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可以看出,葉柔依舊還有一些急燥之意的,想立刻出發。

聽到江寂塵的話,葉柔心中驀然一震。

她已明白,江寂塵是在提醒她,自己有些急躁了。

登極道天階,不僅要把修為狀態調整到巔峰境。

更重要的,卻是心境!

登天階,若無最好的道心,很難走得更遠。

1號傲妻:宮少,別硬來 此時,人皇城之中,那些最強的天才人物,也應該都沒有出發。

「多謝提醒!」

葉柔很認真對江寂塵道。

「越是真道在前,越需以平常心對待!」

「我們都回吧,養精蓄銳,明日再戰!」

「哈哈……」

江寂塵豪氣萬丈地道,背影在朝陽中,竟然突然之間變得無比的高大。

「小鈴,你家男人正經的時候,還瞞有魅力的嘛!」

元素箭師 葉柔調笑花小鈴道。

「葉柔姐,莫非你也動心了?哈哈……一定是,天天練槍,肯定是跟寂塵擦出了火花,嗯,葉柔姐,上吧,本姑娘我不會吃醋的!」

花小鈴調笑著開口道。

「想得美,我喜歡小鈴和幽夢,也不會喜歡寂塵那傢伙。」

葉柔笑嘻嘻地道。

「啊,葉柔姐,原來你是百合呀,要是讓你那些仰慕和追求者知道,他們必然要傷心欲絕,要瘋掉。」

花小鈴開口說道。

這時,夜幽夢睜開了眼,她淡淡地瞥了一眼葉柔道:「那真是可惜了!」

「幽夢,你又不是男人,可惜什麼?」

葉柔奇怪地問道。

「我替江寂塵可惜!」

夜幽夢語出驚人。

花小鈴和葉柔都愣了一下,然後同時大笑起來。

銀鈴般的笑聲,在晨光里,顯得那般的歡快,充滿活力。

江寂塵,此時雖然已離去,但他早已豎起了耳朵去聽。

當聽到三女的對話之後,江寂塵臉色怪異。

「靠,女生的話題,原來也是這般的污!」

「不過,小幽夢最後一句話,還真夠可愛的,我喜歡,哇嘎嘎!」

江寂塵笑著,走回自己的房間。

剛踏進去,一道幽黑的刀光破空而來。

江寂塵隨手一握,一柄墨色的長刀,便已出現在自己手中。

沉岳!

此時,再握沉岳,江寂塵生出一種不同的感覺。

彷彿有一種血肉相連,完全要與自己融為一體的感覺。

就像,它已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

而且,他能感覺到,沉岳已變得更強。

「沉岳融靈,可與體合,收放一念,你可以試試!」

龜奶直接從虛空中爬出來開口道。

江寂塵聽聞,便閉目,神念與沉岳溝通。

因為,之前一直都在使用沉岳,江寂塵早與沉岳生出共鳴之意。

此時,輕而易舉的就與沉岳的刀意共鳴一體。

「收!」

江寂塵念頭一動,沉岳突然化成一道黑光,沒入了江寂塵的體內。

最後,江寂塵看到,它被收入到了氣海之中,在靈霧裡浮沉,靠在道台邊上。

「出!」

嫡女凰途:廢后要爬牆 接著,江寂塵又是一動念,沉岳驀然之間已出現在手中。

融靈之器,好生神妙。

江寂塵驚嘆,且越看沉岳,越是歡喜。

「你再試運轉靈修刀訣!」

龜奶繼續在一邊提醒道。

於是,江寂塵在龜奶設下的禁制空間中,舞動一式大風刀訣。

「呼!」

大刀訣出,一方天地,風刃如刀,狂涌不息,如潮似浪,威能比普通大刀用出,強了何止十倍?

「哈哈…….煉體、靈修一體的沉岳,最是適合我了,太謝謝你啦,龜奶!」

江寂塵很高興,對龜奶道謝。

龜奶笑道:「你是我龜孫子,謝什麼謝,好了,世道將變,你儘快去提升修為,若不然,大變發生,沒有足夠的實力,難以自保!」

「龜奶我,也需要繼續沉睡了,六道幻界只允許靈嬰境和融嬰境的存在,所以,那裡只能靠你自己了!」

江寂塵點點頭道:「龜奶放心,有你幫我融靈的沉岳在手,我可掃滅一切敵。你安心沉睡,再醒來時,或許第一眼見到的就是龜爺,哈哈……到時,龜奶你不要害羞哦!」

「龜孫子,連你龜奶都敢調侃,真是皮癢了找抽!」

龜奶笑罵了一聲,但江寂塵卻可以看到龜奶眼中的期待之色。

她盼望著與龜爺相逢!

最後,龜奶繼續進入了藏空袋中沉睡。

而江寂塵,抱著沉岳,閉目、靜心守神,任由時間流逝。

一天之後,晨間的第一縷陽光灑落窗欞,江寂塵睜開了眼。

該出發了,踏極道天階,入六道幻界!

:。: ?♂

葉柔、花小鈴、夜幽夢早已在院外等候。

此時,看到江寂塵走出。

只是一夜之間,她們發現江寂塵身上的氣息不同了。

近乎質般的脫變。

境界依舊,但葉柔發現,哪怕自己境界全開,面對現在的江寂塵,已無必勝的把握。

這個青年,太過妖孽了吧?

前些日,已見識過江寂塵絕世無雙的賭術。

現在發現,那只是他冰山一角的力量。

正如花小鈴所言,江寂塵十八般靈器,樣樣精絕。

可是,他年紀並不大,之前也未曾聽說過。

他彷彿,突然就冒了出來,以驚艷之資,震撼世間。

一個散修,能走到這一步,身上必然有驚人之秘!

這是葉柔的猜測,不過,她並不會去打探。

畢竟,每一個人都有自己不為人知的秘密。

「寂塵,你好像有些不同了耶?」

花小鈴與江寂塵之間,很放得開,直接開口道。

江寂塵囂張地大笑道:「是不是變帥了?哈哈…….」

接著,他自然引來了葉柔和夜幽夢鄙視的目光。

唯有花小鈴,依舊崇拜他如往昔。

「我們出發吧!」

江寂塵終於又正經的補了一句。

然後,四人衝天而起,向天道山飛去。

事實,一夜之間,江寂塵的實力確實有了質的提升和脫變。

融靈后的沉岳,與體相融,一念收放,刀意與神念共鳴。

現在,沉岳已真正如同化成了他身體一部分,可以發揮出刀訣更強的力量。

最重要的是,出刀速度比之從前更快。

四人掠空飛行,速度極快。

這時候,他們可以看到時不時也有數道比之昨天,更加強大的身影衝天而起,向天道山方向飛去。

人皇城很大,離天道山有一段極遠的距離。

但四人都不急,飄然向前,觀看人皇城的風景。

江寂塵在前,三女在身後有說有笑。

經過昨天江寂塵的點醒,她們現在的心態都很輕鬆。

「葉柔姑娘,別來無恙!」

突然,一道略帶磁性的聲音響起。

便只見,一道白衣翩然的身影,凌空飄來,顯得洒脫不凡。

這是一個面容十分英俊的青年公子,目若星辰閃爍,身段修長,氣質過人。

是一個很有魅力的男子。

江寂塵立刻生出警戒之心。

對於比自己還要帥、還有魅力的男子,江寂塵天生就有敵意感。

在英俊青年公子的身邊,還跟著四名男子。

一看,便知都是出自大世家、宗門的絕頂的高手。

個個身上都散發著融嬰後期境的氣息,極為不凡。

看到江寂塵一行人,這四名男子對他們露出一絲不屑的冷笑之意。

確實,單論修為境,江寂塵這一行人,葉柔除外,他們三人確實不夠看。

特別是自己,更是拉低整個隊伍的境界、是拖後腿的存在。

難怪,這幾人一見他們,就是一副高高在上,很不想靠近過來的樣子。

而花小鈴、夜幽夢和江寂塵顯然就是那種可以被無視的存在。

這位英俊的公子哥,他只是來找葉柔而已。

「周方,何事?」

葉柔,此時忽然就像變了一個人般,變得高冷、話少!

江寂塵有些目瞪口呆地看著葉柔。

這個話嘮又腹黑的女人,太會裝了吧?

而且,江寂塵立刻可以看到,這個叫做周方的英俊青年,看到葉柔的高冷樣子,眼中就露出了更加狂熱的神色。

江寂塵忽然之間明白了,原來絕大多高高在上的天才人物,更喜歡征服高冷的女神,以此彰顯自己的強大。

葉柔,在世人面前,是出了名的高冷絕色女神,一雙**更是讓世人癲狂痴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