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今天,他們親眼目睹了!

目睹了一場在南京歷史上,絕對堪稱史無前例的滔天風雲!

一千三百餘億!試問全世界又有幾場驚世賭局,達到了如此地步?

這等級別的賭局,想來足矣讓全世界都為之矚目!

而其中的兩位最顯眼的主角,還在進行著牌局中最後一場風雲博弈! 這是最後一場牌局上的博弈了。

七個小時,沒有間斷的牌局博弈,使得亭榭之上盡皆入場的頂尖富豪,已經將他們能拿出的所有流動資金全部投入了進去。

其中也只有東方婧,在輸掉四十五億資金后就退場了。

也只有她將損失維持在了一個可控的範圍內。

畢竟女人往往在很多時候都是有特權的。

就算是在最頂尖的權貴風雲中同樣如此!

這般慘烈瘋狂的牌局,也本就不該是東方婧這種美艷女人參加的。

所以東方婧退場,就連納蘭雲少都不曾有一絲不滿。

可在場的其餘人就不同了。

這場牌局之中,他們加在一起投入的資金,已經達到近乎瘋狂的一千三百餘億!

這是何其恐怖的資金?

或許很多人無法感同身受的體會到,一千三百餘億到底代表著什麼。

那打一個很簡單的比方!

一千三百餘億RMB摺合等於二百多億美金,這筆巨額資金,如果一旦由金融大鱷操控,短時間內投入到市場。

莫說四五線的小城市,就連南京城這種一線城市的金融體系都會受到劇烈震蕩!

要知道,當初1997年港島的那一場足以載入史冊,使得全球所有超級大鱷都為之矚目的貨幣保衛戰中,華夏和港島一方前前後後投入的也不過二百餘億美金!

二百餘億美金!

在當時不僅僅差點掏空了被譽為亞洲經濟中心港島的外匯儲備,就連華夏大陸外匯儲備都在那近乎慘烈的一戰都消耗了太多。

而現在,這桌面上的二百餘億美金已經和當初那場彪悍史冊的金融戰中投入的資金持平。

雖說通貨膨脹之下,當年的二百餘億美金和現在的無法相提並論。

可二百餘億終究二百餘億!

就算是在當代,這也依舊是一個讓許許多多普通人,乃至於許許多多身價不菲的富豪,都只能仰望的巨額資金!

這等恐怖的流動資金,足以狙擊華夏國任何一個城市的金融體系。

如果放到國際上,如果是放在那些國際金融大鱷手中。

這二百餘億美金,也足以使得他們在全球眾多小國家中攪動風雲!

所以,這等程度的流動資金,用一句恐怖來形容並不為過。

二百餘億可以直接動用的美金,就算是在當代,想來世界上除卻那些不出世的大財團和大世家,以及全球市值排行前十的集團外,明面上並沒有多少家企業,可以拿得出來。

可如今,這樣巨額的流動資金,只是眾人放在桌面賭局之中的籌碼,只是雙方在檯面上最明顯的較力方式!

這個時候,紫金亭榭之上那最耀眼,最牽扯人神經的兩個青年,彼此對視。

因為現在,這場引得南京全場富豪都為之矚目的牌局中,只剩了他們兩個人。

其餘人都已潰敗出場!

兩人身前都放著滿滿當當的籌碼。

其中一人赫然就是想要顛覆南京城商業格局的榮清文。

他本來在牌局剛開始的一兩個小時內,差點輸的一無所有。

可好在,運氣並不是總那麼背,他從小便引以為傲的概率計算也並不是那般無用。

在剛才的牌局中,榮清文逆勢而行,數局翻身,短短三四個小時內,他從幾乎輸的傾家蕩產,到現在手握六百餘億,成為了目前唯一能和慕白,決一勝負的人!

這個青年從不服輸,他傲然的從容氏家族中一個不起眼的紈絝子弟,一步步走到權勢滔天的今天。

但是在這一場的牌局對決中,他對於面前的這個比自己還要年輕,還要小上很多的男孩兒,卻是有了一絲無力感。

他發現對面那個名為「冷」的男孩兒,比他還要不服輸,比他還要傲然,那權勢和氣焰比他還要囂狂。

這就是整個南京城權貴富豪,都為之熱血為之追捧的冷!

冷少無敵!

他現在才發現這句話,有著多沉重的分量。

原先生,寵我! 榮清文突然對眼前這個男孩兒,罕見的升起了些懼意!

他從來不曾想過,一直都是同齡人奮力追趕目標的他,竟然在這區區南京城,對一個比自己還要年輕的男孩兒,升起了懼意。

這莫名的感覺,讓榮清文感覺有些好笑,可又不得不承認,這感覺是那麼的真實。

他知道,自己感覺是不會欺騙他的。

他也清楚,在這最後的牌局博弈中,公眾牌全部發完的時候,輸贏勝敗便早已成定論。

輸了。

是的,不用看底牌,榮清文就早知道自己輸了。

但他不服!

他榮清文在這場牌局中,明明每次都是處於上風,可卻被眼前這個清秀男孩兒,以一次又一次囂狂的氣焰,橫壓到了逆風!

再加上他現在在第一輪開始的時候,就和這個男孩兒一輪All-in了所有籌碼。

所以他怎能就這樣服輸?

他怎能就這樣甘心的一戰敗北?

榮清文這般想了片刻,不知為何,突然輕聲笑了。

這位在北方被譽為年輕一代最優秀的青年,竟然在這緊張萬分,決定了未來南京城商業局勢走向的攤牌時刻笑了。

這使得眾人望去的視線紛紛變得有些詫異,也有些不解。

他們都觀望著。

很快,眾人看到該攤牌的榮清文並未攤牌,相反是其臉上卻浮現起這場牌局中從未出現過的溫和笑容,然後罕見的輕聲對慕白誇讚道:「都傳聞冷兄氣魄,天下無雙,今日一見,果真名不虛傳。」

這話語不僅令全場都感覺愕然,就連對面的慕白也是略微皺眉,他不知道榮清文心中到底再打什麼主意。

在這幾個小時接觸中,他已經了解到榮清文是一個不服輸,且十分驕傲的青年。

這樣的青年,會誠心誠意的對別人亦或者是對手,送上誇讚的話語嗎?

慕白覺得是不會的。

果然,在他的這種想法中。

接下來的幾十秒內,只見榮清文臉上的笑容不出意外的逐漸消失,話語也從溫和一點點變得極為強勢的冷聲傲然道:「冷兄,今日這場風雲之爭,你的氣魄,全南京所有權貴已然盡知,但我想問冷兄,我榮氏是否以前和你有過一些不愉快的交集呢?」

「並無,榮氏之名,如雷貫耳,不過以前只曾聽聞,從未有過交集,怎麼?榮少是要對我有所賜教嗎?」

慕白略微皺眉的輕聲回道。

而就在他話語剛剛落地,還沒一兩秒的時候,便只見榮清文直接從座位起身,一雙眸子很是冷冽直視慕白,以一種有些失態般的語氣揚聲喝問道:「既然榮氏與冷兄從無交集,那如此阻我榮氏,意欲何為?且試問冷兄,今日我若敗北,信不信天下雖大,也會無你容身之地?」

試問冷兄,今日我若敗北,信不信天下雖大,也會無你容身之地?

這句張揚傲然的話語,瞬間傳遍了整個紫金滬亭!

當眾人都聽清楚這句話后,他們都知道榮少已然失態!

這般威脅的話語,絕對不該是一個榮氏家族嫡長子,該說出的話。

但無可否認的是,沒有任何一個人,敢去忽視這一句張揚囂狂到失態的話語!

因為榮氏這從新華夏建立之初,便富可敵國的世家,一旦真正動怒,其所帶來的恐怖後果,想來縱使整個南京城的權貴加在一起,也會為之顫抖! 榮清文失態了,但是失態后的他,卻讓許多人也都察覺到這場慘烈牌局之後,隱藏的波濤狂瀾。

是的,榮清文是這場牌局的主角嗎?

不!

他不是!

榮氏才是這場牌局的主角!

榮氏還在北方屹立在最頂尖,便代表了這場賭局還遠未結束!

就像榮清文剛來之時說的那樣,今日他若敗北,再來南京之時,可就不僅僅是他來了。

將會還有榮氏家族中更強的人物!

絕對會是足以讓整個南京滿城權貴,都為之讓路的人物!

那個時候,榮氏丟在南京城所有的尊嚴,所有的榮耀都會被全部拿回去!

而今天這位一直橫壓榮清文的冷少,在那時也必定會面臨榮氏狂風暴雨般的打擊。

所以,所有人都感覺到了榮清文這一句失態話語中隱藏的含義。

而坐在紫金亭榭處的幾人,更是感覺到了。

面臨榮清文的威脅,左手列的納蘭雲少剛要起身去為冷少解圍,說一些「納蘭家族必定奉陪到底」的話時。

他眼角的餘光卻突然發現,自己身旁不遠處的那個清秀少年,面對榮清文這樣直接威脅,沒有表現出絲毫的不適。

相反的是,那張清秀的臉龐上露出的卻是一抹淡然。

這淡然是那麼的不在意,那麼的平靜,也讓納蘭雲少感覺是那麼的熟悉。

好像是在哪裡見過?

他皺眉思索了片刻,當想出這熟悉感覺的來源后,他猛地抬頭望向慕白,眼神中忍不住帶出了一絲震撼。

確實,納蘭雲少曾經見過。

他依稀記得在老越邊境的約安市處,這個少年就是帶著這種毫不在意的淡然,以一種橫掃大河山川的氣魄,用最強硬的方式將那場圍殺的絕境,直接摧枯拉朽般的擊碎了!

所以正是這熟悉的神情,使得納蘭雲少起身的動作頓時停了下來,繼而又緩緩坐回到了座位上。

因為他知道,曾經讓金三角混亂地帶的王者都只能下跪求饒的冷少,面臨一個區區榮清文的威脅,何須他的出手解圍?

很快,就在這種想法中,還沒等幾秒時間,便只見不遠處的慕白輕輕起身。

這是第三次和榮清文這位容氏家族嫡長子隔空對視。

雙方目光在空中交織了片刻后,榮清文剛想再次張口說些什麼的時候,他就聽到了一句足以讓他耳膜震痛,同時不敢置信的話語!

他滿眼儘是震驚的看著眼前這個年輕的少年。

「剛剛榮少的賜教,我聽到了,既然榮少都這麼說了,那好,我也請榮少現在記住一個名字!」

說完這句話,慕白略微停頓片刻,便再次揚聲道:「冷!這是一個很想看看榮氏家族如何讓他容身之地的名字!他就在這裡,就在南京,隨時隨地恭候著榮氏家族的盛情光臨!」

起身說完這句話后,還沒等全場回過神來,慕白就隨手將自己的底牌直接掀開,扔到了檯面之上!

底牌雙A!

這是天牌!

加上桌面上的兩條A,組成了德克薩斯撲克中僅次於皇家同花順的王牌!

如此王牌,便讓全場都知道,不管榮清文還攤不攤牌,這場牌局最終的勝利者已然明了!

冷!

這個強橫到榮清文都只能讓路的少年,贏了!

他徹底的贏了!

他在這場彙集了整個南京城所有最頂尖權貴的驚世賭局中,以最囂狂最強勢的氣焰,將榮清文橫掃出局。

侯府商女 成為了現如今紫金亭榭之處最耀眼的,最萬眾矚目的存在!

並且他剛剛的話語以及現在掀牌的舉動,讓全場都感覺到了那撲面而來,震撼人心的肆無忌憚和為所欲為!

面對榮清文的威脅,面對榮氏家族這座龐然大物,這個少年用他的舉動,用他的言語,對全場、對榮清文乃至於對榮氏,都喊出了堪稱時代的最強音!

他冷少就在這裡,就在南京,無懼於天下任何的威脅和挑釁!

與此同時,隨著隨手扔起的紙牌落地,隨著那與榮氏堂而皇之宣戰的話語傳遍全場時。

眾人望著那身材修長,傲然站在紫金亭榭處的少年,都是忍不住站起身,瘋狂鼓掌。

甚至於許多帶些感性的富豪,都不顧身份的在這種公共場合都紛紛喊出了聲。

「冷少無敵!」

「論南京權貴風雲,今日之後,首推冷少!」

「今日過後,冷少之名,定響徹大江南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