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宗門無一例外,都是跟青龍宗,朱雀宗,白虎宗三個宗門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同時也都是有著七源或者八源至尊坐鎮。

洛天的目光在這些人的臉上一一掃過,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笑容中帶著無盡的冰冷。

沙蒼茫臉上也是露出笑意,礙於血誓的原因,這一年內,沙蒼茫都不會對洛天或著洛天的勢力出手,但是不代表別人不可以。

而金詠思和柯震天也是有所顧忌,上次兩人圍攻洛天,竟然也叫洛逃走了,如今金詠思的修為還沒回復,柯震天一人也沒有把握,留住洛天,若是在這所有人的面前,兩人合力,也讓洛天逃走了的話,兩宗的面子和威望也就不剩下什麼了。

「你們的主人都沒說什麼。你們這幾隻狗倒是叫的挺歡的!」洛天聲音冰冷,彷彿一道寒風一般在那幾人的心頭刮過。

「切,你是天元宗的宗主么?那個娘們不是天元宗的宗主么,有本事讓她打贏了我們,我們就同意讓你們開宗立派!」一名滿臉鬍子的壯漢大聲開口,臉上露出一絲揶揄的味道,目光看向江思惜。

「青虹府的騰長虹?」洛天身後的江翼夢輕聲開口,將那名大漢的底細講述給了洛天和江思惜兩人。

「既然騰宗主有如此興緻,那麼我來領教一下騰宗主的手段吧!」江思惜臉上露出殺意,本來就知道,創建宗門不是那麼容易,此時看到有人跳出來,江思惜已經打算出手,震懾一下其他人。

「哈哈……江思惜不愧是曾經青龍宗的叛徒,就憑這份膽量,本宗主佩服!」騰長虹長笑一聲,七道本源之力,環繞在體,外目光帶著不屑,衝天而起,七源天至尊的威壓瞬間籠罩在整個天元山的上空,讓天元宗的人們呼吸一窒。

江思惜看著騰長虹的本源之力,臉上露出一絲不屑,雖然騰長虹是七源至尊,但是那七道本源只有兩道本源是大道本源,剩下的只是五屬性本源,比起她來實在是差了一個檔次。

一步邁出,身上勁風四起,腳踏虛空,緩緩地朝著騰長虹走去。

但是就在江思惜走出去的一瞬間,一道玩味的聲音,傳進了人們的耳中:「宗主,這種人,怎麼配讓你來殺,小的分分鐘就能拍死他!」

江思惜眉頭微皺,轉過頭看向洛天,自己完全能夠有實力幹掉騰長虹,哪裡能夠用洛天出手。

「有了身孕,就好好養胎,當你的宗主,這種打打殺殺的事情,我來就好了!」洛天緩緩的走到了江思惜的身前,聲音傳進江思惜的腦海之中。

聽到洛天的話,江思惜身軀一震,轉身看向洛天眼中的柔和之色,沒想到自己雖然極力隱藏,但是終究還是被洛天發現了。

由於很多人在,洛天並沒有太過放肆,而是彷彿一個弟子一般,對著江思惜躬身施禮,眼睛還眨了眨。

江思惜雖然極力隱瞞,但是洛天何等的強大,怎麼能感覺不到江思惜的身體之中,孕育著一個小小的生命。

洛天怎麼也沒想到,僅僅只是一個晚上,自己就中獎了,洛天也是有些無語,自己的基因還真的強大。

「爺爺和爹還有娘一定會很高興吧!」洛天心中暗嘆,走到了騰長虹的身前,目光中變的有些冰冷起來。

「洛天你,我明明挑戰的是天元宗的宗主,你又不是,你出來幹什麼!」騰長虹有些慌神,畢竟洛天可是八源至尊,自己還是七源而已,心中發虛。

奪愛 「啪……」但是洛天卻是懶得和騰長虹解釋,身影如同一道鬼魅一般出現在了騰長虹的身前,大手掄出,一巴掌扇在了騰長虹那滿是胡茬的臉上。

剎那間,騰長虹的身影如圖一道流星一般飛向了遠處,眼看著將要撞到一座山峰之時,洛天的身影再次出現在了騰長虹的身前,大手再次一掄,將騰長虹再次扇回了人們的身前。

洛天如影隨行,一把抓住騰長虹的長衫,臉上帶著一絲笑意:「你算什麼東西,你主人都不敢放屁,你在這裡亂叫個什麼勁,今天我就殺了你,我倒要看看你背後的主子,能把我怎麼樣!」

洛天並沒有直接將騰長虹滅殺,而是一巴掌一巴掌的掄下,不斷的抽在滕長虹的臉上。

滕長虹雖然是七源至尊,但是比起洛天來實在是差了太多了,整個頭上不斷的傳出碎裂的聲音,牙齒沾染著鮮血,不斷的從天空中滴落。

「啪……啪……」站在下面的人們臉上露出驚顫的神色,看向天空中的洛天,沒想到洛天竟然強悍到了如此地步,七源至尊在洛天的面前,根本無法反抗。

金詠思沉默,此時他的實力也是七源至尊,若是對上洛天,即使不會向騰長虹那麼慘,但是也絕對不是洛天的對手。

柯震天眉頭微微皺了起來,他沒想到洛天的修為居然恢復的這麼快,而且看樣子,修為彷彿更加精進,徹底穩固下來,比起剛出封神大陸之時還要強了一分。

「洛天,得饒人處且饒人啊!」陳玄冥臉上露出一絲不忍的神色,看著那整個頭顱都大了幾分,出現一道道裂紋的滕長虹,大聲開口相勸起來。

陳玄冥也是驚嘆的發現,現在的洛天,跟自己比起來,絲毫不差,甚至比起自己來也是要強上一絲。

聽到陳玄冥的話,本來懶散無比,眼睛微閉的玄武老龜,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嘭……」陳玄冥的話音剛剛落下,也不知道是騰長虹肉身太弱,還是洛天用力過猛,滕長虹的頭整個人直接崩碎,三道神魂,滕長虹的身體之中飛了出來。

「真是不抗揍!」洛天低聲呢喃,碧綠色的火焰從手中飛出,將三道神魂包裹起來,在碧晶琉璃火下,滕長虹的三道神魂,化成了一縷縷青煙飄散在人們的視線當中。

一具無頭的屍體,從天空墜落,掉落到青石地面之上,讓人心驚無比,鮮血迅速的將地面染紅。

「來人,去將這具屍體扔到後山喂狗!」洛天沖著還在發獃的天元宗的弟子們開口。

被洛天的聲音驚醒,天元宗的弟子們顫抖著將騰長虹的屍體,抬了出去。

「還有你是吧?」洛天將視線停留在之前叫的很歡的一個中年人的身上,身形閃動消失在了天空之上,彷彿一隻青色的大鵬,瞬間出現現在了那名中年人的身前,伸手一抓化成有力的鷹爪,一把將那名中年人抓到了天空之上。

人們獃獃的看著天空中霸氣滔天的洛天,心中暗自大吼:「尼瑪啊,那可是七源天至尊,就這樣被扇死了!」

「你有什麼意見,來來來,說出來,我聽聽,對我們親愛的宗主哪裡有不滿意的地方儘管提!」洛天雙眼爆發出陣陣的寒芒,聲音響徹天地,讓所有前來的宗主們輕輕的顫抖起來。

「魔鬼!」人們心中只有一個詞來形容洛天,紛紛保持著沉默,至於另外幾名之前跟隨滕長虹附和的宗主們則是輕輕的抬了抬腿,朝著人群之後退去,一刻也不想呆在這天元宗之中。

但是剛剛邁處幾步,幾人便是停下身來,因為他們感覺到一股恐怖的殺意,將他們鎖定,只要自己在退一步,就會迎來狂風暴雨般的攻擊。

那名被洛天提在手裡的中年人,顫抖著,將目光看向了柯震天,但是得到的只是柯震天的沉默。

柯震天此時也是忌憚無比,沒想到洛天竟然強大到了這種地步,自己一人,完全拿不下洛天。

「洛天,算了吧,萬事和為貴,得饒人處且饒人啊!別在造殺戮了!」陳玄冥開口再次規勸起來。

「我……」中年人剛想想說他沒意見,卻別洛天一拳轟在了胸口之上,想要說話,卻是說不出來。

「不說話就是有意見,有意見就不行!」洛天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冰冷,根本不想給中年人絲毫的機會,洛天要的是震懾,單單死一個人,還不能形成震懾的作用,同時也正好藉此機會削弱一下,四大宗門附屬宗門的實力。

一拳轟出,中年人便是化成了血霧,將洛天潔白無比的衣衫染紅,同時神魂也被洛天一拳紅碎。

「媽的,這小子就是不想放過我們,我們跟他拼了!」看到中年人死去,停下腳步的那幾人大吼一聲,七名七源天至尊,衝天而起,朝著洛天沖了過來。 第八百零七章無敵之勢

東平大陸,天元宗上空,洛天臉色淡然,衣袍染血,站在天空之上,七道流光如同七道閃電一般朝著洛天沖了過來。

江思惜目光一閃,剛要出手,腦海之中卻是響起了洛天的聲音:「站在那,這幾個小蝦米,還難不到你男人!要對我有信心!」

江思惜停在了天空之上,目光中帶著一絲擔憂,但是對於洛天的話她卻不能不聽!

而天元宗的人們則是臉上露出期待之意,看向洛天,如果洛天能夠將這七人的攻擊全部攔下,那麼也就證明,洛天有著和沙蒼茫等人爭鋒的實力,天元宗的未來將會無可限量。

「眾位,得饒人處且饒人啊!不要在傷了和氣了!」陳玄冥的聲音,在玄武老龜抽搐的目光下響了起來。

聽到陳玄冥的話,洛天緩緩的轉過身,目光帶著恭敬之色,對著陳玄冥微微一抱拳:「前輩,今日是他們欺我天元宗在先,若是我今日不敵,想必您也應該知道我的下場是什麼,所以,我只能被動迎戰!至於死傷,我洛天從來都是人不范我,我不范人,人若范我,斬草除根!」

洛天冰冷的聲音在整個天地間響起,那毫不留情的話音,讓眾人心中一驚,甚至就連沙蒼茫金詠思還有柯震天三人也是感覺到了陣陣的涼意在心中飄過。

其他人也是紛紛關注著幾人的戰鬥,暗自判斷著從今以後,和洛天的關係。

「狂妄……」一名老者大吼一聲,七道本源之力,化成一隻滔天巨象,象腿伸出的同時,恐怖的威壓也瞬間作用在洛天的身上,粗壯的象腿朝著洛天狠狠的踏去。

「那是巨象宗的宗主,七源天至尊象星雨,沒想到一上來就是壓箱底的絕技,這是要一舉將洛天擊殺不成?」有人看向天空中的巨象,大聲驚呼。

「海上生明月!」

「至尊黃泉!」一聲聲斷喝之聲響起,空恐怖的波動,讓整個東平大陸都隨之顫動起來。

天地之力化成強大的威壓瞬間朝著洛天席捲而去,七道本源之力形成的武技,帶著滔天的轟鳴之聲,朝著洛天迅速的衝去,下一瞬間,便是衝擊在了洛天的身上。

「就憑你們?就連柯震天和金詠思聯手都奈何不得我,七源至尊我殺的多了,你們又算什麼東西!」洛天長發飄揚,周身青氣瀰漫,身體的四周雷霆閃動,彷彿一池雷海,整個人的氣勢衝天而起,面對幾人的攻擊怡然不懼,沒有絲毫閃躲的意思,三拳轟出。

「轟……轟……轟……」三拳落下,轟鳴震天,每一拳落下之際,便有兩種武技在天空之上轟然炸開,無形的波動,不斷的朝著四周翻捲起來,整個天空也隨之一暗。

三拳落下,蒼茫失色,雲海翻卷,整個天空之上也僅僅只剩下一柄金色的巨錘狠狠的砸向洛天。

「嘭……」巨錘砸落,砸在了洛天那滿是青氣的身上,巨錘轟然碎裂,洛天卻是依然昂然的站在天空之上,紋絲未動,彷彿一個天界戰神一般,目光中帶著不屑,在七人的身上掃了一圈,最終將目標最終鎖定在了最先出手的那名老者的身上。

那名老者心神巨震,腳踏虛空,想要遠遁,目光中帶著驚顫的神色,根本生不起一絲反抗的心思,在他看來,眼前這個洛天根本就是一個怪物,七名七源天至尊的合力攻擊,居然不能傷到洛天絲毫,根本就不是人力能夠辦到的。

「你們打完了,該我了吧!」洛天目光清冷,身體化成一隻青色的大鵬,周身雷光閃動,一步邁出,瞬間出現在了那名老者的身前,殺神一拳轟出。

老者臉上露出駭然,無心硬捍,洛天給他們的感覺實在是太恐怖了,面對洛天,兩人好像年齡上發生了變化,洛天彷彿一個大人,而在洛天身前的老者,彷彿是一個孩子一般,無法反抗。

洛天大手一抓,整個個天空隨著一暗,黑暗本源和光屬性本源同時飛出,化成一個太極圖案,彷彿相互吞噬,又彷彿不斷的衍生一般,飛速的旋轉著,印在了逃走的一名老者的身上。

老者整個瘦小的身軀,發出清脆的響聲,彷彿承受了千斤重力,整個人像是一枚炮彈,砸進了人們的腳下,一個深坑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想逃?」洛天目光閃動,冷然看向其他六人。

六人分別朝著六個方向飛去,想讓洛天不知道抓誰好,六道長虹,劃破天際,朝著遠方飛去。

六人幾乎拼了命,甚至燃燒了本源,只為能夠換回一線生機,洛天實在是太可怕了,除了沙蒼茫,金詠思還有柯震天三人,眾人不認為還有誰能夠治的了洛天。

「逃不掉!」洛天冷聲開口,雙手飛速的變化起來,一串串符文從洛天的手出飛出,化成一條條長龍,朝著四周擴散而去。

「封天!」洛天雙手朝著虛空狠狠的一按,恐怖的封印之力瞬間籠罩在整個天元山上以及天元山方圓百里的範圍。

一串串符文,在天空之上,彷彿一顆顆星辰,將整個天空點亮。

看到洛天施展的手法,沙蒼茫臉上卻是露出強烈的波動,因為天空上的符文組成的景象,沙蒼茫實在是太熟悉了,因為這就是超凡祭壇之上,當初他們即將離開,那紙金書所展現出來的手段,沙蒼茫沒想到,僅僅那片刻的時間,洛天便是將其模仿了個八九不離十。

「這是規則之力!沒想到這小子,居然能動用規則之力!」金詠思等人也是目光中帶著感嘆之色看向洛天,眼前的洛天讓他們感覺到更加可怕起來。

「此子成氣候了!」柯震天低聲呢喃,眼中露出複雜的神色,看向洛天。

「不出十年,洛天必然是四聖星域的第五巨頭,沒有人能夠與其抗衡,除非是四大宗門聯手!」陳玄冥開口,聲音中帶著唏噓之意。

四人的話讓所有宗門的強者們露出大驚之色,沒想到四大巨頭居然對洛天的評價如此之高。

的確如此,洛天這些天也是沒有閑著,想著如何再將自己的實力再次提升一個檔次,最後將注意力放在了紀元之書之上,當出在超凡祭壇之上,一紙紀元之書,鎮壓了蒼天,對洛天的感觸實在是太過震撼了,腦海中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同紀元之書一般,鎮壓蒼天,所以根據腦海中的景象和當時體悟,感悟模仿出了當時的場景。

就在人們議論之時,洛天的身影也是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手中提著三名七源天之至尊,至於另外三人,則是被其逃走了,不是洛天抓不到,而是那三人施展了某種秘法,將七道本源全部燃燒,修為直接跌落到了界尊境,才逃脫了洛天的追殺。

「嘭……嘭……嘭……」洛天將三人扔到了地面之上,沖著天元宗的弟子們開口:「你們說怎麼處理這三個老傢伙!」

「殺……」低沉的吼聲在整個天元宗的上空響起,天元宗的弟子們臉上露出瘋狂的神色,看著天空中的洛天,他們真的沒想到,洛天居然如此強大,即使是四大巨頭,都是拿洛天沒辦法,那麼他們還有什麼擔心的必要,之前的情緒也是全都一掃而空,被洛天的強勢帶動了起來,大聲低吼著。

洛天沒有說話,三拳轟出,三名七源天至尊便再次暴斃在了洛天的手下,鮮血將整個地面染紅,洛天也是彷彿從血海之中走出來的人一樣。

「三天之後,我天元宗,向這幾個宗門發出挑戰,望各位相互轉達一下!」洛天輕描淡寫的擊殺了三人之後,江思惜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聲音在人們的耳中響起。

人們不由得想到了洛天之前的話來,人不范我,我不范人,人若范我,斬草除根,江思惜這麼做明顯是想要趕盡殺絕的意思。

「眾位,你們還有什麼意見么?有什麼意見趕緊提,我們的時間有限,趁著現在我還有空,就都說出來吧!」洛天擦了擦身上的鮮血,目光在人群掃過,最後停留在了四大宗門的身上。

「這尼瑪誰敢有意見!一有意見就等於送死,誰還敢有意見!」人們心中大吼著,最後目光也是落在了四大宗門的身上,等待著事情的發展。

沙蒼茫,金詠思還有柯震天沉默起來,目光同洛天對視在一起,最後三人輕輕的點了掉頭:「我們同意天元宗的成立,當然,三個月後,我希望江宗主不要退縮,我發出的宗門戰!」

「宗門戰,兩宗之間有著解不開的矛盾之時,可以開啟宗門戰,那時候一決生死!」柯震天開口,聲音在人們的耳中響起,讓人們倒吸了口涼氣。

宗門戰,故名思議,就是兩個宗門之間的戰鬥,也關乎著兩個宗門的生死存亡,若是一方敗了,那麼也會直接被滅門,當然事關生死存亡,兩個宗門也可以邀請自己宗門的附屬宗門還有盟友宗門等來幫助。

洛天在四聖星域呆了這麼久,顯然也是知道宗門戰的含義,眉頭微微緊鎖了起來。

「好……本宗答應了!」不等洛天開口,江思惜臉上露出一絲冷淡之色,直接開口答應了下來。 第八百零八章穩定下來

天元宗上空,洛天站在天空之上,眉頭緊皺,聽到江思惜的話,所有人的目光放到了江思惜的身上。

洛天同樣也是疑惑不以,按理說,天元宗現在的總體實力,根本無法和四大巨頭宗門的任何一個抗衡,洛天能感覺到東平大陸之外,那黑壓壓的朱雀宗弟子,是天元宗的十幾倍不止,洛天都想不到江思惜有什麼信心能夠面對朱雀宗整個宗門的攻擊。

而沙蒼茫等人臉上也是頗有興趣的看向江思惜,想不出這個天才弟子倒底有什麼底牌能夠和朱雀宗對抗,更何況朱雀宗還有白虎宗這個盟友,甚至還有幾個強大的附屬宗門。

「放心,我自有辦法!」江思惜沖著洛天傳音,臉上露出一絲自信,聲音傳進洛天的腦海之中。

洛天看著江思惜眼中那自信的眼神,心中不知道為何升起了一絲不好的預感,洛天明白一個道理,這個世界,從來沒有免費的午餐,能夠這麼短的時間內,讓天元宗打敗朱雀宗,江思惜一定會付出代價,這代價,即使是洛天都有可能承受不住。

「好,江宗主,真的是好魄力,那麼三個月後,我們就拭目以待了!」柯震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目光看向洛天和江思惜。

若是洛天和江思惜不答應下來,那麼柯震天還真的拿這兩人沒辦法,此時答應下來,那麼自然要立下血誓,到時候兩人想跑也跑不掉。

九重行 「這血誓我來立吧!」洛天輕嘆了一聲,不等江思惜開口,洛天伸手一指,血液出現在空中化成符文凝聚在眉心之上。

柯震天也是毫不客氣,臉上帶著自信之色,將誓言完成。

「既然如此,那麼我們三個月以後再見了!我們就不多逗留了!」柯震天冷哼了一聲,身形閃動消失在了原地。

金詠思見今天是打不起來了,也是對著沙蒼茫和陳玄冥抱了抱拳,帶著白虎宗的眾人,消失在天元宗的上空。

「你好自為之吧!你們三宗的事情,我不會插手,並且青龍宗的附屬宗門也不會去幫朱雀宗,青龍宗的大門隨時為你敞開!」沙蒼茫臉上露出笑意,目光看向江思惜,說完之後,也是帶著青龍宗的人們飛出了東平大陸。

「江宗主,那個我宗門還有事,就先不多呆了!」

「江宗主,我老婆要生了,我就先走一步了,改天在來賠罪……」不斷的有人開口,找著各種理由,紛紛離去。

一時間整個熱鬧無比的天元山上,各個宗的宗主們,走了將近七成,只剩下一些弱小的宗門,還有玄武宗的附屬門派呆在了這裡,與之前比起來,顯得空曠無比。

甚至一些之前留下來的隨從們也是相繼離開,在他們開來,三個月後,天元宗,必然會被朱雀宗所滅,沒有一絲勝算的可能,他們留在這裡,完全就是送死。

「洛天,恭喜你開宗立派了!」陳玄冥臉上帶著溫和的笑意,沖著洛天開口。

「多謝前輩了!」洛天對著陳玄冥抱了抱拳,臉上帶著恭敬的神色,顯然對於這種時候,陳玄冥留下來,對天元宗也是一種鼓勵。

「剩下的事情照常進行吧!」江思惜臉上毫無波動,沖著身後的江翼夢開口。

江翼夢答應了一聲,很快整個開宗大典,便再次進行起來,一塊青銅大扁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大扁上刻畫著天元宗三個蒼勁有力的大字。

洛天和江思惜,合力將大扁掛在了天元宗的山門之上,宣布著宗門的正式成立。

「小子,沒帶什麼禮物,我送一個護山大陣吧!」化身成人的玄武老龜緩緩的睜開了雙眼,聲音之中依舊帶著懶散,沖著洛天和江思惜開口。

剩下的人們聽到玄武的話,臉上露出驚訝之色,玄武在四聖星域號稱是最強的防禦,也是最早進入到九源的一批人,活的最悠久的存在,這樣的大能布置的護山大陣絕對是強大無比。

洛天和江思惜的眼神也是一亮,兩人都是擅長煉丹,現在天元宗的護山大陣,也是兩人當初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布置出來的,完全是靠著兩人的實力,硬生生的布置出來的九級陣法,這種陣法,也只能擋住地至尊的一兩次攻擊而已,基本上算是一個擺設。

而一個宗門,護山大陣是必不可少的,一個堅固的護山大陣,完全能夠在危難的時候,拯救一個宗門。

洛天和江思惜開心之際,玄武那蒼老的身軀,也是緩緩的飛上了天空之上,本來懶散的雙眼,猛然睜開,身上的氣勢也是節節攀升起來,整個人彷彿變了一個人一樣,彷彿是這天地間的主宰一般。

一枚枚的陣旗,從玄武那蒼老的身體之中飛出,帶著各種本源之力,落在了天元山的周圍。

「一千……兩千……」足足九千九百九十九枚陣旗,一瞬間便被玄武全部扔出。

如同乾柴一般的雙手,開始緩緩的變化起來,一枚枚陣旗,化成各種顏色,朝著天元山的上空匯聚而成,化成一隻龐大的龜殼一般,奇怪的紋路將整個天元山覆蓋起來。

洛天能夠感受道,這護山大陣的不簡單,即使是自己,想要一時半會兒,將其破開,都是有些困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