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楊一凡攥著回程卷,正準備使用的時候,忽然擲斧骷髏那邊傳來了一股奇怪的聲音。

楊一凡心中一驚,使用回程卷的動作一頓,莫不是因為自己使用回程卷,所以被那個擲斧骷髏發現了,正向自己這邊趕來?

因為回程卷攻擊狀態不能使用,而且現在不與擲斧骷髏拉開距離,跑到它的攻擊範圍之外,到時候自己想跑都難了。

想到這裡楊一凡一下子就從石頭掩體後面竄了出去,朝著墓道相反的地方狂奔而去。在奔跑的同時,楊一凡回頭朝著擲斧骷髏看去,想要看看它追上來沒有,速度怎麼樣能不能追上自己。

可就這麼看了一眼,楊一凡卻愣在了那裡,腳步都在不知不覺間停頓了。

因為不知道怎麼回事,從擲斧骷髏的那邊,居然照進來了一道亮光。雖然這光源可能不是很亮,但是在這暗無天日的墓道中,卻映照得分外光明。起初楊一凡一眼看去,要不是低頭得快,還差點被閃瞎了他的鈦合金神眼。

擲斧骷髏顯然更加不適應這種亮光,畢竟它在暗無天日的古墓中生活了成百上千年了,早就已經適應了黑暗,這樣突兀的光芒讓它本能的厭惡。

然後楊一凡就看見擲斧骷髏憤怒的一聲大吼,左手抬起手中的大斧,擋在了自己的眼前,右手揮舞著另一把斧頭,嗷嗷叫著向著光芒照來的方向撲了過去。

楊一凡看著跑遠的擲斧骷髏微微有些發愣,自己因為懼怕,所以只得選擇回程的傢伙就在這麼跑了?

這光芒也太牛比了吧,擲斧骷髏都得用一隻大斧擋在眼前,如果自己來打怪的時候帶上這麼一個,那不是兵不血刃輕輕鬆鬆的就減少了擲斧骷髏一半的戰鬥力?

想到這裡楊一凡也不急著使用回程卷了,反正擲斧骷髏也跑了。自己不如跟上去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在發光,說不定還能沾點什麼便宜。就算是什麼便宜都沾不到,也能學學這光芒要怎麼使用,帶時候自己才不會鬧出笑話來。

楊一凡悄悄綴在擲斧骷髏的後面,或許是注意力全部被那光芒吸引住了,擲斧骷髏完全都沒想到會有人跟蹤它。再加上楊一凡也挺雞賊的,稍微有點不對勁就使用隱身術,讓自己的身形消失。

一人一骷髏快速的朝著光芒的方向跑去,一路上楊一凡的運氣不錯,除了擲斧骷髏之外,沒有遇到任何其他的怪物,就連普通骷髏都沒有遇到一隻。

越是靠近光芒傳來的地方,光芒就越發的明亮。而且便隨著的還有著一陣一陣的嘈雜聲,但因為還有一段距離,楊一凡聽得很不是很清楚到底是什麼。

又往前面走了幾分鐘,看著周圍熟悉的墓道牆壁,楊一凡恍然發現,這竟是之前他下來那個地方,那個被挖坍之後,出現在地表的獸人古墓入口。

怎麼會是這裡,楊一凡心中升起一股疑惑的感覺。難道是那些考古專家教授下來了,而這道光應該就是它們把探照燈搬到入口來了?

果不其然,伴隨著探照燈的四處照設,然後楊一凡就看見一張梯子從半空的入口放了下來。不多時,便有一個20多歲的年輕男人,一手提著測量會用到的裝備,一手扶著樓梯走了下來。

男人的神色很是緊張,還沒從梯子上下來,就開始四處張望,準備好防備隨時可能發生的事情,似乎稍微有那麼一點不對勁,他就會順著樓梯重新爬到入口上面去。

也不知道那隻擲斧骷髏是怎麼回事,一來到這裡就找了一個地方躲了起來。雖然躲得不是很好,楊一凡輕鬆的就能發現。

但他這可是和擲斧骷髏處於同一水平下,看得到不奇怪。可是之前那個男人在上方卻是看不到擲斧骷髏,難道是擲斧骷髏有智慧,他也想在這裡陰自己一把?

不過管他是不是有了智慧,想要陰自己一把。反正陰的人又不是自己,楊一凡沒有絲毫的擔心。自己只要安安心心的抱著爆米花看戲就行了,到時候如果運氣好,說不定還能撿到點什麼東西。

男人緩緩的從樓梯上走了下來,右手在頭上一按,那裡似乎是有一個頭燈,男人一按之下便有著一道光芒從他頭燈上照了出來。

這一道光線正好照到了躲在旁邊的擲斧骷髏身上,只見它忽然咧嘴,那張白骨臉上綻放出一個恐怖的笑容。隨後握緊右手的斧頭,身體突然向後傾斜蓄力,然後把手中的斧頭猛的朝著男人砸了過去。

男人看著朝自己飛來的斧頭,一臉的恐懼神情,然而他已經來不及做任何的閃躲動作了。只發出了半聲慘叫,整個人便被碩大的斧頭直接砸成了肉餅。

「張鳴,怎麼了,下面出什麼情況了,你沒事吧?」

這是古墓入口處又探下一道燈光,接著另外一個蒼老的男人聲音響起。 然而已經變成肉餅的張鳴,是不可能再回答他的話了。

蒼老的男聲又喊了幾聲,依然得不到任何回應,心裡不禁有些著急了起來。

「張鳴!你到底怎麼了,快回話啊!」

這時入口上面又傳來了另一個聲音。

「教授,是不是剛才張鳴下去的時候不小心,摔下去昏迷了,所以才沒有回應你的話?」

被稱作教授的男人聽他這麼一說,眼中也閃過一絲叫做希望的光芒,急切的說道。

神醫嫡女 「是這樣的嗎?那王軍你現在就下去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如果張鳴真如你所說摔倒昏迷了,那就想辦法把他弄醒。」

聽教授這樣一說,之前那個說張鳴摔倒昏迷的王軍一下子就慌神了。要知道他剛才那句話也只是順口說的,主要是為了安慰一下教授,在他面前刷下好感度罷。

他可沒想到教授居然會叫他下去探查,如果不是摔倒,是真的遇到了危險怎麼辦?那自己下去豈不是同樣會遇到危險?

想到這裡王軍不禁有些心虛,吶吶的站在原地不言不語。教授見王軍半天都沒有動作,心中更加的急躁了,回頭看向王軍,正要大聲呵斥他,卻剛好對上了他畏縮的眼神。

教授也是年老成精的人了,看到這裡哪還不知道王軍在想些什麼。不由得嘆息了一聲,轉頭看向了墳墓都那個黑暗的大洞,彷彿那裡有一隻恐怖的巨獸,正張大了嘴巴,等著他自投羅網一般。

然後教授伸出有些蒼老枯瘦的手臂,顫巍巍的握住下洞的樓梯,抬腿就要親自下去查探張鳴的情況。

在教授的心中,別人不想去冒險他不能勉強,可他自己卻是不行。因為這些人都是他的學生,是他帶到這裡來研究池岳出現的神秘遺迹的。既然是他帶來的,他覺得自己就有義務完完整整的把他們帶回去,一個都不能少。

「啊,教授,你怎麼能親自下去啊!」

「下面可能有危險,教授你可不要以身涉險啊!」

「就是就是,我們還是報警吧。對了,地面上就守著兩個警督,我們還是叫他們進來,讓他們下去搜救吧!」

教授其他學生見教授居然要親自下去,頓時亂七八糟的嚷鬧了起來。有勸告的、有警示的、有提建議的。。。等等等等不一而足,直把本該寂靜無聲的墓室弄得如同菜市場一般喧鬧。

可是這麼多的聲音當中,卻沒有一個人願意站出來,頂替教授的位置,替他下去探查的。

教授暗自嘆息了一聲,一隻手扶住樓梯不動,另一隻手抬手在半空虛壓,等到這些學員們都安靜下來才緩緩開口說道。

「我是你們的導師,是我把你們帶到這裡,我就有義務有責任把你們完好的交回自己父母的手上。所以無論你們誰有了危險,我都必須第一個站出來。現在我先下去看張鳴到底怎麼了,黃莉就按照你之前說的去通知外面的警督,如果我一會兒下去了也沒有動靜,你們就在這等著警督的援救隊伍來到,千萬不要衝動之下就自己下。。。」

教授本想告誡自己的學員,讓他們不要因為擔心自己的安危也跟著下來。但一想到他們之前的表現,教授自嘲的一笑,也許自己是想多了,根本就不會有那種可能。不說也罷,不說也罷啊!

說完教授便不再理會表情各異的學員,蒼老的的臉上不帶任何感情色彩,一步一步顫抖卻又堅定的向著洞穴下面爬去。

楊一凡雖然躲的比較遠,但得益於他那優秀的聽力,再加上上面眾人的聲音頗大,他把全部的談話內容盡收耳里。楊一凡也不禁有些感概,現在這個社會,像老教授這樣的老師真的是太少了。

他們大多都拋棄了文人的驕傲,對銅臭的金錢充滿了嚮往,從教授而進化為了叫獸。

這樣的人不應該就這麼憋屈的死在這裡,被一個骷髏給拍成肉餅。他應該在教師的位置上繼續發光發熱,教育出更多優秀的人才出來。

就在楊一凡思考的間隙,教授已經緩緩的從洞口爬了下來。楊一凡借著洞口照下的光芒,能夠清晰的看見樓梯上那瘦弱卻又高大的身影。

在看見老教授的同時,那躲在暗處的擲斧骷髏一舉一動也盡收楊一凡的眼底。在看到又下來一個入侵者的時候,它那猩紅的目光中閃過殘忍的光芒。手中的巨斧躍躍欲試,彷彿下一秒就會落在教授的頭頂一般。

這骷髏一點都沒有敬老愛幼的傳統美德,不過話又說回來了。也許以骷髏這種不死生物不知道生存了多久的年齡,恐怕這七八十歲的老教授,在它的眼中還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嬰兒吧。

眼看著教授緩緩下爬,擲斧骷髏在下面持斧以待,楊一凡心中不禁有些著急起來。雖然他很想救下這教授,但也不可能為了他就以身涉險,畢竟也只是敬佩他的氣節而已,能救則救,實在不行也只能怪他自己命不好了。

正面硬剛第一個排除,那麼就只能想辦法先吸引擲斧骷髏的注意,自己再另想辦法了。

可是要怎麼才能吸引到它的注意力,楊一凡開始思索了起來。眼看著教授就要進入擲斧骷髏的攻擊範圍了,楊一凡的心中更加的急躁了。可越是急躁他的心中就越是煩亂,想找到一個行之有效的辦法也就更加的困難了。

眼看著教授就要葬身斧下,楊一凡忽然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辦法。辦法是想出來了,對這辦法他卻有些遲疑,不知道能否起到作用。不過眼下的情況也已經沒有時間等他再想下去,也就只能死馬當成活馬醫了。

然後楊一凡就從包裹里拿出一輛遙控玩具車,開啟電源之後,玩具車便飛快的朝著擲斧骷髏行駛了過去。

玩具車沒有讓楊一凡失望,在它從楊一凡隱蔽的地方出去后,瞬間就吸引了擲斧骷髏的注意力。只見它瞪著兩顆散發著危險紅光的眼睛,一路看著玩具車向著它開了過來。

然後。。。然後擲斧骷髏左手一甩,一冰巨大的斧頭從它森白的骨手中脫手而出,目標正是行駛中的玩具車。

只聽得啪嗒一聲脆響,玩具車直接被例無虛發的斧頭從中間劈成兩半。玩具車四個輪子翻上了天空,掙扎似的旋轉了幾下,便再也沒有了動靜。 擲斧骷髏一斧頭劈碎了玩具車,看到玩具車不再動彈之後,眼中紅光閃爍幾下,地上的斧頭也不去撿,便轉過頭顱重新看向教授下來的洞口,竟是不再理會楊一凡的誘餌了。

楊一凡看著碎成兩半的玩具車,心中微微有些失望。他本來還計劃著,下次再來這獸人古墓,就帶上一個附帶攝像頭功能的遙控車。自己在安全的地方,先控制遙控車進入墓道,查看怪物情況。

如果多的話自己就繞道,或者用遙控車吸引一兩個過來殺掉,如果少的話就直接進去幹掉它們。

可現在看來這個辦法根本就不可靠,骷髏是一種具有強烈攻擊意識的生物。只要進入它們的視線範圍,只要不是它們的同類,它們就會在第一時間出手攻擊,根本就不給楊一凡查探的時間。

眼看著玩具車計劃失敗,楊一凡嘆了一聲氣,不過也不是沒有什麼好消息。看著左手空空的擲斧骷髏,楊一凡之前那顆一直懸著的心微微放鬆了一些。這至少證明擲斧骷髏的斧頭並不會像遊戲里那樣,能夠無限的使用,扔了一把手上就會立刻刷新一把。

現在只剩下一把斧頭的擲斧骷髏,楊一凡已經沒那麼害怕了。教授馬上就要從洞口下來了,已經沒有時間讓楊一凡再拿出第二輛遙控玩具車去消耗擲斧骷髏的斧頭了。不然的話一旦它扔出了手中的斧頭,楊一凡還真不怎麼怕它了。

畢竟打游擊戰可是楊一凡的老本行,且戰且退他怕過誰?

「教授危險,你不要下來了!」

楊一凡張口朝著入口那邊大聲的喊道,他之前不是沒有想過在教授下來之前就出聲提醒的,但那樣的話一定會引起擲斧骷髏的注意力,說不定就是一斧頭朝著自己招呼來了。

至於現在出聲,一是擲斧骷髏只剩下一把斧頭了,二是如果他再不出聲的話教授就真的被一斧頭劈死了。

楊一凡的高聲呼喊,吸引了全部人的注意力。教授也順著聲音傳來耳朵方向看了過來,正好看見楊一凡揮舞著雙手從掩體走了出來。

從教授此時的角度,還看不見在下方隱藏的擲斧骷髏。當他看到楊一凡的時候,一臉的疑惑。他雖然老了但視力並不是太差,能夠清楚的看出楊一凡的面容,但正因為看清了,他才更加的疑惑,因為他可不記得自己的學員裡面有楊一凡這號人,也沒有看見過他下來。

教授沒有看見下面的擲斧骷髏,擲斧骷髏卻是在楊一凡從掩體出來的瞬間就發現了他。擲斧骷髏在看見楊一凡的剎那,眼中就傳達出了憤怒的神色,張嘴發出一聲巨大的咆哮。它不能容忍竟然有生物靠得這麼近,自己都沒有發現他的存在。

擲斧骷髏咆哮一聲,邁動兩條看似纖細,卻又堅挺有力的骨腿,以一種不弱於楊一凡太多的速度開始發動衝鋒。讓楊一凡驚訝的是,它竟不是直接朝著自己撲來,第一件事居然是去撿它之前投擲出的斧頭。

教授被擲斧骷髏發出的叫聲嚇了一跳,等看到從自己下方陰影處衝出的骷髏時,更是嚇得魂都快沒有了。伸出一隻手指著更快速奔跑的骷髏,語氣顫抖的說道。

「骷。。。骷髏!我的天啊,這遺迹裡面居然會有骷髏!!」

楊一凡看著一手扶著樓梯,一手指著骷髏正傻眼的教授,不由得暗罵了一聲,然後再次高聲喊道。

「教授你還在等什麼,快爬上去啊,這下面不是你能夠待的地方!難道你想像你的學員一樣,也成為一個大肉餅嗎?」

大肉餅?教授又被楊一凡說的一愣,然後下意識的朝著之前擲斧骷髏跑出來的地方看去。之前因為那裡處於陰影下,看得不是很真切。現在仔細查看之下,赫然發現那地方竟然有著一塊大大的肉餅,周圍的泥土都被鮮紅的血液染透了。

「啊!」

教授一聲驚叫,抓著樓梯的那隻手隱隱有些不穩,腳下也有些踉蹌,差一點就從樓梯上摔了下來。

楊一凡在下面看得心驚肉跳的,生怕教授一不小心就下來了,暴露自己讓自己陷入危險的一番苦心也就浪費了。直到教授重新穩住身形,開始向上攀爬的時候,楊一凡才放下了心來。

看著沖向自己斧頭的擲斧骷髏,楊一凡的嘴角閃過一絲莫名的笑意。想撿斧頭?沒那麼簡單!

想罷楊一凡也猛的朝著斧頭奔跑了過去,因為遙控車沒有跑出多遠,就被擲斧骷髏發現並投擲出斧頭砸碎。所以楊一凡距離那把斧頭的距離,還要比擲斧骷髏要來得近一些。再加上楊一凡的速度本身就比擲斧骷髏快一點,所以他完全有信心在擲斧骷髏之前搶到斧頭。

楊一凡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做的,但是事情的發展卻不像他所預料的那樣。

前面的劇本是正確的,楊一凡也確實先一步來到了斧頭邊上。正在他就要彎腰拾起斧頭的時候,那擲斧骷髏也來到了斧頭十米之內。

楊一凡欣喜的抓向斧頭,因為只要擲斧骷髏少了一把斧頭,它的能力就會衰減一半。在手指即將觸碰到斧頭的剎那,變故突然發生。

他眼前的斧頭突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楊一凡心中一驚,驀然抬頭向著不遠處的擲斧骷髏望去。只見它之前還空空蕩蕩的左手,赫然重新出現了一把斧頭!

我去!

看到這一幕楊一凡的心瞬間就涼了半截,因為他想到了遊戲里擲斧骷髏無限斧頭的現實表達方式。 驕橫美人 那就是只要在十米範圍之內,擲斧骷髏扔出去的斧頭,只要它一個念頭就會憑空回到手中,這也算是以另外一種方式實現了無限斧頭了。

憑之前擲斧骷髏一斧頭劈碎行駛中遙控車的準度,楊一凡完全不懷疑這斧頭能不能劈中自己。這特么還要怎麼玩,還給不給人活路了啊!

楊一凡在心中哀嚎,對面的擲斧骷髏卻對著他虎視眈眈,手中的雙斧躍躍欲試,彷彿下一秒就會突兀的出現在楊一凡的身上。 楊一凡小心的往後退了一步,退出了擲斧骷髏十米回收範圍之內,雖然此時依然在它的攻擊範圍內,但楊一凡也不敢再退了,因為他擔心自己一旦轉身逃跑,那斧頭就會張眼睛一般落在自己的頭上。

「骷髏大哥,額或者大姐?」

楊一凡上下打量了擲斧骷髏一下,雖然他是學醫的,但他還沒有學多久,就被海芋公子給拎到了菜鳥訓練營。所以憑藉他的半吊子醫學知識,根本就不能從那光禿禿的骨頭上分辨出這具骷髏的性別。

「我們打個商量,放我一馬唄?回去以後我給你立長生碑行不,算了,你現在已經算是另類的長生了,那我早晚給你三炷香行不?」

楊一凡也不知道獸人骷髏到底能不能享受香火,也不知道它到底能不能說話,至少之前楊一凡殺那些普通骷髏是沒有開過口的。

不過現在他也不過是在拖延時間而已,能交流最好,不能交流也就罷了。同時他在腦海中在瘋狂的轉動著,看有沒有辦法能夠逃脫。

現在他有點後悔自己為什麼要跳出來了,自己又不是聖母,那個老教授和自己無親無故,為什麼腦子一熱就把自己陷入了危險之中。早早的一個回程卷飛了多好,錢沒有了再去賺不就行了。反正憑自己現在的能力,賺點回程卷錢又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不過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晚了,楊一凡也只有打起精神來,好好應對這隻骷髏。

說到底這隻擲斧骷髏和之前那普通骷髏一樣,同樣是18級的怪物,楊一凡只不過心憂它的投擲斧頭能力,而自己缺乏遠程攻擊能力而已。

想對的,它具有了遠程攻擊能力,近戰能力肯定就比普通骷髏要弱一些,所以楊一凡之前游擊戰的方法現在就不實用了。他必須以最快的速度突進到擲斧骷髏的身前,和它進行近戰攻擊,那樣自己才能有一定的優勢。

楊一凡看著不遠處對自己虎視眈眈的擲斧骷髏,眼中眸光閃爍。突然,他右腳猛地蹬在地上,整個人化作一隻離弦的箭矢,飛快的朝著擲斧骷髏沖了過去。

擲斧骷髏眼中紅光暴漲,仰天發出一聲攝人吼叫,右手斧頭猛的朝著楊一凡投擲而去,那疾馳而去的斧頭髮出了咻咻的呼嘯聲,竟是因為速度太快破開了空氣。

楊一凡看著比自己速度還要快上許多的斧頭,心中微微一驚,下意識的就想要側身躲避。但當他就要有所動作的時候,忽然又驚覺這斧頭似乎早就預料到了自己會側身一般,已經在自己躲避的路線上了。

可是如果不躲避的話,這斧頭似乎同樣會落在自己的頭上。楊一凡以前從來都不相信電視里,說的什麼攻擊能夠封死對手的全部躲避路線。

Pick me!佛系老公談談情 他當時覺得那就是扯淡,你攻擊從左邊來我就往右邊躲,你上邊來我就下邊躲,怎麼可能躲不掉,怎麼可能封死躲避路線?

可此時,當他處在擲斧骷髏的斧頭之下,他的想法改變了。似乎真的有這麼一種力量,能夠讓你從心底里覺得,無論你往哪裡躲避,攻擊最終都會落在你的頭上。

看著飛馳而來的斧頭,楊一凡咬了咬牙,還是覺得自己應該搶救一下,什麼都不做連躲都不躲一下也不符合他的作風。

想到這裡楊一凡眼看著斧頭即將擊中自己,猛地向左跨出一大步,在跨出這一步后楊一凡感覺這斧頭似乎也跟著拐彎了一般,落點不偏不倚正是自己即將落腳的地點。楊一凡明白拐彎只是自己的錯覺而已,在他的眼中這斧頭前進的方向一直都沒有改變過。

楊一凡心中一驚,果然是還是沒能躲過,只是不知道自己剛才如果向右跨步又會怎麼樣,早知道就不相信男左女右這句話了。

眼看著斧頭即將命中自己,楊一凡快速的從自己包裹里掏出了一個——大鐵鍋,頂在了自己的身前。雖然知道不會有多大的作用,但怎麼也好過用自己的血肉之軀去抵抗斧頭那閃著寒光的刃口。

鐺!咔嚓!

前一聲是斧頭撞在鐵鍋上的聲音,如楊一凡所料鐵鍋並沒有多作抵抗,只是稍微減少了一些斧頭的動能,便被鋒利的刃口從中間破開了一個大洞,繼續朝著楊一凡砍了下去。

嘎吱!

斧頭的刃口破開鐵鍋砍在了楊一凡的手臂上面,發出一聲如同磨玻璃般刺耳的聲音。幸好楊一凡此時的體質也已經是黃級了,這斧頭堪堪切入了他的骨頭一厘米多一點,終於失去了全部動能。

捂著不停淌血的手臂,楊一凡似乎絲毫感覺不到疼痛,嘿嘿一聲怪笑,腳下速度再次激增幾分,繼續朝著擲斧骷髏而去。

就在他靠近擲斧骷髏五米的時候,楊一凡看向擲斧骷髏,它那張只有上下頜骨的嘴巴動了一下,那似乎是嘲笑?

然後楊一凡便看見他的手臂再抬,竟又是一把斧頭朝著楊一凡飛了過來。與此同時楊一凡感覺手上一輕,深深嵌入自己骨頭的斧頭突兀的消失,重新回到了擲斧骷髏手裡。

斧頭回到手中后擲斧骷髏並沒有立即再次投擲出來,而是飛快的轉身,竟然往楊一凡相反的方向跑了!

楊一凡還在為手臂上的斧頭消失而懊惱,早知道就把那斧頭收進自己包裹了,他不信那樣骷髏還能收得回去。

當他看到擲斧骷髏逃跑的時候微微一愣,這明顯是它佔了優勢,可為什麼還要跑?

楊一凡稍一思索便反應了過來,這擲斧骷髏特么哪是要逃跑,這分明是要拉開距離再投一波斧頭啊!自己一直都是自己把握主動權打別人的游擊戰,沒想到今天居然要被一直骷髏給打了游擊戰了。

想到這裡楊一凡突然想起了一句話——出來混,早晚都是要還的。。。

心念一動,手上再次出現一口鐵鍋擋在了身前。此時楊一凡在心中暗自慶幸,看來偶爾背背黑鍋,也不是那麼難接受的事情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