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可比天霄在雷暴深谷中拓印下來的殘圖要完整得多。」

「你們此次派出的弟子進入雷暴深谷內,最多也是帶出一張殘圖,那比得上我手中的陣圖!」

黃龍大師卻是緩緩的閉上眼睛,他試圖不去被那張陣圖影響決斷:「現在已有八人進入雷暴深谷內,為避免影響深谷內的天雷排布,你們最多只能再進去一個人!」

飛仙派的弟子已被轟成重傷,他自然無法進入雷暴深谷中,黃龍谷主這也是盡量為雙方爭取利益。

雷暴深谷會根據進入人員的數量變換天雷所布置的密集程度和數量,自然最好保持在九人之內的數目。

可極為霸道的莫老八卻是狂笑道:「一個名額?你也太天真了,我們拿出的可是雲霄天雷陣的完整陣圖!」

「一個名額怎麼可能滿足我們!三大魔宮每一座魔宮都要進入三人才行!」

見黃龍谷主面露怒色,申公屠淡淡的從手中拿出了一枚令牌:「這是你們天雷谷的第十三任谷主交給我赤血魔宮的神雷令牌。」

「你應當很清楚這枚令牌所代表的意義吧!」

鈔能力班主任 黃龍盯著那枚令牌,最終嘆息一聲:「沒想到你們連這枚令牌都帶出來了。」

「曾經我天雷谷面臨滅谷之禍,第十三任谷主親自向各大宗派求援,不少門派也都儘力救援。」

「其中共有三大宗派獲得了我天雷谷的神雷令,其可使天雷谷在不危及自身存亡的情況下為其辦一件事。」

「當年兩儀宗以神雷令牌討取了一個永久性的雷暴深谷之位,你們今日是想以這枚令牌一次性獲取九個名額?」

黃龍谷主知曉當年獲得三枚神雷令牌的宗門總並沒有赤血魔宮,可現在既然神雷令牌在赤血魔宮手中,他只能盡量滿足其需求。

申公屠面無表情的說道:「正是如此,神雷令牌代表著你們天雷谷的承諾,九個名額而已,你們若是違背承諾,那我們可就要和你用另一種方式討論討論入谷方式了。」

申公屠此言可謂是帶著一絲威脅的意思了,同時也對神雷令牌的作用非常有信心,當年兩儀宗用其換取永久性的入谷資格,天雷谷還不是只能乖乖讓出來。

背負太多的黃龍谷主嘆息一聲:「這枚神雷令牌就由我收回了!」

隨手甩出神雷令牌和陣圖,申公屠暢快大笑道:「那張雲霄天雷陣的陣圖權當做是給你們天雷谷的補償。」

「反正你們這次進去的所謂天才弟子也不可能在雷暴深谷中有任何收穫,因為我們要包圓這次的所有收穫!」

申公屠話音剛落,靈刀魔使就第一個沖入雷暴深谷之中,他不是什麼陣法師,卻是毫無顧忌!

他進入雷暴深谷之後,走出第三步便觸犯了陣法,一道天雷猛的劈落,要將其劈死!

可靈刀魔使卻是絲毫不為其所動,淡然的朝前踏步。

只見那道天雷在即將命中他之時,卻是突然拐了一個角度,劈在一旁的巨石上,將那塊硬度超過玄鐵的巨石給劈得粉碎!

「引雷珠!」黃龍的面色一變,他感知到了靈刀魔使身上佩戴的那件寶物的力量。

唯有赤血魔宮中保存的引雷珠才有如此神奇功效,可將雷霆引導向一旁,有此寶物,靈刀魔使幾乎相當於對雷霆免疫,可在雷暴深谷中暢通無阻!

赤血魔宮連引雷珠這等寶物都帶來了,加上神雷令牌和雲霄天雷陣圖,他們這絕對是有備而來,真的想要將雷暴深谷內的寶物一網打盡!

赤血魔宮選取出的另外兩名紅日魔徒也隨之步入雷暴深谷中,他們兩人倒是深諳陣法之道,緊隨在靈刀魔使身後,助他在雷暴深谷中通行。

「你們也上吧!」

九陽魔宮和天機魔宮中同樣各自走出三位強大的天才,其中有三人身穿與靈刀魔使類似的魔使服飾,居然也是隨身帶有通靈寶具的高貴魔使!

如此龐大的陣容,讓黃龍谷主心頭不禁升起擔憂之情,這麼強大的競爭對手,己方的三名弟子恐怕真的很難有所斬獲了。

正在他思緒萬千時,一個聲音卻是將他從深思中喚醒:「黃龍前輩,既然三大魔宮派出了這麼多的高手。」

「那再加上我一個應當不算什麼了吧。」

說話之人正是神武,黃龍谷主心中一動,他輕輕點頭,就看到神武遞上一枚天紋石,緩緩向雷暴深谷走去。

「小子,恐怕你還沒有搞清楚情況,十八人是雷暴深谷的另一個人數極限,此次我們只允許最多十八人進入雷暴深谷。」

「飛仙派的那個小子是我們赤血魔宮廢掉的,你就這樣不聲不響的將這個名額佔了,是當我們赤血魔宮無人么!」

一道身影擋在神武面前,其居高臨下的俯視著神武。 赤血魔宮中衝出一人擋在神武面前,這是一位扛著大刀的紅日魔徒,其看著神武時充滿了猙獰的笑容,狂霸的氣勢將神武籠罩,似乎要先嚇破他的膽氣。

紅日魔徒是在紫月魔徒之上的核心魔徒,在魔宮中地位超然,每一位都是先天高手中的強者。

這名紅日魔徒同樣如此,他的境界高達先天六重天,手上更是沾滿了鮮血,身上帶有的煞氣讓人如墜冰窟!

「雷暴深谷是什麼阿貓阿狗想進就能進的么,你先在我們赤血魔宮這裡上交一份大禮,再向我們跪地求情,我等就讓你進去。」

這名紅日魔徒沒有引雷珠那般的寶物,也對陣法毫無研究,他自然不敢輕易進入雷暴深谷。

三大魔宮帶來的人之中,也沒有更多的人選可深入雷暴深谷,這才沒急著分配那第十八個名額。

可現在居然有人想就這麼進入雷暴深谷內,這位紅日魔徒自然不願意放過此等機會,反正在他心中,陣法師的戰力都不怎麼樣,此人還不是什麼宗派弟子,是個軟柿子!

見神武毫無反應,此人獰笑一聲:「你是沒聽清楚你大爺我的話么,那我就幫你長長記性!」

「不過代價就是你要躺在床上渡過下半生了!」

這名紅日魔徒猛的拔刀,隨著他身後的准通靈寶具被拔出,一道衝天刀芒閃過,煞氣直衝九霄!

赤血魔宮所傳授的武技,均是以血煞之氣濃厚而著稱,赤血刀法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死在這一刀法之下的武者越多,刀法的威力便越強。

這名紅日魔徒寶刀一出鞘,便有無盡戾氣爆發,其刀下亡魂的數量恐怕不下於萬人!

赤血刀法的威力也已達到一個極為可怕的程度,一刀斬出,天地都隨之變色,被染上了一層不詳和凄厲的血光。

神武面前更儘是赤紅色的血光,要將其瞬間淹沒!

「小子,你能死在我的赤血刀法下算是你的榮幸,你以為我的寶刀出鞘,不見血能夠回去么!你唯有以全身所有的精血來祭奠我手中的寶刀!」

紅日魔徒眼中光芒暴漲,在他想來,神武定然會被這一刀分屍,全身精血被榨乾,化為乾屍死於非命!

可等他的寶刀落下,卻在神武的頭頂停住,一隻手臂穩穩的抓住了他手中的寶刀。

「只有這麼一點戰力,也敢說出如此大話,給我滾!」

神武一隻手捏住寶刀,一道拳影閃過,那名紅日魔徒就已消失在原地,砰的一聲巨響,他深深陷入天雷谷的山壁之中,身上骨頭盡碎,已是重傷垂死了。

戰況直接扭轉,這讓無數人震驚無比,特別是三大魔宮那邊,沒想到這麼一個戴著烏金面具的年輕小子居然可如此輕鬆的擊敗一位紅日魔徒。

這小子明明才先天三重天來著,怎麼可能一拳就將紅日魔徒轟成重傷!

「等等,戴著烏金面具,還有著如此可怕的戰力,你是少年至尊神武!」

連申公屠反應過來之後,也不禁面露震驚之色。

若是論這段時間內誰的風頭最勁,必然是這位登上了至尊王者之位的少年至尊。

其擊敗了神魂戰體,還奪得至尊王者之位,為人族挽回顏面,被無數人族武者廣為傳頌。

若不是他的修為已達到先天境,必然可登上妖孽榜地榜的榜首!

後來神武又出現於斷魂谷外圍,幫助斷魂谷六國封印了斷罪秘境的出口,申公屠自然聯想到了他。

神武淡漠的掃視諸多魔宮武者,或許是因為他少年至尊的名號,魔教的諸多高手一時之間都沒有出手,他便踏步走入雷暴深谷之中。

「連神武都出現在此,那我們的計劃可能會受到影響,不過他只有一人,不可能阻礙我們三大魔宮九位天才的聯手。」

「或許我們還有機會摘下少年至尊的神秘面具,看看他的真實面目,想必大家也很感興趣吧。」

申公屠等三位魔宮大能稍微晚了一步,只能看著神武走入雷暴深谷之中。

可他們卻是饒有深意的看著神武的背影,期待著少年至尊若是敗於魔宮天才手中,那將是一副多麼美麗的畫卷!

神武走入雷暴深谷之後,或許是因為人數達到了十八人這一界限,雷暴深谷內陡然生出了無數異象,天雷齊降,瞬間淹沒了雷暴深谷中的所有位置!

「人數增多,使得雷暴深谷中的天雷排布發生變化,此次雷暴深谷試煉的難度提升了不止一個難度!」

黃龍谷主臉色一變,他雖對這種情況早有預料,可仍然心有餘悸,他進入雷暴深谷時可沒見識過這種景象,連他都沒有多大把握可在深谷內深入探索!

神武站在深谷入口的位置,現在這種情況,只要踏前一步都會被天雷覆蓋,他似乎十分忌憚,站在谷口久久不敢動彈。

「哈哈,少年至尊又如何!他只是戰力比較強而已,又不是什麼陣法宗師,面對如此狂暴的雷暴深谷,他只能待在原地不動彈而已!」

「正是如此,看來此次深谷之行,他只能全程在此做一個圍觀觀眾了,真是可笑啊!」

「我還以為少年至尊有什麼了不起,還不是被天雷嚇破了膽,只敢在此瑟瑟發抖!」

赤血魔宮的諸多魔徒紛紛大笑出聲,百般嘲笑神武,大聲談論著少年至尊是如何的不堪。

似乎是受到這些人的刺激,神武回頭掃了他們一眼,便毅然決然的沖入了漫天雷霆之中!

他瞬間就被那密集的天雷所淹沒,這個場景讓黃龍谷主都有些始料未及。

「神武小友怎會如此衝動,這些雷霆只是短時間內顯現而已,等其散去,自然會顯露出生機。」

「現在這樣衝進去,簡直就是硬扛天雷轟擊啊!」

那些赤血魔宮的魔徒卻是暢快大笑:「沒想到這小子這麼傻,被我們隨便一激就衝進去了,這種找死的行為換個正常人來都不會做。」

「就是,這樣的少年至尊,就算戰力再強,可腦子不行,遲早也會隕落,還不如在此早點死掉,還免得被哪位異族武者幹掉,丟我們人族的面子!」

「嘿嘿,我們馬上就能看到渾身焦黑的少年至尊了,聽說他獲得至尊王者之位后獲得了一枚至尊丹,若是運氣好,或許我們就可看到至尊丹顯現了!」

赤血魔宮的武者說著誅心之言,他們等著看好戲,可等雷光散去,一道身影孤絕的矗立在雷暴深谷數百米的深處,其正在閑庭信步的在深谷內行走!

剛才赤血魔宮的魔徒們還在討論著神武將會在天雷下十分狼狽甚至是隕落在天雷下,可此時的神武卻毫無大礙,似乎在天雷之中行走一遭就如同洗了個冷水澡一般簡單。

那些魔徒紛紛口中嗬嗬出聲,難以相信這個結果。

「原來如此,這雷暴深谷中的陣法居然是幾座陣法組合而成,承受了這波天雷轟擊,我對其布置有了深入的了解,接下來就是如何攝取其中的寶物了!」

神武雙目之中灼灼發光,他在無數武者震驚的目光之中直接飛掠如雷暴深谷深處,進入到更為危險的區域!

最佳神醫 他們眼睜睜的看到一名九陽魔宮的紅日魔徒正在推演著安全的路線,神武從其身後撲過來,本來紅日魔徒落腳之地應當是安全無比的,可其陡然心神一顫,一道天雷猛的劈落!

這明明不是在陣法演變中的天雷突然出現,其避之不及,便被天雷轟擊中,全身焦黑的重傷倒地。

然後諸多魔徒就看到神武彎下腰,笑眯眯的在這位紅日魔徒身上摸索一番,找到了不少寶物。

「原來你身上居然還有一枚天紋石,這下歸我啦!」

神武在魔宮武者要殺人的目光中將這名魔徒扒成光豬,然後將其一把扔出了雷暴深谷! 「啊!」九陽魔宮的陣法師一聲慘叫,他被從雷暴深谷中扔出。

頂級閃婚:帝少的心尖寵 更讓他心痛無比的是他身上的寶物都被神武當眾扒走,更是連他的衣物全都扒下,直接扔在雷暴深谷中被天雷擊毀。

此人一下就成為無數人的笑話,更是失去了在雷暴深谷中繼續探尋的機會,那裡面可是藏有無數寶物啊!

「小子,我要殺了你!」那名重傷的紅日魔徒憤怒不已,可他得到的回復卻是神武耀武揚威的揮了揮手中的天紋石。

「剛才你們魔教的人居然敢出手對付我,這些就權當是對我的補償了。」

「不過深谷內還有不少魔徒,他們身上的東西可是我該收取的利息!」

神武站在外谷和內谷的分界線,他回頭朝谷外的諸多魔徒揮了揮手:「我該去收取利息了!」

在無數魔徒極欲殺人的目光中,神武頭也不回的走入內谷,開始此次雷暴深谷真正的探尋之旅。

雷暴深谷之中分為外圍區域和內部區域,那條狹窄的入谷通道只算是外部區域,也被稱為是外谷,其更深處便是內谷,也是有寶物出現的區域。

外谷算是對試煉參與者的一個考驗,若是連外谷都通不過,就沒有資格進入內谷去尋寶!

神武剛剛踏入內谷,卻發現已有一名四象宗的弟子屍首分離,死狀凄慘的倒在谷內,其標誌性的服飾還完好無損,想必是被人一刀就斬下了首級!

如此刀法和狠辣的心性,神武只想到一人,那便是有著碧血靈刀和赤蛟靈刀的靈刀魔使,他足以輕鬆斬殺這名四象宗的天才陣法師。

畢竟陣法師在直面強大武者時,若是來不及布下陣法,根本就擋不住對方的突襲!

「赤血魔宮真的是想將雷暴深谷里的寶物一網打盡!難怪會派出毫無陣法造詣的靈刀魔使!」

神武心中暗道,不過他絲毫不懼,經過之前那番雷霆洗禮,他已對雷暴深谷中的情況有了深入的了解,更是知曉了其陣法規律,現在在這雷暴深谷中,他就等於處於主場!

神武閑庭信步的在內谷中踏步,他每一步都十分有講究,落在最為安全的位置,那輕鬆如意的模樣,比卜陽平還要圓轉如意。

「咦,居然是天紋石!」

神武在內谷中行進不到百米,便在山壁上看到一枚中等大小的天紋石。

其鑲嵌在山壁內,可天紋石的特殊紋理和光芒使其非常顯眼。

不過神武沒有貿然行動,因為那山壁已處於天雷覆蓋的區域,乃是最為危險的區域。

此時一名天機魔宮的紅日魔徒正站在山壁前十餘米處,他盯著那枚天紋石,手中的一塊天機演算羅盤正在快速推算著陣法的演變,想要找出前往山壁的安全區域。

此人應當是天機魔宮中的天才弟子,手中的羅盤乃是准通靈寶具,可助其演算陣法演化,在一炷香時間的演算下,他終於知曉了這片區域的陣法變化!

不過他的餘光看到正在靠近的神武,此人冷冷一笑:「沒想到在我們之後進來的居然是這麼個小子。」

「不管你是用什麼辦法進來的,都最好給我滾回去,不然到時候成為刀下亡魂,可別怪我沒提醒你。」

神武眨了眨眼睛:「你是想去取那枚天紋石?在前面的人怎麼沒有直接取走?」

那紅日魔徒不耐煩的說道:「這枚天紋石必然是我的,其他幾人負責掃蕩前方的重要寶物,我則負責將外圍的諸多寶物都掃清。」

「你還不快滾?」

神武摸了摸下巴:「我就是來這裡見見世面的,正想看看你是如何取寶的。」

紅日魔徒眼中閃過一絲異芒,他沒有跟神武多糾纏,直接踏步走向那處山壁。

他下步極為講究,每一步落下,都踏在一處特殊位置,顯得慎重無比,半柱香時間過去,他終於來到山壁前。

「呼,我的推演果然沒有錯,這枚天紋石是我的了!」

紅日魔徒取下了山壁上的天紋石,他將其放入口袋之後,便轉身按原路返回。

等他剛剛回到剛才踏足的地方,之前那片山壁便被雷光覆蓋,要取下山壁上的寶物,落腳地和時機都不可有絲毫差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