱上,喀嚓,石柱折斷。

附身在小紅身上的邪靈桀桀怪笑,弱爆了!真是弱爆了!這樣的身手怎麼還跟我的玄孫女在一起。

邪靈正要發起最猛烈的攻擊,就聽到一聲凄厲的喊聲,「住手,祖爺爺,求你了。」

邪靈回過頭去,看到一個懷孕的女子跪在地上哀求,正是嬌嬌問訊趕來,制止邪靈進一步行動,她從小紫的口中得知了信息。

邪靈呼吸了一下,「不錯,你的血液有我陳家血脈,是我的後代。」

「那就請祖爺爺饒過沈浪,他是我的夫婿。」陳嬌嬌雙手合十。

「饒過他?哼哼,這麼難得的機會,我會將他的魂魄佔有,再佔據他的身體,這小子的肉體還算合格。」邪靈怪笑。

「祖爺爺,我已經懷了他的骨肉,你忍心看到孩子沒有父親嗎?」陳嬌嬌雙眼含淚。

「蠢貨,祖爺爺再幫你找,我要是成為海霸王,什麼樣的要求做不到?」邪靈訓斥道。

「祖爺爺,你要是執意孤行,那就別怪晚輩無禮了。」陳嬌嬌緩緩站起,從袖子里拿著一樣玄門法器攝魂鈴,對著邪靈打了過去。

攝魂鈴叮鈴鈴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正好砸中在邪靈的身體上。

邪靈附身的小紅栽倒在地,從她的頭頂冒出黑煙,漸漸凝聚成一個巨人的形體,面色鐵青。

「哈啊,我的後輩敢對付我,還使用我留下的攝魂鈴,真是膽大,可是對付不了我,就是搔搔癢。」邪靈轉過身來,看著陳嬌嬌,眼睛閃著妖異的紅光。

沈浪被打暈過去,身體和靈魂全部受傷,小爺我一直忍讓你,就看在你是陳嬌嬌祖爺爺輩的份上,既然你連嬌嬌也要傷害,那麼我就收拾你,花最大的代價都要。

靈魂與羅琳娜溝通,躺在床上的羅琳娜感知到沈浪的危險,主人要是有危險了,她還有存在的必要嗎?

守護天使與你同在 羅琳娜掙扎著從床上爬起,面色還是蒼白,但是為了主人,哪怕舍掉一條命也得去救助。

沈浪的嘴中在吟唱,一串串艱澀難懂的咒語被吟唱出來。

「小娃娃,沒用的,你沒有法力,怎麼對付我。」邪靈伸出長長的利爪,對著嬌嬌抓過去。

沈浪掙扎著衝過去,擋在嬌嬌的身前,利爪將他的衣服撕碎,整個人也騰飛起來摔在門框上。

就在這時,羅琳娜出現,扶住沈浪,將他的手放在胸前。

一道閃電滑落,電擊在邪靈巨大的身體上,邪靈被電得變小了些。

沈浪見這個有用,接下來又是數道閃電,邪靈繼續變小,它不斷慘叫。

數道閃電之後,邪靈巨大的形體已經變得比小紅的身體還小,它發覺不妙,再這樣下去就會魂飛魄散,還是先附身小紅的身體。

體型變小后,邪靈變得靈活許多,速度很快,即將從小紅的腦袋進入時,魂體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牽扯。

亡靈臣服!當沈浪的咒語念出來時,邪靈被壓製得越來越小,只有屈服,它才能繼續存在下去,否則灰飛煙滅。

邪靈大急,「不要啊!」

「現在說已經太晚了,我將降服你,讓你做我的鬼仆。」沈浪冷笑道,正愁沒有能召喚到鬼魂,你還算不錯的邪靈。

「不要,我臣服,我臣服!」邪靈大聲喊道。

沈浪將咒語念完,邪靈已經跪在地上,他身上被一道道魔力凝成的繩索捆綁,不能再作惡了。

沈浪做完法,也累得癱倒下去,在看看羅琳娜,面色已是青色的,她嘴唇青紫,耗盡最後一絲魔力,倒在沈浪的腳邊。

「娜娜,你可不要有事。」沈浪虛弱地說道。

嬌嬌剛才差點嚇暈過去,畢竟是當過海盜王的,心志堅定,她命令屬下,將沈浪和羅琳娜送回去,請大夫好好醫治,她在心中祈禱,侯爺千萬不要有問題。

再看看一旁的羅琳娜,她的眼睛閃過一道寒光,如果這時取羅琳娜的小命,易於反掌,不過看在你在危難關頭幫助侯爺的份上,暫時免你一死,也算是為孩子積下陰德。 三天後,沈浪醒了過來,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嬌嬌,她的著急的眼神,面色有點憔悴。

「夫君,你終於醒了?」陳嬌嬌面色變輕鬆了些。

沈浪點點頭,這次與邪靈大戰,損耗極大,差點喪命,沒曾想陳祖義所化邪靈如此強大,讓他的身體和靈魂都受到損傷。

「嬌嬌,你受累了,為夫讓你操心。」沈浪有點愧疚。

「夫君,都是我不好,沒有照看好你。」嬌嬌緊握著沈浪的手。

「都怪我,弄什麼招魂術,把你祖爺爺的魂招來。」沈浪苦笑。

「做都做了,還說什麼,想我那祖爺爺,也曾縱橫四海,連大明都無法對付,何況是你。」嬌嬌白了他一眼。

「嬌嬌,你拿得那個鈴鐺一樣的東西是什麼?」沈浪想起嬌嬌對付陳祖義時,丟出一個鈴鐺。

「是家傳的玄門兵器搜魂靈,專門對付鬼物。」嬌嬌講道。

「玄門兵器?」沈浪來了興趣,第一次聽聞玄門兵器,他央求嬌嬌講講來歷。

「怪我沒跟你說,我祖上曾經是玄門弟子,因為朝廷的迫害,流落到巨港——」嬌嬌將她祖上的隱秘講了一些。

「原來是這樣,難怪陳祖義能脫離生死輪迴,成為一個鬼將。」沈浪了解了陳家的往事,不是一個簡單的海盜,而是有些來歷的玄門弟子。

「我祖爺爺的法力強大,縱橫海上沒有敵手,沒曾想朝廷請來終南山的隱修門派,將我祖爺爺的修為廢了。」陳嬌嬌落寞地說道。

「終南山的隱修門派?他們的實力更強大?」沈浪好奇道。

「是啊,這些勢力本來不問世事,不知朝廷採用什麼手段,請出他們,才重傷我祖爺爺。」陳嬌嬌對那種實力也是很恐懼。

「陳祖義雖然是你祖爺爺呀,可是他好像對你也不怎麼地。」沈浪好奇道。

「他一生追求玄門道法,即使死了,也採用秘法想要成為鬼仙,哪管晚輩的生死。」陳嬌嬌黯然道。

「該死的陳祖義,看我怎麼收拾你!」沈浪一想到陳祖義那邪惡的面容,湧出一絲慍怒。

「好了,沈浪,看在是我祖爺爺的份上,你就對他手下留情。」嬌嬌勸解。

沈浪點點頭,我不會讓他魂飛魄散,但是所受傷痛,我會給他一個教訓。

兩人繼續聊了一些玄門道法的事情,可惜陳嬌嬌也所知不多,只是從長輩哪裡聽到一些傳聞。

「哎!羅琳娜怎麼樣了?」沈浪沒看到羅琳娜,問道。

「我找了幾個侍女幫忙照看,還在昏迷之中,這次她拚命保護你,我也就不跟她計較。」嬌嬌不好氣地講道。

這女人還是心存芥蒂。

「嬌嬌,你聽我解釋,其實我跟羅琳娜沒什麼的,她只是我的女奴。」沈浪看著嬌嬌的俏臉講道。

「以為我的心胸就這麼一點大,我不管你這些雜七雜八的事情,你是要第十位夫人也好,做丫頭也好,隨你。」

沈浪調侃了一句,「夫人,其實的胸很大的,容納四海。」

「討厭!」嬌嬌捶了一下沈浪的胸口。

「哎呦!」沈浪撫著胸口,胸口有道傷痕,正好被嬌嬌捶中。

「夫君,對不起,對不起!」嬌嬌著急道。

「哎呀,肚子好餓,我感覺半年沒吃飯,可以吃下一頭牛。」沈浪捂著肚子。

「我去安排小紫快點準備。」嬌嬌緩緩站起,摸著鼓突的肚子走出。

沈浪看著嬌嬌的背影,還真有點愧疚,讓一個大著肚子的老婆照顧自己,守護三天三夜。

半小時后,吃得很飽的沈浪精神煥發,體力充沛,去看看羅琳娜。

羅琳娜住在另一個房間,沈浪走到門口的時候,正好看到春香和夏荷。

一見到沈浪,兩個女奴欣喜地喊道,「侯爺,你好了?」

沈浪點點頭,「你們的傷都好了吧?」

「多謝侯爺挂念,送我們最好的傷葯,已經全好了。」

「那就好,不然我的小心肝會痛的。」沈浪微笑著拍拍兩人的細腰。

春香和夏荷趕緊躲開,不敢當眾再招惹侯爺,那一頓板子可不好受。

沈浪走進房門,看到羅琳娜躺在床上,面色異常蒼白,昏迷不醒。

「娜娜,你醒醒啊!」沈浪捏住羅琳娜的小手,輕輕地呼喚。

三天三夜,羅琳娜都沒有醒過來,她耗盡了魔力,甚至傷及身體,一直昏迷不醒。

沈浪撫摸著羅琳娜如同金色錦緞一般鋪散的頭髮,心中起了一絲愛憐。

沈浪低低地呼喊著,希望羅琳娜儘快醒過來,他還要藉助羅琳娜的魔力,召喚陳祖義的邪靈。

在沈浪的呼喚下,羅琳娜長長的睫毛顫動了下,接著是手指動了一下。

沈浪感應到了,心中放鬆了些,他接著不停呼喊。

羅琳娜終於睜開眼睛,如同清泉的眼睛看著沈浪,嘴中喃喃道,「主人。」

「醒過來就好了。」沈浪欣慰道。

「主人,都怪我,沒有保護好你,是我沒用。」羅琳娜的聲音很虛弱。

「不要多說,我趕緊派人給你送湯藥。」沈浪給她整理了下被子,準備離開。

「主人,我不想你走,你陪著我。」羅琳娜渴求道。

「好,我不走,陪著你。」沈浪微笑道。

羅琳娜滿足地看著沈浪,嘴角嬌俏地翹起。

很快,小紫將湯藥送過來,給羅琳娜喝下。

「主人,我好餓。」羅琳娜看著小紫的粉嫩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