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快進去吧,奴婢來弄就好了。」桃葉往裡屋趕她。

各種水果買回來后,小姐也沒說要吃,就讓她都洗乾淨,然後晾上。

雖然天熱,大小姐一向體弱,怕是染了風寒了。

本來就沒人在意大小姐的死活,要是再生了病,可怎麼好。

不過好在現在發賣了胡媽媽和桃枝,別莊的人現在都害怕大小姐,要是真有什麼事,她也可以拿著錢,去請大夫了。

「我哪有那麼弱,現在這天,還能凍著我。」安雪凌笑了笑。

這些李子、梅子等,都是用來泡酒的,好孝敬她未來的師父曲星河。

帶回來的那些丹藥,她已經在辨認藥材了,這下她才發現,煉丹之玄妙,絕非她三天兩就能夠參透的。

幸虧她前世是個醫藥科研天才,雖然更精通西醫,但有很多醫理是相通的,欠缺的地方,再學習就是了。

無論如何,都要讓曲星河滿意,收她為徒,她要煉丹,一定要!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強烈的、要做一件事情的慾望,就是覺得如果不學會煉丹,就對不起誰一樣。

「還是小心些好,大小姐要吃什麼水果,奴婢裝盤。」桃葉拿過個盤子來問。

「隨便拿點,這些主要不是用來吃的,是用來泡酒的。」安雪凌解釋。

聽曲星河的意思,無事愛喝兩蠱,用酒來哄他開心,再合適不過。

據她所知,芙蓉國的酒都是用比較粗劣的技術配製的,基本都是烈性酒,類似「燒刀子」,度數特別高,普通人還真喝不了多少。

而她則是要泡果酒,保證沒人喝過,味道跟烈酒不可同日而語,別有一番風味。

「啊?酒?」桃葉完全不能理解,茫然道,「這些泡酒?好喝嗎?」

「你個小丫頭片子,問這些幹什麼?你不能喝酒,吃水果吧!」安雪凌把一個李子塞進她嘴裡,脆生生地笑起來。

把所有水果都晾好,足足佔去大半間屋子,走動的時候都要小心,要不然碰到架子,就全塌了。

收拾完東西,天也不早了,桃葉鋪好床,服侍安雪凌躺下,自己睡在外間。

「你回房睡吧。」安雪凌吩咐一聲。

因為其他人不是真心實意服侍自己,桃葉不放心,夜夜都要在外面守夜。

守夜可不是件輕鬆的活兒,不能睡,要隨時聽著主子吩咐,桃葉又沒有修為,哪撐得住。

「奴婢沒事,奴婢保護小姐。」桃葉打了個呵欠說。

「就你還保護我?」安雪凌失笑,「若是有什麼危險,你先別出事,我就阿彌陀佛了。行了,去睡吧,我這房裡不是布置了機關嗎,尋常人進不來的。」 因為缺很多東西,所以這些機關都是她臨時弄上的,暫時抵擋一下阿貓阿狗什麼的,以後再弄更高級的。

再說,暗處有面具男派來的高手,桃葉在,當擺設都嫌多餘。

「是,大小姐。」桃葉也知道自己沒啥本事,赫然紅了臉,回自己房裡去睡。

安雪凌出去方便了一下,回來準備睡覺。

屋裡莫名其妙的,多出個白衣男人,正坐在她的床上。

換成別人,肯定要大聲尖叫,「啊」的一下,撕心裂肺。

安雪凌卻只是愣了一下,退出去看了看,接著又進來,無辜地眨眨眼:「少年,這好像是我的房間。」

空氣有種異樣的波動,彷彿一下子包裹上一層薄膜,雖然一切如舊,但她總覺得,彷彿進到了什麼裡面一樣。

男人微一頷首。

「所以,是你走錯房間了?」安雪凌往旁一讓,「好走不送。」

表面平靜,內里已經在咆哮。

尼瑪怎麼又來一個,這還有完沒完!

這都是些什麼爛桃花!

是不是她穿越過來后,就自帶吸引雄性的功能,要不然一個接一個的,到底還有多少優質男會被她吸引過來?

眼前這個,說他是男人,太抬舉他了,因為他太小,臉上稚氣未脫,也就十五、六歲的模樣。

好吧,她承認,她這具身體,其實也才十七歲,可她前世這道靈魂,已經二十八了好嗎,這心理年齡,是不一樣的。

話說回來,這少年小歸小,卻當真是美,臉如古玉,眉如遠山,高鼻薄唇,就像比著古典美圖打造的一樣,美的能叫人窒息。

那個暖男也美,是那種春風般和煦的美,可這個少年的美,卻彷彿高天流雲,山巔冰雪,遙不可及。

「我不走,我要跟你。」少年清亮的眸子看定了她,「我叫白漠。」

見鬼的白漠。

安雪凌撫了撫額頭:「我們認識嗎?你為什麼要跟我?跟我做什麼?」

這個比面具男和暖男還要直接,乾脆就說要跟她。

問題是他們對她很熟悉的樣子,她卻完全不了解他們,這公平嗎?

「報恩。」白漠倒也不賣關子。

安雪凌用「?」的神情看著他:「我什麼時候有恩於你?」

「昨晚。」白漠的視線,移向窗戶底下的籠子。

安雪凌心裡劃過一道閃電:「你、你是那隻雪狐?你是靈獸?」

她心裡「卧槽卧槽」的。

雪狐居然可以幻化成人,這麼說它不是魔獸,而是靈獸?

因為只有靈獸和神獸,才能有人形,妖獸和魔獸是不可能的。

「我是得上神點化的魔獸。」白漠解釋。

「……」

聽不懂。

「你救了我,我要跟著你。」白漠再一次表明態度。

「這不行,」安雪凌頭疼的厲害,「我是說,這不用,我沒想到你是個人,我的意思是說,上天有好生之德,我當時就瞧著你格外順眼,所以把你帶回來了,舉手之勞,不用你報恩。」

「我不管,」白漠語氣淡淡的,但眼神堅定固執,「我要跟著你。」

對安雪凌來說的舉手之勞,對白漠,卻是免了一場劫難。

那個籠子被下了禁制,如果不能解除,他要日日承受撕心裂肺一樣的痛楚。

雖然白漠也還不知道,為何她能解除籠子的禁制,但她救了他,卻是毋庸置疑的。

「你不能跟著我,」安雪凌見說不通他,沉下臉來,「雖然你是魔獸,可也是個男人,我還待字閨中,進進出出的,身邊跟著個男人算怎麼回事?」

「哧」,一陣輕煙冒起。

安雪凌嚇了一跳,後退一步,差點摔出去。

白漠不見了,變成了雪狐,趴在她床上,用無辜的、圓溜溜的大眼睛看著她,彷彿在說:這樣就沒問題了吧?

安雪凌:「……」

好吧,你贏了。

有這麼個小東西在身邊,倒真能解悶。

可她完全不能確定,他非要留下,真的是為了報恩,還是因為其他?

別趁著她睡著,咬斷她的喉嚨吧?

如果是自己的契約獸就好了,它既然是得上神點化的魔獸,應該不會背叛主人的吧?

可惜,她沒有修為,不能馴化它,只能幹瞪眼。

輕煙一冒,白漠又現了人形:「我不會害你。」

安雪凌略尷尬:「哦。」

他怎麼知道,她在想什麼?

「我不讓別人看到我。」白漠終於難得地,露出一絲微笑,「我化成人形的時候,只讓你看到。」

安雪凌恍然:「所以你剛才布了結界?」

難怪她覺得不大對勁。

「嗯。」白漠點頭。

快穿攻略:大佬,求放過! 「撤了吧,沒事別耗費那麼多靈力。」安雪凌雖然沒修為,卻也知道布結界需要強大的靈力支撐,一般不到生死關頭,別輕易浪費靈力。

白漠撤了結界的同時,化身雪狐。

安雪凌也拿它無法,只好由它。

說不定過一段時間,它覺得無聊了,自己會離開的。

不管了,先睡覺。

剛到床上躺下,雪狐就挨著她趴著,又長又蓬鬆的尾巴就放在她腿上,讓她莫名覺得,渾身發燙。

雖然它現在小小一隻,可只要想到它的真身是個美貌少年郎,她就覺得,尷尬癌都要犯了。

「往裡點,床夠寬。」

白漠抬了抬眼皮,沒動。

挨著才舒服。

她身上有種清清涼涼的氣息,能撫平它體內躁動的邪火,昨晚它就試出來了。

做為狐族的王,它不可能說離開就離開,所以今天並不是真的走,而是去交代好狐族的事,再回來。

安雪凌往外挪了挪。

白漠跟過來。

尼瑪。

安雪凌不再折騰,閉上眼睛睡覺。

再不睡,天都亮了。

祭情思 暗處,秦崢和魏離互相瞪眼:安大小姐收了只雪狐當寵物的事,要不要向主子稟報?

真麻煩,什麼時候才能回主子身邊,快意恩仇啊,整天盯著這麼個女人,無聊的要死。

「還是稟報吧,萬一出了差錯,誰擔當的起。」秦崢果斷飛身而去。

魏離咒罵一句,再不爽,也要繼續盯著。

夜深人靜。

別莊本來就在偏僻之地,安雪凌清理了一部分人出去之後,就更加冷清,一到了晚上,除了蟲鳴聲,幾乎聽不到其他。

驀的,蟲鳴聲停止。 趴著睡的雪狐猛地睜開眼睛,輕輕抬起頭。

安雪凌還在睡。

她的五感是很不錯,警惕性也極高,但人類有些方面即使再厲害,也厲害不過獸類。

因為那是它們生存的本能,比如雪狐的聽力,比人類不知道要靈敏多少倍。

雖然醒來,但雪狐沒動,漆黑的眼睛看定了門口,透出凜冽的寒光。

秦崢和魏離接著就聽到異常動靜,做好出手準備。

安雪凌猛地睜開眼睛:有人!

雪狐卻在剎那間,就沖了出去!

「白漠!」

雪狐穿出去,房門完好無損。

安雪凌呆愣住:這樣也行?

血手堂的殺手非常講信用,說是三更把安雪凌的人頭送到長信侯府,三更以前,他們是一定會動手的。

一共來了十人,陣仗著實不小,領頭的,正是黑狼。

他們雖然知道安雪凌是個廢的,但絕不會因此而掉以輕心,所以來的人,都是高手。

血手堂之所以在殺手組織中地位最高,不是沒有道理。

但這次,他們真是註定要栽。

還沒到屋跟前,看到目標人物呢,一道白影驟然出現,不等他們反應過來,有兩人已經倒了下去。

白漠布起結界,現了身,上手就是殺招。

獸類都有自己的棲息地,為免與人類發生衝突,那些地方都被龍元大陸的守護神——龍神下了禁制,平時如無必要,人類與獸類,互不侵犯。

靈獸即使沒有被上神下禁制,卻也不能傷害人類,否則,龍元大陸豈不是成了靈獸掌控的世界。

雪狐想要殺人,就必須現出人身,而這樣的話,他大半的靈力,就會被禁制,不能肆意殺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