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他已滅了帝尊勢力,征服了獸神山、天蒼門、原始部落。

只差青丘狐國,整個獸人界,便已被他征服。

因為,五千名古修,此時正在橫推獸人國,再也無人也可以阻擋他們了。

畢竟,現在連獸神山、天蒼門、原始部落都臣服了江寂塵。

已經沒有哪一個勢力,可以阻擋古修士前進的腳步了。

江寂塵所言,太過震撼。

一眾狐女,都愣在當場。

要知道,青丘狐國,天狐一族為大,族中強者無數,威勢無雙,誰敢出言不遜?

然而,這個人類青年,竟然站在青丘城前,直言要滅天狐一族。

這不是瘋了么?

然而,江寂塵是認真的。

他說話之間,已一步邁出。

前面,有守城禁制相阻,江寂塵一指點出。

嗡!

禁制裂開,出現一個缺口,江寂塵拉著阿狸,一步邁出,便已出現在這一眾狐女面前。

「好大的膽子,你找死。」

直至此時,這些狐女,才終於反應過來。

她們同時出手,圍殺向江寂塵。

「他們非天狐一族!」

這時候,阿狸傳音道。

於是,江寂塵最終手下留情,但是,近身之下,一拳拳轟出。

一個個狐女,身體一震,當場重傷,力量消盡,連人形都維持不了,化成一隻只受重傷吐血的狐狸,倒在江寂塵的腳邊。

「你們非天狐一族,暫時饒你們一命!」

江寂塵淡淡地開口道。

然後,江寂塵要繼續前進,踏入青丘城中。

「青丘之城,有那麼容易進么?」

然而,這時候,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

隨之,一道道身影浮現而出。

數百個絕美的狐女,靜靜地站在江寂塵和阿狸面前,攔住了江寂塵的去路。

為首者,一臉的高冷之色,但是,眼角上,卻掩不住她的狐媚之意。

她的修為最強,已是小帝尊中期境!

她的容貌絕美,一雙狐媚之眼,落在阿狸的身上。

「一隻小幻狐,我在你的身上,怎麼感覺到熟悉的氣息?」

「你,難道就是那隻餘孽幻狐?」

驀然,這名絕美狐女,臉色驀然陰沉下來,冷視著阿狸。

阿狸,此時臉上也是一片冰冷之色,她也死死地盯著眼前這個絕美狐女,咬牙道:「沒錯,我就是那隻餘孽之狐,現在,回來報仇了。」

阿狐此時腦海中浮現一些畫面,正是眼前之人,下達命令,滅了她幻狐一族。

而眼前狐女,正是青丘城主,天狐一族的族長。

「報仇?憑你們么?」

「可笑之極,我看你們上門送死是真的。」

天狐族族長冷笑一聲道。

阿狸卻開口冷聲質問道:「我幻狐一族,根本沒有跟你們天狐族爭霸之心,為何要如此狠心,滅盡我一族?」

天狐族族長淡淡地道:「虎無傷人意,人有傷虎心。一切,只是為了以防萬一!」

「難道,等到哪一天,你們幻狐一族要取代我天狐一族時,我們再出手,豈不是遲了?」

江寂塵在一旁聽著,心中也一冷。

眼前這個狐女,果然狠辣到極點,難怪能成為天狐一族族長,青丘國的主人。

不僅是修為強大,更因她的心計過人、狠辣無情。

便是阿狸,聽了也是臉色大變,眼中逐漸冰冷。

「那就沒有什麼好說了,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阿狸嬌喝道。

然而,在天狐族族長眼中,阿狸對她構成不了一絲的威脅之意。

反而,她的目光落在江寂塵的身上。

「她就是你請來的幫手么?」

「就這麼一個小年輕?呵呵……姑娘們,看他血氣倒是挺旺盛的,都賞給你們了。」

天狐族族長開口道。

而這時候,有狐女應道:「族長,這小子看著挺有本錢的樣子,不如,族長先玩一個晚上,若是還不成人干,再賞給姐妹就好啦。」

聽到狐女的話,天狐族族長美眸落在江寂塵的身上。

「咦,這小子真的不賴,血氣如此旺盛,或者還真的可以與本族長一度春風!」

天狐族族長看著江寂塵的目光,雙眸發亮了起來。

水汪汪、直勾勾地看著江寂塵。

「小子,算你走運,能與我家族長一度春風!要知道,達至我家族長的境界,可沒有哪個男人可以承受得了的!」

「是呀,是呀,這一次,族長說不定還能懷上呢!」

天狐族狐長身後的一群狐女嬌然叫道。

而江寂塵卻是一臉怪異之色。

想不到,這次進了狐狸精老窠,竟然要被她們抓去交配。

不過,他可是一個剛正不阿的偉男子,又豈會屈服於這些狐女的淫威下?

(本章完) 江寂塵正要直接出手,滅盡眼前狐。

但是,阿狸的聲音卻在他的神念中響起:「公子,天狐族長只怕想繁衍後代,天狐眾女則欲與你交合,我知道一則傳聞,天狐族長都需留下後代,所以會找強大血脈的修士交合,天狐族長恐怕看上了你的血脈。」

「而且,最重要的是,你的氣血足夠強大,可以承受住,與她交合到最後。」

聽到阿狸的話,江寂塵傳音回應道:「阿狸,公子是一個剛正不阿的偉岸男子,自不會……」

然而,江寂塵話還沒有說完,阿狸又已向他傳音道:「公子,阿狸自知你是一個偉岸的男子,但是,這些天狐眾女,只怕並不知你並不受《天狐心經》的影響,甚至公子的《魔鳳訣》反會響影到對方。」

「所以,天狐族長與你交合,想把你吸成人干,用你精元,懷出後代,但是,你為何不可反制她們,吸盡她一身元**元,如此,不僅可不戰而屈人之兵,更能讓公子的修為再有精進。」

宋疆 江寂塵聽了阿狸的話,心中暗道:「並不是不戰,只是,換成了在床上戰而已。」

「不過,阿狸說得有理,如此也是一場機緣,不必錯過。」

想罷,江寂塵忍住沒有出手。

而江寂塵太過年輕,又隱藏了修為,所以,非常具有欺騙性。

天狐族長覺得江寂塵不弱,但也絕對是小帝尊境下,在她這一名小帝尊中境修士面前,根本什麼都不算。

她仔細打量著江寂塵,倒是發現江寂塵越看越耐看,非常有吸引力,讓她越來越喜歡。

此時,天狐族繼續嬌媚的開口道:「不過,這小子行不行,還需本族長檢查過方知。」

說話之間,天狐族長一揮玉手,灑下一片禁制之光,落在江寂塵和阿狸的身上。

瞬間,阿狸和江寂塵都被禁錮了!

對於這種禁錮之力,江寂塵可以輕易掙脫,對他沒有任何的束縛之力,但是,江寂塵卻需要裝作被束縛、無法掙脫的樣子。

但阿狸是真的被禁錮,畢竟,她的修為境界與天狐族相差太多了,天狐族長確實可以隨時將她禁錮。

「這個幻狐餘孽給我看好,留著有用。」

天狐族長對自己的禁制非常自信,認為,江寂塵和阿狸已經完全被禁錮了。

「族長是想等懷上了小狐時,拿這幻狐餘孽進行血祭,如此,小狐便可擁上至高幻狐血脈了?」

一名天狐族長的貼身狐女說道。

天狐族長嬌媚一笑道:「能不能懷上小狐,便要看看這小子,給不給力了,來人,將這小子沐浴一遍后,送到本族長的床上去。」

「另外,你們可以摸摸,過過手癮,但千萬別偷吃了。」

最後,天狐族長又警告了一句。

一群狐女,聽令而去。

有一狐女將阿狸帶走了,其餘狐女,則是興奮的把江寂塵抬走。

很快,就來到了一個水霧蒸騰大浴池中!

最後,眾美麗嫵媚的狐女,七手八腳的把江寂塵的衣服剝光了。

「哇,好雄厚的資本呀,這……」

「太驚人了,這次族長恐怕真的撿到寶了,可以懷上後代!」

「可惜,我們能看能摸,卻不能吃!」

「那也不要浪費,趁著機會,好好玩玩,若不然,上了族長的床,可就沒有機會了。」

……

很快,水霧蒸騰的浴池中傳來眾狐女的嬌媚聲。

江寂塵感受到一隻只玉手在自己的身上遊走,而且,眼前四周,儘是光著身子的美麗狐女環繞。

此情此景,誰能忍受得住?

但是,江寂塵卻需要裝作被禁制禁錮了的樣子,動彈不得,任由眾狐女在他身上胡作非為。

如此,這一個澡,足足洗了兩個時辰,眾狐女才終於盡興。

縱然不盡興,她們也不能讓天狐族長等她們,所以,只能不舍的把赤身的江寂塵,抬向天狐族長的房間。

此時,江寂塵一絲不掛,露出了完美的肉身。

他是體修者,肉身完美,任何一處,都是黃金比例。

但最吸引眾狐女的,卻是江寂塵跨間一物,碩大無比。

很快,江寂塵就被抬到了一間巨大的粉色房間中。

當中,一張巨大的粉色雲床,讓人想入非非。

眾狐女把江寂塵放於粉色雲床上,便相繼退下。

整個粉色房間,就變得無比的安靜下來。

但是,江寂塵的神念之中,卻可感應到天狐族長悄然的出現。

然後,江寂塵眼中看到了一個絕美無雙的狐女!

天狐族長,容貌雖不如阿狸這等超級妖孽的存在,但卻多了一股成熟嫵媚的風情,與阿狸表現出來的青純,恰恰相反。

此時,天狐族長伸出修長的玉指,輕點在江寂塵的身上,眼中閃動迷離之光。

「不錯呀!」

「你是本族長第一個看著,就想與你交配的男人。」

天狐族長媚笑煙然,這個時候,她不像是修行了無數年的狠辣妖狐,更像是一個開心的少女。

她的修長玉指,點在江寂塵的身上,讓江寂塵終於可以說話了。

剛剛,她是完全禁制了江寂塵,讓他連說話也不能。

「哦,這般說來,那本公子當真是艷福無邊了?」

江寂塵此時鎮定從容的回應道。

同時,他的神念感應到阿狸被禁錮在一個房間中,被人看守著,暫時不會有危險。

何況,之前江寂塵也聽到了,她們是要拿阿狸用來血祭的,所以,天狐族長沒有懷上小狐狸前,是不會殺了她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