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渾身一震,片刻之後,目光閃爍,咬咬牙,道:「好,這萬殺伏魔陣,的確可以進行一陣反噬,我聽你的,但你不能殺我,否則,我便與你同歸於盡!」

聽得此言,鹿羽眉頭一皺,他不喜歡被人如此威脅,手掌微微加力。

「咔咔!」

那老者的肩頭,骨骼徹底別捏碎,並且,一股靈力順著他的肩頭,湧入了手臂之中,整條手臂在剎那間,其內的骨骼,徹底成為齏粉!

「我討厭被人威脅,你若幫我,我自是不會虧待你,你若耍什麼小心眼,我要殺你,易如反掌般!」鹿羽漠然道。

此時的老者,渾身顫抖,冷汗在他的身上,不斷流淌出來。

他緊緊的咬著牙,手臂的劇痛,讓他幾乎要喪失理智一般。

要知道,斷臂之痛,很多人都能承受,但方才鹿羽注入的那一道靈力,實在是太霸道,疼痛之感,比先前強橫百倍!

「好……」

過了好片刻,這老者方才略微的恢復了一些,聲音有些嘶啞的回應道。

此刻,他已然認命了!

此話一出,整個藍月城的陣營之中,頓時爆發出來一陣歡呼之聲。

「鹿羽統領萬歲!」

「鹿羽統領萬歲!!」

一開始,那些聲音,有些嘈雜,但是到得最後,便是統一稱為了一句話,聲音直衝雲霄。

每一個藍月城武士,望向鹿羽的目光之中,都充滿了敬畏和崇拜。

身處陣法之中,差不多已然是絕境,任何都一籌莫展,是鹿羽統領飛身而去,電光石火間誅殺韓陽,又生擒這老者,硬生生扭轉了戰局!

「想不到,你進入九元化形境之後,實力竟然如此恐怖!」

梁乾此時也是雙眸放光,震驚的望著鹿羽,咂舌不已。

進入九元化形境之後,鹿羽的實力必然會暴漲,這一點,梁乾心裡早已經有了準備,但如此輕易的,便解決了韓陽和這個老者,這種實力,就恐怖了一些!

要知道,無論是韓陽,還是這名老者,都是九元化形境的存在啊!

「多虧了梁乾統領,我才能達到這個地步。」

對於梁乾這個人,鹿羽還是極其尊重的,這是一個時刻將藍月城放在首位的男人,而且鹿羽對他也很是感激。

「哈哈哈……」

聽得此言,梁乾心情大好,仰頭大笑起來,笑聲爽朗。

他知道,自己將三樣物品給鹿羽,並沒有給錯人。

安我步步為隱 對比藍月城這裡的一片喜悅和歡呼之聲,那先前還在埋伏的諸多血靈城武士,此刻的面色,卻是難看到了極點。

每一個人,都面色陰沉,目光之中,閃爍著怨毒。 「統領死了,怎麼辦?」

「那個老傢伙,也臨陣倒伐!」

「媽.的,我們恐怕都不行了!」

「都怪那個鹿羽!」

血靈城陣營之中,諸多武士,都是在低聲的交談,語氣之中,有著極大的怨恨。

他們本來已經埋伏好了,而藍月城的人,也都進入了那埋伏圈,進入了陣法籠罩的範圍之內,陣法都已經被催動了,只等著完全爆發。

可是,鹿羽在幾個呼吸的時間內,便扭轉乾坤,讓他們有力無處使也就罷了,還陷入了被動之中。

「這一次請了這麼多散修過來,為什麼只有那個老傢伙出現了,其餘人為何這麼長時間都沒有見過身影?!」

血靈城武士之中,有人咬牙切齒的道。

在上一次事情之後,他們便通知了血靈城,讓蒼雲海城主請散修。

而蒼雲海第一個請的人,便是那擅長陣法的老者,他知道陣法在戰場之上,所能發揮的作用究竟有多大。

據說後面還有著幾十名散修!

那些散修的實力,每一個都極其不俗,最弱者,都是七元化形境,其中九元化形境也不再少數。

但除了那精通陣法的老者之外,在也沒有見過另外的散修,這讓得諸多藍月城武士都感到一陣憋屈。

若是散修出現的話,他們也並不是不可以與藍月城一戰。

藍月城這邊。

「看你的表現了。」鹿羽漠然掃了一眼那老者,冷淡的說道。

「是!」

那老者此時根本不敢說一句不對的話,急忙的低頭應是,旋即向著一個地方走去。

鹿羽的身影,跟隨在他的身後,若是他有任何不軌之心,都能在第一時間制止,並且將其誅殺。

老者自然知道鹿羽的想法,所以愈發戰戰兢兢。

他們來到了那大帳之中。

「中樞位置,便是在這大帳之內,這也是為何,我與那韓陽兩人都在這裡的原因。」

老者對鹿羽解釋道,走到了大陣的中央位置。

在這裡,下方有著一個方形的物品,其上刻畫著橫豎交錯的線條。

此時,這些線條,正散發這淡淡的光芒,並且,若是仔細觀察的話,會發現,這些線條與外界的線條軌跡,幾乎是一模一樣,只是縮小了一些罷了。

「這便是中樞了。」

老者望著那物品,解釋道:「線條亮著,等於陣法被催動,若是要讓陣法反噬的話,只需要我將這些線條的規律打亂便是可以。」

線條等同於陣法的一個運轉路線,若是被打亂,就相當於人類在修鍊之時,心法出現了差錯,本該順著運轉靈力,但變成了逆著運轉,自然而然,便是會進行反噬。

「那你還愣著做什麼?」

鹿羽掃了一眼那陣法中樞,確認的確如此,漠然的說道。

「是,我知道該怎麼做。」

那老者頓時渾身一顫,對鹿羽極其懼怕,當下不敢遲疑,伸出了自己的手掌,在那方形物品之上,輕輕的揮動而過。

「嗡!」

頓時,那物品發出一道嗡鳴之聲,其上閃爍起一陣絢爛的光芒。

光芒流轉之間,那一道道的線條,在此刻,發生了詭異的變化。

原本橫豎交錯,看似雜亂,實則有著章法,但現在,卻完全沒有任何規律可循,完全毫無章法。

做完這一切,老者摸了摸額頭,其上已經布滿了汗水,而其神色和面容,似乎也是在一瞬間,蒼老了一些。

強行扭轉陣法的運轉規律,對自身的消耗,不容小覷,若非性命在鹿羽手裡,他是絕對不會做這種事情的。

這一下,恐怕得損失足足十年的壽命!

不過,與現在就丟掉性命相比,他顯然選擇了苟且活著。

「已經好了,不知道您還滿意么?」

老者恭敬的站立在鹿羽的身邊,深深的鞠躬,有些小心翼翼的詢問道。

他生怕鹿羽一個不高興,在把自己給殺了。

「嗯。」

淡漠的點點頭,鹿羽緩步來到了大帳之外,向著那血靈城諸多武士先前埋伏的地方望去。

那本是一片連綿的山丘,極其容易進行埋伏。

但那山丘之上,卻是有著一道道的光線,在微微的閃爍著。

那是陣法運轉的光線。

本來那些光線,在按照一個恆定的規律在運轉,並且不斷的逼近藍月城諸多武士,宛如一張巨大的網正在收網一般。

但現在,那些光線,已經不在前進,甚至是開始往後退去。

這就像是在反向收網一般。

大致就像是撈魚撈不到,反而將撈魚者給撈到了。

望著這一幕,鹿羽微微點頭,看樣子這個老者,的確是沒有騙自己,陣法果然是反向運轉了起來,進行了反噬。

而與此同時。

血靈城陣營之中。

諸多武士,正在運轉體內靈力,控制著陣法,向著藍月城之處擠壓而去。

一旦將他們徹底的網路其中,血靈城幾乎就站立在了不敗之地。

這也是為何,在韓陽死後,他們雖然擔驚受怕,但卻並沒有太過恐懼的原因。

因為,有陣法在手,他們無法奈何藍月城,但差不多也能保證,藍月城無法奈何自己。

可現在,陣法開始了逆向運轉!

這一下,讓得所有的血靈城武士,在瞬間慌神,驚慌失措起來。

「怎麼回事?!」

豪門奪愛之偷心遊戲 「陣法怎麼向著我們來了!」

「不好,肯定是那老東西跟鹿羽一起在陣法上動了手腳!」

「不能在這裡呆著了,快撤!」

眾多血靈城武士,都是瞳孔一縮,臉色猛地變換起來,目光陰沉。

他們並不了解陣法,不知道還有逆轉陣法這種可能性,但他們卻知道,這肯定與那老者脫不開關係。

畢竟,陣法是老者布置的,而現在,老者也被鹿羽生擒了。

在聯想到現在陣法逆轉,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發現其中的貓膩。

「嗖嗖嗖……」

當即,諸多武士,都是不敢多在這裡停留,生怕被陣法波及,紛紛運轉自身的靈力,帶起一陣破風之聲,向著遠處的位置,飛掠而去。

可惜,已經晚了。

大帳之內,老者的手掌,猛地在那中樞之上,注入了一股靈力。

「嗡!」

頓時,那中樞位置,爆發出來一道璀璨的光芒,宛如鮮花綻放開來一般。

而外界,那陣法反向籠罩而去的速度,則是在剎那之間,變得極其迅速,眨眼間,便將諸多逃離的血靈城之人,都籠罩在其內,瞬間聚攏,宛如收網。

(本章完) 萬殺伏魔陣的光芒,向著四面八方蔓延開來,所過之處,宛如一道道利刃一般,切割而去。

「刷刷刷……」

空氣之中,傳來了一道道劃破空間的聲音,空氣都在微微顫抖。

而那些血靈城的武士,但凡在陣法範圍之內,都被那一道道光芒切割而去,身軀直接被斬成肉塊,一塊塊的掉落在地面之上。

鮮血橫流,殘肢斷臂橫飛。

「啊啊!!」

一道道的慘叫之聲,從他們的嘴裡,不斷的爆發出來。

每一個人,臉色都極其痛苦,蒼白,猙獰。

他們的四肢被切割,身軀被斬斷,五臟六腑散落一地。

當然,也有著一些實力頗為強大的人,能在那陣法之中,堅持一段時間,在飛快的飛離而去,身後,則是那一道道陣法的光芒,在追趕而去。

數萬武士,在陣法面前,也顯得那般的孱弱不堪。

「陣法,不愧是戰場之上的大殺器。」眯眼望著這一切,梁乾輕聲的說道,有些感慨。

總裁的家養寶貝 藍月城之中,有人精通陣法,但顯然,並不會給城主府賣命。

鹿羽笑了笑,道:「陣法雖然強大,但自身的強大,才最重要,只要自己足夠強大,便是陣法籠罩自己,也能輕易將其破之。」

「這話倒是不假。」梁乾爽朗一笑道。

陣法的強大與否,與布置陣法的人,以及操控陣法的人有著息息相關的聯繫,若是本身足夠強大,自然不懼陣法。

而這一次,那布置陣法的人,乃是九元化形境,在陣法之中的人,卻是遠遠沒有達到這個境界,自然便是一觸即潰。

陣法之中,諸多血靈城武士被撕裂,也有著一些,已經逃離了不近的距離。

這個時候,鹿羽輕輕的從自己的身上,拿出了一個號角。

這是一個特製的號角,與其他號角,有著一些不同。

「嗚嗚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