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

咚咚咚!

https://tw.95zongcai.com/zc/52323/ 甚至是,不少修為弱小的人,這一刻心臟都要跳動爆裂。

不少人仰天望著天鵬公子,神色有著毫不掩飾的興奮和敬畏,在他們眼中,能夠見到天鵬公子這種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蓋世天驕,是三生有幸。

天鵬公子,雖然沒有創建任何派系,但其追隨者,卻是遍布天劍門,甚至是整個天火大國,就算是另外三大宗門以及皇室中,都是有著不少年輕天驕,信服天鵬公子,甘願為其鞍前馬後。

反正,天鵬公子在天火大國無數人的心目中,就是真正的巔峰存在,在其面前,恐怕所有人都是喘不過氣來,傳聞,他的修為,已經踏入洞天境大能層次,可以和天火大國五大巨頭勢力的掌控者媲美。

嗡!

此時,林寒站在底下山峰之上,周圍地面崩裂,他整個人,也是快要被壓迫得跌倒在地,若不是他腦海中的黃金神火,衍化龍帝意志,瘋狂抵禦金天鵬的威壓,恐怕林寒此時已經斃命。

「林寒,你大膽!」

金天鵬蘊藏威嚴的聲音再次響起,如洪鐘大呂,浩浩蕩蕩,將林寒再次壓迫得連連後退,差點從天劍門山門前的山峰墜落群山溝壑之中。

林寒眸光森冷,腳步踏碎了一大片山石,終於止住了身形。

遠處天穹上,金天鵬的身形完全顯現而出,他看上去最多不過二十歲的年輕人模樣,臉若刀削,稜角分明,眉毛筆挺,英姿雄偉,略顯凌亂的披散黑髮之下,是一雙充滿狂野的眸子。

他背負雙手,面容威嚴,眼神冷淡,盯著底下的林寒,仿若在看一個微不足道的螞蟻,聲若天威:「林寒,你是什麼東西,也敢在宗門中大肆殺戮,誰給你的勇氣?回答我!」

轟隆!

此時,那威嚴的聲音,讓整個長空都在顫動。

「龍帝威嚴!」

林寒心中大吼,身上彌散出一種不屈、不懼的大無畏氣勢,他猛地盯住了上空的金天鵬,道:「金天鵬,你麾下之人,無理取鬧,擾亂宗門規矩,誣衊我修行邪功,要捕捉殺我,我若是不反抗,難道任由他們宰割?」

林寒這句話,幾乎是吼出聲,整個天劍門都是聽到了。

一瞬間,眾人紛紛驚呼出聲:「這林寒,竟然敢直呼天鵬公子名諱,甚至是當面對其冷喝,簡直膽大包天,不知死活!」

此時,就算是一些潛伏宗門深處的老祖看到這一幕,都是神色露出驚駭,天鵬公子是什麼存在?連遮天少爺都是臣服在其麾下,在掌教失蹤后,他在天劍門,絕對就是一手遮天,號令群雄,莫敢不從。

但此時,那林寒卻是敢與其對視,甚至是當面怒斥,這需要何等的勇氣和膽量。

「所有人碰到天鵬公子,都要臣服,不敢忤逆其意志,這林寒膽敢如此,我看他就是一個沒有腦子的愣頭青。」不少人暗中冷笑,十分不屑。

「哦?你竟然敢這麼對我說話。」金天鵬實力滔天,修為蓋世,自然是目空一切,張狂無忌,此時看到林寒敢反駁他的話,威嚴愈烈,森寒的聲音響徹天宇:「你螞蟻一樣的東西,能夠在我的威嚴之下,站立這麼時間,有點意思,不過你僅僅憑藉著這些就想要忤逆我的意志,太過可笑。如今掌教失蹤,天劍門大權,掌控在我的手中,你有什麼資格和我談論宗門規矩,我就是規矩!」

「哼,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林寒冷冷出聲。

「好,你很好。」金天鵬冷厲一笑,道:「看來,不殺雞儆猴,有些人,根本不知道惹怒我的後果。」

金天鵬冷冷吐出一句,字字帶著恐怖殺意,當最後一道聲音落下,他整個人不動,但雙目卻是陡然盯住林寒,一種無形之光,充滿殺伐,瞬間撕裂虛空,轟擊林寒,要將其靈魂直接抹除掉。

「轟」

無形的攻殺之力,沖入林寒的眉心中,但他腦海之中卻是陡然衝出九桿血色大旗,如同一根根鋒銳長矛,瞬間將林寒的眉心守護住,瓦解了金天鵬的靈魂殺伐。

「咦?」

金天鵬神色閃過一絲詫異,他沒想到,自己的靈魂攻殺,竟然對林寒絲毫效果沒有。

「林寒,我來助你!」

驀地,一道大喝聲響起。

是段天理,他依舊白衣勝雪,手握一柄鐵劍,渾身劍道鋒芒浩蕩,幾欲撕裂青天。

「還有我!」

李劍意也是踏步而來,他此刻竟然開始燃燒體內本命劍元,似乎要殊死一搏。

「林寒小子,你還欠我這麼多丹藥,你可不能死!」又是一道蒼老聲音響起,易大師的熟悉身影踏步而來,蒼老面孔上,卻是帶著一份決然。

「還有老夫。」

嗡!

虛空一陣顫動,千山老祖的身影出現,站在了林寒身旁,冷眼盯著遠處的金天鵬。

「你們……」

林寒看著身旁的三人,目光露出一種發自內心的震動。

自己,果然沒有看錯他們。

「沒想到,面對天鵬公子,這必死之境,這林寒,還有人甘願出來與其共同面對。」天劍門中,不少人看著林寒身旁出現的一道道身影,他們都是感受到了一種許久不曾感受到的東西,叫做情義。

「天真!林寒,你真的以為有這群廢物幫忙,就能與我抗衡?在我眼中,不過一群跳樑小丑。」

金天鵬大手一揮,一種無形的空間禁錮之力,瞬間將林寒身旁的所有人全部轟飛,在空中狂吐血。

無論是最為強大的千山老祖,還是李劍意、段天理和易大師等人,都不是其一招之敵。

強大!

無比的強大!

林寒眼眸一震,這金天鵬果然已經踏入了洞天境,年紀輕輕,成就大能身份,實力滔天,是自己目前遇到最危險的人物之一。

金天鵬再次一抓,一種無形的空間力量,頓時籠罩住林寒,讓他整個身體懸浮起來,金天鵬冷冷盯著,道:「你不過神魄境六重天的低弱修為,竟然瓦解了我的靈魂攻殺之力,看來,不是你先天靈魂力異常強大,就是你得到了什麼上古魂兵,我來看一看,你眉心中藏著的,到底是什麼?」

金天鵬話語霸道,說完一指虛空點出,一束神光瞬間從他指尖衝出,要將林寒的頭顱撕裂,看看其中蘊藏著什麼東西。

狠辣霸道!

視人命如草芥!

所有人看著這一幕,都是心中升騰起來一種寒意。

「我無法抵擋這種力量,我修行的時間還是太短了,修為太低,無法抗衡金天鵬這個老牌第一聖子!」林寒心中狂吼,他覺得自己這一瞬間就要隕落,他瘋狂消耗魂力,注入腦海中的黃金神火,企圖激發其中龍帝前輩的意志。

沒錯!

林寒一直懷疑,那位賜予自己太古龍帝訣的太古龍帝前輩,根本沒有死絕,其強大的意志,或許還殘留一絲,蘊藏在黃金神火中。

嗡嗡!

魂力瘋狂注入黃金神火,剎那之間,林寒神色一喜,他感受到了變化,黃金神火之中,陡然澎湃出無窮的力量,將他渾身的空間禁錮全部破除,將金天鵬一指點出的神光也是瞬間瓦解。

隱隱間,林寒似乎在靈魂深處聽到了一道至高無上的不朽呢喃聲,「太古蒼茫,龍帝至高,肉身成神,不朽不滅……」

轟隆!

轟隆!

一種在場所有人、甚至是金天鵬都是無法理解的神秘偉岸力量,從林寒身軀中爆發出來,將其周身空間禁錮全部炸裂。

唰!

林寒化為一道流光,瞬間逃向遠處。

「該死,給我回來!」

金天鵬眼睜睜看著這一切,只覺得心中生出一絲恥辱,自己竟然讓一個螻蟻從自己手中逃走,他大喝一聲,一隻大手抓破蒼穹,朝著林寒覆蓋而去。

「咔嚓」

但這個時候,林寒從懷中陡然掏出一枚漆黑珠子,猛地捏碎,頓時在其身後化為一片魔氣領域,金天鵬的大手延伸過來,瞬間被侵蝕腐爛。

「黑魔珠!林寒,你果然是邪魔叛逆,身上竟然有這種邪魔禁器!」金天鵬神色不甘,大吼出聲。

「五尊大比之日,就是你殞命之時!」

但遠處,只是傳來林寒一道充滿冰寒的聲音。

隨即,在眾人視野中,林寒身影,幾個閃爍間,已經消失在了天際盡頭,不見蹤跡。

「傳我號令,所有神魄境七重天以上的強者出動,在整個天火疆域,尋找林寒這邪魔叛逆,殺無赦!」金天鵬的威嚴聲音,浩蕩如天威,響徹整個宗門。 這是一片蒼渺浩瀚的雪地平原。

一座荒山之上,此時一道青衫身影端坐山巔之上,面容微微蒼白,似乎消耗了不少力量。

「林寒,你跑不掉的!」

驀地,遠處天際盡頭,一道大喝聲陡然響起。

唰!唰!唰…

隨即,一道道身影踏步而來,每一人,都是有著神魄境九重天、甚至是半步洞天境修為。

「這麼快?」

端坐山巔之上的青衫身影,自然是林寒,此時他微微睜開雙目,眼眸中露出一絲沉色。

自從他從天劍門逃脫后,就已經過去了將近半個月。

但,這半個月來,他遭受到了來自金天鵬的全面追殺,一批又一批強者瘋狂席捲而來,縱然林寒本源龍力再雄渾,也是有些抵擋不住這種恐怖的無止境追殺。

若不是魂師天眼讓林寒能夠一次次預判到各種伏殺,恐怕,此時的他已經斃命這片雪地平原之上。

而這半個月來,林寒也知道了,整個天火大國萬里疆域中,到處都是自己的追殺令和懸賞令,也就是說,除了要擺脫金天鵬派出的強者,他還要解決那些因為貪心巨額懸賞而來追殺自己的強大殺手。

而遠處,此時踏步而來的一群強者,其中有金天鵬派來的強者,也有實力強橫的殺手,都是目光充滿殺意,盯著荒山之上的林寒。

「三個半步洞天境的強者,小寒子,雀爺我覺得你還是立馬逃走比較好。」小雀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帶著一份凝重。

「三個半步洞天境強者?」

林寒目光一沉,嘩啦一聲,背後惡魔之翼張開,瞬間化為一道黑光,朝著遠處飛射而去。

「追!」

那群追殺來的強者,看到這一幕,紛紛怒吼,殺氣沖霄。

……

三日後。

一處茂密的叢林之中,林寒潛伏在一片深水潭中,魂力,卻是小心翼翼散發出去。

嘩啦!

突然,幾道身影踏步進來,一共三人,分別是一個白面書生,一個黑衣老者,還有一個身姿曼妙的紅衣女子,他們三人,都是半步洞天境強者。

整整三日,那一群追殺林寒的強者,被林寒一一襲殺,最後只剩下這三尊半步洞天境強者。

「若只有一尊半步洞天境強者,我還可以搏一搏,但三尊站在一起,我不可能成功。」林寒潛伏在深水潭中,看著不遠處緩緩踏步而來的三道身影,咬了咬牙,準備離去。

但就在下一刻——

「早發現你了,小子!」

深水潭上,那三大強者突然冷冷一笑,竟然身影閃爍間,三人將林寒藏身的深水潭團團圍住,手中各自出現一枚玉符,猛地拋出,竟然在深水潭上空連接在一起,化為一片閃耀靈光的雷霆大網,將這一片空間瞬間籠罩住。

「不好,這三人早就覺察到了我潛伏在這裡,剛才裝作不知道,只是為了降低我的警戒心,為的就是出其不意,將我困住。」

林寒神色一變,這三個半步洞天境強者,果然不是如同那些神魄境武者那麼好對付。

「嘩啦」

掀起一片水浪,林寒整個身軀頓時從深水潭中騰飛而出,要逃向遠方。

「滋啦!」

但在這一瞬間,高空上剛才那三枚玉符所化的雷霆大網轟然落下,將林寒又逼迫了回去。

「劍來!」

林寒冷喝,手中長劍綻放烈日劍芒,撕裂長空,但卻是「當」的一聲被那雷霆大網給阻擋住,無法撕裂那大網。

「帝皇龍爪!」

林寒不甘心,手掌變成了猙獰的黃金龍爪,猛地朝上一抓,但依舊抓不破那雷霆大網,甚至是,一種無比恐怖的雷電之力,從手中傳遍全身,讓林寒感受到了一種酥麻感,渾身靈元都是一滯。

「哈哈哈,小子,這三枚玉符,乃是我們三人耗費十年所煉製的空間符陣,熔煉了一絲九天神雷之力,就算是洞天境一重天強者,都能夠鎖困一時半會,你不過神魄境六重天,還妄想逃脫,真是可笑。」三人中,那白面書生手中搖著一個鐵扇,一雙狹小的眸子中,滿是陰冷之色。

「咯咯咯,小弟弟,你就乖乖讓姐姐殺了你,這樣姐姐就能夠拿你的人頭,去天鵬公子那裡換取巨額懸賞了。」紅衣女子也是「溫柔」出聲,但那一臉的嬌媚笑容,卻是顯得森寒無比。

「不要廢話了,此子一路上殺了我們那麼多人,身上有著不少隱秘的底牌,遲則生變,我們立馬將其鎮殺。」三人中的最後一人,那黑衣老者說著,隨即直接踏步走入了雷霆大網中。

「殺!」

三大強者逼迫而來,林寒大吼一聲,只能選擇戰。

他此刻青衫獵獵,身軀挺拔,髮絲凌亂,但一雙眸子卻是堅定無比,手中長劍吞吐劍芒,不甘被囚禁。

「鏘」

銹劍綻放恐怖鋒芒,強烈的劍氣充斥虛空,林寒一劍斬去,讓那白面書生連忙後退,手中鐵扇差點都被斬斷。

從今開始當學霸 唰!

但就在這時候,黑衣老者化為一道殘影,瞬閃到了林寒身前,直接一掌轟出,那手掌黑氣環繞,充滿一種腐蝕性,讓人毛骨悚然。

「嘭!」

林寒胸口遭受了一道重擊,但他一隻黃金龍爪也是轟在了面前的黑衣老者身上,從他肩膀上撕下來了一塊血肉。

「啊!小子,你敢傷我?」黑衣老者猛地倒退,看著自己肩膀那血淋淋的一片,眼眸驚怒。

「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