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是!」,李焱本想再戰,可是柳弘毅開口命令,他不得不退下,更是因為不甘心,口中再次吐出一口鮮血。

「李焱守擂失敗,勝者王子軒守擂,大比繼續!」,看台上的大長老道。

「族長大人!」,王子軒並沒有像李焱一樣到處挑釁,而是直接看向柳弘毅,「我有一事相求!」

「說。」,處於對王家的好感,柳弘毅沒有怪他不守規矩,而是想聽一聽他的要求。

「我想挑戰他!」,王子軒右手直指歐陽玄,直言不諱。

「嗯?」,柳弘毅微微皺眉,按照規矩,他應該先成為守擂冠軍,到時候才可以和歐陽玄一戰,爭奪柳依依身邊的位置才對。

可是王子軒竟然直言挑戰,這對於十分看中規矩的柳弘毅來說,有些反感,不過一想,自己不過是想給歐陽玄一個教訓,倒也沒有太在意。

再說了,如果王子軒贏了,或許柳依依還會改變想法也說不定。

「准了。」,柳弘毅點頭。

「什麼?!」

「這都行?」

台下傳來議論聲,對柳弘毅的准許表示驚訝,更是有些羨慕王子軒,他們都知道柳弘毅看中規矩,能讓他稍微違反一下規矩,可見他對王家的看中。

「可惡!!」,此刻最為不甘心的,可能就是李焱了,特別是看到柳弘毅點頭的時候,更是心中積鬱,差點又吐出一口心血。

而同樣不高興的,還有同在看台上的柳依依,她正和柳弘毅傳音抗議,宣布自己的主權。

「你不能這樣。」

「為什麼不能,王子軒這請求還不錯。」

「難道我是貨物嗎?你竟然看著他們爭奪!」

「……,不是。」,柳弘毅沒有多說,因為他突然想起了柳依依的母親。

「那為什麼?」

「因為我不想你離我太遠。」

「哼,你以為王子軒會贏嗎?」

「不知道,我只是希望他可以給歐陽玄一個教訓。」,柳弘毅毫不在意道,他要讓歐陽玄知道,即使柳依依向著他,結局如何,還都不好說。

「你會後悔的,王子軒他們不是小玄哥哥的對手!」,柳依依看向一旁已經起身準備飛向擂台的歐陽玄。

https://tw.95zongcai.com/zc/61687/ 「小玄哥哥,小心。」

「放心吧,在這裡等著我就可以。」,歐陽玄點點頭,看向柳弘毅,眼神明亮,而後轉身走向擂台。

「這個臭小子。」,柳弘毅眼角一抽,看向自己的女兒,「你從哪裡對他有這麼大的信心,我看他自己都沒有這個自信吧?」

「哼,我看中的人,又怎麼會平凡!」,柳依依只留下這麼一句,然後便因為柳弘毅的行為導致自己心中不快,並不打算再理他。

「究竟用了什麼辦法,把我女兒迷的鬼迷心竅的。」,柳弘毅也是被柳依依這句話一嗆,更是對歐陽玄有一種說不出的惡感。

「你是王子軒?」,歐陽玄從看台上一跳,落在擂台上,看向王子軒,禮貌性的問了一句。

「明知故問,你剛剛沒有聽到李焱叫我的名字嗎?」,王子軒似乎對歐陽玄並沒有什麼好感。

「我之前並不認識你,我們沒有仇吧?」,歐陽玄苦笑,如果不是因為他畢竟是暗族分支之一的少主,歐陽玄才不會給他面子。

「少廢話,你這個企圖染指暗族的外族人!」,王子軒喝到。

這裡的人都知道,柳弘毅只有柳依依這麼一個女兒,如果成了柳弘毅的女婿,那麼將來,恐怕就會是暗族的族長。

「什麼?」,歐陽玄莫名其妙的看著他,他對暗族並沒有興趣,只是想和柳依依在一起罷了,「什麼染指暗族?」

「哼,虛偽,不要再裝了,依依妹妹是不會嫁給你的!」,王子軒衣袖飄動,背後靈翼展開。

「族長說不允許對族內人殺傷,對於你這個外族人,應該沒有這個規矩的吧?」

「說我虛偽?」,對於王子軒的氣勢,歐陽玄卻不為所動,「你也喜歡依依吧?聽說你王家對暗族忠心耿耿?是對暗族,還是對暗族主脈的柳家?」

王子軒的眼中瞳孔一縮。

「你不是說我虛偽嗎?你敢不敢直說?」,歐陽玄似笑非笑的問道。

「哼,沒錯,我是喜歡依依妹妹!」,王子軒低沉道,雖然拖了半天,倒是承認了。

「第二個問題呢?」,歐陽玄點點頭,體內靈力調動,背後一對黑白靈翼展開,自身浮空,沒有人注意到,那對龐大的翅膀底下,還有一對小小的靈翼,而這對靈翼,比之前變大了一些,只是除了歐陽玄,沒有人會去在意。

「哼,我王家對暗族忠心耿耿,你休想挑撥離間!!」,王子軒冷聲道。 「哇!!好大的靈翼!」

「真的很大!!雖然和我們一樣只有一對,可是確實要大很多!」

「這傢伙,到底是誰啊。」

台下的人都因為歐陽玄背後的靈翼而感到驚奇,與歐陽玄相比,王子軒的靈翼確實小了點。

「怎麼了,第二個問題回答的這麼含糊?」,歐陽玄輕輕一笑,問道,他基本上可以確定,這個王家可不像看上去的這麼老實。

「我已經說了,我王家對暗族忠心耿耿!」,王子軒的耳邊都是眾人對歐陽玄的驚嘆,再加上被其不斷的刺激,心頭更是一緊,覺得這個歐陽玄非死不可。

「你這個外族人,就敢對我暗族內的事情指手畫腳,還敢挑撥離間!就讓我王家替我們暗族來好好的教訓你!」

王子軒忍不住,背後的靈翼一拍,身體化作黑影,沖著歐陽玄攻去,在背後留下一道殘影。

「哦,這是忍不住要殺人滅口嗎?」,歐陽玄沒有硬碰硬,而是側身躲開,似是在和王子軒打鬧一般。

「哼,我不過是幫族長教訓教訓你罷了!」,王子軒道,右手成爪,一把抓向歐陽玄的面門,如此近的距離之下,速度極快。

濃濃的暗屬性靈力包裹他的手掌,在指尖形成了一個個野獸的利爪,散發著可怕的氣息,如果被抓中,免不了性命之憂。

歐陽玄眉頭一皺,背後靈翼輕拍,身影瞬間離開原地,出現在幾米開外,躲開這一抓。

王子軒一抓不中,反應倒是驚人,攻擊轉化成利刃,五個爪痕像是刀刃一般朝著幾米外的歐陽玄而去。

「還挺難纏。」,歐陽玄皺著眉頭,開始認真對待,「你王家對暗族有想法我不管,不過你有膽子對依依有想法,我就把你的膽嚇破!」

空中的歐陽玄手指輕點,五道靈力在指尖射向五道爪痕,二者接觸的瞬間,爪痕便立刻被洞穿,消散,可是那五道靈力卻沒有,朝著王子軒而去。

王子軒一樣身影爆退,避開歐陽玄的攻擊,驚恐的看著腳下擂台上的五個空洞。

「這個傢伙,竟然想殺了我?」,王子軒面色猙獰,「這裡是暗族,你還想殺我?好大的膽子。」

言畢他突然對著歐陽玄虛拍一掌,一隻巨大的手臂衝天而降,對著歐陽玄狠狠地鎮壓而下,手臂上充滿了鱗甲,指尖有著利爪,明顯不是人類的手臂,倒像是從地獄出來的惡魔之手,暗屬性靈力逸散而出。

「敢對我下手,你去死吧!」,王子軒目呲欲裂,從小到大,他在哪裡都是受到誇獎,從沒有在一個人面前這麼狼狽,如今歐陽玄卻讓他逃避攻擊,甚至問題都不敢正面回答,讓他頗為難受。

「暗域鬼爪!!」

「那是暗域鬼爪!真的是!!」

「天啊,王子軒下殺手了,為什麼?」

「真可怕,我可從沒有見過他這麼拚命。」

擂台下的人議論紛紛,顯然是被王子軒的靈技所震撼。

「這個王子軒,天賦確實不錯。」,柳弘毅眯著眼睛,也是暗自點頭,暗域鬼爪為天階中級靈技,修鍊並不容易,最為艱難的,是取得那冥冥之中的存在同意,否則氣勢和攻擊都會大打折扣。

而即使取得同意,修鍊起來也要努力抵抗那來自幽幽暗域的靈力侵襲,與之相融,才有辦法完全施展暗域鬼爪。

「你還覺得歐陽玄能夠贏他嗎?」,柳弘毅看向身旁的柳依依,傳音問道。

「王子軒,不是小玄哥哥的對手。」,柳依依還是這麼說,其實她的心裡也很緊張。

「拭目以待吧。」,柳弘毅沒有多說。

此刻的歐陽玄正處在那鬼爪之下,幽暗靈力不斷的的侵襲著他,可是卻難進分毫,甚至對歐陽玄產生不了任何的威脅。

「好濃郁純凈的暗屬性靈力。」,精神世界內的影忍不住嘆道,「這個王子軒倒是不俗。」

「是啊,可是,敢對我的依依有想法,那也留你不得。」,歐陽玄點頭,他承認王子軒的天賦,但是絕不退縮。

眾人看著歐陽玄處在鬼爪之中,還以為他放棄了防禦,被幽暗靈力控制住而無法抵抗,暗自嘆息的時候,突然歐陽玄動了。

他伸出了一隻手,體內的鴻蒙靈力調動,經過這麼久,他對鴻蒙靈力的使用更為的熟練。

「怎麼可能?他還能動?」,王子軒心驚,原本控制住歐陽玄的鬼爪再次狠狠地向下拍去。

面對王子軒的攻擊,歐陽玄也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天空中突然探出了一隻黑白混雜的大手,隱隱還比那鬼爪大一分,而且十分清晰,連指紋都冷看見。

這正是歐陽玄熟練之後的鴻蒙驚天手,他右手一抓,空中的手抓住鬼爪的手腕,竟然讓其難以行動,定在空中。

「可惡!」,王子軒怒了,全力催動,可是卻依然難以控制,彷彿那鬼爪背叛了自己,不再聽命,甚至牽連到了他自己的靈力,都有了一絲反抗與背叛的意思。

「這是…」,柳弘毅的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連他體內的靈力都產生了一絲不同,似乎是對空中的那隻大手甘心臣服。

「怎麼,還不放棄嗎?」,歐陽玄微微一笑,右手一捏,空中的黑白大手同樣用力一捏,竟將那鬼爪直接捏爆,重新化作靈力化為虛無。

「噗!!」 話音一落,整個場地突然變得十分安靜,落針可聞,然後爆發出一陣熱烈的怒吼,和摻雜著喊罵的嘲雜聲。

「好大的口氣!」

「你以為你自己是誰?!」

「誰給你的膽子!敢這麼說!」

歐陽玄的話十分霸氣,全然表明了自己的決心和戰意,不過也順便惹怒了所有人,暗族的分支主脈,各有人不服氣,怒而想要上台討教。

「這個小子,反正也太大了!」,柳弘毅聞言都是眉頭一皺,本就看他不爽,此刻更是有些厭煩。

「好,既然你這麼有勇氣和膽量,那也得有一定的覺悟和實力。」,柳弘毅的聲音不咸不淡,可是當中的意味卻讓人明了。

「老頭!!」,柳依依原本見歐陽玄贏了,心中高興,可是歐陽玄的話卻又讓她著急,誰知柳弘毅竟然還同意了,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裡。

「你看到了,是他自己要求的,我沒有逼他。」,柳弘毅傳音道,言語中還有一些暗爽,「臭小子,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怪不得別人!」

柳弘毅說的沒錯,柳依依也沒有辦法去指責他什麼,只能自己安慰自己,「小玄哥哥不會這麼衝動的,他這麼說,一定是有自己的把握!」

歐陽玄敢這麼說,甚至挑起眾多人的怒意,又怎麼會沒有一點自己的把握呢。

「小子,你這是要幹什麼。」,影也是被他的行為嚇了一跳,忍不住問道。

「我想樹立自己的地位,光靠一場勝利是不夠的,要讓所有人認同我的地位!」,歐陽玄回應道。

「好你個歐陽玄!」,擂台邊上,白鴻正雙目微眯的盯著擂台上的歐陽玄,心中大喜!他正因為歐陽玄的實力而覺得有些頭痛,沒想到歐陽玄自己就引起眾怒。

「歐陽玄,你確實實力強大,客氣,你誇下這樣的海口,就不怕自己收不回來嗎?」

台下,一個灰衣青年淡淡開口,而後一步步走上擂台,不緩不慢,頗有一股霸氣。

「唐突一句,你誰啊。」,歐陽明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會兒,問道。

「哦,不好意思,忘了你不認識我,在下陳末。」,灰衣青年似是突然想起來一般,對歐陽玄道,「沒辦法,無名之輩我都不會說,至於你嘛…但是有這個資格知道。」

這句話的意思,分明就是表明了歐陽玄連他的名字都沒有資格知道,告訴他,是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至於是什麼原因,或許是因為他能夠坐在柳依依身旁吧。

「所以,為了表達對你的肯定,我決定挑戰你。」,陳末微笑道,只是那一絲微笑,卻並沒有多少的溫度。

「嗯,我接受了。」,歐陽玄點點頭,這個陳末至少沒有王子軒那般虛偽的十分淺顯,要挑戰就是挑戰,可是深處卻也並非正直的人。

「哈哈哈,既然如此,那多我一個,不多吧?」,一陣爽朗的笑聲傳來,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在下陳翔,還希望歐陽玄能夠不奢賜教啊。」,陳翔身著一樣的灰色衣服,只是袖口上只有兩條金線,顯然是家族地位的象徵。

而這表示,他的地位沒有陳末高!因為陳末的袖口上有三條金線!

陳家在四大家族中算是比較特殊的,因為他們在家族中也有些制度,甚至可以根據實際,來擁有相應的身份,如果你實力足夠,甚至可以取代主脈地位,代替陳家!

「就你們兩個嗎?」,歐陽玄再次點頭,他還正愁著自己的名頭太大,萬一他們不敢上怎麼辦。

「還有我!!」

「我也來!!」

「哼,囂張什麼勁!」

不時有王家和李家的人也都上來,只不過實力卻是並不怎麼好強,顯然是為了逞威風。

「既然你一心尋死,那我們也不能袖手旁觀。」,白家那裡終於開口了,白鴻打開手中不知哪裡來的摺扇,一副翩翩公子的樣子。

「啊!是白鴻公子!!」

「天啊,真是是他!太帥了!」

「我不是做夢吧?剛剛有人說看到了他,我以為是在騙我呢!」

不斷的有少女驚呼,甚至還有少年嫉妒的聲,一時間,擂台周圍又再一次嘲雜了起來。

而白鴻,則似乎很是享受這份嘲雜和眾多少年眼中的嫉妒,這也足矣說明他的實力,和在暗族中的地位。

「白鴻這一次出來,恐怕就是為了這個歐陽玄!」

「自然,誰不知道白鴻喜歡大小姐,現在突然冒出來這個歐陽玄,怕是早就視為眼中釘了吧?」

「嘿嘿,別的我不管,我只知道,有好戲看!」

「白鴻,你終於捨得上來了。」,歐陽玄的嘴角多了一絲弧度,白鴻是他殺雞儆猴的好機會,打敗白鴻,他在暗族中的地位可以得到肯定,而且,恐怕也不會再有人反對他和柳依依在一起。

「是啊,你一心尋死,我又怎麼忍心拒絕呢?」,白鴻依然是笑眯眯的樣子,那樣的笑容,落在歐陽玄眼中卻是十分的欠揍。

「一會兒,就讓你看看到底是睡死。」,歐陽玄心中暗道。

此刻的擂台上,足足站著八個人,四大分支的人都有,白家只有白鴻一個,陳家的陳末,陳翔,王家的王健,王立剛,還有李家的三人,李霖,李子文,李武昌。

「歐陽玄,這可是你自找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