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怕愕然,打量著四周的人。

眾人都在等龍騎士出現,唐怕有點焦急道:「怎麼還沒來?」

就在眾人翹首期盼時,一個七歲的小女孩子,引起唐怕的興趣。

此女孩子衣著破爛,一出現便引起所有人的注意,但見她手腳被鐵鏈子烤著,一旁的兩名士兵悄悄地在後面跟著。

小女孩子身上傷痕纍纍,皮開肉綻,血凝結在身上。

一旁的人議論紛紛,但是當看到推著女孩子走在前面的兩個人身上佩戴的玉佩時,又都不敢出聲阻止。

推小女孩子的兩個人著統一的藍色青袍,不停地推著女孩子在人群中走來走去,甚至是小女孩子走慢一步,他們都會猛推一把。

小女孩子的眼淚在眼眶處打轉,可她就是不吭一聲,堅強成這樣令到在場不少人都跟著心痛起來。

老妖婆看到之後,她對唐怕道:「這個小女孩子不就是當天在聚仙樓賣身葬師傅的女孩子嗎?」

「是的。」唐怕趕緊用紗巾蒙住臉提醒老妖婆道:「你也是,別讓這個小女孩子看到。」

「看那兩個人身上的玉佩,應該是相國家的奴才。」老妖婆惡狠狠地道:「相國這個老狐狸居然這樣對待那個小女孩子,唐怕,想必小女孩子是相國捉來認人的。」

「相國如何就認定殺他女兒的人就在皇城內?」

比這個更麻煩的是,唐怕不解的是小女孩子那天的話。

這幾天苦於不敢出宮,所以把這事耽擱了。

現在看到她,回憶起來,很想上去詢問一番,自己何時殺了她的師傅?

只是不敢輕易上去。

此刻在巨龍騎士和皇子的挑戰沒到來之到,很多人被小女孩子的奇怪行為吸引,紛紛低聲討論著。

小女孩子每經過一個人身邊時,都瞄一眼,接著繼續低頭不說話,眠著乾枯的嘴唇,舔了又舔,數次咽了咽口水問一旁的人道:「有水嗎?」

「沒有,快走。」那人惡狠狠地道。

「我真的很口喝。」小女孩子求饒。

「滾。」那人一把推向小女孩子。

小女孩子站立不穩,跌倒在地上,手擦在地上,磨出了血。

可是那兩個人依然沒有將她抱起來的意思,反過來其中一個人一腳踹了過去:「別裝死,給老子起來,你個沒娘養沒爹痛的小雜種。」

喝斥的聲音很大,很多人望了過去。

唐怕雙拳緊握,欲要衝上去,老妖婆一把攔住道:「唐公子,難道你忘記慕容紫嫣公主殿下是怎麼囑咐你的了?」

周圍三兩個人發現唐怕這邊有異常,看了過來。

老妖婆笑道:「我們兩姐妹鬧著玩呢。」

唐怕無語,悄聲對老妖婆道:「我是男的。」

惡魔總裁腹黑妻 等到他們不再注意自己,老妖婆才輕聲的道:「小姑娘雖然可憐,可我們的處境也不妙,很明顯小姑娘是被捉過來認罪犯的。」

「這群人渣。」唐怕暗罵。

小姑娘沒有得到想要的水,依然是慢慢的走著,低頭,在全場所有人的目光中來回掃視。

走了一會兒,小姑娘的事情引起了清宮香香的興趣,他跟在小姑娘的屁股後面走著,也不說話。

後面相國的兩個奴才看到清宮香香跟著時,眉頭緊皺,心中擔憂。

同樣的唐怕心中也是一緊一緊的,這個清宮香香可是唯恐天下不亂的惡魔啊。

所有引起她感興趣的事情,最後都會變成悲劇。

果然清宮香香開始不耐煩於在後面跟著,不停地在後面問話:「小姑娘,我們好像在哪見過?」

小姑娘不說話。

「你叫什麼名字?」

小姑娘不說話。

「我對你有一點印象,可是想不起來了。」

小姑娘不說話。

最後清宮香香火了,感覺到沒有存在感,大喊道:「小姑娘,你是不是相國那個老頭叫過來認罪犯的啊?」

全場寂靜。單是清宮香香這個身份已經令到所有人不敢正視了,現在她再大喊一聲,全場瞬間安靜下來。

場內可有不少青年才俊,等著拍清宮香香的馬屁,可惜一直沒機會,此刻見她發火,以為有機會靠近清宮香香公主殿下了,開始關注這邊。

也有一些人開始為小姑娘感到緊張。

唯有小姑娘很淡定,抬頭掃了一眼清宮香香,接著又低下頭去。

「聽說相國的千金,如芸被一個高手殺了,聽說他還住在皇城內?」清宮香香大聲的說著:「那麼相國那個老頭是知道兇手今天會出現在這,所以才帶你過來的吧。」

眾人集體愕然。 相國千金,鎮國大將軍之女,李公公的義子死在聚仙樓門前,這可是東陽國建國以來最大的一樁兇殺案。

別說東陽國人,那怕是梵國、魔域、妖修之聖地、西方國家每一個角落也已經傳得沸沸揚揚的了。

當聽說這個女孩子是因為這件事而來時,全場每一個人都頭腦嗡地一響,接著這個信息量像炸彈一樣炸了開來。

「看來是真的了。」清宮香香開心得拍手大叫,跟在小姑娘的後面,一邊嘀咕一邊輕聲道:「這個小姑娘真的很面熟,到底在哪見過?」

這句話剛剛好是來到唐怕不遠處,不巧被唐怕偷偷的聽到。

唐怕心中大驚,原來不止自己對這個小姑娘有印象,連惡魔千金都有印象?

這個小姑娘是誰?

她是誰?

誰?

此時小姑娘來到唐怕跟前,見到老妖婆蒙住臉面,小姑娘多望了一眼,走了。

看向唐怕時,眼神之中多了一絲疑惑。

唐怕渾身冷汗。

幸好小姑娘沒說什麼,接著又走了。

等他們走遠,老妖婆道:「唐公子,好險,差一點。」

唐怕道:「老妖婆,想必相國等人就在不遠處遠遠地觀察著。」

「有可能。」老妖婆打量了一下四周,果見廣場不遠處有一群人雖然不顯山露水。

但是眼神望向小姑娘時,和其他人不一樣,充滿了警惕。

唐怕道:「不止那邊,看樓上。」

被唐怕提醒,老妖婆又望了一眼廣場比武塔,果然最高的那一層塔上,有一道熟悉的身影,那人正是相國。

老妖婆輕道:「是相國。」

唐怕偷偷打量著站在最後一層塔,在窗口望向廣場的人,隔得有點遠。

唐怕望得不是很清楚,只知道那個人身後的那一群人透出極強生命氣息。

過了良久,龍騎士依然沒有來。

清宮香香有點惱火,大喊道:「到底是那個王八蛋說龍騎士要和皇子挑戰的?出來,看我不殺了他,說好的龍騎士呢?」

全場再次寂靜。

來此的人絕大多數都是沖著龍騎士來的。

「再沒有龍騎士過來,我要追根到底了,到底是誰散播謠言?」清宮香香開始發怒。

唐怕打量著塔上的相國,突然間看見相國轉身不知道對誰輕語了幾句之後,那人離開。

唐怕看到這,突然間醒悟過來,問老妖婆道:「你是聽誰說這兒有比賽?」

「我是聽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三姑的兒子說的。」

「不好。」

「唐公子怎麼了?」

「根本上就沒有龍騎士和皇子的比賽。」

「怎麼可能?這消息可是….」老妖婆突然間住嘴,似乎想到了什麼,道:「唐公子,你是說,這次所謂的比賽是假的,事實上這一次是相國那個老傢伙的罪犯指認會?」

「沒錯,是相國放出的謠言,將所有的傑出青年全聚集在一起,讓小姑娘過來指認。」唐怕暗暗心驚,姜果然是老的辣,這一招引蛇出洞,走得實在是妙。

「是了,難怪皇室的人只來了一個清宮香香,龍騎士和皇子比賽,難道皇帝陛下會不知?他會不重視?他們可都沒有來。」

老妖婆抬頭四望,一言驚醒夢中人。

就在唐怕和老妖婆明白過來時,天空中一聲龍吟響起。

吼!

吼!

唐怕抬頭而望,天空中的巨龍背上居然還有一個身穿盔甲的青年,年約二十齣頭,手持一把長槍,威風凜凜。

場內的人聽到龍吟,開始驚呼:「要開始了,看來皇子和龍騎士比賽是真的。」

老妖婆道:「唐公子,這位是相國的門客,人稱一槍致命張朝。」

「果然厲害。」唐怕看著張朝落下的身影,心中明白,原來相國剛才轉身的原因,便是叫張朝騎龍過來。

目的恐怕是為了讓清宮香香消消氣。

相國一點也不怕得罪在場所有人,可要是得罪了清宮香香,相國恐怕還是得惦量惦量。

唐怕同時對於龍騎士的戰力,有了一個大概的認識,這頭龍是地龍,比清宮虛那頭還要大上不少。

張朝化神期初境,加上這頭龍,能夠堪比化神期大圓滿的實力。

果然不出所料,張朝騎著巨龍走向清宮香香,同時恭敬的行禮道:「香香公主殿下,卑職是一槍致命,張朝,是來向公主殿下請罪的。」

「請罪?請什麼罪?」 上門女婿 清宮香香眉頭緊皺。

「還請香香公主殿下移步說話。」張朝道。

「有事在這說。」清宮香香道。

「這……」張朝欲言又止,怒目瞪視著四周所有人。

周圍的人一看他眼神不對,識趣地離開,這就是張朝有要事和公主要說的意思,沒有誰不識趣的不離開。

「說。」清宮香香不耐地道。

張朝走近了兩步,悄聲道:「香香公主殿下,請贖罪。」

張朝跪了下來,道:「相國千金如芸被殺,相國清查了全城,沒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後來查到一個小女孩子身上,她說這個殺人犯就住在皇城。」

張朝一直在注視著清宮香香的表情變化。

見她沒發火,這才鬆了一口氣:「從相國清查的情況,還有路人指認的犯人逃跑路線來說,確實這個殺人犯極有可能就在皇城內。」

「哦。」

「但是皇城內有賢能異士府的門客,還有國士府的國士等等一些東陽國貴賓,相國不可能每一個的去搜查,更加不敢驚動皇帝陛下,所以才出了此局,說皇子和龍騎士比賽,目的是引犯人出來,讓小姑娘指認。」

「你們不是不想搜查,只是沒這個權力搜查賢能異士府和國士府,更加不是不敢驚動皇帝陛下,而是不想驚動犯人吧。」

張朝被清宮香香說出一身冷汗道:「香香公主殿下聰明……為了感謝公主殿下到此支持相國大人,所以相國大人命在下,騎龍過來,供香香公主殿下玩樂。」

「起來吧。」

「謝公主殿下。」張朝跟在清宮香香公主身後圍著龍轉,清宮香香道:「這龍還不算太丑,你這禮物我就勉為其難地收下了。」

張朝面色有點難看,這龍可是自己拼了老命馴服的,而且自己明明說是借她把玩一天,怎麼就變成了送給她的禮物了? 一聽這話,張朝當時臉就綠了,苦著臉賠笑道:「香香公主殿下,這是我的坐騎,我為你準備的禮物在這。」

說著掏出一瓶名貴的丹藥。

「好,我一併收了。」清宮香香將之放進腰袋內,沒一會兒,明明很大一瓶的葯被收進小小的黃色袋子內。

唐怕遠遠地看著驚道:「什麼情況?」

「這是空間袋子。」 蓮子的八十年代生活 老妖婆道:「大驚小怪,空間袋子其內不知大幾千里,放再多的東西都行。」

「哦。」唐怕回想了一下,好像清宮香香有用過這個袋子,只是當時自己沒留意而已。

同時總算明白,惡魔千金在燕都「聲名在外」這四個字的意思了。

誰見到她,都得割一大片肉走,可以想象帝都的貴族子弟在和她的生活中,肯定有一個悲慘童年。

張朝這邊。

張朝卻急了道:「香香公主殿下,這龍……這是我的寶貝。」

「不願意?」

「不是……這個…..」

「小氣鬼,放心吧,這個又肥又難看的怪物,比我在天山山脈看到的小多了,我才不喜歡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