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即,他看向九長老,笑著問道:「如何?我現在能進玄開峰了嗎?」

「能!能!能!」

九長老急忙點頭,雙眼冒著精光。

他看得出來,李瀟不過才剛開啟氣海而已,卻能將試鍊石點亮到金色,這完全是天驕級別的人物!

這種人不進入玄開峰,試問還有人有資格進入玄開峰?

「十三長老,接下來的試煉你來主持,我帶他去見第一峰主!」九長老看似無心繼續主持下去了,對著身邊的十三長老吩咐了一句后,便對著李瀟笑道:「試鍊石點亮成金色,這件事非同小可,我帶你去見第一峰主。」

「帶路。」李瀟毫不客氣,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后,便跟著九長老,朝著玄開峰走去。

至於四周的人,早已是目瞪口呆。

尤其是曾經欺凌過李瀟的人,心中擔憂不已,甚至有些惶恐。

要知道李瀟一旦真的進入了玄開峰,其身份,地位,便不是他們這些外門弟子可以比擬的。

哪怕是其他峰的弟子,不管境界是否高於李瀟,在遇到李瀟時,也要敬讓三分!

「這下完了,他肯定會報復我的……我該怎麼辦……難道要我離開八玄宗嗎?」郭超站在人群之中,面色陰沉,眼中閃爍著恐懼之意。

只因,在所有外門弟子中,他是把李瀟欺凌的最慘的一個,甚至有幾次將李瀟打成了重傷。

現在,李瀟崛起了,成為了玄開峰的弟子,若是他要對付郭超,郭超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不行!我在八玄宗做了三年的外門弟子,即將進入內門,豈能這麼離去!」郭超暗道,眼中一縷陰狠之意浮現:「先下手為強!」 你不是喜歡裝有錢人嗎?

那好啊,你要的衣服,那就請你掏錢吧。

高雪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

白是心虛嚇得,青是被路瑾氣得。

這個賤人是故意的!

她為什麼要這麼對她!

她跟她無冤無仇,不就以前花了她幾個錢,可自己還不嫌棄她是個神經病,願意跟她玩!

況且,她家那麼有錢,就她花了那幾個錢,又能怎麼樣呢!

就是她找個玩伴,也要給人家工資。

「高小姐,這件衣服可是你剛才讓凌小姐讓給你的,你現在這樣磨磨蹭蹭的,該不會是付不起吧?」 犬夜叉之戰國大妖怪 那個店員譏諷的質問。

路瑾站在一旁看好戲。

內鬥,互撕什麼的,她最喜歡了。

被一個前一秒還捧著,奉承著自己的人鄙夷,這麼質問,高雪心裡肯定不好受吧。

路瑾之所以一直沒收拾那個店員,就是等著她給高雪致命暴擊呢。

發現自己一直討好的人居然和自己一樣!

這種被欺騙的落差,她不對高雪開撕都算她輸。

事實再次證明,她確實是個運籌帷幄的小機靈。

高雪咬著唇,淚光在眼眶裡打轉,身體搖搖欲墜,柔柔弱弱,像是一陣風來,就能把她吹倒。

「瀟瀟,你不知道你也喜歡那件裙子,既然如此,那我就讓給你好了,我們是好朋友,有什麼事你和我說我一定會讓著你的,可你現在讓我……」

高雪委委屈屈的一陣訴控,暗諷路瑾是故意讓她顏面盡失。

同時,還把自己貼上來弱小又大方的標籤。

用這種辦法逼好朋友讓衣服,可不就是個囂張跋扈又心思狠毒的人嗎?

她這一說,就是在踩著路瑾的名聲幫她洗白,還同時又把路瑾踩到地上襯托她。

心思不可謂不惡毒。

「高雪,你別給我搞什麼文字遊戲。」

「剛才是我先看上這件裙子的,後來是你哭著說你喜歡,我讓給你了,現在你又倒打一耙,你什麼意思?」

「你也別在那裝可憐,好像我欺負了你似的。我現在就跟你說明白,你既然說是你先看上這件裙子的,那你結賬拿走,你要是不買,也說明白,我買。」

路瑾一席話,字字珠璣,直指要害。

高雪最恨別人說她窮,她這個人把臉面看的比什麼都重,要不然也不會打著原主的名號在外邊裝-逼。

她這是撕開她的面具,把她最不堪的一面露出來。

路瑾想,高雪現在估計千刀萬剮了自己都不解恨吧。

她剛才確實有心跟她玩玩。

只不過,凌父來信息說,盛辭衣家裡來人了,說要接走他。

盛辭衣家裡的人不就是盛家嗎。

她之前有懷疑過盛辭衣後期徹底黑化,也有盛家一部分原因。

只不過這個懷疑還沒被證實。

但也十之八九就是了。

她把人從精神病院里撈出來,帶回家,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個小時都拴在褲腰帶上,走哪帶哪。

這會盛家要把人接走。

MMP,問過她的意見沒有!

能把一個正常人以一個荒誕的理由,送進精神病院里,可見,盛家的人也不是什麼好鳥。 八玄宗第一峰玄開峰的大殿內。

「老九,你說的可是真的?」

在大殿正上方的寶座上,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眼中閃爍著如火一般的精光,盯著李瀟。

此人便是玄開峰峰主,歐陽秋,也是八玄宗內地位僅次於宗主的存在。

「回歐陽峰主,確有此事,所有外門弟子都看到了,十三長老也是親眼所見。」九長老回應道。

「哦?」歐陽秋聞言,眉頭一皺,似乎還是有些不信。

畢竟想要將試鍊石點亮到金色,境界起碼也要達到煉體九重。

哪怕是天驕級別的人,也無法在氣海境時將試鍊石點亮成金色,這不符合常理!

一個氣海境的修士,絕對不可能有如此雄厚的靈力。

追妻999天:狼性總裁請矜持 「你先下去吧。」

思索了一番后,歐陽秋讓九長老先退下,隨即起身,踱著穩健的步伐,走到了李瀟的身前。

「你體內的靈力並不雄厚,氣海也不過是剛剛開啟,你是如何做到的?」歐陽秋問道,一隻手掌已經落在了李瀟的肩膀上。

他在探查李瀟的狀態!

李瀟毫不在意,神色淡然,道:「做到了,就是做到了,你何必問這麼多。」

「小傢伙,有點意思。」歐陽秋目光一凝,有些搞不懂一個外門弟子,在他面前為何如此有底氣。

甚至,他在李瀟的眼中,看到了一絲高傲之意。

就像是一個君王,正在與自己的臣民交流一般。

「我不管你是怎麼做到的,正如你所說,既然做到了,那就是我玄開峰的弟子,今後就留在玄開峰。」歐陽秋輕語:「你是三百年來第一個直接進入玄開峰的弟子,莫要讓人失望。」

「給我足夠的修鍊資源就行。」李瀟眯著眼盯著歐陽鋒,眼中有一絲疑惑。

只因他在歐陽鋒的身上,感覺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

「這是八玄宗最強武技八玄遁甲,只有玄開峰的弟子才可修鍊。至於修鍊資源,玄開峰上的一切修鍊資源,隨你使用。」歐陽秋說道,將一本古樸的書籍交給李瀟后,便身影一閃,消失在了大殿內。

「奇怪了,他的身上怎麼會有八門玄尊的氣息……」

這一刻,李瀟眉頭緊皺,心裡更是疑惑不已。

八門玄尊,曾經可是能與李瀟比肩的強者,一手八門遁甲橫推天下無敵手。

不過八門玄尊在三千年前突然消失了,連傳承都沒留下,至高武技八門遁甲就此失傳。

「八玄宗……八門玄尊……八門遁甲……難道……」李瀟越想越不對勁,總感覺這八玄宗很古怪。

然而,當李瀟打開這本古樸的書籍后,神色不由激動了起來。

「八玄遁甲?這分明是簡化版的八門遁甲!」李瀟驚呼,因為激動,雙手都輕輕的顫抖了起來。

前一世,李瀟不曾得到八門遁甲,但和八門玄尊切磋時,多少也有一些參悟。

如今,這書籍上記載的武技,雖不是八門遁甲,但以李瀟的眼光,一眼就洞悉了這八玄遁甲的根本!

「哈哈哈,八門玄尊,當初拿九轉還魂丹和你交換八門遁甲你不同意,現在還不是被本皇得到手了!」李瀟笑道,心裡也算是明白了,這八玄宗,多半是八門玄尊留下的道統。

只不過,這道統並不完整,若不然李瀟手中的書籍上記載的,可就不是八玄遁甲,而是八門遁甲了。

「先看看這八玄遁甲,到時候以本皇在修道上的造詣,未必不能把這八玄遁甲改善完整,讓八門遁甲重現天下!」李瀟輕語道。

半柱香后,玄開峰的修鍊室內。

李瀟離開大殿後,就直接進入了這裡,雙手捧著八玄遁甲,參悟到了現在。

此刻,李瀟眯著眼睛,滿臉儘是笑意。

「我就說呢,前一世我打開了八道靈魂枷鎖,你個八門玄尊竟然還能與我抗衡,原來如此……」李瀟暗道。

曾經,李瀟以龍脈洗髓訣開啟八道靈魂枷鎖,在同階之中幾乎無敵,連神尊,魔尊都不敢和他正面交鋒,唯獨八門玄尊敢和他一較高下,並且不弱下風。

這一切,只因這八門遁甲,竟然也能助人開啟靈魂枷鎖。

不過,八門遁甲最強的地方,是開啟人體內的寶藏,激發潛力,因此其開啟靈魂枷鎖的作用並不是很大,最多只能開啟八道靈魂枷鎖而已。

但李瀟已經很滿足了!

「龍脈洗髓訣,再加上這簡化版的八玄遁甲,足以讓我在短時間內開啟九道靈魂枷鎖!」李瀟眼中精光一閃,指尖一滴鮮血落下,那神奇的符文顯化。

嗡!

下一刻,地面震動了起來,隨即一股雄厚的龍脈之力爆發,將李瀟籠罩了起來。

「八玄遁甲第一玄——開玄!」

一聲輕喝之下,李瀟將龍脈之力全部凝聚到了眉心之處。

這裡,便是第一玄的所在之地。

八玄宗地下的龍脈雖然很低級,但以龍脈之力開啟第一玄,還是十分輕鬆的。

僅僅是幾十息的時間,李瀟的眉心之處,便傳出一道如雷霆一般的轟鳴之聲。

隨即,一道清脆的響動傳出,像是有什麼東西崩碎一般。

一股浩瀚的潛力,如岩漿火焰,在剎那間流傳全身,一股灼熱的氣息,瀰漫而起。

「可惜了,只是打開了一個缺口,若是完整的八門遁甲,這第一玄打開的就是一道門,而不是一道口子……」李瀟暗嘆一聲,但心裡還是很滿足了。

龍血聖尊 內視己身,李瀟看到自己的眉心之處,有一個拇指大小的光點,似乎連接著靈魂深處。

一道道雄厚的潛力,正從這光點內噴薄而出,宛若靈力一般!

最為重要的是,在第一玄被打開后,潛力爆發之下,竟然震碎了第三道靈魂枷鎖!

「按照這速度,不出三天,剩餘六道靈魂枷鎖應該能全部打開了。」李瀟面帶笑意,目光落在了那本古書上,開始參悟第二玄。

「李瀟,外面有人找你。」

沒等李瀟參悟多久,修鍊室外就傳來一道十分冰冷的聲音,似寒冬臘月間的風霜,冷人心骨。 所以,盛辭衣絕對不能給他們帶走了。

她這養了幾天,終於把人給掰正了那麼一丟丟。

誰知道被他們帶回家幾天,盛辭衣會不會直接變態!

所以,果斷的放棄打高雪的臉。

高雪被路瑾一段話懟的張了張嘴,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借心暖愛 「高小姐,你要是付不起錢,那這件衣服就屬於凌小姐的了。」

高雪說不出話來。

她根本就沒那麼多錢,那什麼付賬?

眼裡的狠毒就像是蛇毒的毒液,要湧出眼眶。

那個店員不屑的說了句「一個窮逼也敢出來招搖撞騙,臉呢」,轉臉就討好的把衣服捧到了路瑾面前。

剛才有多高傲不屑的態度,這個時候就有多低卑。

高雪站在那,感覺自己就想跳樑小丑一樣。

那些人看自己的目光都帶著不屑,鄙夷,譏諷,噁心。

這個賤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