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矮的身影頭也不回,身旁這叫蘭兒的妖嬈女子紅唇一翹,分外嫵媚,低哼。

見這身影無一例外的顫抖了一下,她這才覺得心情愉快,嬌笑一聲,這才回答道。

「下葬了,那老頭又弄了那個東西,將墳墓罩住。」

「死老頭,老是壞我們事情!」

低矮的身影一直未回眸看這叫蘭兒的女子,一直站在樹榦上的他,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幾歲兒童。

「這有什麼?大不了我林蘭兒再睡幾個少年,不就成了?」

林蘭兒說話從來不遮掩自己。

身影略微一抖,嘆息一聲,卻未說話。

「怎地,你個老不死的,是心疼我了,還是吃醋了?」

林蘭兒嗤笑一聲,連嘲笑之聲都透著無限嫵媚。

身影未說話,還是嘆息。

林蘭兒透過樹枝去輕拉他衣衫角,背影卻不理睬,林蘭兒氣急,哼道。

「我還不是為了你嘛……你不知道,我在那些少年身下,可是怎麼個舒爽滋味……嘖嘖嘖,還真是個銷魂蝕骨,令人回味無窮啊!」

「你–」

身影氣急,將眼罩一把揭下,隨手一丟,眼罩隨著風往山下飄落,他猛然回眸,直盯著風中女人。

「林初,你終於捨得看我一眼了?」

林蘭兒一點不慍怒,卻「咯咯咯」笑個不停。

林初見她模樣,身子便是一抖,恨不得就此將她撲倒在地……

意念起時,他猛然轉回頭去,暗哼一聲。

不再看她一眼!

「林初,我無數次的將身下少年幻想是你,可惜,終究不是你……」

林蘭兒難得嘆息一聲。

林初聞言,身軀微微顫抖,嘆息一聲才苦澀道:「為了這大好天下,捨棄男女之歡又如何?」

「從你轉世到現在,你應該有六十五年沒有碰過我了吧,你就忍得住?」

林蘭兒調笑,林初哼了一聲,不屑道:「忍不住也得忍!」

「哼–」

又一次失敗!

林蘭兒似乎都習以為常,撥弄一番額前長發,隨即幽幽轉身,雲淡風輕慢慢道。

「那便好,你再叫你手下給我尋一些少年來吧,記住,我只要貌美的,與你多年前一樣容貌的……呵呵,我的渡陰功,也快到小成了。」

「嗯。」

林初垂頭,低哼一聲,算是回答。

從始至終,都未回眸再看她過。 ?「對了,銅錢鎮附近的少年基本快被我享用完了,我準備去落城找吃食,你叫你手下準備準備,麻利點。」

遠處,風韻的少婦幽幽吩咐道。

未等林初回答,她便消失在了一圈猩紅光暈之中。

許久之後,林初才回眸。

那裡,還殘留著少婦的點點香味,那人已經消失不見了。

「蘭兒,你這又是何必呢,唉–」

「生死,我都願意伴著你,你嘆氣作甚?本小姐樂意,你管不著,哼–」

林初嘆息聲起時,伴隨著一個曼妙身影出現在他身旁,待他還未回神過來,林蘭兒便湊過嘴唇來,在他唇角輕點。

猶如蜻蜓點水一般,當他閉著眼眸正欲享受之時,那抹溫存卻如驚鴻一般,瞬間消失殆盡。

「嘖嘖,我就說你是留戀我的。」

林初還未睜眼,林蘭兒又「咯咯」直笑,待林初睜眼時,她又消失無蹤了。

這一次,或許是真的消失了。

轉頭看時,林初再也尋不到那令他魂牽夢繞的身影,幽幽嘆息一聲,慢慢將體內的悸動火熱壓制住。

情緒系統:夫人嬌養手冊 心內饑渴難耐,林蘭兒的渡陰功之力越來越強大!

只是這般輕飄飄的一個吻,稍縱即逝的身體接觸,他便快壓制不住男人原始的獸性了。

過了好半天,他才從幻想與恍然之中清醒了些,手指捏著法訣,指間正往外面滴答著透明液體。

瞬間將地上泥土消融,草木枯黃,直到消失。

一次全力運功,好似經歷了一場生死劫一般。

在男人意念起時,得不到解脫,那種感覺,是真的很要人命的!

而林蘭兒,就非常直接的讓林初享受了次,在冰與火,生與死之間的徘徊感受!

「蘭兒……蘭兒……」

盤腿坐在樹下的林初喃喃自語,口中喘著粗氣,猶如練功了半日。

直到林蘭兒那嬌媚的,他幻想之中的火熱完全消失在他的頭腦之中,他才氣喘如牛從幻境之中醒來。

站起,收斂心性,讓自己歸於平靜。

可是再怎麼平靜,經過這麼一場旖旎,短時間內,只怕他會無止休的墜入這種旖旎的美夢之中去了。

「每一次來,都要禍害我一次,害我一次,便要損我大半功力,你又……唉–」

林初無語,只要一想起自己的女人在別的男人身下蠕動歡愉,他心裡就很不是滋味。

奈何這條路已經開始,便再也沒有半途而廢的道理。

除非他死!

「呵呵,我若讓你強於我,我又怎能將你玩弄在手心?」

腹黑寶寶:媽咪,跟我回家吧 林蘭兒的話又突兀響起,方才恢復的林初身子猛顫,差點就回眸去看了。

好在他毅力不錯,咬牙忍住了。

見心愛男人不說話,林蘭兒也不氣惱,虛無的身子在空中旋轉一圈,嬌媚笑道。

「等著我,再等半年,我的渡陰功便到小成,那個時候,我便能完全控制住體內陰力,而不至於傷到了你。」

「唔–」

林初眼珠轉動,始終不敢睜眼看,很想看看這嬌媚女子,哪怕就一眼也好。

可惜,他不能看她,否則又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他很確定,她是故意的。

「呵呵,你不說話,便代表你默認了,林初,等我,等著我……」

林蘭兒的話在虛無之中飄散出來,落入林初耳中。

到最後,她僅留的一絲味道也消失在了虛無之中。

遠處,吞天幫幫眾好似雕塑一般,守護著這邊。

這見少幫主在與什麼說話,隨後便跳下樹來盤腿修鍊。

他們只能看到這些,卻未能見到林蘭兒。

林蘭兒存在虛無之中,她有她自己的虛幻空間,一旦有貌美少年送到特定房間之中,她才會從虛幻空間之內出來。

其它時間,她都在將從那些少年身上奪取的陽氣修鍊轉化,轉化成渡陰功之力。

連吞天幫幫主都不知道此事,從小到大,林初的身子就沒長大過,也未曾娶妻。

兒子好男風,他也無法,只能幫著尋覓貌美少年,然後送給兒子享用。

少年進房必死,到最後,他便習慣了。

將來吞天幫是要統治落城,甚至小靈國,這麼點人又算得上什麼呢?

林蘭兒離去許久,他才緩緩站起,望了虛無之中許久,這才將視線再落在孫小寶墓地之上。

光罩還在微微蕩漾,猶如春水漣漪一般,恰巧將孫小寶的墓地圈在其中。

「死老頭,又壞我事!」

林初惡狠狠的唾了一口,轉身,跳躍了幾下,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見主人離去,吞天幫幫眾忙跟上。

清風浮動,將他額前髮絲吹起,就那麼一瞬間,展現出了他的容顏。

一張冷漠的臉,眸子之中透著對這個世界的絕望之色。

兒童身軀,少年容顏,老年心態。

這便是林初,真正的林初。

吞天幫,少幫主!

幸好,蕭春與寒夏二人藏得很好,一直未動,這才沒有被林初幾人發現。

林初離去之時,太陽已經升得老高,孫家人也已經離去。

只剩下滿地飛舞的紙錢,以及想要刨開孫小寶墳墓尋找一番的蕭春兩女。

一代懶仙 太陽起時,卓冰沒有回來,官天已經醒來,想了想還是決定去看一番。

囑咐了關葉心,順著宋連提供的方向,他往孫小寶下葬的地方走去。

路過迎風樓,他沒有做任何的停留,反而跟不認識關葉林似的,直接往山上行去。

到了山腳下,終於有了更多的植物之靈,官天一面享受著植物之靈好似三月陽光一樣的沐浴身體,一面全力發動龜蝸訣,往山上跑去。

地上一路紙錢,順著這條路往山上走,就一定能到。

在有草木之地,簡直就是官天的天堂,他完全不用擔心體內的火宮之靈會消耗殆盡。

與他相反的一條道路,出現了兩個人影,在樹林之中穿梭,速度比官天還快。

眨眼便沒了影子。

一抹黑影,一抹白影。

猶如幽靈一般,不停穿梭,正往孫小寶的墳墓方向快速而去。

兩人正是華青與楊羽二人。

因為怕蕭春兩女搗亂,更怕她們被華南豐的結界所傷,所以這才急急忙忙的返回。

另外一個方向,也就是先前林初偷窺的方向,也有四個蒙面漢子往孫小寶的墳墓奔襲而來。

他們受林初之命,來搶奪孫小寶屍體的。

一具少年屍體,被眾多人覬覦,宋野很歡心。

終於……

殘殺要開始了! ?吞天幫將孫小寶擄走,然後暗害,再將屍體送回,待孫家人將孫小寶下葬之後,他們再來搶奪孫小寶屍體。

入了墓地,喪葬儀式走過一圈,且葬在風水寶地之人,若是能將其屍體得到,再將其用特殊秘法煉化,便能將其煉化成風水僵。

風水僵,意為擁有極佳風水之地的屍體,煉化而成的殭屍。

是違背天地陰陽平衡,奪人性命不說,還要害人不能轉世投胎的邪惡秘法!

控制此僵之人,不得有男歡女愛。

此殭屍運氣極好,能幫助主人逢凶化吉。

加上孫小寶本就對吞天幫存在怨恨,再加上這股怨氣,由此煉化成的風水僵,實力會非常強勁。

這也是為何,林初明知孫小寶的墳墓被華南豐動了手腳,還依然要來奪取孫小寶屍體原因!

先前煉化了好幾個死在林蘭兒手中的少年屍體,奈何在林初手下過不了幾招,便要消亡。

上一個,是一位剛成婚的少年。

吞天幫的人當著少年的面將新娘子玷污,新娘子忍受不住,又當著少年的面自殺。

少年隨後在林蘭兒的溫柔鄉中,加上無盡的仇怨之中含恨不甘的死去。

這便是極好的風水僵的本體,奈何遇到了華南豐三人,讓他們的計謀未能得逞。

這才再生一計,將孫小寶擄走,讓他精元被吸干而死!

等孫小寶下葬之後,太陽落山之前將其屍體弄走,再在子時之前,將他屍體煉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