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正式在一起,現在不就是熱戀、甜蜜時期?不是蜜月是什麼。

靜靜看了他好一會兒,清冷嗓音終於緩緩響起:「騰曳,要不,我們當陌生人吧。」

什麼?

騰曳瞬間獃滯看著第一天交往的女朋友,他好像高興過頭了沒睡醒,耳朵都出現幻聽了。

「騰曳,我們當陌生人吧。」再次重複,聲音清冷不見昨晚的綿軟親昵。

駕駛座上的騰曳完全無法思考,呆愣地看著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心一點一點開始收緊。

車裡靜謐了好幾分鐘,醉離渦看著懵住的他,才慢慢笑了起來。

騰曳無意識看著她的笑顏,張了張嘴喉嚨好像被掐住似的又痛又澀無法言語。

「笨蛋,真嚇到了呀?」離渦輕笑出聲,清眸帶著笑意看他。

聽著她的話看著她的小臉,『嘣』心裡有什麼重重地放了下來,心裡長長呼出一口氣,只有騰曳自己知道他剛剛經歷的是什麼樣的心情,用天堂摔到地獄來形容也不為過。

他緩慢又強勢地牽起離渦自然放在膝蓋上的手,牢牢牽住,還是有些心神不定地盯著她。

醉離渦感覺到手上的用力,眨了下眼睛淺笑看著他,「怎麼了,真嚇到啦?我開玩笑的。」她笑得很輕柔,「不過也不算是開玩笑。」

話落立刻感覺到手上的力道大得她有些生疼,但離渦絲毫沒表現出來依舊淺笑,「你不是問今天做什麼好嗎,我的意思是,要不我們假裝當陌生人一天?」

見他皺著濃眉還是沒有完全放鬆,她有些愕然,沒想到她一句話,他居然完全當真,真的把他嚇到了。

「怎麼了你不想?我們交往第一天就當陌生人其他人可沒有這樣深刻的經歷啊,以後要是你換女朋友了依然記得這段特別的經歷。」醉離渦特意說笑,想讓他不再緊繃。

看了看他,還是不見笑意,「真生氣了?在一起第一天就要我哄你嗎?騰曳。」清冷嗓音溫和打趣說道。

「在一起第一天你就嚇我,哄我不該嗎?」騰曳緊緊凝視著她終於開口了,雖然聲音有些發緊。

醉離渦抿了抿粉唇,無奈輕笑著湊上去,輕輕親了下他的唇角,「還生氣嗎?」哄他的聲音是她獨有的溫柔。

騰曳死死盯著近在咫尺罕見輕柔的她,猛地伸手把她的腦袋摁向自己,一手攬著她的纖腰,狠狠吻了上去。

男人發狠地親吻著她粉嫩水潤的雙唇,絲毫沒有顧及,像懲罰、也像后怕,力氣之大彷彿想把她吞進肚子里,或者想把她的血肉、呼吸全部吸走,讓她永遠只能依附著他,不能離開他。

醉離渦被嚇得愣了一下,氧氣被霸道吸走,唇又被狠狠堵住,腰間的大手死死掐著她,微蹙眉有些難受地想抬手推開他。

突然撞上他緊緊鎖著她的深邃黑眸,抬起的手最終軟軟地垂了下來,任他予取予求。

不知過了多久他才放開她,醉離渦的唇紅得滴血,嬌艷欲滴微腫了起來好是惹眼。

騰曳盯著她的唇心裡又是一緊,頭一低,又親了上去,這次倒是很輕柔,像安撫很快就放開了。

「一天太久了,不準,最多一個小時。」低沉聲音霸道說著。

醉離渦眨了下眼反應過來,「一個小時?吃頓飯的時間都不夠。」

「那就一頓飯的時間,別再討價還價,最多了已經,還是你想半個小時?」騰曳眯起眼認真反問。

該霸道的時候騰曳絕不讓步,不然吃虧的是他。

離渦:「……」到底她提這個建議的意義何在。車停在一家最近新開的機器人餐廳,顧名思義就是以機器人為主題的餐廳,大半的侍應生都是啟用了機器人,這個賣點在剛開業的時候吸引了不少人。

神祕老公不放手 車停好,下車后騰曳自然地去牽醉離渦的手,結果。被躲開了。

皺起濃眉看過去,人還退後了兩步跟他拉開距離,手背在身後悠悠看著他,無辜開口:「你是希望我隨便讓陌生人牽手嗎?」

騰曳黑了臉,他沒忘,只是…對著醉離渦的一切動作都是下意識,很自然就去親近她、靠近她。

然而現在?連手都不讓牽了,這該死的陌生人。

想到等會吃飯都是參照陌生人的方式,也就是說,那都不同台吃飯了?靠,一頓飯時間都說多了,俊臉越想越黑,暗暗磨了磨牙。

看到黑得滴墨的俊臉醉離渦彎起了嘴角,繞過他徑直往店門口走去。

正要抬手後面伸過來一隻大手率先推開了玻璃門,「陌生人也能喜歡你啊,沒聽過一見鍾情?看你這麼漂亮的份上,我給你推門吧,陌、生、人。」最後三個字是咬著牙擠出來的。

背對他的醉離渦此時笑容粲然。

------題外話------

這個建議的意義是讓我有東西寫(扶額笑哭)

稍後加更~下一章小搞笑 「這……這就是劍道第四境的以天地為劍御使天地嗎?」雲三叔都被震得心神懼駭,從未想過有一天能夠看到劍道居然能夠修鍊到這種程度。

而劍二十三的出現,可以說不僅僅是開拓了無數武者的眼界,也是讓無數武者都被震驚得無以復加了。

「聖者,這絕對是武聖級別才有的實力,傳聞武聖級別的強者,已經可以運用體內的屬性真氣同天地融合,御使天地的力量。」雲老也是被震得不行了。

看到劍聖的劍二十三,真的是將他震驚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而隨後出現的一幕,可真的讓無數人把步驚雲罵死了。

步驚雲居然動了劍聖的肉身,結果劍聖擊殺雄霸的關鍵時刻功敗垂成,讓無數武者嘆息不已,甚至一些練劍者都要拔劍砍了步驚雲。

此刻劍聖的形象,可以說是深深的刻入了無數武者的心中,而練劍者更是把劍聖當成了自己的畢生目標。

「可惜了。」雲老也是嘆息了一聲坐了下來,劍二十三的強大,結果在最後一刻功敗垂成,這自然是引起無數人嘆息的事情。

今天的風雲播放,可以說讓無數武者們都被震得不小,而劍道四境的理論也在快速的傳播著,很快就傳出了邯鄲郡。

劍道四境的理論有多牛?可以說讓不是用劍者都覺得高深莫測,而用劍者都覺得這是自己畢生追求的劍道高峰。

那些自認為自己學了厲害劍法的用劍者,在知道了劍道四境后,也是發現自己引以為傲的劍法,好似真的沒有搞清楚到底為什麼厲害,完全就是劍道四境第一境中的手中有劍心中無劍,如同懵懂稚子,只知道死記硬背自己的劍招,根本就不懂得如何靈活應用。

而想要將自己的劍道提升到第二重,又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去走,因為脫離了那死記硬背的劍招,自己就沒法施展出厲害的劍法來,這又讓無數用劍者苦惱不已,不過想到劍道四境的可怕,自然讓無數用劍者都在慢慢體悟自己的劍道,不再拘泥於死記硬背的劍招中,而是慢慢的體悟劍招的意義。

此刻張碩已經讓張寧準備完畢,將張氏世家的地盤從邯鄲郡擴張到天河郡去。

之前同天河郡的劉家有了一次過節,而且還是死節,可是把對方的探索隊全滅了的,雖然天河劉家不敢跑到邯鄲郡這邊來報仇,但是只要張碩等人過去,那麼他們絕對會展開報復。

而張碩的大規模行動,自然是引起雲家的注意的,張碩的實力這麼強,被張碩刻意弄出的世家底蘊又那麼深厚,雲家自然不得不重視,如果說能夠在邯鄲郡滅了雲家的,也只有張碩了。

雖然雙方之間的關係非常的好,但云家也不得不防,同時雲家也在刻意的想要同張碩聯姻,將家中女兒嫁給張碩,就算不能為妻,為妾都是可以的,這也是雲老在雲家拍板下來了的事情。

而此刻張碩身邊就有著雲家的兩個女子,其中一個自然是同張碩早已認識的雲燕兒以及雲燕兒的堂妹雲曦兒。

「張公子,你們這是準備要做什麼嗎?張寧姐姐最近好像弄出了不小的動靜呢。」雲曦兒眨了眨漂亮的眼睛問道。

在雲家中,雲燕兒和雲曦兒兩女可是雲家最漂亮的兩個後輩了,雲家居然捨得將她們兩個給張碩,自然也是下了血本的。

一些邯鄲郡中的家族以及勢力,都對雲家的舉動欽佩不已,不過想想張碩的實力以及底蘊,其實他們也都有這個想法,只不過沒有機會而已。

「我準備在天河郡也建立一些超市之類什麼的。」張碩微微一笑,也沒有隱瞞自己的意圖。

「張公子,你們前往天河郡的話,劉家絕對不會讓你們如意的,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們雲家也能盡些力。「雲燕兒說道。

雖然家族將自己和雲曦兒派到張碩身邊,想要通過聯姻來拉攏張碩,而且雲燕兒和雲曦兒也都認定了張碩,但是對家族還是有些上心的,至少不可能完完全全的將心思放在張碩身上,畢竟她們也才跟在張碩身邊不久,同時張碩也沒有動她們。

「可以啊,如果你們雲家也想的話,可以做些準備,我們準備3天後就前往天河郡,至於劉家,既然已經有過節了,那麼屠了就是。「張碩點頭說道。

剛來到武俠世界,張碩都是靠著雲家發展起來的,當然雲家也是被張碩表現出來的實力震懾,才有了同張碩合作,甚至到現在想要聯姻的發展。

對於這種親近自己,而且還沒有表現出什麼背叛意圖的雲家,張碩自然是不會吝嗇,自己就算是吃肉,那麼也會給雲家喝湯的。

雲燕兒立即讓自己的貼身侍女將情況彙報回家族,也不避諱張碩,在雲燕兒看來,自己這般對張碩毫無保留,自然能夠得到張碩的信任。

而對於雲燕兒的做法,張碩心裡也是沒有多少想法,而雲家對自己用的聯姻就和美人計一樣,不僅僅給自己送來了兩名嫡女,還送了不少貼身侍女,可見雲家也是在自己身上下了血本了。

而此時在邯鄲郡中,影視廣場已經是邯鄲郡內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存在,只要不是下雨天,那麼影視播放就不會暫停,而下雨天的話,那麼也就只能停下來了,而有了影視廣場的存在,雲家的雲霄樓也是發展的極好,幾乎是天天火爆,特別是窗口位置,都被炒出了很高的價格出來。

3天時間一到,張寧已經準備好一切,在張碩一聲令下隊伍就開始向著天河郡開拔,同時隨行的還有雲家不少人。

張碩準備一舉擊垮劉家自然也不是說笑的,一個天河郡就這麼大,還要給雲家喝湯,而且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張碩和劉家可是有死仇的,所以幹掉也就幹掉了,這點就是雲家也都沒有一點反對的意思。

浩浩蕩蕩的隊伍從邯鄲郡進入天河郡,劉家馬上就做出了反應,劉家高手盡出,在天河郡內主城外3000里的一處村落中準備埋伏偷襲。 車裡,離渦看了眼還在嘀嘀咕咕埋怨她為什麼這麼輕易放過黃艷媚的騰曳。

「醉離渦,你該把她眼睛挖了,她用蠶食鯨吞的眼神看你男人,吃虧的可是你。」

「該死的色情狂女人,死女色狼…。」

離渦聽著他自說自話有一絲好笑,忽然又想起剛剛換藥時的一幕,忍俊不禁。

醫院裡,李醫生拆下紗布后,小動作敲打騰曳的傷處詢問著檢查情況,過後笑著點頭。

「騰少爺的傷好得挺快,估計不用一周的時間就能痊癒了,這段時間還得忌口,記得盡量不要用力尤其不能拿重的東西,骨膜骨頭髮炎很容易反覆的。」

誰知騰曳聽了扭頭就對她說,「醉離渦我好得這麼快都是你的功勞,你是不是好得意?」要不是她整天盯著監督,他才懶得管醫生說啥,還給你忌口?真是想得又美又多。

醉離渦掃到正在配藥的李醫生聞言僵住了動作,不管騰曳的氣怒瞪眼她抬手就捂住他的嘴。當著主診醫生的面大刺刺說傷勢好得快是因為另一個人,還是另一個不是醫生的人,這種事也就騰曳這奇葩做得面不改色。

「現在是回家了吧?該回去洗臉吹頭髮了。」騰曳歡天喜地說道,這是他目前每天最喜歡最期待的環節了,見天盼著回家洗臉吹頭。

「醉離渦,我問過髮型師了,不止女人的頭髮嬌貴,男人的頭髮也很需要呵護的。」他一本正經說道。

「容易禿頂是嗎?地中海?」離渦問道。

剛好紅燈,她轉頭略好奇地看向他頭頂,好像真的在研究有沒有掉發禿了。

他頓時氣結:「你這女人什麼眼神,濃密著呢,濃密。」大手往頭頂狠狠抓了把頭髮展示給她看。

「哦。」她淡淡應了聲打方向盤轉彎,「那你是想怎麼呵護?用吹風機一根一根吹乾?」

他眼睛閃閃驚喜看她,「真的嗎?可以嗎?會不會有點太麻煩了?」這樣的話她起碼一個晚上都得待在他身邊了。

就在騰曳想著要不要把左手再砸傷一點,離渦風輕雲淡開口了:「我覺得還是別吹了,就讓它自然干,符合自然生態就是最好的呵護。」

騰曳:「……」他覺得有一股氣憋在胸口處不上不下的,氣死了難受,氣呼呼望向窗外不理這個他心愛的壞女人。

離渦瞥了眼不說話賭氣看著窗外的他,粉唇揚起了美好的弧度。

到了別墅,車停到車庫下車后,高大的身軀堵住她不讓走,大手攬過她的腰肢把她整個抱懷裡。

離渦頓了下淺笑抬手回抱他,溫熱的呼吸噴洒在她耳邊覆蓋了她整隻右耳,熱熱痒痒卻又親昵。

「醉離渦你壞,就愛逗我,逗我很好玩是不是?」他低沉磁性又有點撒嬌,瞬間能讓人發軟的嗓音響在耳邊。

「是不是,是不是…」他輕輕咬住那隻白嫩小巧的耳朵,用讓人耳朵懷孕的嗓音不斷問著。

離渦輕笑出聲怎麼也躲閃不開他的輕咬,奶白的小臉上眉眼儘是甜蜜的笑意。「喲,我們家離渦小姐今天小開殺戒啊。」元羽沁電話里嬉笑道。

「這麼快?還是?」離渦挑眉。

「幾個小時了?通天了都,你以為騰曳是個默默無聞的小少爺? 御鬼者傳奇 他可是全是Y市最備受關注的鑽石級金龜。」元羽沁蹬著雙恨天高一晃一晃的。

「而作為騰曳女人的你一舉一動自然也被盯死了,話說那個姓黃的女人也是個能人,竟然能讓我們向來清冷淡漠的離渦小姐小小出手收拾。」電話那邊發出感慨的嘖嘖聲。

離渦坐在床邊:「只是覺得。有點礙眼。」稍微慵懶的語調透著點冷意。

「那就往死里弄,一次性狠收拾了乾淨。」元羽沁笑嘻嘻提議,絲毫不覺自己說出的話有多可怖、多讓人。通體發寒。

「不用,她目前也沒做什麼。」她一如既往的清冷淺淡。

「先說好,要是…那可就到我了哦。」元羽沁搶先說,那個姓黃的女人要是敢動些不該動的念頭,那可就輪到她元羽沁的順序了。

誰敢動離渦的,她吹了吹剛做的深紅色美甲,魅惑迷人的眼裡閃過深暗的厲光。

電話這邊的醉離渦輕笑,若有似無嗯了聲。

「離渦你在幹嘛呢?」元羽沁撒嬌問道。

離渦笑了笑,她剛給隔壁的。金龜洗完臉吹完頭髮,金龜爬滾耍賴好不容易才放她出來,剛回房間她就打來了。

想到金龜那不甘不願放她出來的表情,她就一陣好笑。騰曳辦公室

「總裁,萊亨利的Mr。Joseph提前回來了,為表歉意對方誠意邀請您到法國一聚,正好,您下周到法國出差行程剛好對上,又是吃吃喝喝的節奏了。」諸袋袋抱著平板站在騰曳桌前報告,還對著騰曳擠眉弄眼。

「滾你丫,你才吃吃喝喝。」騰曳瞪他一眼順手抓起一沓資料往他扔去,說得他是個二世祖似的。

離渦剛好端著蜂蜜水過來給他,其中好幾張飄到了她臉上。

騰曳驚了一下立刻上前捏過奶白臉頰細細觀察,見她白皙嬌嫩的肌膚沒被劃到才放下心,接過蜂蜜水,牽過她的手教導。

「下次豬在的時候你躲開著點,實在受不了他的蠢總想找東西扔他。」

蹲下認真撿資料的諸袋袋聽了委屈抬頭看離渦。

……。

她轉過臉,實在不知道怎麼形容這兩人,一個總嫌人蠢卻不炒下屬、一個總被欺負得滿眼淚水卻不炒老闆。其實他兩才是真心相愛的情侶吧?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習慣每天打是情罵是俏。

「總裁,我下午要請假,請批准。」老老實實收拾好資料又擺上桌的諸袋袋說道。

「理由。」騰曳牽著離渦斜眼看他,拽拽地問。

「我的星座運程說,我下午得待在家休息,否則下午還沒回到家就會遭遇破財。」諸袋袋老老實實回答。

離渦一下笑了出來,騰曳看白痴一樣的眼神看他:「你星座運程有沒有跟你說你老闆就是不批假,偏要你破財,你越破財越努力工作,對你老闆百利無害,為什麼要批?」

「批的,因為未來老闆娘在,未來老闆娘人美心善不會喜歡老闆做出這種喪盡天良的行為。」諸袋袋笑吟吟道。

「豬你想死?你這是威脅你老闆?」騰曳眯起黑眸,「就你這句話我偏不…」戛然而止,突然俊臉笑了:「批、批,趕緊走,現在就走。」

離渦和諸袋袋困惑看他,這也差太遠了吧?這是以秒來換心情換主意啊。

騰曳興奮走到電腦面前隨意在空白處點了幾下滑鼠,兩秒后眼睛發亮看離渦。

「醉離渦,我的星座運程告訴我,明天很適合出行,所以我們明天提前去法國出差吧。」假公濟私出國旅遊兩人世界什麼的,他活靈活用。

離渦:「……」這假的,兩秒鐘連幾個字都看不清吧?

諸袋袋在旁邊忙點頭贊同:「好的總裁,我現在就去訂機票,好期待我們熱鬧的假公濟私三人游。」想想都興奮。

剛收拾齊整放桌面的一沓資料避開離渦又扔了過去。 張碩帶著大軍前行,戰車都是開著的,不然一些後勤物資都要耗費不少馬匹來運送。

而有了戰車以及一些運輸卡車的物資運送下,隊伍就算是非常龐大,但也沒有龐大得太過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