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安在這件事情上絕不會讓步。她隱忍過,可是換來的是別人對自己親人一次又一次的傷害,她絕不可能再忍,她就是要狠,讓所有的人都不敢傷害她要保護的人。因為那後果,絕不是他們能夠承受的!

薇薇安一直沒有抬頭,萊安以為她害羞。臉上露出更加溫柔的表情:「只是一場宴會,沒有什麼的。大哥知道你幫過我們許多,也想見見你,感謝你。大哥現在是皇帝,如果別人知道大哥如此看重你。就沒有人再敢欺負你和你姐姐了。」

如果萊安沒有提到迪卡萊奧家族,聽到他說的這些話。薇薇安會很感動,也會很高興的陪他去參加宴會,但是,現在,她是絕不會去了。

薇薇安抬頭微微笑著,但笑意並未達到眼底:「萊安殿下,我還要照顧姐姐,就不去參加宴會了。」

萊安微微一愣,隨即道:「我會派人照顧她,你不用擔心。」

薇薇安又是一笑,這回笑得頗有深意,她發現,萊安經過這場兄弟之間的戰役,雖然成熟許多,但是有時候仍舊單純的讓人哭笑不得。

例如現在。

薇薇安直截了當的說:「我不去!見了迪卡萊奧家族的人,我會吃不下飯去。」

萊安這回明白了,薇薇安根本不打算與迪卡萊奧家族和解。他皺眉道:「薇薇安,你的仇人費拉爾已經死了,你又何必遷怒於迪卡萊奧家族身上呢?這對他們很不公平。」

薇薇安嘴角含笑,目光冰冷:「殿下,我聽說帝國的法律中有一條,如果平民無故傷害貴族,會株連九族,是不是?」

萊安點頭,是有這麼一條。

「我紅葉村的村民,每一個,都比愛德華,費拉爾的性命貴重無數倍,若按這條法律,我就是要他整個家族陪葬也不過分。」薇薇安淡淡地說。

萊安很想說,紅葉村的村民不過是些平民,他們的性命怎麼能與貴族相提並論,但是話到嘴邊忍住了,他知道薇薇安最不喜歡聽這些,而他是極不願意惹薇薇安不高興的。至於薇薇安最後那句「要整個迪卡萊奧家族陪葬」他只是當小女孩開玩笑的氣話罷了,並沒有放在心上。

「你不想去就算了。也別再想迪卡萊奧家族的事情,不想見他們就不見,總之,以後有我在沒有人能欺負你們姐妹。」

萊安說完,戀戀不捨的離開

新帝繼位,他這個唯一的兄弟也有不少事情要做,沒有時間一直呆在這裡。

天漸漸黑了,溫蒂吃過晚飯,早早休息。

孩子們也都早早睡了。

薇薇安把修恩和萊安都趕到前院的大廳去和萊安府上的人一起狂歡,而她自己,則悄悄回到自己的屋子裡。

過了大約十分鐘,薇薇安房間的窗戶從裡面被打開,一個披著斗篷身材修長的身影悄無聲息的從房間里滑出來,輕輕一縱躍上屋頂,幾個起落就消失在夜色里。

特?迪卡萊奧今晚很得意,因為新帝不但單獨和他說了一會兒話,還誇他年紀輕輕就成為大驅魔師一定前途無量。他的爺爺與現任家主羅伯特是親兄弟,他也算是直系中的一員,但是,直系同輩中卡斯特事事壓他一頭,讓他總也沒機會表現自己,心裡早就憋了一口惡氣。今晚新帝沒有和卡斯特說話,卻來找自己,這是給他的天大的面子,想不高興都不行。

前途,不就是皇帝給的嗎,皇帝都說自己前途無量了,那自己前途還差得了嗎!想到此,特搖搖微醺的腦袋,哼起小調。

突然,他乘坐的馬車猛地停下,沒有防備的特一腦袋撞到車幫上,被撞之處頓時起了一個大包。

「tmd,怎麼回事?」特大罵著,掀開車簾。

只見茫茫夜色中,清冷的月光里,空寂的街道上,站著一個用斗篷遮住面容的瘦高男子,渾身上下散發著令人心悸的殺煞之氣。

隨車的護衛已經把他緊緊包圍。

特有些害怕,但強打精神喊道:「你是誰?為何擋住我得去路,那你可知道這是迪卡萊奧家族的馬車!」帶著些許顫抖的高音在夜色中顯得尤為凄厲。

寵婚虐愛 「呵呵!迪卡萊奧家族的馬車嗎?!那就沒錯了。」一陣沙啞的低笑從斗篷下傳出,在寂靜的黑暗裡讓聽者心底發毛。

特忙叫道:「知道還不趕緊讓開,還讓……啊!」

他話未說完,卻發現那人竟然已突破包圍出現在自己眼前,輕輕一伸手,一道淡藍色的光芒已經消失在自己的胸膛里。

特只來得及慘叫一聲,就停止呼吸。

隨車的護衛都看呆了,一個個都不敢亂動:這人竟然是驅魔導師。

瘦高男子呵呵低笑著,輕輕躍上街道旁的屋頂,轉眼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未完待續,)。

… 斗羅大陸,武魂城。

因為在賽場上會出現許許多多未知的問題,所以林辰直接把林一和凈蓮妖火都給帶了過來。

林辰看著一旁盯著烤串發獃的林一問道:「林一,上次被你收進幻境裡面的時年怎麼樣了?」

「幻境?時年?」

林一疑惑的看著林辰。

「哦,你說的是上次對我使用幻境然後被我扔到我的幻境裡面去的那個人啊?」

時年的事情對於林一來說只是一個小插曲而已,所以他都有點兒記不清楚時年的事情了。

林辰點了點頭,「對,他還活著沒有?」

「等我看一看啊。」說完林一就閉著眼睛,似乎沉浸到了自己的幻境空間裡面。

林辰沒有說話,靜靜地看著林一。

一旁的幾人也是好奇的看著林辰他們。

這時候林一睜開了眼睛,有著略微尷尬的說道:「咳咳,那個,把他扔進幻境空間以後我就忘記他的存在了。」

「忘記給他東西吃,而且我那個幻境是時時刻刻的變化的,有時候他會在拼殺,有時候會沉浸在他魚水之歡的時候。」

「時間久了,他就虛死了。」

…………………

眾人一臉無語的看著林一。

你是魔鬼嗎?時年就這麼被你安排的幻境給活活擼死了。

林辰無奈的笑了笑,「沒事兒,反正就算他還活著一會兒還是要死,他死了剛好免得麻煩。」

魂骨是在時年的頭裡面,所以想要魂骨,除了做開顱手術,時年肯定得死。

而且就算是做開顱手術,時年也會死。

畢竟被融合以後的魂骨可不是一個隨隨便便就能夠取出來的。

林辰附在林一的耳邊說道:「在斗羅大陸這麼多時間了,魂骨你應該知道吧,把時年腦海裡面的那塊魂骨給拿出來。「

林一愣了愣,「話說那個東西不適合你吧?」

林辰搖了搖頭,「不是我用,而是我有用。」

聽到這話,林一點了點頭。

林一的斗帝實力可不是吹的,取一塊頭部魂骨也就是瞬息之間的事情。

隨著林一的手掌一翻,頓時他的手掌裡面就多了一塊晶瑩剔透的魂骨。

魂骨出現的瞬間,眾人的目光全部都被吸引了過來。

「這是?魂骨?」

唐三疑惑的看著林一手上的魂骨,他還是第一次見到真正的魂骨。

外附魂骨除外。

大師看著林一手上的魂骨,激動的身體都顫抖了起來。

魂骨,許多魂師的一生別說是擁有,就算是見都不一定會見過。

從林一的手中接過了魂骨,大師仔細的看著。

他研究武魂這麼多年,這麼近距離的研究魂骨還是第一次。

對於魂師來說,魂骨就是第二生命,沒人會輕易把它暴露在公眾的面前,就算是封號斗羅級別的強者也不會。

弗蘭德他們也是滿臉激動的圍著大師,觀看著他手上的魂骨。

大師激動的說道:「魂骨啊,這至少也是一塊萬年以上的魂骨。」

林辰笑了笑,心裡有點兒不以為然。

不就是一塊魂骨了嘛,多大點兒事兒啊。

話說那天在武魂殿打劫寶庫的時候,其中的魂骨就有好多塊。

而且還包括幾塊年份十足的魂骨。

林辰都納悶為什麼武魂殿會有辣么多的魂骨。

要知道就算是昊天宗的魂骨都是傳承使用的。

原劇中唐昊為了傳承,讓唐三把自己身上的魂骨都送回昊天宗去了。

不過武魂殿的魂骨林辰都沒有拿,那天覺得不值兌換點兒沒意思。

現在突然間發現,魂骨的價值在斗羅大陸上還是十分的高的。

當初應該直接把魂骨都給拿了,然後再拿去拍賣就好了。

「看來什麼時候該去武魂殿再轉轉了。」林辰暗暗打定主意。

林辰看著史萊克七怪道:「我知道這場比賽對你們很重要,而我有不能夠上場。這樣吧,這是一塊精神系的魂骨,你們誰要啊?」

「給我們的?」七怪全部都驚訝的看著林辰。

魂骨的價值只要是一個魂師應該都會知道。

這麼珍貴的東西沒想到林辰居然會直接拿來送他們。

林辰點了點頭,「魂骨對我來說沒什麼用,留在我這兒沒意思。」

要是想要吸收魂骨,系統那兒多的是。

史上最強文明祖師 魂骨對於魂師來說或許是個好東西,但是對於其他世界的修鍊體系來說就是一個雞肋。

林辰敢肯定,高級修真的世界裡面。

修真者淬鍊過的骨頭的硬度或者其他方面的表現肯定會超過魂骨的。

大師慢慢的平復了自己的心情,說道:「既然林辰給你們你們就收著吧,魂骨彌足珍貴,希望你們好好的分配。」

「而且我提醒你們一下,遇到魂骨的時候不要忙著吸收,每個人能夠吸收的魂骨都十分的有限。」

「如果你身體的某個部位吸收了魂骨,那麼也就是說你身體的那個部位以後就不能夠再吸收其他的魂骨了。」

「如果吸收的是不適合你的魂骨的話,那麼能夠獲得的也就是一個雞肋的技能而已。」

眾人都點了點頭,在上次知道這次比賽冠軍是魂骨的時候,大師就給眾人講解過魂骨的特性。

眾人都知道輕重,只不過是第一次見到傳說中的魂骨,有一些激動而已。

雖然魂骨很具有吸引力,但是林一拿出魂骨的時候,場上的比賽已經開始了。

所以沒有人注意到史萊克學院這邊的事情。

研究了半天,大師把自己手中的魂骨遞給了唐三。

「既然林辰把它交給你們了,那麼你們就收下吧,自己去分配,最好是回去再吸收。」

唐三接過魂骨,猶豫的看了看戴沐白。

突然,唐三眼神堅定了起來。

他看著寧榮榮說道:「榮榮,這次的比賽非常的重要,這塊魂骨是精神系的魂骨,我們當中就只有你適合它,你把它吸收了吧,這次比賽我們一定要贏。」

時間太短,吸收魂骨很有可能會出事情,但是事情緊急,唐三也沒什麼辦法。

寧榮榮全程懵逼的接過了唐三手中的魂骨。

有點兒不太確定的問道:「這是給我的?」

唐三點了點頭。

「哇,真的給我的啊,謝謝三哥,謝謝林辰大哥。」

得到魂骨的喜悅,寧榮榮描述不出來,只是不停地想唐三和林辰道謝。

要知道雖然她是七寶琉璃宗的大小姐,但是魂骨這種東西她也是第一次見,更別說是屬於她的魂骨了。 86_86832老羅伯特要氣瘋了。

他已經把大廳里能摔的東西都摔碎了。

今天晚上去參加新帝的晚宴的六名家族成員,除了卡斯特與自己一車免於遇難,其他四人,都被一個來路不明的瘦高驅魔導師殺死。

死的人里,一個是他小兒子,一個是他的孫子,還有兩個是他的侄孫。

是誰?到底是誰要害迪卡萊奧家族?

老羅伯特暴怒之後,開始仔細思考。

新帝?不可能!他是最希望都城穩定的人,即使對迪卡萊奧家族心存芥蒂,也絕不會在這個敏感的時候動手。

其他兩大家族?應該不是,他們沒有理由。

那還有誰?難道是以前自己或者家族得罪過的某個人,現在實力提升所以來報仇?老羅伯特又開始煩躁,自己或者家族得罪的人多了,誰知道是哪個!這個人也真是無聊,成為驅魔導師完全已經可以封爵,不去好好的當他的貴族,卻要隱藏行蹤來報仇,真是個瘋子!

老羅伯特沒有懷疑薇薇安,因為,三皇子與大皇子利益休戚相關,這次動手的人萊安肯定不會借給她。而她一個沒什麼根基的小女孩,不可能會有驅魔導師為她賣命。

把目標定在曾經與自己或者家族有仇的人身上,老羅伯特立刻列出一長串的人名,讓人去打聽他們的下落,同時,也開始注意打探最近剛剛晉級的驅魔導師的情況。

打探消息需要時間,薇薇安報仇卻是不需要時間等待的。

第二天晚上,她如法炮製,殺死迪卡萊奧家族落單的五名族人。

第三天晚上,兩人。

第四天晚上,再沒有姓迪卡萊奧的人敢在晚上出門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