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你們都走了,這裡的東西怎麼辦?又讓我自己收拾?」看到霍倩倩和悅兒兩人竟然是直接回到了房間,在客廳收拾東西的林傲,對著兩人說道,不過兩人都沒有回應林傲的話,也都沒有那個心情。

「唉,寧罪啊寧罪,你惹的債,讓我替你受罪」林傲開了句玩笑,低頭繼續收拾起了地面上的禮物,幾百份禮物,都要挨個分類,這也是個非常麻煩的活。

寧罪走出天樞峰,直接朝著天神峰走去,一路上,遇到了不少認出寧罪的人,使得寧罪最終沒有辦法,只能是拿出一條衣襟蒙住了自己的臉,他現在可不想在這裡耽誤什麼時間。

不能飛行,連續翻過幾個山峰,對於寧罪而言,也是花費了不少的時間,一直到了夜色降至,才終於到了獨孤天居住的地方。

沒有猶豫,寧罪直接走到了獨孤天副院長居住的房門外,輕聲的敲響了房屋的房門。

「進來吧」一道蒼老的聲音從房屋中傳出,寧罪得到許可,緩緩的推開了房門,走入其中,待了一年的房間,一切都是顯得那麼熟悉。

「恭喜你了,打敗了莫忠天,取得了上院強榜的第一」寧罪的身影剛剛進入房間,剛剛的那道蒼老的聲音便是再次傳了出來,房屋中的蠟燭也是忽然被點燃,將房屋照亮,獨孤天副院長則是依舊坐在長椅之上,一臉微笑的看著寧罪。

「多虧了副院長的提點,不然小子也不能有這番成就」寧罪恭敬的拱了拱手,對著獨孤天副院長說道。

「今日前來有事嗎?」獨孤天看著寧罪欣慰的點了點頭,不驕不傲,這個性格他還是非常喜歡的,對著寧罪詢問了一句。

「晚輩前來,是想要詢問一下當初與副院長定下的第三件事情是什麼?我想要儘快的做到」寧罪沒有繞彎子,直接對著獨孤天副院長說道。

「哦,原來是這件事情」獨孤天副院長的臉色,微微有些變化,看著寧罪喃喃的說了一句,不過同時體內的元氣能量催動了起來,在他的手中,出現了一個只有手掌大小的紅色銅鼎。

「這便是你想要得到的萬滅煉焚鼎」看著寧罪的眼神,獨孤天對著寧罪說道。

「多謝副院長」寧罪聽到獨孤天所說的話,眼神中也是滿是震驚,連忙跪了下去,對著身前的獨孤天恭敬的謝道,這萬滅煉焚鼎是他來這逐鹿學院的最終目的,兩年的時間了,終於是見到了這萬滅煉焚鼎的真正面目。

「別急,我的第三件事情,還沒有說呢」看到寧罪要跪在他的面前,獨孤天手掌一揮,一股柔軟的元氣能量出現在了寧罪的雙膝之下,沒有讓寧罪跪在地上,反而再次說了一句。

「副院長您請說,晚輩肯定能夠辦到」寧罪站直了身體,對著獨孤天回應道,已經到了這一地步,他沒有其他的辦法,不管是上刀山還是下火海,他都要做到那第三件事情。

「這第三件事情,不是你現在要辦的,而是讓你答應我一個要求,如果你能夠做到,我現在就能夠將這萬滅煉焚鼎給你」獨孤天面色有些沉重,對著身前的寧罪再次說道。

「不管是什麼事情,我都答應您」寧罪回應道。

「你還是聽我說完吧」獨孤天淡淡一笑,隨後繼續說道。

「我讓你辦的第三件事情,就是讓你在使用完萬滅煉焚鼎之後,立即回到逐鹿學院,永遠不得踏出逐鹿學院一步,你可能夠做到?」獨孤天對著寧罪說道,將第三件事情給說了出來。

「什麼?」寧罪有些吃驚,他沒有想到獨孤天副院長的第三件事情,是讓他永遠待在逐鹿學院,不能夠出逐鹿學院一步,這對於寧罪來說,無疑是一種賣身的約定。

「怎麼?剛才不是還說什麼事情,都能夠答應嗎?」獨孤天眼神微微一變,對著寧罪詢問道,手中的萬滅煉焚鼎也是微微的轉動了起來。

「副院長,能否再給我一些的時間,我的殺父之仇還沒有報,等我報完之後,立即回到逐鹿學院,永遠不再踏出逐鹿學院一步」寧罪思索了片刻,向獨孤天回應道,當初他父親就死在他的面前,所以他肯定是要去報仇的。

「既然這樣,那就不能將這萬滅煉焚鼎給你了,你走吧」獨孤天微微閉上了眼睛,同時將萬滅煉焚鼎收回了自己的戒指之中,下出了逐客令、

「那好,我答應你,萬滅煉焚鼎用完之後,立即回來,永遠不踏出逐鹿學院一步」聽到獨孤天的話,寧罪的心裡也是一驚,他為了這個萬滅煉焚鼎也是付出了很多的代價,如果現在因為這件事情不能夠將其得到救出冰鳶,那他才會後悔一輩子。

「好,這萬滅煉焚鼎之中,被我下了一道禁制,當世天下,沒有人能夠解除,如果你到時候使用之後,不能夠及時回到逐鹿學院,你將會被這禁制所困,修為全無」紅色的銅鼎再次出現在了獨孤天的手中,對著身前的寧罪說道,同時懸浮在了寧罪的身前。

「是,學生謹記」寧罪此時的眼神中充滿的熾熱,看著身前的萬滅煉焚鼎,伸手將萬滅煉焚鼎收了起來,此時寧罪的心裡終於是鬆了口氣,這萬滅煉焚鼎終於是來到了他的這裡。

「嗡」就在寧罪暗自慶幸的時候,突然他的手指戒指上,微微發出了嗡鳴的聲音,還顫抖著,寧罪連忙握住了自己的左手,不過一股白色的印記卻是透過了戒指,刻在了寧罪的手指之上,疼得寧罪額頭上布滿了汗水。

「副院長,這是?」看到手指上面的白色印記,寧罪連忙看向了獨孤天副院長詢問道。

「這是一種禁制,到時你回來,我自然會給你解除」獨孤天微微擺了擺手,對著寧罪說道,這也是獨孤天為了防止寧罪到時候不回來,所以才讓一個禁制伴隨著寧罪。

「多謝副院長」手指上的疼痛,也是減弱了許多,寧罪對著身前的獨孤天再次感謝了一句。

「你回去吧,這便是出上院的令牌,有這個,你便可以離開逐鹿學院上院,你且離去吧」獨孤天再次遞給了寧罪一道令牌說道。

「多謝副院長」寧罪再次道了聲謝,退出了獨孤天副院長的房間,出了房間之後,寧罪的臉色也是變得沉重了許多。

「難道真的不為父親報仇了嗎?難道真的要一輩子待在這逐鹿學院中嗎?」走出房門的寧罪,看著天上的夜空,朝著天樞峰的方向走去,同時嘴中也是喃喃的說道。

他的父親就死在他的面前,讓他不報仇,寧罪根本做不到,冥尊當初不僅殺了他的父親,也是萬劍門覆滅的兇手之一,他怎能就這樣忘記了,如果他忘記了,他下去見到了自己的父母,他又如何面對他們。

「看來只能將事情提前辦了,冰鳶,還需要你等我一段時間,對不起」寧罪的嘴中再次緩緩的說了一句,寧罪的心裡也是做出了決定,要將報仇放在前面,不過寧罪知道,現在他的實力,根本不是冥尊的對手,如果想要徹底的打敗冥尊,恐怕還需要一些幫手,自己的實力還得提升一些。

如果他先報仇的話,恐怕救出冰鳶的事情,又要等上一些時間,畢竟他與獨孤天的協議是,使用萬滅煉焚鼎之後,要立即回逐鹿學院,沒有說中間能夠拖延多長的時間,這也是給寧罪留出了足夠的時間。

緩步走在山間,道路上沒有一個行人,這個時候,學生們不是在睡覺,就是在修鍊,所以一路上也沒有別人認出寧罪,這倒是讓寧罪很輕鬆的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回到寧罪自己的庭院,已經是接近深夜了,房屋中沒有一絲的燈火,緩緩的推動了一下房門,寧罪發現,房門竟然也沒有上鎖,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走進了房間。

漆黑的房間中,沒有一絲的光亮,進入房屋后,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寧罪哥哥」就在寧罪的身影剛剛進入到房間之後,一道倩麗的身影便是從一旁的座椅上沖了過來,直接抱住了準備回房間的寧罪。

突然的舉動,嚇得寧罪連忙將自己的元氣能量催動了起來,不過很快,寧罪便是將元氣能量收回了自己的體內,因為抱住他的人不是別人,而是在這裡等待寧罪到半夜的霍倩倩。

「倩倩,你怎麼還不睡覺?」寧罪有些吃驚的看著抱著自己的霍倩倩,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語氣也是帶著一絲訓斥,這已經是深夜了,但是霍倩倩竟然沒有回房間睡覺。

「我不要睡,我要等你回來」霍倩倩緊緊的抱著寧罪說道,漆黑的房間中,寧罪根本看不到霍倩倩的臉頰,此時霍倩倩的淚水已經是將他的衣襟浸濕。

「我這不是回來了,乖,趕緊回去睡覺吧」寧罪原本想要推開懷中的霍倩倩,但是後來發現霍倩倩抱的太緊,他根本無法分開,隨後無奈的拍著霍倩倩柔軟的後背安慰著。

「不,我要這樣抱著你,不然,不然,就讓我陪你睡覺」霍倩倩小臉在寧罪的衣襟上擦了幾下,對著寧罪說道,臉色也是在說出這句話黃子華,紅了起來。

「瞎說什麼呢,你今後可是要嫁人的,如果你今後的男人知道你陪我睡覺,不活剝了我啊」寧罪的心中一緊,知道懷中的小妮子是真的愛上了自己,連忙開著玩笑的說道,也想讓霍倩倩知道,他對霍倩倩,沒有那種其他的感情一直以來,他只是當霍倩倩是個妹妹而已。

「我不要嫁人,不要嫁人,我只嫁你,你今天是不是去找幽蘭學姐了?她雖然生得比我好看,但是,但是我們認識的時間比她長啊」霍倩倩今天也是敞開了心扉,糾結了很久,終於是對著寧罪表白了。

「我沒有去找幽蘭,我是去了天神峰,去找副院長去了」寧罪終於是知道為何今天這小妮子會出現這種情況,原來是吃醋了。

「真的?」聽到寧罪的這句話,霍倩倩終於是離開了寧罪,站在寧罪的身前,一揮手,身旁的蠟燭點燃,小臉微紅,對著寧罪再次詢問道,似乎有些不太相信。

「真的,我不會喜歡她的」寧罪點了點頭,摸著霍倩倩的長發,安慰著說道。

「那就好,我還以為,以為你今天就在她那裡過夜了呢」霍倩倩嘟著小嘴,對著寧罪說道,聲音也是很小,似乎是受了什麼委屈一般。

「好了,趕緊回去睡覺吧」寧罪再次安慰了一下霍倩倩,將霍倩倩送回了她居住的房間,房門關上,鬆了一口氣。手掌一揮,房屋中的蠟燭也是被熄滅,朝著自己的房間走了過去。

「看來是時候給這小妮子介紹門親事了,不然這樣下去,終有一天會傷了她的」寧罪在進入自己房間之前,再次看了一眼霍倩倩的房間,心中喃喃的想道。

他不是那種花心的人,在他的心裡,他只愛著冰鳶一人而已,而且他還虧欠冰鳶那麼多,總歸來說,他不能做出那種對不起冰鳶的事情,這也是當初他答應過冰鳶的。

進入房間,寧罪躺在了自己的床榻之上,緩緩入睡,來到上院這麼長的時間,真正意義上能夠睡的安穩,也就只有今天晚上了,因為萬滅煉焚鼎也已經到手,也能夠出了上院,也能夠救出冰鳶,對寧罪來說,終於是做好了一件事情。

天色微亮,寧罪便是被幾道說話的聲音給吵醒了,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寧罪才知道,自己竟然一覺睡到了中午的時間,從他記事開始,恐怕也就只有今天,他睡到了中午。

起床,換了身乾淨的衣物,走出房門,寧罪發現,外面說話的人,正是余龍和吳賀,還有住在他這裡的林傲,他們有說有笑,看上去十分融洽。

「你們聊什麼呢?」寧罪淡淡一笑,朝著他們走了過去,坐在了椅子上面,霍倩倩給寧罪端過來了一杯茶水,讓寧罪解解乏,畢竟剛剛起床。

「聊你呢,現在你可是逐鹿學院上院的名人了,今天我還聽說了,有人說你竟然生著三頭六臂,不然也不會打敗莫忠天,哈哈,真的是笑死我了」吳賀大笑著,對著寧罪說道。

「嚯,我啥時候變成了三頭六臂」寧罪有些吃驚,看著自己的身體,還非常認真的檢查檢查,搞的身旁的霍倩倩和悅兒兩人捂著嘴輕笑了起來。

「你的傷勢好轉了嗎?」余龍看著寧罪詢問了一句。

「好了,對了,昨天那些學生可到你那裡報道了?」寧罪回應了一句,隨後對著余龍詢問道,因為昨天他去了天神峰,一直也沒有時間詢問忠義幫的事情。

「這可真得感謝你了,沒想到你的魅力這麼大,昨天竟然我們忠義幫直接多了三百位新幫眾,如今的實力,已經是整個上院的第一了」余龍一聽這個時候,嘴上也是透露著笑容,對著寧罪說道。

「是啊,你都不知道,當初那是人山人海,嚇得我們老大還以為別人上門找事呢,誰知道一問才知道原來是想要加入我們忠義幫,哈哈」吳賀也是將昨天的事情說了出來,突然間多了那麼多人,也是嚇了他們一跳。

「你什麼時候搬家,我們派人給你搬東西」余龍此時也是想起了寧罪要換地方的事情,對著寧罪詢問道。

「我也正想說這件事情呢,搬家這件事情,恐怕還得你們幫忙啊,我明天就要和林傲一起出去一趟,可能要一兩年的時間,才能夠回上院」寧罪對著身旁的余龍等人說道。

「什麼,你要出去!」聽到寧罪的這句話,就連林傲也是有些震驚,不過余龍等人則是一臉的吃驚,看著身前的寧罪,以為寧罪是在說胡話,還沒有睡醒。

林傲雖然之前知道寧罪要出去,但是他之前聽著意思還需要一段時間,但是沒有想到竟然這麼快就要離開了。

「老弟,你可能還不知道,出上院很麻煩的,上院的長老根本不會讓你出去」余龍拍了拍寧罪的肩膀,對著寧罪說道。

「我已經跟副院長說過了,他也准許我出去,我出去是有一些事情要辦」寧罪微微搖頭,對著余龍等人說道,他剛來上院,就聽說了出上院很麻煩,不過他已經得到了批准。

「怪不得,你如果這次真的出了上院,恐怕就是整個上院有史以來第一個提前出上院的學生了」余龍有些感慨的對著寧罪說道,同時也帶著幾分嫉妒的語氣。

「對了趙明老弟,你出上院做什麼啊?」吳賀有些疑惑的對著寧罪詢問了一句,要知道,進入逐鹿學院學習,是多麼不容易的一件事情,也根本不會有人會選擇出上院,寧罪現在出去,肯定是要辦一些重要的事情。

「出去辦些事情,辦完就回來了,我出去的這段時間,她們就麻煩你們照顧了」寧罪沒有要跟面前的吳賀等人解釋,只是將身旁的悅兒和霍倩倩託付給了身前的余龍,幫忙照顧。

「嗯,這你放心吧,等你回來,絕對不會少一絲毫毛」吳賀點了點頭,開著玩笑的對著寧罪說道,吳賀心裡似乎也大致猜到了一些事情,因為寧罪在說出那句話的時候,眼神中能夠感覺出來一絲濃重的殺氣。

「不,我要跟你一起你」此時站在寧罪身旁的霍倩倩,卻是不同意起來,她也要跟著寧罪一起離開上院,霍倩倩此時是想寧罪去什麼地方,他也去什麼地方,不想離開寧罪。

「我也要跟你一起你」聽到霍倩倩的話,一向冷靜的悅兒也是要跟著寧罪一起,對著寧罪說道,她同樣不想離開寧罪。

「我說老弟啊,你的艷福真是不淺」余龍感嘆的對著寧罪說道,他知道寧罪出去是要辦一些打打殺殺的事情,他也能夠知道,身旁的霍倩倩和悅兒似乎也知道寧罪要出去做什麼,有難要陪著寧罪一起,這樣的女子,可是很難找的。

「你們就別去了,我保證,辦完事情就會回來的,而且你們也應該知道我出去做什麼,你們跟著我,不方便」寧罪微微搖了搖頭,對著身旁的悅兒和霍倩倩說道。

「我們不怕,我們現在的實力,跟著你回去,肯定能夠幫上忙的」霍倩倩不依不饒的說道。

「你們就留在這裡吧,等我回來」寧罪拍了拍霍倩倩的腦袋,對著霍倩倩說道。

「哼」見到寧罪竟然不願意帶著他回去,霍倩倩哼了一聲,哭著跑回了自己的房間,而悅兒則是站在寧罪的身旁,也不再說話。

「趙明老弟,這個東西你拿著,如果出去之後,遇到了什麼事情,捏碎這個東西,會有人過去幫你,說是我的兄弟就行了」余龍思索了片刻,從懷中取出了一塊靈石,遞給了身旁的寧罪說道。 寧罪看著面前余龍手中的那塊靈石,思索了片刻,最終還是接住了余龍手中的那塊靈石,對於寧罪而言,出了逐鹿學院,有著這塊靈石,還算是能夠安全一些。

「多謝了」寧罪感謝的說了一句,伸手結果了靈石,放入了自己的儲物戒指內,余龍在上院也算是混得風生水起,在外面的勢力自然也不會弱了,所以寧罪也知道,給余龍靈石的這個人,實力也是非常強悍的。

「跟我還客氣什麼,我們就先走了,你們離開之後,我會派人過來,將這些東西都搬過去」余龍緩緩起身,對著寧罪說道。

這塊靈石對於余龍也是非常珍貴的,如果寧罪現在還是只有辟穀中期的修為,他自然也不會將這靈石給寧罪,寧罪在一年的時間裡,直接提升了兩層修為,這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可想而知寧罪今後的實力會如何的強悍。

余龍的這種做法也算是一種投資,他知道寧罪今後的實力肯定會很強,畢竟有著這麼強的資質,寧罪現在欠下他的人情,如果出了逐鹿學院,肯定會有用得上寧罪的地方,以寧罪的為人,他如果有什麼事情相求,寧罪也肯定會同意的。

余龍與寧罪告別之後,便和吳賀兩人離開了寧罪居住的房屋,整個大廳,只剩下了寧罪和林傲兩人,此時林傲坐在椅子上,喝了口茶,看向了身旁的寧罪。

「不是說還需要一些時間嗎?萬滅煉焚鼎到手了?」林傲對著寧罪詢問了一句,上次寧罪也是將所有的事情告訴了林傲。

「時間有限,所以只能趕一趕了,副院長已經借給我了,我們明天就出發吧」寧罪點了點頭,對著林傲解釋道。

「好,那我們明天就走,不過,我覺得你最好還是去看看她們兩人,我不知道你的心裡是怎麼想的,可能會覺得對不起你之前的老婆,但她們也都是好女子,如果你對她們沒有感覺,最好還是說開了好,不然拖著,容易出問題的」林傲一臉老有所成的樣子,對著寧罪說道。

一寵成癮,腹黑boss輕點愛 「嗯」聽到林傲的話,寧罪點了點頭,看向了不遠處的房間,房門虛掩著,隱約間還能夠聽到裡面輕微的抽泣聲,應該是他要離開,霍倩倩在屋裡面哭了起來。

起身,寧罪朝著霍倩倩和悅兒的房間走去,寧罪的心裡有些發愁,現在給她們說清楚,寧罪又怕到時候她們兩人想不開做什麼事情,畢竟他也要離開逐鹿學院,但是如果不說清楚,今後又該如何面對她們。

想著想著,寧罪的身影已經是走入到了房屋之中。

「別哭了,你趙明哥哥來了」悅兒一直坐在床榻旁邊,看到寧罪的身影之後,拍了拍霍倩倩的後背,對著霍倩倩說道。

一聽到寧罪進入了房間,霍倩倩的哭聲更大了一些,使得寧罪的腳步,停了下來,面色也有些尷尬,心裡想著,還不如不過來。

「那個,我有事情給你們說,其實,其實我在霆囯的時候,就已經有了心愛的人,而且我們兩人都已經住在了一起,我這次出去,就是為了救她」寧罪思索了片刻,還是下定決心將事情給說了出來。

聽到寧罪的聲音,霍倩倩的哭聲頓時停了下來,而坐在床榻上面的悅兒,也是一臉的吃驚,看向了寧罪,她們都沒有想到寧罪已經有了妻子,而且從來沒有聽寧罪提起過。

「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所以我也沒有必要隱瞞什麼,她是為了救萬劍門中我的那些師兄和師伯,最終使用了禁術,將整個萬劍門冰封了起來,所以我要將她給救出來,同時我也不能做出對不起她的事情,我想你們應該能夠理解吧」霍倩倩和悅兒的吃驚,是寧罪預料之中的事情,隨後再次對著她們兩人說道。

「她好勇敢」霍倩倩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從床榻上起來,看著寧罪說了一句,眼神中的情感也是在不斷的變化著。

「不過我也能夠為你犧牲,為你做一些事情的,帶上我們吧,我們也能幫你儘快的救出她來」霍倩倩再次對著寧罪說道。

「你們在這裡儘快的提升自己的修為,倩倩,你還有仇要報,不是嗎?還有悅兒,你不是也想為父母報仇嗎?我雖然會幫助你們,但是我想這些仇,你們更想要自己去了結吧」寧罪對著霍倩倩再次說道,同時也提起了她父母的事情。

聽到了寧罪的話,霍倩倩和悅兒都緩緩的低下了頭,她們的心裡也是在想著,她們自己也有仇要報,自己現在的修為,根本不能夠為自己的家人報仇。

「等我回來,我一定會回來的,相信我」寧罪思索了片刻,對著霍倩倩和悅兒說道。

話音落下,寧罪看到兩人都沉思了起來,並沒有他想象中的那般,會做什麼傻事,心裡也放心了下來,寧罪之所以提出這些事情,也是想讓她們知道,她們還肩負著很多事情,不能把心放在他的身上。

隨後,寧罪便是朝著房門外走去,明天就要離開逐鹿學院了,他想要將東西整理一下,畢竟那天送禮的東西那麼多,他要挑選一些能夠用得上的。

「這麼長的時間,難道你對我們都沒有一絲的感情嗎?如果姐姐她願意我們兩人嫁給你,你會娶我們嗎?」就在寧罪的身影快要離開房屋的時候,霍倩倩的聲音再次從房屋中傳了出來,使得寧罪的身影頓時停頓了一下。

大展鴻圖 「會」寧罪思索了片刻,如果說與悅兒和霍倩倩沒有一絲的兒女之情,這說出去誰也不會相信,就連他自己也說不清楚,如果冰鳶真的願意讓她們嫁給寧罪,寧罪會答應娶了她們,寧罪之所以這樣做,也是因為不想對不起冰鳶。

看到寧罪的回答,霍倩倩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因為霍倩倩聽到寧罪的回答,她就能夠知道,在寧罪的心裡,是有著她和悅兒兩人的,所以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讓寧罪救出冰鳶,同時讓冰鳶答應她們的存在。

悅兒和霍倩倩兩人的心裡都清楚,寧罪這種實力的強者,身邊只有一個妻子,那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站在了那個高度,會有更多的女人,去追求寧罪,就像那天的幽蘭。

回到自己的房間,寧罪愣在那裡半晌,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回答出那個問題,他原本是想說不會,但是不由自主的就說出了會,這讓寧罪有些無奈,心裡自嘲著,難不成自己真的就是個花心大蘿蔔。

「林傲」無奈的搖了搖頭,坐在了床上,同時喊了一聲外面的林傲。

正在喝茶的林傲,聽到寧罪的聲音,放下茶水,來到了寧罪的房屋之內,一臉疑惑的看著寧罪,不知道寧罪這個時候叫他做什麼。

「昨天他們送的東西,有什麼我們能用的?」寧罪拖著下巴,對著林傲詢問道,昨天的東西,都是林傲自己一個人整理的,所以林傲肯定是最清楚的。

「我覺得那個萬年老鱉挺適合你的」林傲開著玩笑的回應了一句。

「滾蛋,說正事呢」寧罪白了林傲一眼,再次說道,他們就要離開涿鹿學院了,所以有些東西,他們得帶著,比如那些丹藥之類的東西,畢竟他出來這麼長時間,帶著的丹藥已經快要用完了,如果遇到一些危險,沒有丹藥可是非常要命的。

「東西挺多的,有丹藥、草藥還有一些不值錢的靈器,那些沒用的萬年老鱉什麼的,都給了余龍他們,讓他們也好好的補補」林傲對著寧罪回應道。

「留下來一些給倩倩她們,其餘的我們都帶著,出去了一定能夠用得上」寧罪點了點頭吩咐道。

「處理好了?」林傲指了指霍倩倩房間的方向,對著寧罪詢問道。

「嗯」寧罪點了點頭,現在這種結局也算是最好的了,到時候就看冰鳶是怎樣想的,如果不願意,那就沒有辦法了,他不可能做出對不起冰鳶的事情。

「那我這就去準備」林傲嘴角微微一笑,離開了寧罪的房間,開始整理起了他們所需要的東西,外面路途遙遠,還比較兇險,帶著這些東西,總是有著不少的好處。

關閉了房門,寧罪躺在床上開始休息起來,凌晨睡了幾個時辰,感覺輕鬆了許多,現在再提升修為已經不合適了,所以只能是休息一下。

時間很快便是過去了,一直到了第二天一早,寧罪早早的就起了床,簡單的整理了一下,朝著房門外走去,出了門才發現,林傲已經是坐在了椅子上等他。

外面的客廳里,人也不少,余龍等人都是來為寧罪送行來了,霍倩倩和悅兒也是站在一側,一直沒有說話,經過昨天的事情,她們也不朝著要跟著寧罪一起離開。

你是我的命,我是你的病 眾人相隨,來到了入天峰,這個地方,很少有人前來,對於一般的學生來說,在上院的期間,可能就會來此兩次,一次是進入上院的時候,一次是離開上院的時候,那些成為長老的,也就另外說了。 「你們都是那個長老的學生,想要造反嗎?」就在眾人的身影剛剛來到離開上院的那處高台的時候,一位老者威嚴的聲音,便是從天空中傳了出來,伴隨著一股強悍的元氣能量威壓。

感覺到這股威壓,在此的所有學生,都是停下了腳步不敢動彈,他們都能夠感覺出來,出現的這位老者,實力絕對足以將他們全部斬殺在這裡,此時一位身穿白袍的白髮老者,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之中,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