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天宮對於羅征的事情了解的最清楚,羅征可怕的絕不僅僅是成長的速度。

「看樣子太一天宮對你傾注了許多心血和資源吧?」九天族長微笑道。

甘高寒剛想否認,畢竟那些資源是羅征自己爭取而來,但羅征已點頭說道:「是,我能夠這麼快怕到平奕天內,多虧了天宮的資源扶持。」

如果慶祝全族之力,給予羅征大量的靈魂境界與伐體罡玉,自然也是能做到的。

羅征這般坦誠后,三目族的諸多強者們也流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這樣的解釋至少讓他們心裡平衡了些。

「你們天宮的弟子們都沒有肉身只有靈魂,好不容易有人以肉身進了彼岸,當然會傾力了,」九天族長邊笑邊說道,「我這孫兒在許久之前已獲得四道聖魂刻印,五道劫骨刻印,也是我三目族有史以來刻印最多的一人,相信他能在不朽畫卷內獲得一個不錯的排名。」

他將話題轉移到自家人身上,倒是忘記去詢問羅征獲得了幾道刻印。

非煜那孩童一般的臉上充滿自信,「爺爺,這一次我一定不會辜負你們的期望。」

九天族長點點頭,「這位太一天宮的小兄弟與你有恩,等入了畫卷后,非煜你需提攜他。」

「自然是應該的!」非煜朝羅征笑著點點頭。

「那就多謝九天族長,」甘高寒平靜的拱手謝道。

九天族長奇怪的看了甘高寒一眼。

若是往常太一天宮的人得到他們三目族的照顧,應該是喜上眉梢。

可甘高寒雖然表示感謝,但語氣波瀾不興,似乎不太需要自己孫兒的幫助?

應該是自己想多了……

他哪裡知道,四道聖魂刻印,五道劫骨刻印固然是極為天才之輩,但跟羅征相比就是小巫見大巫,根本不是一個層面的存在。

接下來非煜以及另外兩名三目族人各自尋了一塊三清石,釋放出輕石后便將自己的陽魂與肉身掛入其中。

彼岸內的生靈,靈魂與肉身是一體的。

等到他們出來的時候,每一塊三清石的兩側都出現了兩尊「錨定之身」,那一尊自然是肉身,另外一尊是靈魂,倘若他們能成就不朽境,則會出現第三尊「錨定之身」。

而就在三目一族出現后,其他一些彼岸種族也紛紛前來,他們要在不朽畫卷開啟之前,將肉身與靈魂都掛上三清石。 在三十二重天的彼岸種族紛紛露面后,羅徵才發現,原來這裡的種族數量如此繁多。

畢竟曾經的那些主宰級文明,一般都會將自己的神廟建造在三十二重天。

絕世幻武 如青玉文明當時也是在三十二重天紮根的,但它們沒能抗衡過無空一族的追殺,不得不選擇進入更下層空間,藏入十三重天的暗域內。

其實人族的境況與青玉文明也類似,元始天尊率領的人族沒能抗衡元靈一族,只能逃入三十三天,而其他的族人們則藏匿在十六重天的開天神廟內。

「嗖嗖嗖……」

遠處一塊塊黑色的方塊宛若飛毯一般,貼著青銅地面快速飛行而來。

從黑色方塊的上面跳下一根根宛若「竹竿」一般的生靈,它們身形高大,通體皮膚青紫色,皆長一副馬臉,舉手投足都透露著高傲,而讓它們一字排開后,又從黑色方塊上走下三人。

這三人的氣息不凡,竟皆是不朽境強者!

「這是什麼種族,族中竟有三名不朽境……」羅征奇道。

「那是紫雲族,曾經也是排名前五的主宰級文明,」甘高寒低聲說道,「但現在效忠於元靈一族。」

「前五的主宰級文明也效忠於元靈一族了……」羅征聽著搖了搖頭。

雖說通過元始天尊已經知曉,現在的三十二重天內,除了像三目族等少部分信奉終焉之道的種族保持著中立,其他所有的彼岸種族,主宰級文明都拜入了另外兩族,但親眼目睹后還是十分感嘆。

「這紫雲族的族人們都是忘恩負義之輩,就是當了元靈一族的門下走狗也不得重用,這麼多年過去也毫無長進,」元始天尊的聲音淡淡的飄出,聲音中飽含鄙夷。

聽到元始天尊的話茬,羅征眉毛微微揚起,「元始天尊前輩,這紫雲族還與人族有過節?」

「我們人族進入三十二重天後,在人祖的帶領下已到了與元靈一族分庭抗禮的地步,那時候投奔於我們的彼岸種族和文明也不少,紫雲族是六十二號文明,比我們人族還要古老,也是我們人族最堅實的一個盟友,」元始天尊記憶的思緒也飄蕩回往昔。

那個時候的平奕天內,可不像現在看起來死氣沉沉,諸多主宰級文明此起彼伏,你方唱罷我方休,

當時的人族可是終焉之道的一面旗幟,即使七十七號混沌失敗了,可人族以及其他的彼岸文明依舊堅定不移的支持著終焉一道……

人族在平奕天最鼎盛的時候,甚至有那麼一絲機會掀翻元靈一族,在最關鍵的時刻就遭遇了幾個主宰級文明的背叛,紫雲族就是其一。

在人族失敗之後,終焉一道也漸漸地低迷。

現在那些支持終焉一道的勢力要麼消失,要麼選擇投靠元靈和無空一族,要麼就像三目族這般,只能苟延殘喘保持中立,毫無作為。

「原來紫雲族與我們人族還有這等過節,」羅征喃喃說道。

上千個混沌紀元,亘古久遠的時間長河裡發生了太多事情。

就在這時,那紫雲族人們忽然朝著兩側行進,將一片範圍內的三清石籠罩在內,同時紫雲族內的一名不朽境強者大聲說道:「這一片區域內所有已掛在三清石上的靈魂與肉身,全部撤走!」

在紫雲族之前,就有數名彼岸族人將靈魂和肉身掛進去了,包括羅征,李杯雪還有三目族人的幾位就在其中。

紫雲族的不朽境強者忽然如此要求,眾人都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

九天族長淡淡的瞥了一眼紫雲族的不朽境,不悅的開口說道:「只要一顆三清石就能入不朽畫卷,用哪一塊三清石並不重要,為何要我們撤出來?」

紫雲族的不朽境背負著雙手,森然一笑,「用哪塊三清石進不朽畫卷的確不重要,但我紫雲族的不朽境強者皆圍繞這一片區域進行錨定,旁人自是入不得!」

地上的那些三清石周圍的「雕塑」的確是細細長長的身體,便是紫雲族無疑。

可即使如此,紫雲族這樣的做法也是不講道理的。

就算是元靈一族,無空一族這樣的大族也是隨便選一三清石而已,紫雲族卻是霸道,別人已經將靈魂與肉身掛上去的,竟是讓別人撤下來。

「若是不撤呢!」九天族長眼中閃現出一抹怒色。

三目童子非煜以及其他的三目族人,同樣也是怒火萬丈。

紫雲族的另外一位不朽境強者在不遠處嘿嘿一笑道:「我可是記得三目一族應該經不起什麼折騰,若不願從中撤出,你們倒可以試試!」

三目族在平奕天內擁有自保的能力,但若紫雲族一力針對,三目族的日子也會非常難過。

聽到紫雲族這赤裸裸的威脅,三目族的族人們臉上皆顯露出悲憤之色,倒是非煜顯得十分大度,反而勸說道:「爺爺,撤便是撤了,換一塊三清石就好,又不會掉一塊肉!」

在非煜的勸說之下,九天族長只能同意,隨後非煜與三目族的其他兩人回到下卷內部的空間,將掛在上面的錨定之身收了回來。

三目族選擇撤走,其他幾個小族更是惹不起紫雲族,同樣也是乖乖的撤走,最終只剩下人族的羅征與李杯雪,而他們兩人一人掛的是靈魂,另外一人掛的則是肉身。

只因你是我的滿心歡喜 那紫雲族的不朽境打量了一眼三清石后,就注意到了這點,轉身盯著甘高寒便是命令道:「區區人族湊什麼熱鬧,還不快速速撤走!」

甘高寒,寧虛遠還在想應對之策,東皇不在,她們也不像得罪這些彼岸種族。

可羅征已搶先一步開口說道:「若是不撤走呢?」

紫雲族族人們根本沒想過孱弱的人族會拒絕,尤其是這一輪混沌的人族,連肉身都無法進入彼岸,只是將靈魂掛入其中蹭點甜頭而已,根本都是一些無關輕重的角色。

所以羅征一開口,紫雲族人的目光齊齊集中在他一人身上,在注意到羅征的肉身後,幾名不朽境強者都露出奇怪的表情。 羅征在底層鬧得沸沸揚揚,但傳遞到三十二重天的信息少之又少。

元靈一族固然對羅征很了解,但它們不會將羅征的信息傳遞給下屬的種族,這紫雲族的眾人自然有些驚訝。

「有意思,」那名紫雲族的不朽境強者上下打量著羅征,「這一輪混沌的力伐聖體真意被禁,你們的肉身應該是進不來才對,人類,你是怎麼做到的?」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羅征的肩膀微微一聳。

羅征的話音一落,旁邊已有幾名紫雲族人沖了上來,最前面的一名紫雲族人已擺出居高臨的姿態,「人類,我族的呼長老問你話是你的榮幸,你最好老實的回答,否則……」

這一輪混沌的人類都非常低調,如甘高寒等一大批聖魂境,在三十二重天內可以說是夾著尾巴做人,這紫雲族人可沒將羅征當一回事。

「否則如何呢?」羅征笑了笑。

「否則……」那紫雲族人忽然卡殼。

三目族人害怕紫雲族人,是因為紫雲族人有辦法折騰他們,可太一天宮的這群人族,尚在平弈天的保護期內,紫雲族拿太一天宮根本沒什麼太好的辦法。

「否則這一輪混沌之後,我要你們太一天宮在平弈天內消失,」紫雲族的呼長老沉聲說道。

這赤裸裸的威脅,將在場其他的彼岸生靈的目光吸引過來。

包括三目族在內的彼岸生靈,都用詫異的目光看著羅征這邊,這些彼岸生靈們同樣也有些好奇,這些聖魂境居然反駁紫雲族,那不是找死么?

在一旁沉默了好一會的甘高寒,忽然發出「哈哈哈哈」的笑聲。

甘高寒,寧虛遠他們在太一天宮中也是位極人臣,僅次於東皇與癭老的存在,但每次進入三十二重天,他們心中就憋了一肚子火。@^^$

為了天宮的長遠發展,他們向來不敢與其他彼岸種族相爭,總是笑臉相迎,若小心翼翼闖蕩神廟時,更是要看周圍那些彼岸種族們的臉色。

就剛剛紫雲族要發難時,甘高寒還想著如何應對,但轉念想過,現在東皇與癭老都被他們困住了,太一天宮與元靈一族的臉皮早已撕破。

絕對的實力差距之下,求饒與乞憐是沒有意義的。

「紫雲族的這位呼長老,」甘高寒踱步上前,「好歹也是一位不朽境,腦子似乎不太好使?」

「你說什麼!」呼長老的聲音原本就很低沉,現在更是一片冰冷。!$*!

周圍的紫雲族人們的臉上也瞬間籠罩著一層寒霜,區區人族的靈魂有什麼資格對一名不朽境如此說話?

甘高寒實力固然與對方差遠了,可終究是老成精怪的人物,什麼大場面沒見識過?他依舊不緊不慢的說道:「元靈文明在母世界內,已經數次對我天宮出手,可惜皆被我們輕易瓦解,我們與元靈一族的仇可是不共戴天,你們紫雲族不過是區區元靈族的附庸,是不是我們現在服軟了,你們就能讓元靈一族放我們一馬?」

紫雲族雖然投奔了元靈一族,但在元靈一族下屬的這些彼岸種族內也不是最強的,也幾乎沒有什麼話語權。

甘高寒這一番話,竟是讓呼長老噎住了,那張馬臉顫抖著,「你,你找死!」

「找死?堂堂不朽境強者,想要讓我這區區陽魂灰飛煙滅也不難吧?」甘高寒反嗆道。

「呼!」

呼長老高挑的身體猛的一跳,在空中一個翻轉,手中一把紫色寬刀迸發出恐怖的力量,凌空朝著甘高寒當頭劈斬下來。

甘高寒不閃不避,只冷眼相看。

那紫色寬刀在眨眼之間,已斬在了甘高寒的額前。

刀刃觸碰到甘高寒的額頭有就詭異的停了下來,這劈天斬地的一刀竟沒有絲毫效果,所有的力量都被梵度天內的規則消弭於無形,這青銅地面上的戰鬥是沒有意義的。

呼長老當然也清楚,但他出手一方面是因為氣憤,另一方面則是想要震懾太一天宮。

收刀之後,呼長老再度威脅,「希望你們在下卷的世界里永遠不要碰到我們紫雲族人,否則我必將你們碎屍萬段,走!」

就在呼長老要帶著族人離開時,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等等。」

羅征緩步走出。

紫雲族人們齊齊轉身,用冰冷的目光看著羅征。

他們放了狠話又對天宮的人無可奈何,心中的惱怒可想而知,這一個個盯過來的眼神如刀一般,恨不得將羅征切碎。

「我想知道紫雲族哪些人會入不朽畫卷上卷,」羅征微微一笑,「倒時候還請諸位照顧一二。」

羅征自然不是真的要他們照顧,這是另外一種宣戰的方式。

Personal 呼長老眼中猛的一亮,他倒是忘記了,這小子既然能將肉身掛在三清石,如再將靈魂掛上,也能入不朽畫卷!

「很好,」呼長老眉目一凝,「烏盪!」

那名叫烏盪的紫雲族人當即走了出來。

這一次紫雲族人一共會派遣六人入不朽畫卷,烏盪就是六人之中的王牌,在他身上一共有十道刻印,其中五道聖魂刻印,五道劫骨刻印,這才三十二重天內也屬極其優秀的體質。

烏盪眯著眼睛笑了笑,「既然你開口,我烏盪就記下了,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讓我好好照顧你。」

在烏盪的身後,還有其他五名紫雲族人,他們眼中都流露出不友善之色,顯然是要將羅征這個對手牢牢記住。

不遠處的三目族人們看著這一幕,一個個臉上滿是驚愕,半晌都沒回過神來。

「非煜,這人雖然對你有救命之恩,但報恩一事,我看還是要量力而行……」九天族人低聲對非煜說道。

非煜也滿是無奈,「爺爺,我知道的……」

他雖知道羅征應該有些不凡的手段,但在不朽畫卷的上卷開啟之前與紫雲族對壘,太不理性。

更讓非煜難以理解的是,那太一天宮的長輩們同樣也是如此。

不過爺爺雖然這麼叮囑自己,非煜也不是忘恩負義的人,若能在保全自己的情況下拉羅征一把他還是願意的。 不朽畫卷的開啟,對於三十二重天的各方勢力而言都是一個重要日子。

所有的彼岸種族提前到達,那些結盟的彼岸種族會制定謀略,如何在畫卷中相互配合。

這數日的時間,聚集在三清石這一片區域的彼岸種族也越來越多。

有比紫雲族更強大的萬滅族,也有形體極其怪異的勾鐮族,鮮族等等。

而混沌內的種族基本都沒有來,除了太一天宮之外就只有耳鼠一族。

耳鼠一族自然不是奔著不朽畫捲來的,不朽畫卷開啟前大約有十餘天的準備期,這個時期聚集了大量的彼岸生靈,它們就是來做生意的。

與紫雲族小小的爭論一番后,羅征的肉身便先行退出彼岸。

在畫卷開啟前,他還要將靈魂掛入三清石,而自己的靈魂尚在二十九重常融天內。

羅征的陽魂雖然有九道聖魂刻印,但終究無法同肉身相比擬,自然需處處小心。

前去三十重玉勝天前,羅征還派人前去詢問鳳女玉勝天的境況。

確定一切安好后,羅徵才從玉勝天升入常融天。

就在羅征駕臨這一片冰天雪地后,就看到諸多彼岸生靈整整齊齊正在前方,朝著自己重重一拜,而鳳女則屹立在一側不動聲色注視著羅征。

靈魂形態的彼岸生靈,一向被彼岸生靈們瞧不起,羅征恐怕是無數年來唯一擁有這等禮遇的靈魂。

「這是什麼?」

羅征有些無奈的盯著鳳女問。

「迎接你,」鳳女發出一聲輕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