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姜子牙首尾不能相顧。」

「太師,您別忘了,他們闡教人多勢眾,若請來最高戰力,如太乙真人、元始天尊、太上老君等人前來助戰,我們這裡只有一位通天教主,頂尖戰力還是太少。」

「那時,再堅固的城池、再精妙的陣法,在絕對高手面前都不堪一擊。」

「所以,乘著此時遊戲烈度還沒有升級到中高級,那些頂尖戰力還無法介入之時,越早拿下西岐巢穴,擒住西岐武王,逼迫姜子牙投降才是上策。」

夏洛奇一頓分析,聞仲終於明白了夏洛奇為何如此著急要西進了。

「額,原來還有這層考慮。」

「老夫失算了。」

「夏洛奇少將軍,就依你妙計,今日夜間整軍西進。」

聞仲終於下定了決心。

「太師,不要等到夜間,就在白天,旗鼓宣天的西進。」

「讓姜子牙大軍知曉才好。」

「對,對,有道理,哈哈。」

「我都習慣夜襲了,呵呵。」

聞仲捋了捋一把白鬍子,樂道。

「太師謹慎,在下佩服。」

「傳令,大軍即刻造飯,兩個時辰后整軍出發!」

傳令兵當即飛似的通知各營將士準備。

後勤組伙夫在潼關城廣場上支起青銅大鼎,蒸饅頭,煮牛羊肉。

十萬大軍的糧草需要一百口這樣的大鍋,大大鼎直徑約有十五米。

用銅架子高高支起,旁邊兩側各有一木梯,伙夫臂膀遒勁,挽著巨長的勺子,將十幾隻上百隻牛羊一一剁碎了洗凈了扔進鍋里,一頓攪和。

滾水加香料早已沸騰,肉香很快就彌散在整個潼關城內。

城內百姓原本躲在家中不敢出來。

聞見肉香后紛紛開門,來到廣場,手裡拿著碗,也想分一杯羹。

聞太師見民心飢餓,隨即吩咐只要願意加入軍隊,就可分得饅頭與肉。

潼關五萬多年輕人報名加入了商湯西進部隊。

並且全部是先鋒。

他們對這一帶路途十分熟悉。

兩個時辰后,大軍開拔出城,旗鼓喧天,跟唱戲似的。

遠遠的就傳到了三十裡外的西岐大營內。

「什麼,聞仲這老瘋子率軍西進了?」

魔卡諸天 「棄關不守?」

姜子牙懵逼了。

「這是唱的哪出?」

「他不怕十萬大軍失去糧餉供給么?」

姜子牙自然知道兵馬未行,糧草先動的道理。

見聞仲不依常理出兵,很是頭大。

「再探,城內可有伏兵!」

「是!」

探馬一下撲出去一千多人。

「報,元帥大人,潼關城中僅有數百口鼎鍋在冒著熱氣,商湯大軍已經全部撤了,去向為西河灞橋。」

「該死,給我數一下共有多少口鼎鍋,我要知道他們攜帶的糧食。」

「大帥,共有一百三十六口銅鼎大鍋,每一口銅鼎大鍋可蒸煮一百多隻牛羊。」

聞君入夢來 「按照十萬人的數量,鼎鍋下的碳灰足有三米厚。」

「哼,就算你備好了一個星期的糧草,我就不信你能堅持一個月?」

「眾將聽令!」

「全軍開拔,進入潼關。」

西岐三十萬大軍在兩個時辰后,進入了空空蕩蕩的潼關城。

綿延千里周圍的潼關城雲氣繚繞,法陣正在不斷的補充能量。

穩如磐石的感覺逐漸恢復了過來。

七夜寵婚:神祕老公欺上身 姜子牙進入潼關后,頓時感覺好多了。

當即命令楊戩、哪吒率二十萬大軍西進,緊追聞仲。

「是!」

楊戩與哪吒經過一夜的冥想恢復與上午打野后,血值恢復了百分之七十。

哪吒性子急,一個雲頭就飛了出去,施展技能「千里追蹤」,消耗血值百分之五。

哪吒有風火輪神行加速戰靴,自然速度無人能比。

半個時辰后就追上了聞仲大軍。

聞仲的天罡玄武陣法護著大軍的前後左右。

早就感應到半空中的哪吒前來窺探,當即殷郊化身為三頭六臂迎了上去。

祭起番天印,狠狠的砸向飛速而來的哪吒。

「啊呀!」

哪吒來不及躲閃,被如山般忽如其來的番天印給砸下了雲頭。

破防,物理傷害百分之三十。

眩暈精神力損傷百分之十。

哪吒坐在地上一陣眩暈,搖頭晃腦,失去了意識主宰。

殷郊一見大喜,按下雲頭就要活捉哪吒。

哪知楊戩隨後就是一槍,技能哮天犬釋放。

殷郊反手就是一印狠砸楊戩三刃槍。

楊戩自然擋不住番天印的大力。

翻出去一百米,頭暈目眩,深呼吸,恢復血值。

此時,哪吒已經解凍,知道不是殷郊對手,殷郊法寶實在太厲害。

於是風火輪虛遁,自己先撤了。

他沒看到楊戩救他的那一幕,見殷郊站在雲端向遠處眺望,知道有人前來接應自己。

哪吒實力再次折損,不敢過於迫近聞仲大軍。

率先走後,楊戩悲劇了。

殷洪的陰陽鏡在他背後釋放出了濃烈之極的白光刷刷。

楊戩的血值一下降到了百分之三十。

殷郊又釋放第三技能「奪魂鈴鐸」!

叮鈴鈴……

一陣搖晃,楊戩終於支持不住一頭栽了下來。

吉立、餘慶兩人率捉將組百人跟隨在殷洪之後,剛好湊上楊戩跌落。

三下五去二,將楊戩用捆仙金繩扎了個實實在在。

殷郊、殷洪兩人哈哈大笑。

活捉西岐一員神將,灌江口總兵二郎神楊戩被生擒活捉,當真提氣啊!

正在四人喜氣洋洋的押送楊戩回營之時,天空雲朵一陣祥瑞,上面一位仙人額發童顏,面容清癯,身材高挑。

左手一柄太乙神劍,右手一柄玉如意拂塵。

「殷洪、殷郊,你們二人快快釋放我徒兒!」

兩人大吃一驚,沒想到太乙真人這麼快就殺了過來。

這可是西岐頂尖戰力,兩人自然有些忐忑。

好不容易捉住了楊戩,到嘴的肉自然不能輕易吐出去。

當即兩人各持法寶,技能頻放。

番天印一陣劇烈旋轉翻滾砸向太乙真人。

太乙真人在這種無解的法寶技能面前也是無法,只能採用仙字訣「兜風仙遁」。

身形一晃,風中一下多了無數的太乙。

番天印根本不管這些虛影,一路碾壓過去。

最終還是鎖定了太乙真身,「咚」的一下將太乙的頭冠給砸歪了。

太乙額頭破了一小血,恨恨的拂袖而去。

也不管楊戩了。

要是再逗留下去,不說番天印太乙對付不了,殷洪的陰陽鏡更是厲害。

太乙有再多的血值,也扛不住這兩活寶的輪番技能釋放攻擊。

殷郊、殷洪的血值現在只剩下百分之十都不到了。

看見太乙竟然被嚇走了,更是哈哈大笑。

「還頂尖戰力,膽子這麼小,闡教仙人平時是怎麼修鍊的?」

「心境持力太差了啊,無法與我截教眾仙相比!」 玉鼎真人駕雲逃走,殷洪、殷郊兩兄弟樂呵呵的將楊戩押回大營。

聞仲大喜,給殷洪、殷郊記上一功。

吩咐刀斧手將楊戩推出帳門,立即斬首。

楊戩臉都黑了,見聞仲毫不留情,不由涼氣從鼻孔中往外直冒。

「想殺了爺,夢還沒做醒吧?」

由於有捆仙繩束縛住肉體,楊戩無法遁逃。

可他的八九玄功也不是白練的,任憑那刀斧手怎麼用勁砍脖頸,除了冒出火星外,絲毫無傷。

刀斧手可是軍中有名的大力士,見無法將楊戩斬首,只好回稟聞仲聞太師。

「嘿嘿,這楊戩小兒跑我這耍威風來了,莫非是要老夫親自去送他上榜么?」

聞仲手提雌雄金鞭,施施然走出帳外,見楊戩杵著身子,昂首看天,不由笑了。

「楊戩,我話不多說。」

「就問你一句,做忠臣良將還是要與西岐反賊同流合污?」

「老匹夫,你那主子還有幾天陽壽,你也不看看天象。」

「虧你還是當朝國師,昏昧之君,保他何用?」

「你這麼力保帝辛紂王,無疑是與天下百姓為敵。」

楊戩冷聲嘲弄聞仲道。

「死去,有本事再去修鍊一百年。」

聞仲一鞭子「噗呲」狠狠的砸向楊戩頭頂。

「道友且慢,勿傷我徒!」

玉鼎駕著雲又返了回來。

殷洪、殷郊一看這手下敗將竟然敢回來,大怒,同時駕雲升空。

番天印與陰陽鏡兩法寶技能刷刷的施展。

番天印化為巨大山峰徑直壓向玉鼎道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