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巧。

他們還沒有走出銅錢鎮便遇到官天與關葉心了,宋瓊本來還想避開這兩個人的,卻想起官天就是拍賣到靈蓮果的人,這才吩咐折回。

剛折回,便遇到了官天與關葉心的對付,為了掩人耳目,宋瓊故意裝作被驚嚇,然後暈倒的樣子。

本來她想趁著官天不注意將這兩人解決掉的,沒有想到卻等到了華青等人,這才讓她的計劃落空了。

雲若塵 聽完這些,官天沉吟了一番,這才問道:「這件事情,應該跟孫小寶的屍體被盜有關吧?還有,華青你追著這個女人,是不是尋找到了你要找的那個人的線索了?」

華青點頭,滿意的看了官天一眼,接話道:「是,齊飛的屍體估計這個時候也被盜了。宋瓊身上有那個人的氣息,氣息微弱,卻並不是我要尋找的那個人,我想,那個人就在吞天幫。盜走少年屍體也一定是想修鍊邪門功夫,應該就是那個人了。」

「方才心兒妹妹說盜走孫小寶屍體的是一個小孩,那個小孩應該就是你要找的人吧?」

官天繼續追問。 ?華青半仰面,望著天上稀疏的月光,閉眼一想,心中思緒萬千,也沒有頭緒。

半響才垂下頭嘆息道。

「據說,吞天幫少幫主好男風,最初我就覺得奇怪,也沒有多想。如今出了這麼些事情,我想,我要找的人就是吞天幫少幫主。」

「吞天幫少幫主如今也快二十了吧,怎麼可能是一個小孩呢。前輩,應該是另有其人吧。」

卓冰抿嘴,小心問道,隨後又關切道:「前輩的傷勢無礙嗎?」

「沒事,這點小傷還傷不到我的性命。」

華青輕擺玉手簡單的說道,絲毫不覺得有什麼,心中的這一個秘密她從來沒有對人說起過。

她是奇人,刺穿她的心臟也不會要她的命。

「厲害,華青你是鐵打的不成?」

官天忍不住苦笑,這都沒事,果然不是凡人。

「世間有一種奇門功夫,名曰縮骨,這種縮骨功跟一般的功夫不一樣。它能將人的整個身體機能都改變,從而讓人由里到外完全變幻,身如鋼鐵,刀槍不入,唯一的死門就是他的臨界點,只要找到這個才能將他打敗。

木葉寒風 可是那個臨界點會被隱藏得很好,不易發現。從目前的事情來看,那個人一定是想將少年屍體煉化成風水僵。」

華青說得認真,官天一聽,眼睛瞪大,一臉的不可思議。

「風水僵?不是只是在傳說之中才有的嗎?師傅說,要想操控風水僵必須是童子之身才行。若是真的如華青你所說,吞天幫少幫主好男風便不能操控風水僵了,這一切不就不成立了嘛。」

對於風水僵的事,官天師傅跟他說了一些,說得簡單,只說很難對付。

「你也知道風水僵?」

華青嬌軀一抖,眯眼問道。

「嗯,是師傅之前給我說的,提過一點,具體的形成與如何對付什麼的,我不清楚。只是聽你怎麼一說,我便想起來了。」

官天回答,不明所以。

華青沉默一會兒,從地上站起,卓冰攙扶著她,隨著她的腳步往外面去,官天跟隨,關葉心三女也隨在身後。

「這件事情有點複雜,現在我們去找銅錢門幫忙,得先趁著今晚滅掉吞天幫。」

「滅幫?」

官天摸著下顎思索,又道:「吞天幫也不是很厲害嘛,我們這幾個人就行了。」

「強龍壓不過地頭蛇,我們還是找銅錢門幫忙的好。銅錢門一定很想滅掉吞天幫了,我想,我們去的話,他們一定會很樂意合作的。」

華青笑道,卓冰點頭,附和道:「言之有理,這樣的話,對大家都是有好處的。」

「還不知道悲風叔叔會不會同意呢。」

關葉心抿嘴,聽他們說起吞天幫那麼厲害,她心中便沒了底。

華青聞言,將視線落在卓冰身上,此時官天正將頭抬起,突然道:「還是我去吧,你們先去吞天幫總舵山下等我,我去去就來。」

「嗯?」

華青停住腳步,官天指著迎風樓的方向,笑道:「我要去那個方向見一個人,這件事情,還是他出面的比較好。」

聞言,卓冰基本算是明白了官天的打算,她只是微微點頭,不多說話。

華青以為官天是去要找楊玉冠幫忙,她也沒有多說,只是囑咐了幾句,便放官天離去了。

官天慢慢離開華青等人的視線,華青帶著卓冰幾人往吞天幫總舵行去,離開幾女之後,官天便全力發動龜蝸訣往迎風樓而去。

關天打算讓關葉林與楊悲風合作,官天自然明白,他這樣做,也是在實施關天先前的計劃而已。

銅錢門本就和關家關係交好,確切的說是和卓冰關係交好,要是讓楊悲風知道關葉林還活著,他一定會出手幫忙的。

一旦將吞天幫滅了,銅錢鎮也就數銅錢門最大了,至於青樓被滅,也只是時間問題了。

再加上楊玉冠還與自己認識,這其中的種種官天也是想明白才這樣做的。

半個時辰之後。

一白一黑的兩道影子往銅錢門方向行去。

官天一身白衣,在月光下非常顯眼,看起來溫暖如玉。

關葉林一身黑衣,頭上戴著一頂斗笠,整個人被黑色的帷幔包裹在了其中。

從外形看,沒有人能認出跟在官天身邊的人就是關葉林。

出了迎風樓來,關葉林才將斗笠摘下,整個人沐浴在月光之下,官天止步,見他欲言又止的模樣微微轉頭問道:「怎麼,葉林哥可是有話要對我說?」

關葉林止住腳步,官天凝眉站住,立在他的身邊。

「我只是好奇,我與你應該算是並不相熟,為何你要全力幫助我關家?你就是我娘半路認下的一個侄子而已,你到底在圖什麼?」

關葉林眼睛瞪著,顯得格外認真,這件事情他想了很久都沒有能想得明白。

面前的少年只是簡單的一提,母親便同意自己與趙嬈成親,這轉變也太大了些,而且母親還非常的信任面前的這個少年。

這少年和關天一般大小,憑什麼?!

關葉林本就要強,加上關家事情變故頗多,原本大大咧咧的他也變得小心謹慎起來。

要不是母親未卜先知,將一切計劃好,此時的自己就真的是一具屍體了!

面對關葉林的問話和認真,不知為何官天很想笑,想著想著便笑了,他這一笑,便惹怒了關葉林。

關葉林以為官天是在嘲笑自己,官天在關天的記憶里知道關葉林的性格,見關葉林已經換了顏色,他忙擺手,站定,認真道。

「江湖上不是說,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嗎,就算我倆不是朋友,也不該是敵人。」

「我只是好奇,你的目的是什麼!」

關葉林言簡意賅,性格直率的他,自然不願意按照別人的吩咐做事。

誰能保證面前的這個少年不是關胥的人?

「呵呵,自然是想修鍊,得到長生。」

官天攤手,心中還是略急。

「你根本就沒有辦法修仙,這件事情娘給我說了,就算你為關家做許多事情,也不可能開啟修仙之路。」

關葉林絲毫不留情面,自從遇到這個少年之後,他便沒有再睡一個安穩覺,總覺得事情不妥。 ?「對啊。」

官天隨口一答,繼續道:「關家確實不能幫我開啟修仙之路。不過心兒妹妹說了,若是我全力幫你們,她便幫我去尋找靈石。

食谷我不太敢食用,靈石的危險性就小多了,我想,這個可以一試。十有八九不會傷到自己性命,只要開啟修仙之路,我便有機會得到長生,就算不能長生,也能多活個幾年幾十年的。

葉林哥你說,我還有什麼理由不幫助你們?」

官天輕笑,隨口撒了個謊。

關葉心要替官天尋找靈石,只是想感謝官天給自己珍貴妖丹而已,並沒有說一定要官天幫助自己。

「這個……這個我就明白了。關家現在雖然混亂,卻依然是落城三首之一,若等我們將關家權利奪回,行事便會有許多便利之處。比如替你尋找靈石之事,那還真是便捷多了。」

關葉林不傻,略微一想便明了,一想明白他便覺得尷尬,忙抱拳行禮抱歉道:「關義兄恕罪,為兄太過敏感了。」

聞言,官天擺手,爽朗笑道:「利益驅人行,我這也是為自己將來考慮。關家最近亂得很,葉林哥有這樣的擔憂實屬正常。不怪,不怪。」

「娘說得果然沒錯,說你不拘小節,而且不記仇,果然如此,哈哈。」

關葉林歡喜的笑,猛拍官天肩膀,手中微微用力,官天感覺到不動聲色的將火宮之靈用出,將這股力量悄然化解。

見此,關葉林笑得更歡喜。

「關義兄力道精準,嗯,看來你是練就的力量方面的功法吧?」

至尊抽獎系統 「是,葉林哥真是好眼力。」

官天唇角一勾,算是回答了。

關葉林爽快一笑,隨後將斗笠戴上,這才做了個「請」的手勢,兩人結伴而行。

「暫時我還沒有開啟修仙之能,為了自保,也只能在力道上學些功夫。我的神識還算可以,姨娘便將龜蝸訣教我學了。」

關於龜蝸訣之事,官天沒有打斷欺瞞關葉林與關葉心。

關葉心已經知道,如今他只需要給關葉林說一番即可。

「龜蝸訣?」

斗篷下的關葉林一驚,隨即問道:「我娘的龜蝸訣,那可是很厲害的啊,沒有想到關義兄你竟然也能學。」

「僥倖而已,有了姨娘給的龜蝸訣,遇到緊急情況我也能保住小命不是。」

官天輕笑,關葉林笑得更舒心,順手一指指著前面的山路笑道:「那為兄就與你比一下速度如何?」

「好。」

官天不推辭,他也想快些到銅錢門去。

「嗯,我帶你繞道去銅錢門,我還在世的消息一定不能讓心兒知道了。」

關葉林一面往前面去,一面說道。

「這個明白,待會兒將事情與銅錢門掌門談好,你便悄悄回去。我與姨娘她們再去行動,你可安心,只需要保護好自己和大嫂即可。」

「你們要注意安全,吞天幫的人狡猾著呢,聽你這麼說,估計他們是要狗急跳牆了。」

對吞天幫的了解,官天自然比不上關葉林,聽關葉林說完官天便點頭道。

重生之探路人 「趁著這個機會,讓關家與銅錢鎮暗中聯合起來,待銅錢門將銅錢鎮掌握之後,關家也基本將落城掌握了。那個時候,關家基本算是將落城和銅錢鎮掌握在手了。」

這是一件非常難做的事情,沒有想到面前這個少年竟然說得這麼輕鬆,關葉林開始有些擔心,想了想,還是沒有說。

「放心,葉林哥,我自有辦法。是人都會有弱點的,只要抓住破雲宗他們的弱點,打敗破雲宗也並非難事。」

官天知道關葉林在想些什麼,說完他又繼續道:「走吧,先做好眼前的事情再說,其它的,我們還需要商量一番。」

關葉林沒有說話,只是帶著官天在林中竄來竄去,官天不緊不慢的隨在身後,也沒有說話。

一段時間之後,在兩人相互切磋和追逐之下,官天與關葉林終於到了銅錢門外。

只是這裡是銅錢門的後山門。

銅錢門依山而建,整個建築呈拱門樣式,從前山門到後山門,中央的房舍皆修建在山拱之上。

這是這山非常的大。

望著這一眼望不到頂的山巒,後山門被樹木掩映在其中,官天覺得陌生,這裡似乎是來過,又似乎是沒有來過。

「迷霧之都就在這座山中的某一個地方,借著這個機會,我是不是可以問一問楊悲風?」

官天在心中想道,一切的謎團都緊緊圍繞著那棵大樹,飄渺的大樹。

見官天發愣,關葉林以為官天是被這氣勢給嚇著,他看了一眼便回眸道。

「這裡只是銅錢門的一角而已,待我們進去裡面,你便會發現,銅錢門外觀看是一座山拱,實際上中間卻是平地。」

說起平地,官天便想起。

先前的時候,他領了銅錢門的靈石出來之後,遇到的也就是一大片平地,全是樹木看不清路線。

要不是遇到楊玉冠,他還真不知道自己要在裡面轉多久才能走出去。

想到這裡,他覺得尋找那棵飄渺的大樹又有了些眉目。

「那我們該如何進去?」

官天指著前面被樹木遮蓋,只露出山門一角的地方問道。

「我娘和銅錢門掌門有些交情,我們直接上去就是,將我娘給的書信交給守門弟子,不過多久,便有人來帶我們去見掌門的。」

關葉林將懷中信件取出,在官天面前晃了兩晃,官天點頭,隨後兩人便往前去。

經過短暫的交流詢問之後,守門弟子其中一人拿著關葉林手中的信進去稟報,另外一人安排官天兩人到旁邊的小亭之中去。

銅錢門守衛嚴密,一個凸起的山石處便有一人把手,許多大樹上還建造著簡單的房舍,守衛的弟子就在上面居住,隨時觀察著周圍的一舉一動。

基本上有陌生人來山頭,不出多少時間,銅錢門的大半人都知道了。

這一招主要是防著吞天幫的人。

這些年,吞天幫經常會在半夜出其不意的來給銅錢門搗亂,次數多了,銅錢門也煩了,卻也無法。

每一次進攻,兩邊都撈不到好處,往往是吞天幫處於下凡,可是就算如此,吞天幫還是樂此不疲。 ?到得小亭來,居高臨下,關葉林轉身指著前方的一片黑暗回眸對官天道。

「前方那裡便是吞天幫總舵了,先前的時候,吞天幫時常找銅錢門的麻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