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關係,我們來日方長。」

以後有的是時間陪她。

…………

接到慕靖南的指令,雲舟回國了。

回國的第一時間,來到皇家醫院,向他彙報。

「二少,您這是?」

看到他趴在病床上,儼然一副重病患者的模樣,雲舟有些不敢靠太近了。

慕靖南聲音淡淡,沒有起伏,「沒事。」

沒事?

這傷,怎麼看都不像沒事的樣子啊。

不過他既然這麼說了,雲舟也不好多問,大不了一會兒問陳尋好了。

「二少,我離開之前,牡瑤曽說過,讓您和司徒小姐死了這條心。言禮和安璇是她家的孩子,已經認祖歸宗了。 寵婚撩人:小嬌妻,有點甜 所以,不可能再跟你們二位有任何往來。」

想起了什麼,雲舟又補充了一句,「哦,對了!牡瑤還讓我告訴你們,阿道夫醫生若是沒有治好司徒小姐,二少您可以把他大卸八塊也沒關係的。」

慕靖南:「……」

「這是牡瑤的原話,我沒有任何添油加醋。」雲舟急忙撇清關係。

大卸八塊這麼殘暴的話,一聽就是牡瑤那個女魔頭說出的話。

這可跟他沒有半毛錢的關係啊。

「我知道了。沒什麼事,你回去吧。」

「是。那您好好休息。」

丟下話,雲舟離開病房。

陳尋剛從外面回來,看到雲舟,小小的訝異了一番,「回來了?」

「嗯,剛到就過來了。」

雲舟四下看了看,勾著他的肩,把他拉遠了。

「陳尋,二少怎麼受的傷?我怎麼看著,還挺嚴重的樣子。」

陳尋瞥他一眼,「好奇心不要太重,不該你問的別問。」

「什麼叫不該我問的?」 他摩挲著下巴,「這是什麼機密么?」

「不是。」

「那不就行了,快說說,究竟怎麼回事?」雲舟好奇臉。

陳尋推開他,不習慣這勾肩搭背的姿勢,「還能怎麼受傷?二少平日里,那麼多警衛保護著他,你覺得他還能怎麼受傷?」

「你是說……」雲舟眯起眼,「是為了保護司徒小姐受傷的?」

誠如陳尋所說,二少平日里那麼多警衛保護著,怎麼可能受傷?

他受傷了,無非就一個可能性。

那就是,為了保護司徒小姐而受傷的。

陳尋點頭。

「什麼傷?」

「硫酸。」

雲舟震驚了,「這麼嚴重?」

「不然你以為這是在開玩笑么?」

「等等,你說二少是為了保護司徒小姐受傷的,那麼,是誰這麼歹毒,試圖用硫酸傷害司徒小姐?」

「金寧欣。」

「那個瘋女人?」

「嗯。」陳尋不想多聊了,他還有事要彙報呢。

看他轉身要走,雲舟再次繞到他面前,「等等。」

「你還有什麼事?」

「阿道夫在哪?我想見見他。」

…………

來到阿道夫所在的酒店,雲舟按了門鈴。

良久,阿道夫才前來開門,看到雲舟,他一臉疑惑,「這位先生,你找誰?」

「找的就是你。」

雲舟噙著笑,繞過他,徑自進了房間。

阿道夫懵了,「先生,我確定自己不認識你。請你出……」

「牡瑤認識么?」

一個去字,還沒說出口,阿道夫便生生的咽了回去。

反手把門關上,他雙手環抱在胸前,「你認識我們家小姐?」

「呵,何止認識。」差點還結仇了呢!

「聽起來,你跟我們家小姐,還有一段妙不可言的緣分?」

雲舟唇角微微抽搐,「你想多了。」

什麼妙不可言,那簡直狗血淋頭!

不過,他終於擺脫那個女魔頭了,真是極好!

阿道夫在沙發上坐下,給自己倒了一杯酒,「要來一杯么?」

「不了。」

阿道夫笑吟吟的,「你來找我,什麼事?」

「我問你,司徒小姐的事,你辦得怎麼樣了?」

提起這個,阿道夫就惆悵,長長的嘆息一聲,「沒有一點進展。」

驀地,他眼睛一亮,「莫非,是小姐讓你來幫我的?」

「你還是想多了。」雲舟在房間里轉了兩圈,「我來呢,沒什麼意思,就是想催一催你,儘快辦妥這件事。」

「我也想儘快,可是……病人不合作,我就算有通天的醫術,也沒轍啊。」

這倒是個問題。

雲舟思忖片刻,「你說,司徒小姐不配合?」

「她並不知道我是二少找來替她治病的。」

這是對的,不能讓她知道。

憑著雲舟對司徒雲舒和慕靖南,他們兩人關係的了解,一旦司徒雲舒知道阿道夫是慕靖南找來的,她一定會抗拒。

並且,不會配合治療。

只有瞞住身份,才有可能替她治療。

「那你再想想辦法。只要思想不滑坡,辦法總比問題多。」

雲舟遞給阿道夫一個「看你的了」的目光。

阿道夫:「……」 寧海身後。

一名赤發老者,背著雙手,只是隨隨便便地站在那裡,卻有一種俯瞰人間的龐然氣勢散發而出,猶如這世間的無上主宰。

「城主來了!」

「真的是他老人家!」

「快跪下!」

嘩啦一下,除了顧白,十三皇子寧羽,以及九侯爺寧海之外,其他人全部跪了,沖著那位赤發老者磕頭行禮。

就連天上的那些火鴉騎士,也爭先恐後地落到地面,跪的那叫一個整整齊齊。

這些跪著的人,都是一臉的虔誠。

他們膜拜的,不僅僅是焚月城的主人寧歸元,更是一位無上強者。

作為當今拜火王的第十一代子孫,寧歸元剛出生不久,因為超凡的血脈天賦,被拜火王一眼看中,親自帶在身邊教養。

七十年前。

寧歸元剛剛成年,拜火王按照宗族傳統,放其外出歷練。

三年之後,寧歸元遊歷歸來,拜火王十分高興,將這座焚月城,賜給了他。

當時,焚月城還只是一座人口不到百萬的小城。

在寧歸元的帶領下,焚月城日漸興旺,短短數十年間,竟一躍成為赤麟大洲排名第二的大城,人口超過千萬,僅次於拜火城。

寧歸元在焚月城的威望,無人可及。

不過,更令人津津樂道的,不是寧歸元治理領地的才華,而是他的武道修為。

十五年前,寧歸元在拜火王舉辦的那場武道大會上,一鳴驚人,擊敗當時赤麟大洲排名第九的強者曾如光,一舉奪得魁首。

那一日,寧歸元的強者之名,轟傳整個赤麟大洲。

如今,十五年過去了,寧歸元幾乎再也沒有出過手,也極少露面,誰也不知道,這位焚月城主的修為,已經精進到何種境界了。

「法相巔峰,半步化虛!」

雖然寧歸元將一身修為和氣息,都隱藏的極好,但十三皇子還是洞若觀火,一眼便看出了他的底細。

在他的觀命之眼面前,一切都無所遁形……呃……

除了某人之外。

他每次看到某人,就好像看到一個大黑洞,除了一片空虛和漆黑,什麼也看不見。

越是這樣,他越發覺得恐怖。

狼與兄弟免費閱讀全文 連觀命之眼都看不清底細的人,那會是何等可怕的存在啊。

十三皇子打定主意。

無論如何,也要阻止這場災難的發生。

……

「咦?」

焚月城主寧歸元,自從一出現后,便將注意力放在了顧白身上。

從於總管那裡,他知道了事情的經過,又聽聞自己的孫子寧海帶人出城,於是立刻趕了過來。

於總管沒說錯。

這個外來人,果然不簡單。

在他的神念鎮壓之下,此人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要知道,他可是法相巔峰的真人,半隻腳跨入了化虛境,凝練出的神念,何等強大。

到了他這個層次,根本無需動用真氣,一念之間,就能將一名靈海境的高手,當場鎮壓,讓其精神崩潰。

然而,這個年輕人,卻絲毫不受影響。

「有意思。」

寧歸元深深看了一眼顧白,準備再試探一下。

「晚輩寧羽,見過寧城主。」

這時,十三皇子突然上前幾步,主動向寧歸元抱拳行禮。

「殿下。」

寧歸元輕輕一頷首,算是回應了。

以他的輩分和地位,對寧羽這位皇室血脈,並不是太在意。

況且,再過段時間,眼前這個十三皇子還能不能活下去,都是個問題。

「寧城主。」

看到寧歸元對自己態度冷淡,十三皇子心中苦笑一聲后,硬著頭皮道:「這位前輩和寧海兄弟之間,都是些誤會,不如化干戈為玉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