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問我我也不知道啊!

我能說……我其實連抓走田甜是個什麼東西都沒看見嗎?

路瑾抓了抓腦袋。

不慌,穩住。

「田甜暫時應該不會有危險,你們先出去,我去救她。」

「不行!」樊桎兇巴巴的,「肖肖我不允許你去!」

你不允許有個屁用!

路瑾完全沒有給兩人反悔的機會,打開空間連接點,送兩個人出去。

「肖肖!」

關鍵時候,樊桎這貨竟然反應奇快。

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反正最後是完好無損的站在路瑾面前。

路瑾:「……」在錯亂空間里轉一圈還能毫髮無損,這運氣可有點過分了!

「肖肖,我怎麼沒出去呢?」他裝的很像那麼回事,還問路瑾為什麼他沒有出去。

枕上歡:天降鬼夫太磨人 這甩鍋的本事很好!

很棒!

路瑾面無表情,「可能是你太重了,超載了。」

「是……嗎?那我跟肖肖一起出去好了。」樊桎乖寶寶的溫順模樣,「肖肖那麼瘦,一定不會超載的。」

路瑾:「……」

……

路瑾沒有去找田甜,而是往回走。

她還沒弄清那個抓走田甜的怪物是什麼?

是神之地的?還是那個一直躲在暗中的?

這些都不確定,所以救田甜也是說說。

「肖肖,我們還要去那個宮殿玩嗎?可是桎兒不喜歡那裡呢,那裡好悶。」

「……」

「肖肖,你不要去找那個壞女人,桎兒其實一點都不喜歡她。」

「……」

「肖肖,你是不是喜歡那個宮殿?我告訴你哦,我家也很大的,比那個宮殿還漂亮。」

你家比神殿還漂亮,你認真的嗎?

這個大傻子壞得很。

「肖肖,我家很有錢的,我們可以建個一模一樣的漂亮宮殿,到時候,就我們兩個人住好不好?」

你以為你是皇帝嗎?

龍紋戰神免費閱讀全文 還住宮殿!

還有,誰要跟你兩個人住!

……

到了「誅邪神殿」后,神殿還是原來的樣貌。

樊桎這個大傻子這次竟然能跟她一起走進神殿,這讓路瑾很驚訝。

「肖肖,其實我之前是故意不進來的。」樊桎一臉求表揚的傲嬌樣子。

「那個壞女人在,我要幫肖肖看著她。」

路瑾現在已經知道他口中的壞女人是田甜。

雖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說,但還是被這個大傻子驚到了。 完整版的蒼穹九擊施展,拳芒如大日耀陽,九道拳芒落下時,瞿雍的神色頓時凝重了起來。

只見其揮動雙拳,靈力如火山一般爆發,掌印擊出,一片片寒冰迸射而出。

轟!

轟!

我曾是你枕邊寵 ……

在一番抗衡之下,瞿雍硬是接下來了蒼穹九擊的前三擊,這讓李瀟略微詫異了一下。

但接下來的幾拳,瞿雍是徹底無力了。

只見第四拳落下時,瞿雍的手臂被震斷,血霧飄灑而出。

第五拳是,瞿雍的左肩斷裂,整條手臂都化作了粉末!

第六拳來襲,不過還沒落下,瞿雍便開口,認慫了。

「住手!」瞿雍聲音很急促,眼中更是帶著驚恐之意。

只因,他能感覺到,這第六拳若是落在他身上,不死也要重傷!

「說出去的話,如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的。」李瀟輕語:「剛才還一副無敵天下,高高在上的樣子,現在怎麼了?慫了?」

「我收回剛才的話!」瞿雍在空中亂竄,想要避開第六拳。

但是,剩下的拳芒,鎖定了瞿雍的氣息,任由其如何跑,都避不開!

並且,第七拳,第八拳,第九拳已經飛來,速度比第六拳還要快。

尤其是威力最強的第九拳,可謂是貼著瞿雍的屁股在飛!

只要瞿雍速度稍微一慢,第九拳便會擊中他!

「剛才是誰讓我下跪的?」李瀟咧著嘴,笑嘻嘻的樣子:「誰給你的勇氣?」

「我錯了!繞過我!」瞿雍面色漆黑,都快哭了。

他的心徹底涼了,更是驚恐萬分。

只因第九拳的威力太強了,還沒擊中他,瞿雍便感覺肉身要炸裂了!

在這樣下去,他肯定會死的。

「跪下,對我武曲宮眾弟子道歉,我可以只廢掉你修為,饒了你的賤命。」李瀟笑道,將瞿雍之前說過的話,一模一樣的還給了對方。

「以瞿雍的性格,不可能跪下道歉的!」

「瞿雍雖然是普通弟子,但凌霄宮的三長老十分看重他,即將封他為真傳弟子,今後身份不一般,豈能跪下認錯,丟了顏面。」

「這要是跪了,不僅瞿雍的顏面沒了,三長老的顏面也會盡失,甚至連整個凌霄宮的顏面都丟盡了!」

……

在觀戰的人心中想法都一樣,認為瞿雍不可能跪下道歉。

尤其是凌霄宮的弟子,深知瞿雍性格剛烈,孤傲,豈能做出丟盡顏面之事。

但下一刻,四周驚呼聲響起。

只見瞿雍聽到李瀟的話后,想都沒想,身影俯衝,瞬息間就衝到了李瀟的身前。

沒說任何多餘的話,只聽到噗通一聲,瞿雍便跪在了李瀟的面前。

「這……這就跪了!?」

「不會吧!?竟然真的跪了!」

……

驚呼聲連天,完全無法停歇。

眾人無法相信,瞿雍竟然真的下跪了。

這無疑是將凌霄宮的顏面給丟盡了!

很多人都清楚,瞿雍今後怕是無法成為真傳弟子了,甚至很快就會被逐出七絕峰。

「呵,真是聽話。」李瀟輕蔑道,隨即一指點出,廢掉了瞿雍的修為。

正如他所說的那樣,瞿雍若是跪下道歉,便饒了瞿雍的命。

李瀟沒失言。

「過剛易折,鋒芒太露,你走不遠的。」瞿雍被廢,知道今後是無法留在七絕峰了。

只見他起身,搖晃著身體,面色蒼白,眼中卻閃爍著惡毒之意。

他恨不得李瀟現在就死在他的面前!

「過剛易折,那是因為還不夠剛,承受不住壓力。」

「鋒芒太露,本就是我的天性,至於我走不走的遠,那是我的路,你這個廢人,就不勞你費心了。」

李瀟看都沒看瞿雍一眼,目光掃過四周的人,昂著下巴,挑了一下眉毛,戲謔道:「我這幾日剛突破到靈紙境,確實想找個幾個人來練練手。」

「今後,只要你們敢來挑戰,我便應戰,靈紋境之下,我無敵。」

這話一出,眾人瞬間沉默了下去。

一個靈紙一重的人,竟然說靈紋境之下無敵,這話若是從他人口中說出,恐怕在場之人,沒一個會信。

但這話從李瀟口中說出后,一群人不得不思慮一下了。

「瞿雍都敗了,敗得毫無還手之力,敗得那麼的徹底,這李瀟,恐怕真的是靈紋境之下無敵了。」

「難道我要見證一個妖孽的崛起?」

「不能吧……偌大的七絕峰,靈紙九重的人可不少,總有一個能鎮壓他的吧。」

……

眾人想法都不同,但誰都沒有開口。

他們是怕了,深怕說錯一句話,搞得下場和趙璇忠,瞿雍一個模樣。

「補充一句,只要境界在靈紋境之下,哪怕是真傳弟子來了,我也照打不誤。」李瀟輕語,隨即起身,朝著第七峰飛去。

楚項屁顛屁顛的跟在後面,之前被打成重傷,現在卻跟個沒事人一樣,甚至還有些生龍活虎的感覺。

這讓李瀟不由多看了楚項一眼,暗道這傢伙難不成是打不死的小強?

「大哥,你剛才可太威風了,那些人都被你震懾住了!」

「尤其是你那一句靈紋境之下無敵,簡直帥爆了,不愧是我的大哥!」

……

等到兩人回到第七峰上后,楚項賴在李瀟身邊不肯走了。

各種讚賞的話,不絕於耳。

直到李瀟瞪了一眼楚項,輕喝一聲:「夠了,有話就說。」

李瀟活了兩世,見過的套路,比楚項見過的人還要多。

讚賞了那麼久,楚項若是沒有其他用意,打死李瀟都不信。

「嘿嘿……大哥,我能不能和你一起修鍊?」楚項當即露出一副靦腆害羞的樣子,更是低著頭,羞噠噠的瞄了李瀟一眼。

「我去,一個大男人,做出這副模樣,你……斷背?」李瀟頭皮發麻,急忙拉開了和楚項的距離。

「不不不,我的取向很正常!」楚項急忙解釋,隨即又走到了李瀟的身邊,一副神秘兮兮的樣子,輕語道:「大哥,我能感覺到,你的茅草屋裡有龍脈之力。」

「哦?」李瀟詫異。

須知,李瀟在用龍脈之力修鍊時,都會用人皇符文將氣息隱藏下去,一般人根本就察覺不到。

那麼,楚項是怎麼察覺到的?

(本章完) 誰說傻子就沒有心機?

看這個大傻子多賊精!

你怕是個裝傻的吧?!

神殿不大,裡面空蕩蕩的,一眼就望到邊了。

路瑾一步一步走上高坐上的位置。

銀白色的王位,兩邊扶手雕刻著熟悉的詭異花枝。

路瑾伸手撫上扶手上那盛開的花,集中精神力一衝……

「砰!」

「咔嚓,咔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