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嘿嘿!」破滅之主發出一陣陰森的笑聲,擺弄著手上那顆血紅的晶石,「你想殺我,你殺得了嗎?既然你知道四煞血晶,那就應該知道它的威力,雖然我手中的四煞神晶尚未完全煉製成功,但是,它的威力卻不是你所能抗衡的。」

凌傲天冷冷地看著破滅之主,身上的殺意越來越濃,與破滅之主身上那濃濃的邪惡氣息分庭抗禮。

「小子,看來你是下定決心要與我作對了,也罷,反正我的四煞血晶也快成功了,有了你的血氣的補充,那也是不錯的。」破滅之主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冰冷的殺意。

「我倒要看看你那半成品能有多大的能奈。」凌傲天緩緩舉起了手中的殘劍。

「受死吧!」破滅之主大吼著,將手中的半成品舉過頭頂,一股濃濃地陰邪之氣,從那血晶之上散發了出來。

感受到四煞神晶上散發的讓人心驚的邪惡氣息,凌傲天面色一凜,手中的殘劍瞬間出手。

在凌傲天出手的同時,第一分身和聖緣分身也出手,三道身影,從三個角度,朝著破滅之主沖了過去。

「啊!」破滅之主一聲大吼,高舉過頭頂的血紅晶石被他用雙手握著,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一股強大的氣浪,鋪天蓋地般以破滅之主為核心,朝著四面八方擴散開來。

在那強大氣息的衝擊之下,凌傲天與兩大分身的身形倒飛了出去,重重地跌落在地上。

太強了!凌傲天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破滅之主的實力本就極強,再加上手中的四煞神晶,凌傲天根本就沒有半點抵抗的能力。

「小子,真是不錯,只要吸納了你和你分身的血氣,四煞血晶便能夠煉製完成了。」這樣說著,破滅之主一步一步朝著凌傲天逼了過來。

看著眼中充滿殺意的破滅之主,凌傲天的眼中難得地出現了一絲彷徨,面對著如此強大的破滅之主,自己還有反敗為勝的機會嗎?

莫名地,凌傲天的心底升起了一種悲涼的感覺。

不好!凌傲天的精神力比一般人要強得,很快便意識到不對勁了,破滅之主身上散發出來的邪惡氣息,竟然能夠有影響人心智的功效。

意識到這一點之後,凌傲天開始將自己的精神力釋放了出來,抵擋住那股邪惡氣息的對心智的侵襲。

就在這時,破滅之主已經來到了凌傲天身前。

「小子!結束了!」破滅之主再次舉起了四煞血晶。

「結束了嗎?你錯了!」就在這時,原本顯得魂不守舍的凌傲天的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你……」看到凌傲天竟然沒被自己身上的邪惡氣息控制住,破滅之主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凌傲天可不會理會對方的震驚,趁著破滅之主眼中露出震驚之色的一瞬間,從地上一躍而起,揮動著手中的殘劍朝著破滅之主刺了過去。

破滅之主憑藉著四煞血晶,實力確實強悍,可此時凌傲天與兩大分身出其不意地出手,卻還是讓他有些措手不及,想要釋放出血晶大的力量來將凌傲天與兩大分身震退,顯然已經來不及了,無奈之下,他只得抓緊手中的四煞神晶,向後退去。

然而,讓破滅之主更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凌傲天與第一分身確實是在第一時間朝破滅之主發起了凌厲的攻擊,可是,聖緣分身卻是憑藉著九絕步繞到了破滅之主的身後,趁著他後退的時候,揮劍直刺他的后心。

背心遭到襲擊,破滅之主自是不敢大意,下意識地,他揮動著手中那顆血紅的晶石,迎向了聖緣分身的殘劍。

當!

一聲清響之後,聖緣分身倒飛了出去,與他同時飛出的,還有另外一個東西,破滅之主手中的那顆四煞血晶,在這次碰撞之中,竟然從破滅之主的手中飛了出去。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破滅之主不由地愣了一下。

四煞血晶,對於破滅之主來說,可是無比重要的,雖說他的實力與凌傲天不相上下,但是,想要輾壓凌傲天,卻只能依靠那顆尚未完全煉製成功的四煞血晶。

回過神來的破滅之主,第一時間朝那顆飛向空中的四煞神晶沖了過去。

破滅之主的反應,可以說已經夠快了,可是,凌傲天卻比他更快,就在他身形剛剛一動的一瞬間,凌傲天已經全力施展出九絕步,快速到了那顆正飛向自己的四煞血晶前方,伸手一抓,緊那顆散發著濃濃邪氣的血紅晶體抓在了手中。

一股邪惡無比的強大氣息,瞬間從四煞血晶上散發了出來,凌傲天只感覺心神一震,便限入了幻境之中。

好厲害的邪惡氣息,凌傲天大吃一驚,趕緊凝神運轉起夢神經,抵擋起那股邪惡氣息的侵襲。

「把四煞血晶還我!」見四煞血晶落入凌傲天手中,破滅之主的臉色變得鐵青。

分出一股精神力,把那顆瘋狂散發著邪惡氣息的血紅晶體包裹起來,確定沒有邪惡氣息從中間散發出來之後,凌傲天才將那顆四煞血晶收入了空間戒指之中,然後抬起頭,似笑非笑地看著破滅之主:「你我打交道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你覺得,到我手上的的東西,我還會還給你嗎?」

破滅之主被凌傲天的一句話弄得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的,他何嘗不知道,四煞血晶落入了凌傲天的手上,想要要回來明顯是不可能的了,擺在他眼前的就只有一條路,憑藉武力,搶回那顆四煞血晶。

「臭小子,受死吧!」惱羞成怒的破滅之主怒吼了一聲,朝著凌傲天沖了過去。

威脅最大的四煞血晶已經被自己收入了空間戒指之中,凌傲天自然不會再顧忌破滅之主,見他朝自己衝來,凌傲天大喝一聲,揮動著手中的殘劍迎了上去。

當!當!當!當!

一陣急促的武器撞擊聲傳出,凌傲天的身形被破滅之主那含怒而發的攻擊逼得後退了十多步。

雖然處於劣勢,但凌傲天卻沒有半點慌張之色,因為,就在他與破滅之主交手的這會功夫,他的兩具分身已經逼近了破滅之主。

兩大分身加上凌傲天,再次與破滅之主展開了激戰。

「不好!!」雙方激戰了數百回合后,聖緣分身發出了一聲驚呼,臉色變得有些不好看了。

「怎麼了?」朝破滅之主攻出一劍,趁著破滅之主向後躲避地功夫,凌傲天問聖緣分身。

「要突破了!」驛緣分身看向凌傲天的眼神中充滿了無奈。

突破!凌傲天愣了一下,還沒來得及想聖緣分身為何會這樣說的時候,一股莫名的力量,從他的身上涌了出來,忽強忽弱,讓人捉摸不定。

該死!凌傲天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單憑剛才身體上的感覺,他便知道聖緣分身說的是實話。

離凌傲天突破到聖級初斯,已經過去了兩年多的時間,雖然他並沒有刻意提升修為,但經過這一段時間的積累,他體內的真氣已經到了極其濃郁的程度,想要突破,已經是水到渠成的事了,本來,他是打算解決了暗黑龍族的事情之後,在極東海域找一個僻靜的地方,來進行突破的,哪裡知道,這次與破滅之主的交手,卻使得他對體內的真氣壓制有所放鬆,結果,就是因為這一點疏忽,卻使得體內的真氣再也不受壓制,竟然直接達到了即將突破的邊緣。

一個修鍊者,若是能夠進行突破,那是一件極其值得慶賀的事情,可是,此時的凌傲天卻笑不出來,有破滅之主這傢伙在,恐怕還沒等他突破成功,便被破滅之主要了小命。

該怎麼辦?凌傲天皺盧了眉頭。

凌傲天的舉動,又如何能夠瞞得過破滅之主,就在凌傲天身形一顫的一瞬間,他便發現了端倪。

「哈哈哈!臭小子,這可真是天要亡你啊!」 金鱗 破滅之主得意地大笑著,朝凌傲天逼了過來。

「融合!」無奈之下,凌傲天發出了一聲大吼。

隨著他的這一聲大吼,正在破滅之身後準備攻擊的第一分身身形一閃,便來到了凌傲天的身邊。

朝第一分身點了點頭后,第一分身的身體開始慢慢虛化,最終,完全融入了凌傲天的身體當中。

與第一分身完全融合的凌傲天,實力已經暴漲到聖級中期的層次,這樣的實力,在當今的大陸上也算得上是頂尖的高手了,不過,破滅之主卻沒的半點緊張之色,依舊用他那充滿恨意的聲音說道:「小子,想要憑著與分身融合,你別做夢了。」

隨著話音落下,破滅之主揮動著手中的巨劍,朝已經完全融合,身上散發出強大氣息的凌傲天沖了過去。

流雲三式!

凌傲天手中的殘劍一揮,數道劍光閃現出來,朝著破滅之主撞了過去。

破滅之主手中的巨劍猛地一揮,迎上了那幾道劍光。

巨劍與劍光撞到了一起,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散發了出去,凌傲天與破滅之主的身體同時向後退出了數十米。

「受死吧!」強行穩住倒退的身形,破滅之主大吼一聲,再次朝著凌傲天沖了過來。

看到瘋狂沖向自己的破滅之主,凌傲天把心一橫,已經許久沒有施展的血經再次運轉起來,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必須得以最短的時間擊敗破滅之主,否則,自己一旦開始突破,可就成了待宰的羔羊,只能任由對方宰割了。

血經對修為的增幅,隨著凌傲天修為的提升,已經沒有那麼明顯了,好在凌傲天此時與第一分身融合,在施展血經的時候,兩人的修為同時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提升,竟然也使自己的修為堪堪突破到了聖級巔峰的層次。

「給我滾開!」身上充斥著強大力量,讓凌傲天感覺身上有一種即將要爆炸的感覺,見破滅之主朝自己衝來,他想都沒想,直接大吼了一聲,便揮動殘劍朝著破滅之主刺了過去。

當!

一聲清鳴傳出,凌傲天刺出的殘劍撞到了破滅之主劈下的巨劍,一股強大的反震之力從兩人的劍上傳了出來。

蹬蹬蹬!凌傲天飛快地向後退去,直到退出了十來步,才穩住了身形,而破滅之主,則是在這股撞擊的力量之下,踉踉蹌蹌地向後退出了數十步。

必須得速戰速決!佔據了上風,凌傲天自然不會給破滅之主喘息的機會,真接便施展出九絕步朝著破滅之主逼了過去。

被凌傲天震退了數十步,破滅之主的臉色變得難看無比,見對方再次揮動手中的殘劍朝自己衝來,他臉上浮現出濃濃的殺意,揮動著手中的巨劍,再次沖了出來。

然而,破滅之主這樣做的結果是顯而易見的,他的巨劍與凌傲天的殘劍再次撞在一起之後,他的身體再次倒飛了出去。

接連數次猛烈的攻擊,破滅之主已被逼到了山洞的石壁附近。

破滅之主的眼中浮現出濃濃的不甘,他到現在都沒有想明白,事情為什麼會發展成這個樣子,本來手握四煞血晶,穩佔上風的自己,現在竟然被凌傲天逼得節節敗退。

然而,不甘雖然是不甘,事實確是明擺在眼前的,經過數次的硬撼,被凌傲天逼得狼狽環堪的破滅之主終於沒有繼續戰鬥下去的打算了,他很清楚,憑凌傲天目前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他想要奪回四煞血晶,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甚至,他要是想要繼續糾纏下去,有可能會連自己的小命都給搭上。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對這樣一句人盡皆知的名言,破滅之主自然不會不懂,意識到自己根本沒有半點機會之後,他的心中萌生了退意,趁著凌傲天一擊將他擊飛的功夫,他腳下一動,便向後退出了烽十米,來到了他身後的一面石壁跟前。

看到破滅之主的舉動,凌傲天自然猜得到對方的想法,當即朝破滅之主追了過去,這樣一個可以除掉破滅之主的機會,他實在不想錯過。

「小子,想殺我,可沒那麼容易。」破滅之主用陰森的目光死死地盯著凌傲天。

凌傲天哪裡會理會破滅之主口中所說之話,連一句話都沒說,便提起手中的殘劍,朝破滅之主追了過去。

「哈哈哈!你是殺不了我的!」破滅之主得意地大笑著,伸手按向了石壁上一個珠形的石頭上按了一下,接著,他的跟前便出現了一道門。

連一句客套話都沒有說,破滅之主直接越過那扇門,消失在山洞之中。

見破滅之主離去,凌傲天本來還打算繼續追趕,卻突然感覺自己體內的力量開始變得狂暴起來,當即,他便明白,自己已經到了突破的時候了。

無奈之下,凌傲天放棄了繼續追擊破滅之主的打算,在山洞內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開始準備突破。 由於凌傲天的修為早已達到了水到渠成的程度,這次突破並沒有花費太多的時間,僅僅過了一個多小時,他便順利地突破到聖級中期的層次。

順利突破之後,凌傲天查看了一下四周,確定破滅之主早已逃遁之後,他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又讓那傢伙逃了!」不甘地呢喃了一句之後,凌傲天轉身向洞外走去。

走到那被他強行擊碎的石牆跟前時,他突然停了下來。

「破滅之主煉製的那顆四煞血晶,雖然還沒有完全煉成,可是已經擁有了極其強大的邪惡力量了,要是讓它流落到外界,恐怕會給大陸帶來巨大的災難,不是在此將它毀去吧!」想到這裡,凌傲天將意識探入了空間戒指,想要將那顆四煞血晶取出來毀掉。

當凌傲天將意識探入空間戒指的一瞬間,他的臉色突然變得怪異起來。

四煞血晶不見了!凌傲天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他手上的那枚空間戒指,眼中充滿了濃濃的不解之色,他明明將四煞血晶用精神力包裹起來,投入了空間戒指之中,為什麼四煞血晶竟然會消失了呢?

凌傲天不死心地將空間戒指他細地查找了一遍,卻依舊沒有發現四煞血晶的蹤跡。

怎麼回事?凌傲天有些想不明白了,難道那四煞血晶會自己長了腿,逃走了不成?

就在凌傲天困惑不已的時候,暗黑龍主等人的喊聲傳了過來,被凌傲天逼著離開之後,他們越想越不放心,而正在他們憂心忡忡的時候,暗黑龍族的眾強者從山洞中退了出來。

從那些暗黑巨龍口中知道了洞內的情況之後,暗黑龍主他們就更為擔心了,耐著性子等了將近兩個小時,依然不見凌傲天的蹤跡之後,幾人再也無法安心等待,衝進了洞中。

暗黑龍主他們的喊聲讓凌傲天從沉思中清醒過了,搖了搖因為思考四煞血晶的事情而有些昏漲的腦袋后,他暫時放下了四煞血晶離奇失蹤的事情,朝著洞外走去。

「天哥哥!」綠朧首先發現了凌傲天,大喊了一聲,朝凌傲天沖了過來。

「天哥哥,你沒事吧?」一來到凌傲天身邊,綠朧便關切地詢問起來。

「我沒事,你們怎麼進來了?」凌傲天朝眾人點了點頭,問道。

「你還說呢,你在裡面那麼久都沒有出來,你知不知道,我們有多擔心啊?」綠朧沒好氣地抱怨。

看著眾人臉上那尚未完全收斂的擔憂之色,凌傲天一時也不知該說什麼了,只得朝著眾人歉然一笑。

「傲天,你突破了?」暗黑龍主首先發覺了凌傲天的不同。

凌傲天微笑著點了點頭,說道:「沒錯,剛才與破滅之主交手的時候,剛好到了突破的時候,所以,才耽誤了一點時間。」

「又是破滅之主!」暗黑龍主的臉色有些陰沉,暗黑龍族遇到這麼多事情,其中一直都有這傢伙的影子,這讓他極為不舒服。

凌傲天把剛才洞內的事情大致跟眾人講了一遍,包括那莫名消失的四煞神晶。

聽到四煞血晶竟然在凌傲天的手中消失,眾人的眼中充滿了驚異之色,倒是暗黑龍主的臉色有些沉重。

「我有種感覺,你空間戒指里的那顆四煞血晶,是被人拿走了。」

「什麼?」眾人驚呼起來。

「這不可能,當時我察看過四周,除了我與破滅之主之外,山洞內根本就沒有其他人了。」凌傲天說道。

「雖然我不知道對方是怎麼瞞過你的,但我有種感覺,那顆四煞血晶根本就沒有進入你的空間戒指,便已經被奪走了。」暗黑龍主說得十分肯定。

反正四煞血晶也已經消失,凌傲天也不想再在這件事情上多費心思,說道:「暗黑前輩,也許你說的是對的,但四煞血晶既然已經消失,那我們也只能暫時不去理會了。」

「傲天,陪我走一趟龍族吧!」見凌傲天不打算再糾結於四煞血晶,暗黑龍主突然開口。

凌傲天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暗黑龍主為何會在此時提出這樣的要求,他應該清楚,目前大陸上的局勢可不容樂觀,破滅之主隨時都會出來搞風搞雨,現在絕對不是他離開大陸前往龍族聖地的最好時機啊!

莫非,暗黑龍主感覺到了什麼?突然,凌傲天靈光一閃,想到了一種可能。

「前輩,你可是感覺到了什麼?」凌傲天小心地問道。

「如果我感覺沒錯的話,我們恐怕已經被一個比破滅之主更厲害的傢伙盯上了,你也知道,我如今只是一縷靈魂,本體還被封印在龍族聖地當中,一旦那傢伙對我們出手的話,我們恐怕會有大麻煩,所以,我必須得前往龍族聖地,將我的本體解救出來。」暗黑龍主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凌傲天想了想,覺得破滅之主說得極有道理,也就沒再多說,直接點了點頭說:「既然如此,我就陪前輩去龍族聖地走上一遭吧!」

暗黑龍族的危機已經解除,凌傲天雖然已經答應要與暗黑龍主一起前往龍族聖地,但也不能直接將他帶來的一千多名強者直接扔在極東海域,於是,與暗黑龍主商量之後,他作出了決定,先帶那一千多名強者回鳳落閣,再陪暗黑龍主前往龍族聖地。

https://tw.95zongcai.com/zc/50070/ 作好決定之後,一行人踏上了返程之路。

有道是計劃趕不上變化,本來,凌傲天打算帶那一千多名鳳落閣強者回到鳳落閣,便與暗黑龍主前往龍族聖地,可是,他們尚沒有回到大陸,便收到了鳳落閣主的傳信——東大陸被一股神秘的勢力佔領了,帝國聯盟的強者死的死傷的傷,僅有極少一部分人逃了出來,整個東大陸已經完全落入了那個神秘勢力的掌控之中。

怎麼會是這樣?凌傲天呆住了。

「傲天,你別著急,現在的情形,恐怕就算是我們趕到東大陸,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了,我看,我們還是先趕回鳳落閣,再作打算吧!」暗黑龍主說道。

凌傲天自然清楚,憑他身邊的這一千多名鳳落閣強者,想要重新奪回東大陸是完全不現實的,聽暗黑龍主這麼一說,他點了點頭,不過,他的臉上卻有一絲擔憂之色:「前輩說得沒錯,可是,我現在最為擔心的是,那神秘勢力既然已經掌控了東大陸,恐怕不會那麼輕易便讓我們回到鳳落閣了。」

帶著這樣的擔憂,一行人繼續往東大陸前行,就在他們即將趕到東大陸海岸時,鳳落閣主再次傳來了一個消息:兩天前,破滅之主帶領著近萬名強者,攻擊了滅殺聯盟,滅殺聯盟雖然拚死抵抗,卻依舊沒能阻擋住對方的進攻,最終,滅殺盟主只得帶著不到千名滅殺強者,逃到了鳳落閣。

凌傲天愣住了,破滅之主不是在極東海域嗎?他怎麼可能在那麼短的時間趕到滅殺聯盟?

「破滅之主,那怎麼可能?那小子難道會飛不成?」幻影魔王率先叫了起來。

凌傲天的眉頭皺了起來,許久之後,他的臉色突然大變:「不好,暗龍島恐怕有危險!」

暗黑龍主嚇了一跳:「傲天,你說什麼?」

「我們都上當了!」凌傲天苦笑起來,「一直以來,我們都認為,破滅之主是從九極峰上逃得了一命,卻並沒有想過其他的可能。」

「你的意思是?」鬼王的臉上浮現出若有所思之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