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上午九點,唐小婉才醒來,發現自己竟是這麼一絲不掛地睡了一個晚上。

看到床單上的點點落紅,唐小婉的腦海裡面馬上便浮現出了昨夜一幕幕瘋狂的情景,不禁霞飛雙頰,耳根發熱。

她穿上浴袍,從房間里出來,看到凌宇躺在客廳的沙發上,還在沉睡。

輕輕地走了過去,唐小婉跪在沙發旁邊,想要在凌宇的臉上親一口,卻被凌宇一把推開。

「你醒著啊,我還以為你還在睡呢。」

唐小婉輕聲地道。

凌宇依舊是閉著眼睛,道:「你還是離我遠點吧,誰知道你還會不會再給我下毒。若不是我早有防備,早被你給毒死了。」

唐小婉輕嘆一聲,心中無比的後悔與自責。

「要怎樣才能消除你心中對我的憎恨呢?難道我這樣的付出還不夠嗎?我把我最美好最珍貴的東西都給了你。」

凌宇道:「你搞清楚狀況,我並沒有要求你給我什麼,是你非要給我的。」

唐小婉的心裡委屈極了,忍不住低聲啜泣起來。

凌宇並不為所動,他的心有的時候真的是郎心如鐵,堅硬冰冷。唐小婉對他做的那些事情,他無法忘懷,需要給他一點時間。

「你別哭了,沒用!我不會因為你哭幾滴眼淚下來就原諒你的。」凌宇冷聲道。

唐小婉哭的越凶了。

聽到她的哭聲,凌宇有些心煩意亂,便從沙發上爬了起來,直接去了房間,關上了房門。

唐小婉在外面哭了一會兒,便止住了眼淚。

沒過多久,她的手機響了起來,打來電話的是蘇青璇。

唐小婉猶豫了一下,才接通了電話。

「喂,表姐。」

「小婉,凌宇昨天給你過生日了嗎?」蘇青璇在電話里問道。

「嗯。」唐小婉輕聲地道。

蘇青璇笑問道:「他有用心給你過生日嗎?你告訴我,如果他不用心,我自會收拾他。」

「他很好,做得很不錯,給了我非常難忘的一個生日夜晚。」唐小婉道。

總裁,別玩了 蘇青璇道:「那就好,我還以為那小子不懂得如何哄女孩子開心呢。」

「表姐,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有一些疑惑,唐小婉需要蘇青璇為她解答。

「你問吧。」蘇青璇道。

「你和凌宇到底是什麼關係啊?」唐小婉問道:「你們是情侶嗎?」

「嘿,小丫頭,你怎麼會認為我和他是情侶呢?」蘇青璇笑道。

唐小婉道:「因為你說過他你對他有好感啊。」

蘇青璇道:「小婉啊,你真是誤會了。我和凌宇只是普通朋友的關係。他是我的好閨蜜玉靈的男朋友,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和玉靈搶男朋友的。至於我對他的好感,那純粹是屬於我單方面的好感。你是我表妹,我才跟你說的。」

唐小婉這才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多麼可笑低級的錯誤,原本她只要開口問一問蘇青璇便能解除的誤會,卻差點讓她鑄成大錯。幸好凌宇沒被她毒死,否則的話,她這輩子良心何安?

「表姐,你和表哥之間聯繫多嗎?」唐小婉繼續問道。

蘇青璇聲音一冷,道:「很少聯繫了,我們的表哥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人了。我也不想說太多關於他的不好,總之,小婉你不要太接近他。」

聽了這番話,唐小婉崩潰大哭,哭得稀里嘩啦。

「喂,小婉,你這是怎麼了啊?你哭什麼啊?」

電話那頭的蘇青璇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心急如焚,只能對著電話追問。

過了一會兒,眼淚釋放出了許多情緒,唐小婉的心緒漸漸地平靜了下來,把古雲飛要她做的那些事情一股腦地全都說了出來。

「無恥!古雲飛實在是太無恥了!他怎麼能把你給牽扯進來呢!」

蘇青璇氣得破口大罵,她的那位表哥實在是讓她太失望了。

「表姐,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不該那麼傻的,全然相信了他的話。」唐小婉哭著說道。

蘇青璇道:「不關你的事,你太單純了,古雲飛算準了你不會懷疑他,所以才會這般利用你。小婉,你別傷心了,表姐已經在回雲城的路上了,很快我們就能見面了。凌宇……他沒事吧?」

唐小婉道:「他沒事,他要是真的被我毒死了,我怕是也不想活了。」

「傻丫頭,他要是能被你這麼個單純的傻姑娘給毒死,他就不是凌宇了!那小子鬼的很!」蘇青璇道:「你現在在哪裡?我去找你。」

唐小婉道:「我還在帝豪國際酒店。」

「凌宇人呢?他走了嗎?」蘇青璇問道。

唐小婉道:「沒走,不過他不怎麼搭理我了,看得出來,他恨死我了。」

「你別管他怎麼想,反正你今晚的演出結束就要離開了。你和他註定都只是彼此生命當中的過客,很快便會忘掉彼此的。」

「姐,我怕是忘不了他了。」

想到馬上便要離開雲城,唐小婉便是一陣心痛,剛剛止住的眼淚又流了下來。

「混蛋!」

神醫嫡女 蘇青璇破口大罵:「我就不該讓那小子接近你!他就是個招桃花的貨!」

「跟凌宇沒有關係的,都是我自己的問題。」唐小婉連忙幫凌宇辯解。

「那小子給你灌了什麼迷魂湯了?你要這麼維護他?等我見了面,我一定好好審審他!」

蘇青璇的確是有些後悔,明知道凌宇是個很招女孩子喜歡的人,居然還讓凌宇幫忙照顧唐小婉,這是她的失誤。 和蘇青璇通完電話,唐小婉打電話讓酒店給她送來了一套服裝。她的衣服昨天晚上被那富家子給撕破了,沒辦法穿出去。

換好衣服,唐小婉推門走進了房間,凌宇背對著她。

「我要走了。」

唐小婉站在床邊說道。

凌宇沒有說話,他其實根本沒有睡著。

在床邊站了一會兒,唐小婉輕嘆了一口氣,轉身離去。

今晚是他們樂團在雲城市的最後一場演出,她必須得趕回去綵排。

唐小婉很希望能夠在今晚的觀眾席上看到凌宇的身影,不過她現在覺得這件事的可能性已經非常的小。

名門小可愛:封太太總是離婚失敗 到了中午,凌宇才起來,在酒店的房間吃了午飯。

「小婉呢?」

蘇青璇推開門走了進來。

「早就走了。」凌宇道。

蘇青璇沉聲道:「你到底把我單純可愛的小表妹怎麼了?害得她哭的那麼傷心!」

凌宇聳了聳肩,道:「你或許應該去問她吧,問問她對我做了什麼。」

蘇青璇道:「她的事情我知道了。她不過是單純無知,被古雲飛那個陰險狡詐的小人給利用了。」

凌宇道:「是嗎?她多大的人了,怎麼連這麼點是非都分辨不出來呢?」

蘇青璇道:「我現在不和你扯這個了。通知你個事情,今晚一定要去看他們在雲城最後的一場演出,明白了嗎?」

「我不想去。」凌宇道。

蘇青璇道:「你不去也得去!就算是不想看到小婉,你至少也得給我個面子吧,就當是陪我去的。票我已經準備好了!」

語罷,蘇青璇便離開了,她要去找唐小婉,安慰她受傷的表妹。

吃了午飯,凌宇便離開了帝豪國際。

從帝豪國際走出去沒多久,便見一輛車開了過來,在他面前生生剎住了車。

「凌宇是吧?」

車上下來兩個黑衣人,凌宇並不認識他們。

「有事嗎?」

「希望你能跟我們走一趟。」黑衣人道。

「對不起,沒空。」

語罷,凌宇便要走開。

https://tw.95zongcai.com/zc/56318/ 「凌宇!」

那輛車裡下來一個女人,濃妝艷抹,貴婦派十足。

凌宇回頭看著她,微微一笑,道:「原來是高二小姐啊!」

高靜雅道:「多謝你還記得我,我還以為你已經忘了我這個只有過一面之緣的普通女子了呢。」

凌宇笑道:「我可沒那麼健忘,再說你高二小姐哪是什麼普通女子啊!」

高靜雅笑了笑,道:「我們可以談談嗎?」

「好,我給你高二小姐個面子。」凌宇想要看看這高靜雅到底想幹什麼。

上了車,司機開車帶著他們去了一個秘密的地方。

這裡是個莊園,其實是高家的私人會所,只有會員才可以到這裡來。

高靜雅帶著凌宇來到位於湖心的亭子里,亭子里的石桌上擺放著已經泡好的一壺熱茶,還有各式點心、蜜餞和果脯這類的小食。

二人落座,高靜雅親自給凌宇倒了杯茶,左右無人,便只有他們兩個人。

「二小姐還是直接說正事吧,你我怕是都沒有什麼時間可供浪費的。」凌宇道。

高靜雅道:「你難道沒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嗎?」

「我不明白二小姐的意思。」凌宇道。

高靜雅把臉一冷,道:「凌宇,你最近殺的幾個人,你還記得吧!」

凌宇一下子就明白高靜雅找他是為什麼了。

「怎麼,你是來找我算賬的?」

他知道高家肯定會查出來,卻沒想到高家那麼快就查到是他乾的了。

高靜雅道:「你以為呢?你殺了人,總得付出一些代價吧!」

凌宇道:「不知道二小姐打算如何處置我。」

高靜雅道:「我只要你一個人的性命,你死之後,這件事便算是了結了,跟你有關的人,你不用擔心他們會受到牽連。」

「既然要殺我,那就動手吧。」

凌宇看了看中湖心亭四周平靜的水面,道:「水下的幾位兄弟,水裡不冷嗎?還是上來說話吧!」

話音未落,幾道水柱衝天而起,幾個身影從水下飛了出來,各使神通,往凌宇身上招呼。

「去!」

凌宇一拍那石桌,桌上的幾個茶盞全都飛了起來,被他的掌力震飛,朝著那飛來的幾人而去。

「啊——」

只聽得幾聲慘叫,那幾人全都是被茶盞擊中,摔落到了水中。

高靜雅準備了四個高手,埋伏在水中,剛一出來,便被凌宇給擊敗了。

高靜雅眯著眼睛打量著眼前的凌宇,已經不敢把他當成一個普通的麻煩來對待。

「你的身手很好,不過今天你還是沒辦法活著走出這裡!」

高靜雅還有后招。

凌宇不動聲色。

「二叔、三叔,你們出來吧!」

高靜雅拍了拍手。

一左一右,兩道身影踏波而來。

這二人在水面上行走,如履平地一般,腳踩在水面上,水面竟然紋絲不動,沒有出現一點點的波紋。

來的是高家的兩老,是高家家主的兩個弟弟,這二人身手不凡,都是武師境初期的修為。

「我高家這麼多年來不顯山不露水,有些人就以為我高家不行了,排了個什麼三大家族,居然把我高家排除在外,真是可笑!」

高靜雅連連冷笑。

凌宇道:「二位老伯,我聽說了高家的一些事情,高家的女眷可以被人任意糟蹋凌辱,高家的男兒卻可以不管不問。這樣的高家,配得上世家大族的稱謂嗎?」

「高家之事,遠比你想得要複雜,你沒資格置喙!小子,你不要說這些沒用的。我高家自會權衡利弊!」

凌宇道:「是啊,在你們的眼裡,只有利弊,而沒有血性,沒有骨氣!高二小姐,如果被凌辱的人是你,你的骨肉至親這般漠視你的清譽,你會作何感想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