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分開六天,她還以為,還要過好一段時間,殤才會來看她。

北流殤捏捏她的臉,答非所問:「小羽兒臉上總算有點肉了。」

夜千羽哼了聲:「可不是。」

畢竟已經養了半個月。

差不多已經傍晚了,夜千羽拉著北流殤去公共廚房。

一邊煮晚飯,一邊講述她的發家史。

先賣火麒麟肉賺賭本,再利用時間回溯的能力泡賭坊,三天就賺到了140萬積分,盤下了一間鋪面。

北流殤聽了若有所思:「原來江景天就是這麼盯上小羽兒的?」

夜千羽扯扯唇:「你已經知道了?」

北流殤挑眉:「他很誇張,派了金舟去各大勢力貼尋人啟事,傀儡城也貼滿了找你的尋人啟事。」 夜千羽總算明白北流殤為什麼這麼快就來見她了,一定是因為看到那些尋人啟事擔心她。

江景天無法確定她是藥師城的人,還是外面的人,就廣撒網,想將她找出來。

她忍不住地吐槽了一句:「至於嘛。」

美味的玄食,只是生活的一種調劑,可有可無的。

那個江景天該不會是一個超級大吃貨吧?

北流殤自然調查了江景天的背景,知道江景天有一個身中頑固寒毒的弟弟。

頑固到什麼程度呢?只能呆在布置著很多火晶石的屋子裡,如果出門,直接會凍成冰塊!

他猜測到,江景天這麼著急找小羽兒,很有可能和江景天那個身中頑固寒毒的弟弟有關。

不過,這種事情,他才不會和小羽兒說。

因為北流殤的到來,夜千羽多弄了兩個菜。

我是演技派 她將司徒元策的那份,用食盒裝了放在一旁,就在公共廚房,和北流殤共進晚餐。

北流殤吃得很滿足,果然還是他的小羽兒做的飯最好吃,可惜還不能天天吃到。

吃完飯,夜千羽去給司徒元策送飯,就當是消食了。

北流殤是偷偷潛進來的,藥師城的防禦雖然很森嚴,以他的本事潛進來,還是不難的。

他不能光明正大地走正門,就和夜千羽分開走,然後在交易區碰頭。

夜千羽帶著北流殤來到宸葯堂。

北流殤心中是動情的,小羽兒女扮男裝用大寶的名字,開丹藥鋪子也用大寶的名字,足以說明對他和大寶的愛,大寶可是他和小羽兒的愛情結晶。

司徒元策見到北流殤,是意外的,從傀儡城來藥師城,可不近,除非乘坐金舟。

北流殤確實是乘坐金舟來的,要不然沒這麼快,他現在是傀儡城的香餑餑,動用金舟,只是他一句話的事。

給司徒元策送完飯,兩人手挽著手在街上散步。

沒人認識兩人,因而並沒有吸引太多的目光。

走了一會兒,又看到有人到處張貼什麼廣告。

夜千羽很好奇,拉著北流殤湊上前。

還是尋人啟事,不過是帶畫像的尋人啟事!

乍一看,夜千羽嚇了一跳,江景天找畫師繪了她的畫像?她甚至下意識地抬起袖子遮住臉。

她女扮男裝,只是換了身衣服,換了個髮型,臉卻沒變,很容易被認出來。

仔細一看,她卻傻眼了,這畫的根本不是她啊?

難道這尋人啟事,尋的不是她,而是別人?

她掃了一眼尋人啟事的具體內容,很快捕捉到關鍵字眼——吾弟北夜宸。

確實是找她的,畫像卻不是她。

夜千羽很懵逼,什麼情況?

貼尋人啟事的兩個小廝,不經意的吐槽,倒是幫她答疑解惑了。

「咱們大少爺就是個臉盲,我嚴重懷疑,加上畫像之後,找人的難度直線上升。」

「就是,名字對上了,臉卻對不上……」

夜千羽徹底安心了,臉盲到這種程度,恐怕她站到江景天面前,江景天都認不出她來。

就像有一句古詩說的一樣,縱使相逢應不識→_→



每次信誓旦旦地熬夜,都睡著了,我也很絕望,晚上還有,么么 北流殤既然來了,肯定要留宿的。

廢材王妃 夜千羽想起來一件事,她其實可以吃鍛體丹了。

鍛體丹可以強化經脈,排除體內雜質,據說還可以讓皮膚變得更好!

夜千羽想讓北流殤看到一個美美的自己,或者說,想給北流殤一個驚喜。

排除體內雜質時,會有些異味,夜千羽和北流殤說了聲,就閃身進了血玉鐲子。

她沒說她進去幹嘛,只是讓他在外面等她一會兒。

夜千羽進了九重高塔后,沒進她和北流殤住的房間,免得將房間搞得有異味,而是進了一個空房間。

她先準備好熱水,又解除易容,將外裙脫去,只著肚兜和小褲褲,然後才吃下鍛體丹,盤坐下來煉化藥力。

她只覺得一股磅礴的藥力湧入四肢百骸,渾身的經脈和五臟六腑開始發熱,熱到極致后,是一陣陣的絞痛。

絞痛的同時,不斷有黑乎乎的雜質從毛孔排除到體外,氣味很是不好。

鍛體的過程無疑是痛苦的,不過只有經過了痛苦的錘鍊,才能脫胎換骨。

絞痛的過程持續了大概一刻鐘,夜千羽開始感覺到身體變得輕鬆。

她睜開眼睛一看,她裸露的皮膚表面,浮現著一層黑色的油膩物,很是難聞。

她的身體里居然有這麼多雜質?明明沒什麼感覺來著。

她準備了三桶熱水,足足將自己清洗了三遍。

她觀察了一下自己手臂上的皮膚,果然變得晶瑩剔透了許多,柔嫩雪白,吹彈可破。

她拿了一身乾淨的衣服穿上,將髒水和臟衣服都收進儲物戒,準備回頭處理掉,然後出去血玉鐲子。

北流殤見她頭髮是濕的,只當她進血玉鐲子洗了個澡,他有些奇怪,洗澡的話,根本沒必要進血玉鐲子,然後他才發現夜千羽的變化。

小羽兒本就漂亮的肌膚,變得更無瑕了,晶瑩剔透,就好像是水頭最好的美玉。

他立刻反應過來,小羽兒這是吃了鍛體丹,想展現給他看最好的一面。

他迷戀地說道:「小羽兒你真美。」

夜千羽垂下眼睫:「幫我烘頭髮……」

她其實可以自己烘頭髮,不過她更享受北流殤的伺候。

北流殤已經洗過澡,只穿了一身雪白的中衣,綢緞般的華髮披散著。

他拉著夜千羽在他腿上坐下,修長骨節分明的手指插入夜千羽的頭髮,催動火系玄氣,很快幫夜千羽將頭髮烘乾。

然後順勢吻上夜千羽的唇,再然後將夜千羽推倒在床上……

和小羽兒的上一次歡好,已經是一個月前了。

說起來,自從離開滄雲小世界,他和小羽兒就聚少離多。

「輕一點……」夜千羽想要保有最後一絲理智,免得發出羞人的聲音被隔壁聽到。

310號房的李富貴搬走了,可308號房住著人呢,這種簡陋的房子,隔音效果不太好。

北流殤咬著她的耳朵:「我布置了隔絕結界,叫出來沒關係的,多大聲都沒關係。」

迷亂的夜,深徹的纏綿,汗水與極致的歡愉交織…… 第二天,夜千羽讓北流殤幫她做兩件事。

第一件,幫她製作一個便攜的吸收煙氣陣法。

便攜的陣法,想要長效,最好用神獸血。

可憐的白洛影又被放血。

第二件,為宸葯堂寫一塊牌匾,等開張了掛上去。

北流殤的字很大氣磅礴,有一種氣吞山河的氣勢,字如其人。

宸葯堂,用大寶的名字,殤題字,她經營,充滿了一家三口的痕迹,這是夜千羽想要的感覺。

北流殤來得匆匆,去也匆匆。

他現在很忙,提修為,研究傀儡,進半安全區歷練,傀儡城向他傾斜了大量的資源,他必須好好利用起來,快速提高實力。

此外他還要……暗中殺人,奪取神魂。

皎月背後果然有一個邪道組織,傀儡城叛逃的那位長老,一定也加入了那個邪道組織。

好在暗殺的對象,由他自己決定,他只需要在規定的時間內,上交一定數量和質量的神魂。

他可以選擇殺死罪大惡極之人,而不是濫殺無辜。

那個邪道組織出於什麼目的而建立,他並不在意,不過皎月兩番表現出對小羽兒的惡意,雖然沒有造成實質性的傷害,他卻在心中給皎月記了兩筆。

謀算他沒關係,畢竟是他自己同意為皎月效命一年,但牽扯到他的小羽兒就是不行,皎月就是在作死,將來有機會,他一定會讓皎月付出應有的代價。

夜千羽送走北流殤后,去找司徒元策。

破顏丹的丹方有問題,破壽丹的丹方同樣有問題,她記得很清楚,破壽丹的煉製過程,也有一種藥草被圈了出來,也就是說,煉製破壽丹也會有一個難以突破的點,十有八九會失敗。

她想購買一些破顏丹和破壽丹需要的普通藥草,不過身上沒玄石了,就來找司徒元策借玄石。

司徒元策看到她,那是一呆,昨天晚上就覺得千羽似乎變得更有氣質了,原來不是他的錯覺。

這水嫩的臉蛋,煥發的神采,他在心中暗忖,難道是被北流殤滋潤的?

不得不說,他也挺污的。

他雖然沒多少積分,但玄石還是有不少的。

他直接拿了50萬中品玄石給夜千羽,直言不用還了。

他在這白吃白住,怪不好意思的,就當是付房租和伙食費了。

夜千羽沒跟他客氣,她正在送司徒元策一場大造化,用他一點玄石,他一點也不虧。

夜千羽買完藥草,想了想,決定給張靈玉也送一點加了她木系玄氣的丹藥。

張靈玉六級修鍊資質,雖說不低了,但還可以更進一步。

等宸葯堂開起來了,她還要讓司徒元策幫她跑一趟西大陸,給暫時留在西大陸的秦沐風等人送一批丹藥。

她希望她身邊的朋友,慢慢都能達到九級修鍊資質,能和她以及殤一樣,達到化神境界,以及成神。

大家都獲得長久的生命,才是最好的結局。

然而,她說求見張靈玉,內門的守門弟子理都不理她,最近太多人想求見張靈玉了,因而上頭下了嚴令,不管誰想求見張靈玉,一律不搭理,免得耽誤了張靈玉修鍊。 藥師城同樣傾斜了很多資源給張靈玉,讓張靈玉惡補修為。

夜千羽很無奈,以後再找機會給張靈玉送丹藥吧。

她回去丁區,卻看到她房間的門,一片污穢,糊滿了臭雞蛋和爛菜葉,散發著陣陣惡臭。

房門上甚至寫著——自私女,滾出丁區!

她不禁面如寒霜,這顯然是丁區的煉藥師乾的。

是因為想捧孫妙竹的臭腳?還是有人攛掇? 豪門甜妻貼身熱寵 二娃難求 霍憐兒再次坑她失敗,一定不會善罷甘休!

應新榮一邊整理藥草,一邊注意著外面的動靜,等夜千羽回來。

從窗戶看到夜千羽走過去,他立刻放下手中的活,拉開門出去。

經過一夜的發酵,破顏丹的事,已經在丁區傳開了。

夜千羽的自私自利和孫妙竹的大公無私,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丁區的煉藥師都在讚美孫妙竹,以及咒罵夜千羽。

他早上出門吃早餐的時候,聽到了不少惡言惡語。

應新榮覺得,一定有什麼隱情,而且孫妙竹明顯在拆夜千羽的台。

他想勸夜千羽不要放在心上,卻看到夜千羽的房門上,黃的綠的黑的……

他勸解的話頓時說不出口了。

「要不你去宸葯堂住幾天,避避風頭?反正還沒開張……」

夜千羽蹙著眉,這裡確實住不下去了,不過,先要把作妖的人揪出來。

她將幽影玄狼召喚出來,幽影玄狼的嗅覺很靈敏,應該可以循著氣味找到作妖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