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沒有那個能力!在別人的眼裡我現在的一切都是你給的,我那個見鬼的預言,現在也不能用了。你是靠本領收復那些魔王可我不是,我是白得來的他們自然不服氣這很正常,有閑言碎語也很正常。」蘇伊人不知道說了幾個很正常,縱觀她的國家,歷史上君王誅殺一切不和諧的聲音后均未有好下場。

她想要亞特塵希走的更高更遠,而不是因為她半路夭折。

「在所羅門,有能力的魔王才能進72魔王之列,在那裡面有天賦的魔王才能併入12等級,然後擁有自己的世界。這一切都是你做出來的,你無形之中表明了一個理念:有能力者居上。而你也一直這麼做。換個思維想想,你辛辛苦苦往上爬,結果忽然來了個弱小的人類踩在你頭上,你願意嗎?」

亞特塵希看著她,認真道:「如果是你,我願意。」

蘇伊人簡直哭笑不得,「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想說所羅門因為你形成了一種良性競爭,有能力有才就能位居高位,這樣高處的魔王為了保住位置會不停進步,低階的使魔為了往上爬便不停的追趕。可你因為有人說我閑話而已就殺了他們,這無疑是在自己反駁自己當初的決定!」

「沒想到你會看的這麼清楚,我以為在你的心中我就是個疑心滿滿的大壞蛋,」亞特塵希說著嘲諷自己的話可卻笑意滿滿,「你說的我都知道,可是我不想聽見不想看見那些對你不好的言論,你是我的人,我不會允許任何人傷到你。」

蘇伊人踮起腳親了下他道:「我是不會被打擊到了,因為我知道你就在我身邊並相信著我。殺人並不能解決問題,所羅門和臣服於所羅門的魔王們不知道有多少。而且他們說的也沒有錯,我是一個和天使做交易的人類,放在所羅門裡的確很容易引起誤會。」

「那又怎麼樣,你只是被米迦勒騙了而已!」亞特塵希咬牙道:「好不容易加百列答應帶你去生命之樹,結果米迦勒中途斷了你的凈化,那傢伙,早晚我要殺了他!」

「好了好了,米迦勒先不提,你得答應我如果再聽到那些閑言碎語,可不能像先前那樣鐵血鎮壓,要不你把我關起來吧。」蘇伊人提議道。

亞特塵希想都不想就拒絕,「不行!他們不就是擔心你會出賣所羅門嗎?我要是關了你不正好被那些傢伙們說個正著,我還偏偏要帶你出去!」 其實關起來這個提議,並不只是為了擋住流言,更大一部分是為了剋制自己。蘇伊人心裡預感不好,手上的契約印記很久沒有起反應了,就像從未有過似的,她可不認為是生命之樹給的好處,怕就怕米迦勒謀划著什麼,只等恰當的時機利用她做些什麼。

「我們出去吧,」亞特塵希忽然道。

「出去?去哪兒?」

他狡黠一笑,「鐵血不行那就懷柔拉攏,方才使魔繼承了魔王的位置,我總要去看看。」

蘇伊人明白,他說的魔王恐怕就是放在在水晶球她親眼所見被殺的那一位,這麼一想,她就不想去了。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總是有幾分愧疚。

「我就不用去了吧。」

亞特塵希不應,只是說:「你要不看著我,萬一底下的人再說什麼話讓我一生氣,我就??????那可怎麼辦?」

蘇伊人一想,倒也是,便點頭了。

可她沒有想到,當亞特塵希再次被激怒要殺了誰的時候,蘇伊人幾句話下來便讓他打消了殺氣,雖救下一個可這更加令魔王們忌憚。畢竟一個與天使定下契約的人類能影響王的決定,這不得不讓魔王們三思。

當梅洛對費羅傳出蘇伊人要外出的消息時候,費羅已經先於他們到了目的地。

他正在和謝伯特說著話。

說起謝伯特,算是挺倒霉的了。作為矮人族受歡迎的人類國家,謝伯特有幸被大鬍子帶到水晶天參加聖宴。作為一個地地道道的人類吃下聖宴中的食物后,縱然達不到長生不老也能在平均壽命只有七十歲左右的人間活到一百多歲。

但謝伯特並沒有繼承父王的王位,因為在他上界的時候,曾有幸去過天使界的曾曾曾??????祖父去世了,同時被把持了好幾代的王權終於落在了他父王的手裡。他的曾曾曾??????祖父是謝伯特家族上活得最久遠的、最具智慧的一任陛下,但同時也是持政最長的一位國王。

這位雖然退位,但其實王權依舊在他的手裡,謝伯特的父王的父王曾是一個傀儡,被擺布了一生。謝伯特的父王終於熬死了那位,得到王權。

而去了一趟天使界的謝伯特、擁有悠長壽命的謝伯特,成為他父王的噩夢。

謝伯特的弟弟們察覺道父親的心思,正巧他們也不願意有一個受到天使界眷顧的哥哥,於是趁血族利用人類抓捕精靈族,矮人族退回草原的時候,聯名驅逐了謝伯特。

理由是謝伯特為了長期把控王權追殺矮人族。

他所在的國家同矮人族相交頗神,許多年來受到矮人族的便利,矮人族嗅到血族帶來的動亂沒有解釋緣由直接消失,正好給了打擊謝伯特的理由。

整個國家的子民們都不滿意謝伯特這個王子,將他驅逐出國以求換來矮人族的回歸。

種種原因之下,謝伯特成為了使魔。

當他是人類的時候受過天使界恩澤,即便成為使魔也是那位倒霉的魔王之下最優秀的使魔,於是在魔王被殺后,他便繼承了魔王的地位。 當費羅找到謝伯特的時候,他都以為是那位所羅門王知道了他的身份,派人過來滅口的。

畢竟他在天使界的時候,還被大鬍子將他和王后口頭取笑,跟別提他去雪人族參加過這位王后和雪人族族長的慶典了。

可費羅只是說了一番似是而非的話,便離開了,離開沒多久后,來的便是正主。

謝伯特的內心有多震驚且不提,該隱躲躲藏藏的日子終於結束了。

米迦勒尊耶和華之命,放了加百列,加百列從聖殿與耶和華一番密談之後,拿到了智慧樹的枝丫。

也很快找到了奧斯頓,以及他懷裡的小拉斐爾。加百列在弗朗西將拉斐爾交給奧斯頓的時候,偷偷在拉斐爾身上留了個小東西,能讓她快速找到他們。

有了智慧樹,拉斐爾不用經過十八年的漫長成長,可以瞬間通達明慧,也能修補天雷所造成的傷害。

小拉斐爾長到一歲多,奧斯頓越發顯得老態,原本普通的臉現在嘴角下垂,眼睛渾濁,走幾步路就需要休息一下,而且也無法使用血魔法。

但他抱住拉斐爾的手,從來沒有抖過。

老公惹上桃花劫 該隱走得極慢,時不時揉捏一下路邊花花草草,當他看見加百列忽然出現的時候,便停下腳步。

「奧斯頓,你的時候到了。」

若不是該隱叫出這個名字,加百列都無法認出這個老頭是奧斯頓,但她沒興趣打探他們之間的事,只是拿出一支手掌大小的綠茵茵樹枝說:「我要帶大人走了。」

該隱自然認得那個東西,想當初他憑藉這玩意直接揮退流迦的亡靈軍團,「他居然這個看中拉斐爾,不惜讓你帶下智慧樹的樹枝,智慧樹不是永不生長嗎?你這麼一掰,恐怕就要缺一角了。」

「我主有令,拉斐爾大人醒過來后便直升上級三隊第二大隊隊長,冠冕智天使之職。」

該隱瞥了眼後面的人,諷刺道:「怎麼?捨不得?」

奧斯頓看了看懷裡睡得香甜的小孩,悶著咳嗽幾聲,啞聲道:「屬下只是、只是太高興了,沒想到這一天會這麼的快啊。」

婚婚戀戀:總裁的失憶前妻 他走過去,山風吹過,帶來草木清香。奧斯頓拉了拉小孩頭上的帽子將陽光和風都遮在外面,他看了看加百列,又將目光轉移到智慧樹上,忽然開口道:「智慧樹能治好他腹部的傷嗎?」

加百列搖頭道:「那是拉斐爾大人一百多年前的傷,要好早好了,你還有什麼話要說嗎?」

「沒什麼了,他成了智天使,想必米迦勒也不敢明著下手了。」奧斯頓帶著滿意的口氣,將懷裡的孩子交給加百列,忽然間,隔壁上少了那份沉甸甸的重量,連同心裡也有什麼空了一下,最終沉了下去。

加百列將樹枝上那幾片可憐兮兮的葉子摘下來餵給拉斐爾,綠茵茵的葉子就像寶石一般漂亮,詳細的樹枝當被拉斐爾握在手裡的時候。

驀然間飛沙走石,路兩邊巍峨的山巒似乎都在微微顫抖,風沙迷得人睜不開眼。

奧斯頓吹得連連往後退,直到被人頂住,便聽到一個嫌棄的聲音,「真麻煩!」

那是該隱。 拉斐爾睜開眼,綠色的眼眸被智慧樹洗過似的茵茵翠綠,也如寶石一般冰冷。

智慧樹的樹枝在他手裡化為十字架,輕輕一劃,風沙立止。

加百列立在拉斐爾身後,恭敬的低身行禮,「您終於回來了,大人。」

拉斐爾沒有說話,他只是看著奧斯頓,似乎奧斯頓已經老得讓他有些不認識了。他走過去,潔白的六翼蜷縮在身後,羽毛根根凝實泛出淡淡光芒,代表著絕對力量。

該隱渾身一寒,暗道不好,當初他憑藉十三氏族和拉斐爾招來的天雷坑了拉斐爾一把。現在拉斐爾吃了智慧樹實力大漲,還有加百列幫助,除非把他的十三氏族全部陪上,不然打恐怕是打不過了的。

1994·重生 相對於該隱的戰意,奧斯頓很是平靜,他抬起頭,看著從山谷間一步步走過來的天使,輕聲道:「你醒了啊。」

天使瞬息千里,只不過呼吸間拉斐爾便走到他面前,他看了看老態龍鐘的奧斯頓,連身軀都直不起來的奧斯頓,沉沉的說:「你救了我,我記得。」

天使回歸嬰兒狀態,若能醒過來,便會繼承嬰兒時期的記憶。拉斐爾對這一年的記憶,一清二楚。

空氣有些不好,奧斯頓連連咳嗽,彎著腰似乎要將肺咳出來似的。該隱神色猙獰,僵硬伸出手扶住奧斯頓。

許久以後,奧斯頓笑道:「也不算救,當初你救了我,現在我只不過在償還你的恩情。」

「我並沒有救你,那只是身為一個守護天使應該做的事情,只不過我做的多了一些。」拉斐爾終於不再拒絕他曾經是貝爾的事,這也是他過了一百多年後對當初那個依賴著他的孩子,正視了一回。「你長大了,奧斯。」

「好久不見啊,貝爾。」奧斯頓再也站不住,他靠在巨石上,仰頭看著拉斐爾,就像當初那個高塔之上的孩子仰頭看著窗戶邊上的天使一樣。

拉斐爾醒過來的瞬間,他的執念消散,生命力便一點點從身體里流走,餘下的只是時間問題。

「當初貝爾應該撫養奧斯到十八歲,可只有十七年便離開了,我知道你在找我,這一年你帶著我很是辛苦,雖然時間不長但盡心儘力,最為報答我不會帶你去侍奉智慧樹。我會自己對我主解釋此事。」拉斐爾難得說了這麼長的話,因為他看得見奧斯頓的命。

無數個曾經看得見守護天使的人類,在失去守護天使之後曾執著尋找,奧斯並不是唯一一個,只不過他找的時間長了些。

「你沒有靈魂了,壽命將至,我無法帶你去靈魂界。貝爾和奧斯,永遠活在利亞國,彼此什麼都不曾欠過。」

奧斯頓掙紮起身,忽然紅光滿面執拗道,「不!我還欠你一個東西。」

他身形居然極快,連該隱都來不及拉住他,奧斯頓乘風而起,召喚山巒上的樹枝作為弓箭。剎那間萬箭齊發,在天空上劃出半弧狀,將他釘在山崖上!

一如當初貝爾為了的王位之爭,擋住千軍萬馬最後被萬箭穿心而死一般。

奧斯頓神色暗淡,他仰頭看著天空,天空之上浮雲渺渺,似有天使吟唱。

他的血筆直流淌,從山崖上流到崖底。 該隱收回邁出半步的腿,他冷漠的看著拉斐爾,拉斐爾嘆了口氣,低低的說:「這下,真的不欠了。」

與美同居 拉斐爾腹部的弓箭傷痕在他不知道的時候,慢慢變淡,最後消失無痕。

加百列走上來輕聲問:「大人,您······準備去哪兒?」

「回聖殿。」拉斐爾說完,轉身離去,忽然被一顆小石頭絆了一下,若不是加百列扶了一下,估計會摔倒在地上。

天使們漸行漸遠,轉眼間便消失在遠方。隱匿與暗處的十三氏族面面相覷,走出一個領頭道:「主人,我們已經為您物色了一個人類,只等您去看一眼。」

該隱眼尾發紅,他看著被釘在山崖上的奧斯頓,笑了笑道:「有和這個傻子一樣的人類嗎?」

「和他一樣傻、一樣高、一樣的石頭脾氣、一樣的時不時能氣死我的性格嗎?」

十三氏族回答道:「這個一時之間並沒有,請您給我們一些時間,我們會給您一個滿意的答覆!」

該隱如履平地,將奧斯頓從山崖上拎下來,人高馬大的奧斯頓在他手裡如同一個木偶似的晃蕩。長箭在被他碰到的瞬間消失,該隱將一直以來別在領口的薔薇花取下放在奧斯頓傷口處,淡淡道:「可惜啊,這世間沒有一模一樣的人類,可是卻有能讓人類死了又復活的力量。」

話說完,薔薇花融化成一灘血液,有生命般從奧斯頓腹部傷口流淌進去。

寒風乍起,吹得人心裡無端生冷,天地都似乎失了顏色。

正在謝伯特國度里巡遊的亞特塵希,正緩慢捋著懷裡人頭髮的時候,心神一動手指似乎被刺了一下,他反射性收手,在蘇伊人掌心劃了道痕迹。

「怎麼了?」轎子里的蘇伊人在昏昏欲睡中被驚醒。

亞特塵希溫和笑笑,拍拍她的腦袋說:「沒事,你先睡吧。」順便擋住轎子外面使魔們的歡呼聲。

蘇伊人長長打了個呵欠,亞特塵希在帶她來這兒的時候,先將她帶到寢殿然後理所當然去了床上做了些不可描述的事,現下全身酸痛壓根不想醒過來,動動嘴心裡惦記嘴裡含糊不清道:「不能、殺人。」

蘇伊人不知道,她周身的氣味與人類截然不同,由於天使契約印記的緣故就連最低等的使魔都能聞出她的身份。亞特塵希知道她心中所想,只好用這個辦法壓制她身上的氣味。不過,就如布埃爾所言,這也並不是個辦法,總有一天惡魔和天使兩股力量會在她身體里再次爭奪······

「好,行,我不會亂殺的,睡吧。」亞特塵希哄著她陷入沉睡,舒緩手指不知道想到哪兒去了。

魔王死後不會有骸骨留下,也不會像人間那樣建立一個憑弔的地方,前任所羅門王的一切都由現任王繼承。費羅去了前任所羅門王經常呆的地方,那時候他還是個小精靈,王曾經說過,這一生只願看到所羅門的崛起和亞特塵希王子日後有個美麗的妻子,不要像他一樣保不住王后。

可惜······ 費羅停在石桌上,就像對面還坐了個人似的,絮絮叨叨的說:「王后是個美麗的人類,如您所說確實很漂亮,也有高於人類的能力。」

「王著迷了,他將自己的壽命和所羅門一半的權利給了王后,屬下······無法阻止······」

「一個遊戲,讓王自己都忘了初衷是什麼。」

「屬下會完成您的遺願,請放心。」

樹葉飄落在石椅上,輕輕打著旋就像在回應費羅的話一半。

沒有人看見,費羅的額頭顯出一條白絲,一閃即過。

謝伯特很識趣的沒有提任何關於王后的事,他從使魔一躍成為魔王正是不穩的時候,現下反抗所羅門王沒有任何好處。

於是,賓主盡歡。

蘇伊人不知道亞特塵希在粉飾太平讓她高興,只不過在回去的路上也算是相談甚歡,一路上她忘了她和他的身份。不過好景不長,人剛到所羅門費羅便十萬火急稟告散布在其它地區的魔王齊齊前來恭賀王后。

蘇伊人成為王后不知道有多久了,就連亞特塵希贈與她王戒,分享權力的時候諸邊魔王們都不曾來,現在恐怕恭賀為假,前來探聽王為她誅殺使魔一事為真。

蘇伊人驀然一停頓便不想走了,遲疑道:「你先去吧,我就不方便去了,我、我去看看流迦去。」

亞特塵希笑容漸漸消失,反問道:「去!為什麼不去?這世上還沒有誰能要挾得我,我倒要去看看他們想幹什麼?」

蘇伊人掙脫不開,亞特塵希一心想要魔王們承認她的身份,可自從她從古辛哪兒得知所有魔王都知道她身帶天使契約一事之後,便想刻意避開那些魔王。

設身處地的想,如果她是魔王肯定不相信也不願意一個與天使有過交易的人類。

「費羅你不用跟上來了,我倒要看看他們想說什麼。」

費羅低下頭,恭送王與王后離開。

可她越發不想去,直到亞特塵希直接說:「你是想走著去,還是想我抱著去?」蘇伊人抵不過無賴做法,半是生氣半是擔心的跟著去了。

但走得很慢很慢,她低著頭說:「我不知道原來結契之後會藏不住,掩耳盜鈴這麼久也不知道鬧出多少笑話,你就為什麼一定要我去?」

亞特塵希拍拍她的腦袋,「有我在沒人敢笑話你,我們不應該共同進退嗎?現在我遇到了事,被一群下屬來逼問,你身為王后怎麼能跑掉?」說道最後,竟然帶著些委屈的口吻。

蘇伊人哭笑不得。

路很短,沒說幾句話就到了。

大殿里從來沒有多這麼多的人,黑壓壓幾十個上至老人下至小孩全都有,有看似粗魯的大漢,也有妖嬈窈窕的女人。

他們整齊的分為兩列,低著頭沒有說話,死亡一般的寂靜。

亞特塵希帶著蘇伊人一步步走向王座,法袍翻滾,王座旁邊出現同樣的座位,與它並肩。

蘇伊人看著那個座位,遲疑了。

這個景象像極了當初流迦逃亡至所羅門的時候,那時候亞特塵希也是這般高坐王位,而她,最開始還沒有資格走近大殿。

亞特塵希微微一笑,也不管底下因為他的魔力凝結出副王座有什麼騷動,他眼神溫和,輕揚嘴角道:「你還在等什麼?我的王后。」 大陸上的魔王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個傳說中的王后,她柔弱得不值一提,和人間形形色色的人類沒有什麼區別。唯一的區別就是她與所羅門王同樣的發色與眸色。若不是魔王們提前知道,恐怕會覺得她是王室家族之一了。

因為曆數人間,沒有人是雙黑。

還有她手上的王戒,裡面蘊含著王的一般壽命,只要不離身她便可脫離人類的死亡期限。

魔王們面面相覷,等待著第一個開口的人。

亞特塵希依靠於王座懶散道:「聽說你們是來恭賀的,怎麼沒有一點高興的意思,這看起來,倒像是來哭喪的。」

他眯起眼,雖然是笑著說,但寒冷無比。

蘇伊人緊張起來,生怕言縛什麼時候又在影響亞特塵希,讓他做出什麼不理智的事。言縛、天使契約印記,這兩樣幾乎能要了他們的命,是個不定時炸彈。

大殿沉靜了一會兒,終於有個大漢走出兩步道:「南方領主修利,聽聞王后是人類,屬下將領土內最繁華的國家贈送於王后。」

蘇伊人愕然,她一直以為所羅門掌管72魔王而已,沒想到還有附屬國,底下這幾十人,如果沒人都有自己的領土。那所羅門管控的人間地盤簡直大到不可思議。

她目瞪口呆的樣子讓他笑起來,說:「也一直沒讓你看看,不過底下這些傢伙們並不是我所羅門的魔王。他們只是逐利,暫時臣服所羅門而已。一旦出了什麼事,相信我,他們跑得比誰都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