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眠雙臂護食,「站住,不許動!」

「我就吃一口。」

「不行!」

「就一口!」

「凌遇深,你幹嘛……不許搶我吃的!」

「眠眠,你花瓶怎麼裂了?」凌遇深指著餐桌那端擺放著的花瓶。

陸眠轉頭去看,「裂了么?」

她道行還是太淺了點,不是凌遇深的對手,一招聲東擊西,成功讓他得手。

等她回過頭來的時候,凌遇深已經開始吃第二勺了。

「啊!」

陸眠大叫,「臭男人,搶我東西吃!」 凌遇深按住她的腦袋,不讓她靠過來,順手就把酒釀小圓子的碗給端走了。

「你!」

陸眠怒,凌遇深出言安撫,「你還在感冒,少吃點酒釀。」

「我就想吃,你管我。」

好不容易把酒釀小圓子搶回來,已經被他吃掉了一般,陸眠那叫一個氣。

狠狠瞪他一眼,覺得不夠解氣,又狠狠踹他一腳。

這一腳可不是開玩笑的。

帶著十足的怒火下腳的。

凌遇深痛得倒抽一口冷氣,小腿肚上,還隱隱作痛,「謀殺親夫么你?」

「親夫?就你?哼!」

她躲到餐桌遠遠的一角去吃,凌遇深一手支著額角,饒有興緻的看著她,她吃東西很可愛,像個小倉鼠一樣,雙頰鼓鼓的。

不知道是不是怕他搶的原因,一邊吃,一邊時不時沖他頭來警惕的目光。

時刻防備著。

「圓圓,別生氣了好不好?」凌遇深緩緩問。

「人家生氣你也要管,你怎麼不去住海邊呢?」

「……」他無言以對。

吃飽喝足,陸眠回卧室換了身舒服的家居服,出來一看,凌遇深竟然在她書房辦公桌前看著什麼。

心猛地一沉,陸眠尖叫一聲:「啊!」

嚇得凌遇深手一抖,相框差點從手中掉落。

「誰讓你私自進我書房的?出去,快出去!」

辦公桌上,擺放著幾個相框,有她家的全家福,有她和小滿的照片,在這幾個相框後面,藏著一個最小的相框。

是一個男人的背影,只一眼,凌遇深就認出來了。

相框被她搶走,藏到身後,盯著他的目光,充滿了憤怒和……慌張。

他薄唇微勾,噙著淡淡的笑。

只是看著她笑,並未說話。

「你還愣著幹什麼,出去啊。」

「不先解釋一下照片么?」凌遇深手指在桌面上輕叩兩下,「解釋一下,我的照片,怎麼會出現在你辦公桌上,嗯?」

「是你么?」陸眠睜著眼睛說瞎話,「我在網上看到的,覺得照片挺有意境的,還挺像我們家金澈,所以就放在桌面上。你可別誤會啊。」

前半句,凌遇深還是笑著的,後半句,他笑意驟斂。

像誰?

金澈是她家的?

「陸眠,你可要想好了再說。金澈是你家的?」

「難道不是我家公司的么?」

「你家的和你家公司的,可是有很大差別。」

「我覺得一樣。」她無所謂的道。

態度也很敷衍。

對他的關注點,一點也不重視。

「你覺得一樣?」他清潤的嗓音,已經變得低沉,頎長的身軀,也在漸漸向她逼近。

一股不怒自威的氣息,從他身上四散開來。

尤其是那雙漆黑的眸子,更是點綴著灼灼濃稠的慍怒。

可見,他是真的生氣了。

「對啊。」陸眠故作無畏地點頭。

「呵。」一聲冷笑。

凌遇深覺得,自己有必要幫她區分一下,這兩者之間的區別。

修長的指尖,挑起她精緻的下巴,俯首吻下。

陸眠陡然瞪大了眼,呼吸一窒。

凌遇深完全沒給她反應的時間,推著她一點點倒向沙發。 曹璇從自己的車上,拿出了武裝帶,掛在腰間。順手遞給了王勃一根警棍,讓其用來防身。

「準備一下,我們可能要提前先上了,安排的人還需要一點時間,才能夠到。但是情況緊急,沒時間拖了,有沒有膽量?」

王勃點了點頭,自己可是個憤青,怎麼能看著這些人渣欺負人。

「那好,我們準備上吧……」美女警花曹璇這才說了半句,話都還沒說完。王勃就拿著警棍,像敢死隊一樣沖了過去。

「住手!你們這些人渣,竟然」我去,曹璇瀑布汗,這尼瑪真逗比啊!你就不能偷偷的上去先制服幾個,竟然選擇剛正面,這可真是夠騷的。

刀疤老大帶著小弟們,將視線移到了王勃身上。

王勃回身看了一下,美女警花沒有跟上來,還好自己有著神奇的針灸盒,不過這很有可能會在美女警花面前暴露自己的小秘密,不過也顧不上這些了。

總不能讓自己被打成豬頭吧?

刀疤老大一揮手,「都給我上,打殘這小子。」

卧槽,這是逼我上大招啊,看我今天不用神針這麼死你們。

這時曹璇走了過來,拽住了想要繼續向前的王勃,對著刀疤老大一群人道。

「你保護住自己就行,剩下的交給我就行了。」

黃毛一看到曹璇出現,頓時眼冒色光口水直流,這特么的就從來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娘們。

自己今天必須拿下這個女人,先讓老大吃肉,再看有沒有機會喝口湯。

對於讓老大摘首彩,這些小弟們那是沒有一點心裡壓力。

畢竟做老大的不吃肉,難不成讓小弟吃肉自己喝湯。

這特么的算哪門子老大,混什麼社會,不如滾回去種地。

「老大,這娘們長得真給勁,能不能老大你拔了頭籌,然後賞給小弟玩?」

這刀疤老大估計是天黑,再加上曹璇一身裙裝,沒有穿那一身警服。

這才沒有認出來曹璇,不然絕對夾著尾巴逃跑了,畢竟惹誰也不能直接惹警察局副局長。

「好的,沒有問題。你們都給我上,放心吧!只要有老大一口肉吃,絕對少不了你們一口湯喝。」

一眾小弟連呼稱讚,馬屁不斷。

「老大威武,老大牛筆!」

「老大仁義,老大萬歲!」

王勃聽到了這些小弟沒腦子的話,一陣惡寒,你們特么的把自己當成了什麼?

竟然還敢說仁義,還聲呼萬歲,真特么的辣雞,人渣一樣的玩意,也配如此舉動?

「辣雞,你們是要上天嗎?」

紅毛不經腦子,直接張嘴就噴。

「我們讚美我們老大,有什麼不可以的?你又是個什麼東西,竟然還敢嘲諷我們? 海賊全文免費閱讀 再說了,普天之下還有誰,可以擔的起這美譽?」

王勃被這群混混的噁心嘴臉,給隔應的不行,這特么的是自己見過最噁心的人,沒有之一。

口氣不小,感覺牛逼轟轟,可是特么的卻是一群人渣。

「一群辣雞,你們一起上吧!小爺我今天要打十個。」

「草,兄弟們,別等了,動手打死這**仔。」

「動手打死他,竟然敢說我們辣雞,真特么的是活膩歪了。」

「沒錯,把這**仔打成豬頭,再把他女朋友搶過來,當著他的面玩弄。」

一個混混隨口的叫喧,不料這句話卻深深刺痛了曹璇的心臟。

本來還打算只是暴打一頓,結果心裡下定決心,絕對不會留手,要狠狠的教訓這群人渣。

小混混們從褲襠里掏出了棒球棍,有的掏出了扳手,有的掏出了匕首,竟然還有一個人特么的拿出了震動棒。

王勃瞬間震驚了,這是一群什麼樣的人啊?

特么的瞬間化身機器貓啊?從褲襠里掏武器,最特么神奇的是還有人拿著一根震動棒。

曹璇怒罵人渣,手腳上絲毫不留情,很明顯這是要把對方打成殘廢。

畢竟這些人語言不但粗鄙,使用的武器更是變態。最主要的是隨身攜帶器械,這是在威脅社會治安。

不打廢這群人渣,真對不起自己的工作,對不起自己。

我將代表正義,消滅你們這群人渣!

曹璇給自己心裡鼓勁打氣,雖然穿的是裙子,有些不太方便,很容易走光。

不過也沒必要計較這些了,還是最快解決問題,陪著教官敘敘舊吧!

混混們一窩蜂的舉著武器沖了上來,曹璇伸手抓住一個混混的手腕,一拉一扯,牽引著其手中的棍棒,幫助自己擋住其他攻擊,再飛起一腳直搗球門,正中門中。

「唔」守門員一聲悶哼,痛苦的捂住球門跪倒在地,沒想到這獨門絕技斷子絕孫腳,初顯神威秒殺守門員,根本就來不及防禦。

另一隻手抓住落下的棍棒,輪成一圈,恰好擋住了第二波衝上來的攻擊。

又是一腳抬起,嚇得紅毛扔掉了手中的震動棒,緊緊護住球門。

不想曹璇一招聲東擊西,重重的踩在了腳背上。

「啊!」的一聲,跳了起來,看到手鬆動了,又是一個弧線球,命中球門。

「噢」了一下。紅毛步了前一個守門員的下場,一頭倒在地上,直哆嗦不停。

嚇得周圍的混混,齊齊退了一步。

王勃看到這,和自己單挑,鬧著玩的混混,也是額頭冒汗,蛋疼菊緊,有種捂襠逃跑的衝動。

這女人真是太狠了,竟然一言不合就玩射門,這球門對於男人來說,那就是命根子,沒了這玩意,就不是男人。

哪個男人能不在乎?除非他不是男人,這才不會在乎。

和王勃對打的男子,對著王勃道。

「大兄弟,咱倆能不能往旁邊挪挪,在這裡太可怕了,萬一誤傷了,那就徹底的完蛋了。」

王勃一聽挺有道理的,不過再一想,自己又不是壞蛋,幹嘛需要怕美女警花。

要怕也是這些混混才對,自己為什麼要答應他。雖然說離得近會被誤傷,但是自己可是自己人,怕個球啊?

所以王勃搖了搖頭,沒有答應。

面前這混混再一看,那邊的暴力美女又打翻了幾個自家兄弟,現在就剩下了自己,黃毛,猴子和老大。

被打倒的兄弟已經有八個人了,這真的是太可怕了。

因為這女人,把人打倒以後,竟然都會補上一腳大力抽射,美名為沒收作案工具,以免荼害女性。 被他變相的「教訓」了一頓。

陸眠整個人收斂了身上那股囂張和任性的勁兒,可憐兮兮的捋著凌亂的頭髮。

「現在知道你家的,和你公司的區別了么?」

敢怒不敢言的陸眠,小雞啄米般點頭。

好漢不吃眼前虧,忍一時風平浪靜,大丈夫能屈能伸……她忍就是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