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至極。」顧笙歡笑說。

兩人第一次見,卻像認識了很久的老友,從天南聊到地北。吃喝玩樂,帥哥美女,無一樣落下,等到飯飽,顧笙歡和崔琦已經到了手拉著手,恨不得就地義結金蘭。

顧笙歡也就是趁著上午沒有自己的戲份,中午才帶著曾君和陸遠出來覓食。吃完飯,她要馬上返回拍攝場地,不然遲到了,肯定要接受眾人的洗禮。和崔琦互加了微信,在店外分道揚鑣后,顧笙歡總覺得有人在後面尾隨,可當她回頭,後面又一切如常。

「怎麼了?」陸遠問。

「你們有沒有覺得有人跟蹤我們?」顧笙歡問。

顧笙歡的敏銳的得益當年被她哥哥丟在男人堆里當狗練了幾年,現在好幾年過去,雖是警惕性不如當年,但還是比曾君和陸遠要好許多。街邊商販眾多,路上行人熙熙攘攘,顧笙歡能感覺到有人在跟蹤,不過要想在這麼多人找出尾隨自己的人,也是難。

顧承翌派人保護自己的事,顧笙歡看破不說破。原先她感覺到後面有人跟著時,以為是自家哥哥安排的人,後來才發現不是。

事實上,顧笙歡的發現是對的。

三人回到片場時,謝柔和顧寧的對手戲還沒有拍完。輪到顧笙歡的戲份還要等,不過顧笙歡一到,就被拉去化妝。

顧笙歡飾演的賀敏前期是刁蠻任性的富家千金,因惡意撞傷女主姐姐夏菲菲,被男主送進獄里兩年。賀家父母雖疼她,但兩人更在乎錢權。賀敏傷害夏菲菲,不僅她本人遭到報復,就是賀家的企業也受到了男主的打壓。賀家生怕因她企業從此一蹶不振,在她鋃鐺入獄沒多久,馬上登報和她斷絕關係。

賀敏出來后無家可歸,因自己的前科以及男主的刻意打壓,賀敏找工作更是難上加難。開始為了能飽腹,她跪著求著給人家端菜刷盤子。有的老闆可憐她,給她一份糊口的工作,可沒有做多久,又因為上面的施壓,將她給炒了。賀敏沒有辦法,遠走他鄉,為了來錢快,去做坐台小姐。

本想就這樣躲在夜店這骯髒地渾渾噩噩的度過一生的,奈何有天出台時,巧遇了女主夏盈盈。夏盈盈自從和攀上男主后,愛情事業雙豐收。看著意氣風發的夏盈盈,在看看骯髒的自己,賀敏就生出了一種「我得不到的,別人也休想得到」的瘋狂想法。

夏盈盈出門時刻有保鏢跟著,賀敏沒法對她動手,於是把目標轉向她的姐姐夏菲菲。

顧笙歡化完妝出來時,謝柔和顧寧還在搭戲。前頭說過,顧寧的演技在一眾新生小花里算是頂尖的,不過要是比謝柔比起來,那還是差很多。兩人的對手戲,謝柔刻意收住了演技,可顧寧還是接不住她的戲。加之旁邊還有一個演技尬到極點的楚輓歌,於是乎謝柔和顧寧的對手戲變成了謝柔和沈宴的對手戲更帶勁。

「顧笙歡!」

就在顧笙歡昏昏欲睡時,導演的喊話在耳邊炸裂。顧笙歡蹭的一下跳起,腦細胞一下驚醒了。

現在的賀敏很落魄,穿著一身廉價的裙子尾隨在夏菲菲身後。路過公園的一個湖時,趁著無人注意,她將夏菲菲推入湖中。夏菲菲跌落時,順手把她扯了下來,兩人在湖中糾纏,不懂水性的賀敏被溺死。

顧笙歡現在要拍的就是這一幕戲。

「action!」

導演話一落,顧笙歡一秒入戲。

即使出獄有半年了,可這半年的落魄和壓抑讓賀敏幾乎以為自己忘了陽光的味道。不過現在,當柔軟的風拂過她臉頰,金色的陽光蹭著枝椏落到她唇角時,她又記起了陽光的味道。

它是甜的,是她最愛的熱可可的甜度。

賀敏揚起唇角,幸福的笑了。

可是!

她的幸福卻全毀在了夏盈盈手裡!

如果沒有夏盈盈,林威哥哥就還是她的。都是夏盈盈這個賤人的錯?賀敏臉上的笑開始扭曲,既然之前沒有撞死夏菲菲,那麼今天就再讓她死一次好了。

夏盈盈不是和她感情深嗎?如果夏菲菲因她而死,她會愧疚一輩子的吧?

哈哈……

不,她賀敏要讓夏盈盈一輩子生不如死!

夏菲菲的腳步越來越急,在人煙稀少的公園裡,她高跟鞋鞋跟踩在青色的大理石磚上,發出的咚咚咚聲像極了她凌亂的心跳聲。

賀敏跟蹤她,她是走到這鴛鴦湖邊才發現的。她知道賀敏的狠辣手段,也相信賀敏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動手。所以現在她要做的就是跑到有人的地方去。

她才想動作,身後的賀敏突然行動起來。

「啊――!」

「噗通――!」

夏菲菲發出一聲急促的尖叫,賀敏往前一撲,將她從橋上推下,她反手一抓,把賀敏也拉了下去。

兩人落水的地方是湖中心,夏菲菲會游泳,賀敏不會。兩人掉進湖裡后,夏菲菲掙扎著就要游起來,賀敏卻拖著她的腿往下沉。夏菲菲閉氣,抬腳踢向賀敏胸口,賀敏悶哼一聲,往手一松往湖底深處沉下去。

夏菲菲抓緊機會往岸上游,邊游邊回頭看,看見賀敏在湖中掙扎,心底有點不忍,想折返回去舊她,又想到對方至自己於死地的模樣,到底不敢。她飛快的游回岸上,等到岸上時,發現湖裡沒有動靜,她徹底慌了。

「救命啊,有人落水了!」

?

?

?

?

?

?

?

?

? 因為他發現將這些地門聖地的學員收入芥子空間竟然失效了。

沒錯,沒有任何效果,不管周丹如何催動意念,這這些始終無法進入芥子空間之中。

而當這一刻,周丹才真正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但是就在這時,整個海螺之地突然降下密密麻麻的黑色氣流,這些黑色氣流彷彿從天而降,如同細雨密密麻麻。

周丹神色微變,不過他的動作也不慢,立刻將九名陷入昏迷之中的地門聖地學員帶走,而當他要同時帶走另外五名天門聖地學員的時候,他震驚住了。

只見這五人立刻被黑色氣流纏繞住,五聲慘叫響徹天際。

「周哥,救我們,我們好痛苦。」

……

周丹毫不猶豫將金光擴散,這五名天門聖地的學員立刻包裹其中,只是這黑色氣流彷彿無視金光,直接滲透進來,最終蜂擁進入五名天門聖地學員的體中。

而在此刻,這五名天門聖地的學員氣息也發生了變化,最讓人詭異的是那原本佔據一半眼眸的黑色氣流立刻侵佔住雙眸,不在有絲毫清明,相反多了一股狂暴的氣息。

「你們沒事吧?」倩馨兒快速來到這五名天門聖地學員的身旁,只是她並不知道這五名天門聖地的學員發生了變化。

周丹神色巨變,立刻驚呼:「小心,他們已經喪失了理智了。」

倩馨兒微微一怔,但是就在她想要離身的時候,卻被五名天門聖地的學員給包裹其中。

「你們幹什麼?」倩馨兒有些發怒,但是當她看到這五名天門聖地學員的雙眸時,頓時倒吸了口氣。

那黝黑的雙眸散發著狂暴的氣息,猙獰之色遍布整個臉龐,彷彿就是一頭凶獸,而非是天門聖地的學員。

吼!

然而回應倩馨兒的卻是五道獸吼,倩馨兒因此整個俏臉都發生了變化,那美麗的臉龐上寫滿蒼白。

他只不過是九品天尊,雖說即將踏入至尊境,可惜終究不是至尊強者,在面臨五大至尊強者的圍攻,絕對不可能有任何可能可言。

但是不管如何,倩馨兒仍舊緊緊握著紅芒神劍,紅芒神劍畢竟是准神器,更是准神器位居高位的層次,甚至從另一方面來講,都要比周丹手中的龍劍更加厲害。

美女老婆愛上我 紅芒神劍已經存在了無盡歲月了,在荒古時期便威震九洲大陸,雖說最後破損,但也經過小男孩的修復,即便無法恢復荒古時期的輝煌,也絕對是一把利器。

五名發生變化的天門聖地學員似乎可以感受到倩馨兒手中的紅劍是一把極為危險的兵器,竟然一時之間沒有動手。

而這時候周丹已經來了,他來到倩馨兒周丹直接拉起倩馨兒的手臂便往回去的路途暴掠而去,此時他哪裡還顧得上海螺之地核心到底有沒有珍寶啊。

吼!

然而異變發生了,就在周丹從海螺之地的核心區域抵達邊緣時,四周突然起了一層黑霧,而這黑霧便阻隔了他的去路。

「給我讓開。」周丹猛然一喝,金光四射,但是那強橫的金光在投入漆黑的霧氣中卻如石沉海,沒有任何影響。

轟隆!!

整個海螺之地開始顫抖,緊接著便看到五名天門聖地的學員竟然相互廝殺。

現在的他們完全殺到瘋狂,沒有任何情感,有的只是不斷的戰鬥。

周丹神色極為凝重,他可以感覺的出眼前這五人已經喪失了人性,甚至可以說不在是人族。

吼!

獸吼聲,一道道獸吼聲響徹天地,最終一名天門聖地的學員全身的衣服都在此刻破碎,露出那結識的身軀,然而這身軀卻在蠕動,緊接著便成長出一根根長達數丈的刀刃,短短的幾個呼吸,一個好端端的人變成了一頭遍身長著刀刃的刺蝟。

嗖!

隨著第一名天門聖地的學員發生了變化后,第二個,第三個……最後五名天門聖地的學員都在此刻變了模樣。

吼!

似乎是慘叫,似乎是興奮,第一名率先發生變化的學員那仍舊有些人樣的臉蛋立刻被一團黑氣包裹著,最後碰的一聲,竟然化為血舞,喪失了頭顱。

可是讓周丹大吃一驚的是,失去頭顱的這名天門聖地的學員竟然還活著!

隨後便是四肢都化解,緊接著便是身軀,最後竟然只剩下一顆心臟了。

然而這心臟跳動的速度異常的迅猛,一股可怕的吸力從這心臟發出,四周便起了一股風暴。

周丹將龍劍貫入深深的大地之中,擋住了這股風暴之力。

而那四名來不及變化的天門聖地學員卻沒有這般好運了,他們只是吼了一聲,代表著不甘,最後盡然極為主動的選擇了自爆身軀,只留下一顆充滿活力的心臟。

但是這並還沒有結束,只見第一顆心臟突然暴漲,最後出現一道裂口,彷彿一張大嘴將那四顆充滿活力的心臟直接給吞噬了。

咕嚕嚕~~

第一心臟吞噬掉其餘四顆心臟開始發生了變化,一絲絲黑色氣流立刻流動整個區域,一股令天地都顫悸的氣息直接從第一心臟爆發而出。

周丹神色一變在變,最終無奈只能將眾人收入紫光神葫之中,畢竟紫光神葫裡頭也自從空間,而且他相信紫光神葫絕對可以做得到。

果不其然,當周丹打開紫光神葫的口子,直接將九名陷入昏迷之中的地門聖地學員收入其中。

「你也進去吧,太危險了。」周丹來不及欣喜,對著倩馨兒柔聲道。

「不行,我不能留你一個人在外頭,這太危險了。」倩馨兒卻是拒絕,那俏臉上寫滿堅定。

倩馨兒知道此次事情非常嚴重,甚至她隱約都猜得出此次只怕會全軍覆沒了。所以在這最後時刻,她不願意離開周丹。

周丹無奈嘆了口氣,但是他卻突然出手,一掌直接將倩馨兒給拍暈了過去,看著懷中的美人,周丹只是苦笑連連。

「對不住了,我不能讓你冒險。」周丹將倩馨兒也收入紫光神葫之中,至少現在的他無所畏懼了。

「來吧,讓我看看你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周丹幻化出三頭六臂,龍劍與紅芒神劍也被他緊緊握著。

第一心臟如同瘋狂了般,直接朝周丹撲了過去,甚至沒有任何手段,就這麼直接、乾脆。

眼中一道寒芒略過,龍劍與紅芒神劍發出一道道劍鳴,隨後周丹同樣也迎上了這第一心臟。

兩者立刻發生碰撞,龍劍與紅芒神劍不愧為神器,那凌然的劍氣一再將第一心臟給逼退。

然而周丹卻沒有半點喜色,因為他發現不管是紅芒神劍還是龍劍竟然都無法傷到第一心臟絲毫。而且他同樣感覺到那第一心臟似乎還沒有脫變成功,處於正在脫變的狀態。

但是周丹可以肯定,這第一心臟一旦脫變成功,或許到時候就連紅芒神劍與龍劍都無法將其逼退了。

「該怎麼辦?」這一戰可以說是周丹最為頭疼的一戰,甚至其中所蘊含的危險也是最大的。

不像與紅髮少年對決,也不像與黃越交手,畢竟彼此之間的交手都會有些忌憚對方,而這第一心臟卻越戰越勇,甚至到最後都讓周丹手心開始發麻了。

鐺!

紅芒神劍與龍劍再次將第一心臟擊退,可是這時候傳來的卻是鋼鐵碰撞聲,那響亮的聲音震動著周丹的耳膜。

「該死。」周丹緊握著龍劍,看著那蜘蛛網越來越大,最終無奈嘆了口氣,將龍劍給收了起來。

看來這龍劍支撐不久了,隨時都有可能破碎掉。

沒有了龍劍的支撐,周丹明顯感覺壓力劇增,特別是第一心臟逐漸的脫變成功了。

紅芒神劍一次次與第一心臟碰撞,在其身上所留的劍痕立刻修復,而周丹手心已經裂開了虎口,鮮艷的血液從手心流向紅芒神劍,最後滴落在大地之上。

「境界還是太低了。」周丹看著手中的虎口,不由的苦笑了起來。紅芒神劍乃准神級巔峰,甚至比尋常神器都要更加可怕,只是以周丹目前的境界根本不足以真正發揮出准神器的威能,按照他猜測,想要將紅芒神劍的全部威能展現的淋漓盡致,至少需要永生境層次吧。

而周丹只不過是煉神境大圓滿罷了,甚至連天尊都不到,何年何月才可以成為永生境強者呢?

不過不管怎麼說,成為永生境強者周丹有百分百的把握,但這前提是必須活著,眼下的局勢對他非常的不利,空間被割斷,而那第一心臟的威能卻越發的強橫,如此下去,只怕連一個小時的時間都支撐不住了。

嗖嗖嗖!!!

咚咚咚~~

第一心臟最終全部化為黑色,一股彷彿天威般的黑色氣體從天而降,直接投入這第一心臟之中。

轟!

海螺之地山崩地裂,無數的海水直接滲透進來,最終整個海螺之地都沉入深深的大海之中。

周丹盯著眼前這漆黑的心臟,面色布滿凝重,這是他第一次感覺到死亡的威脅。

不過周丹並不是一貪生怕死之人,越是危險,他越是勇敢。

成千上百的天器出現在他身前,隨之一張精美的陣圖凝聚出來,周丹將手中的紅芒神劍安撫了片刻,這才將紅芒神劍投入這陣圖中心。

此陣便是赫赫有名的大千靈陣了,同時也是周丹強大的底牌。

而今面對脫變成功的第一心臟,周丹也只能做最後的嘗試了,將所有的期望都寄托在大千靈陣上!

大千靈陣號稱可以斬殺永生境強者,但是周丹心裡沒底,畢竟這第一心臟堅不可摧,連准神器都無法傷其絲毫,大千靈陣就真的有用嗎? 顧笙歡殺青,導演給她封了個大紅包,又看在她哥哥的臉面上說要給她擺殺青宴。顧笙歡沒有興趣,笑著婉拒了。

離開劇組,拿著紅包請崔琦去玩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