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江寂塵滅這些暗黑生物,只在彈指間!

很快,江寂塵已帶著蒼冷韻離開了黑暗巨蟒的領域。

剛要鬆一口氣,他的臉色驀然驚變,直接踏出步法,以極速橫移。

在他踏出虛空無影的同時,也啟動了血色戰衣、十層金色靈紋空間、不滅之力遍布全身……開啟最強的防禦狀態。

但……依舊慢了一線,一片黑色的靈紋擦著他的身體而過!

「噗!」

那怕擁有如此強大的防禦,此時也瞬間破滅,直接削掉了江寂塵一大塊肩肉。

被削掉的肉塊,沒有血水流出,而是快速地冒著黑煙,很快就化作了虛無。

便是江寂塵肩膀上的傷口中血肉,此時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消融著,發出滋滋的聲音,冒著黑色的煙霧,剎那間已深見骨頭。

但這一刻,江寂塵已經幻化出一片光明之力,涌至肩膀傷口處,把暗黑之力灼燒乾凈,才阻止了它的腐蝕。

鮮妻撩人:伏醫生,別太急 好可怕的黑暗之力!

好可怕的黑暗靈紋攻擊!

這絕不是黑暗巨蟒可以擁有的。

江寂塵拉著蒼冷韻,瞬間退離了數百米之外,才驀然看到月光下的黑暗陰影處立著一頭人形的生物,一雙幽幽的眼睛森然地盯著他們。

「原來是它!」

一直讓江寂塵隱隱不安、急著抽身離開的,自然不會是那些彈指之間可以擊滅的黑暗巨蟒。

總裁娶進門:高傲千金太撩人 所以,江寂塵一直非常的警惕著,直到他要離開這片區域之後,那隱藏於黑暗中的可怕人形黑暗生物才終於忍不住出手了。

江寂塵神色無比的凝重

他的小光明箭術可以彈指間滅掉黑暗巨蟒,但面對這頭神秘恐怖的人形黑暗生物,只怕還遠遠的不夠。

歸根究底,還是因為他的修為境界太弱了。

若是他踏入築基境,小光明箭術的威能就遠不止如此了!

「此地之外,已無黑暗巨蟒,第一件事我已完成,現在,你馬上離開這裡!」

江寂塵此時淡淡地開口道。

哪怕肩膀之傷深見骨頭,他的神情都沒有一絲的變化。

直看得蒼冷韻吸了一口冷氣,且她竟莫明之間心中有一種不忍之色。

很奇怪的感覺,按理說她從前是一個冷酷無情的蒼家大小姐才對?

「我……!」

蒼冷韻剛要開口,江寂塵卻突然拉著她用力一甩,動作粗魯之極!

但以江寂塵強悍的肉身之力,蒼冷韻突然被這一甩,根本沒有一絲的反抗之力,身體不由自主的向遠方騰空而去。

「送你一件月光玉佩,上面有我的印記,此為第二件事已完成;至於第三件,等你想清楚之後再說吧!」

「另外,別想著回頭,這人形暗黑生物不是你能夠對付得了的,來了只是送死,我會引它往另外的方向。放心,我還欠你一件事,沒有完成,是不會那麼容易死的!」

穿越-傾城萱王妃 在甩飛花蒼冷韻那一瞬間,江寂塵看到她眼角竟然閃過一絲淚光。

於是,他心中微有觸動,最終多說了最後一句話!

之後,江寂塵驀然向人形生物轟然衝殺過去……

而蒼冷韻身體落地之時,已在數千米之外。

她聽著江寂塵的傳音,那一剎那間,心緒複雜難平。

最終她深深地看一眼遠處江寂塵的身影,然後才轉身離去。

她並不是不想幫忙,而是真的如江寂塵所言,她上去也只是送死而已。

離開……才是對江寂塵最大的幫助!

如果她還是從前冷漠無情的蒼家大小姐,這時候的離開不會一絲的心理負擔。

但現在……她會不安,她會擔心,她會愧疚,她的心裡會裝著一個人!

一個從前她視之如卑賤螻蟻的人!

……

看著江寂塵竟然敢主動向他走來,立於陰影之中的人形生物感到有些意外。

而且,剛才必殺的一擊,這個實力不強的人類竟然可以避開了主要傷害,

對方的神識感應、戰鬥意識也讓人形黑暗生物有些憚忌。

江寂塵這時卻是冷冷一笑道:「你隱藏那麼久,最後的結果還不是一樣?你殺不了我,自然也奪不了我的血脈!」

「你……你怎麼知道我要奪你的血脈?」陰影中的人形黑暗生物震驚了,難以置信地問道。

「你不奪我血脈,又如何能出得這瓏玲寶塔,我想……玲瓏寶塔之中必然也隱藏有驚天的秘密,比如從前有不少從玲瓏寶塔中走出去的天才,其實只不過是被奪取了血脈軀體的奇異生物罷了。」

江寂塵竟然一眼之間就看出了如此的驚天之秘。

千萬年來,根本無人知曉,但江寂塵這一刻道了出來,讓那陰影中的人形黑暗人物身體劇震,聲音顫抖地道:「怎麼可能,你是怎麼……看出來的,不,你必須得死,絕不能讓你活著出去!」

「可惜,遲了,死的不是我,而是……你!」

就在人形黑暗生物震驚失神間,江寂塵突然化成一道熾熱璀璨光芒,然後,他抱住了陰影處的人形黑暗生物…… ?光芒太耀眼、太燦爛,奪去了天地的色彩,驅盡了天地的黑暗。

所以,人形黑暗生物無所遁形,身體全部籠罩在光明術的無盡光芒之中。

它沒有想到,竟然有人會用燃燒靈力的方法,然後抱著它,想與他同歸於盡!

「吼,可惡,你想與我同歸於盡么?但你又怎麼能夠與我們黑暗種族比拼生命耐力,無知、愚蠢、弱小的人族螻蟻,最後死的一定是你,你會耗盡最後一滴靈力而亡,哈哈……」

雖然被江寂塵抱住了,在光明術的無盡光芒下,肉身傳來無盡灼痛的感覺。

但人形黑暗生物卻是張狂的大笑道。

「而且,與我們黑暗生物比力量,渺小的人類,你豈不是在找虐?我隨意一震就可以把你震得四分五裂!」

人形暗黑生物傲然地開口道。

而它的肉身真的很強悍,全身毛髮濃密,高大威猛。

若是沒有了一身濃密的毛髮,還有那雙綠幽幽的眼睛,以及額間的黑紋,跟真正的人類並無區別。

而且,黑暗生物確實是以肉身力量強悍和生命之力頑強而著稱。

江寂塵沒有說話,只是不斷地催發著體內的靈力轉化成光明力量,在與這頭強大的暗黑生物身體中的暗黑之力進行對抗,同時以有些憐憫的眼神看著它。

當然,這樣一個過程度,雙方都很不好受。

江寂塵緊緊地抱著一頭毛髮濃密的人形暗黑生物,那姿勢很不雅,起來很怪異嗯,是很親密的樣子!

但事實上,這一個過程無比的兇險。

是光明與黑暗力量對決的過程。

而無論是江寂塵的光明力量作用在人形黑暗生物之上,還是黑暗力量作用在江寂塵的身上,他們都會受到損傷,血肉在消融,要經歷著生命力的流失,還有難以想象的痛苦!

按理說,人形黑暗生物說的話雖然囂張了一些,但說的也並不無道理。

畢竟,哪怕除去黑暗種族生命力強大、肉身強悍的優勢,人形暗黑生的修為境界也遠在江寂塵之上。

那麼,在光明與黑暗力量的對決之中,最終被耗儘力量的必然應該是江寂塵。

可是人形黑暗生物看到了江寂塵憐憫的眼神!

這讓他很憤怒,咆哮道:「渺小的人類,看我怎麼把你震得四分五裂,嘿」

人形黑暗生物本想以黑暗之力耗盡對方一身的光明之力,然後一舉奪取對方的血脈,但他現在已經憤怒了,等不及了。

他暴然一喝,黑暗生物引以為傲的肉身力量轟然暴發,衝擊在江寂塵的身體之上。

人形暗黑生物沒有用盡全力,只用了五成的肉身力量,他怕把眼前這渺小人類的身體震碎了,他就無法施展奪脈靈術了!

畢竟,以他的境界,五成的肉身力量已經很強大了,可震滅絕大多數的築基前期境修士。

他看江寂塵有些神異,應該是了人類口中所謂的天才越階者,五成的肉身力量下應該還不至於立刻四分五裂。

然而,力量暴發之後,卻如泥入海,引不起半分的反應。

眼前的渺小人類紋絲不動,目光依舊憐憫地看著他。

這怎麼可能?

這一定是錯覺,自己一定弄錯了,只用了嗯,不到三成的力量。

那再來!就用七成的肉身之力吧!

還是不動,對方還是那憐憫的眼神。

「不可能,再來,九成的力量,給我震開!」

人形黑暗生物黑著一張臉,怒喝一聲。

然而,除了江寂塵的身體稍稍有些震動之外,依舊沒有任何的變化。

對方依舊是憐憫的眼神。

彷彿在說,看這真是一頭可憐黑暗生物!

「我不信,十成力量,卑賤的人類,給我滾開!」

這一刻,這一頭可憐的人形黑暗生物暴發出全部的肉身力量。

但結果沒有任何的改變。

而他也是一頭執著的黑暗生物,繼續暴發著力量,要把江寂塵彈開。

「開!」

「給我開!」

「再來」

「呼,哈黑暗之神在上!」

最後,經過一次次的嘗試,這一頭可憐又執著的黑暗生物終於精疲力盡,不餘一分的力量。

這時候,江寂塵淡淡的聲音卻突然響起道:「你不行了,那麼,是否該輪到我了?」

這一頭聲音卻如同有十萬天雷在這一頭人形黑暗生物的耳邊響起。

瞬間讓他覺得現實竟然是如此殘酷!

「哼,我震不開你,你難道又能奈我何?我暗黑種族,體質強悍,區區人類肉身之力,休想損我分毫!」

但很快,人形黑暗生物又恢復了精神,傲然地開口道。

畢竟,他們暗黑種族的肉身真的很強悍,以他的境界,便是站在那裡讓築基前期境的修士轟擊他,他也會安然無恙。

而眼前的渺小人類,哼,不過是區區的先天十重境而已,豈能撼動我半分?

人形暗黑生物這般一想,自信心又瞬間膨脹起來。

然而,自信心剛起,便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肉身傳來噼里啪啦的聲音。

那是骨頭碎裂的聲音!

「啊饒命啊!」

一身的骨頭粉碎的聲音終於讓這一頭黑暗生物發出了慘叫的聲音。

那光明之力消融掉人的血肉都沒有如此的疼痛,這已到了他能忍受的極限。

如果對方繼續加大力量抱下去,自己只怕會四分五裂。

所以,在生死之間,這一頭黑暗生物竟然發生了求饒聲。

這讓江寂塵感到無比的詫異,在他的印象里,暗黑生物從來都只有戰死,絕不會求饒投降的。

這一頭可憐又執著的黑暗生物似乎有些不同呀!

江寂塵終究是放開了對方,然後這一頭人形黑暗生物如同一灘爛泥一般倒在地上。

其實,若只是單純拼光明和黑暗力量的消耗,最後誰勝誰負那還不一定。

謝少的心尖摯寵 但這頭黑暗生物偏偏好死不死的要跟江寂塵拼肉身力量和肉身強度。

黑暗生物雖然以天生的肉身力量強大和肉身強悍著稱,但再怎麼強也不可能強過煉體者,更不可跟如江寂塵這樣逆天的煉體者比。

若這一頭黑暗生物不是因為他的固執先耗盡了肉身力量,江寂塵要抱碎他一身的骨頭並沒有那麼容易。

「說吧,你們黑暗種族的目的是什麼?」

看到這一頭可憐又執著的黑暗生物已經失去了戰力,江寂塵根本不顧身上被黑暗之力腐蝕得血肉模糊,而是淡淡地開口問道。 ?是的,玲瓏寶塔怎麼會有暗黑種族?

而且,暗黑種族以奪脈秘術佔據人族天才的肉身血脈,然後再從玲瓏寶塔中被傳送出來。

江寂塵隱隱間覺得這玲瓏寶塔之中隱藏著一個驚天之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