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

聽到七尾狐狸說會有危險,小白狐狸不由有些擔憂的看著彩色巨蛋對著七尾狐狸叫道。

七尾狐狸搖了搖頭道「元素暴動並不是輕易能夠阻止的,不過你也不用擔心你的小恩人會出事。這些魔法元素既然是他自己吸引過來的,那對他來說,應該沒什麼危險。」

彩色巨蛋中

柳雲祁雙眼緊閉,皮膚赤紅一片,一股濃烈的高溫從他體內散發出來,炙烤的地面上的青草瞬間枯萎,地面瞬間焦黑一片,而柳雲祁臉上卻無絲毫的痛苦。

此時,火屬性魔法元素正源源不斷的進入柳雲祁的身體里,又源源不斷的離開,彷彿只是在柳雲祁身體里遊走了一圈而後又離開了柳雲祁的身體般。

當火屬性魔法元素全部離開之後,水屬性魔法元素又源源不斷的進入,柳雲祁身上的赤紅全部褪去,皮膚恢復成了正常的顏色,一股股清冽的水流從柳雲祁身上流出,流到了地上,浸濕了周圍的土地。

當水屬性魔法元素離開之後又是金屬性…

各種魔法元素分別進入柳雲祁的身體流轉一圈,而後又離開他的身體,如此循環往複,讓柳雲祁心中萬分不解,不明白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在循環了無數遍之後,柳雲祁心中突然有了一絲明悟,他開始試著把正在進入他體內的風屬性魔法元素留在體內。

然而,他剛準備這麼做,彩色巨蛋突然消失,平地里升起了一股狂風。

狂風把柳雲祁包裹在了其中,青色的風屬性魔法元素源源不斷進入柳雲祁體內,各種顏色的他魔法元素被從柳雲祁體內擠出而後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這是!怎麼可能?!風屬性魔法元素正在排擠這小子體內的其他魔法元素!!這小子正在逐漸向風屬性體質轉變!!!他難道是傳說中的全屬性體質?!!」看著被狂風包裹的柳雲祁,七尾狐狸的眼中滿是驚異之色,。

「嗚…」看著七尾狐狸驚愕的神情,小狐狸疑惑不解的嗚嗚叫道。

看著狂風中的柳雲祁,七尾狐狸解釋了起來

「全屬性體質,可遇而不可求,是上天的寵兒。

當今世界已知的全屬性體質只有那麼兩、三個,他們無一不是驚才絕艷之輩。

以往所擁有這種體質的人無不踏足聖人之境。

因此,擁有這種體質,基本來說,就有可能問鼎聖人境界。

全屬性體質讓他們適合修鍊任何一種屬性的魔法,也可以驅策空氣中無處不在的任意一種魔法元素成為最強大的魔法師。

這個體質除了這個好處之外還有一個好處就是,他們這一生可以有一次選擇的機會。

他們可以把自己的體質變成單一屬性的體質,就像這小子現在正要變成風屬性體質一樣,變成這種體質之後雖然依舊可以修鍊其他魔法元素,但是修鍊進度會比原先緩慢無數倍。

但誠如這小子現在這樣,他要是修鍊風屬性魔法,那絕對是一日千里,進境飛快。

幾十年前,人類世界里出現了一個外號雷帝的人,他當初就是全屬性體質,在沒有選擇成為單一屬性的體質之前,他那複雜多變的魔法也是讓他鮮有敵手。

在他選擇了雷屬性體質之後,不僅在短短的十多年內就從魔導師問鼎了元素使這一境界,而且還在同階之內幾乎成為了無敵的存在。

現在想來,要是他現在還活著的話,那就應該位於聖人之列了。」 狂風逐漸平息,柳雲祁緩緩張開了雙眼,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剛剛就在他選擇風屬性魔法元素的時候,周圍的風屬性魔法元素突然暴動了起來,將其他魔法元素全部排開,源源不斷的湧進他體內,把他體內的其他魔法元素紛紛排擠出去,徹底變成了風元素的地盤,霸道的風元素將他皮膚、肌肉、骨骼、內臟甚至連鬥氣都給侵染成青色。

直到狂風停息的那一刻,柳雲祁的鬥氣居然受其影響,成功的突破到了武將中階,這一變化讓他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他可是才剛剛到達武將初階啊,還沒過一天他就又突破到了中階,這鬥氣什麼時候這個好突破了?

武者每個修鍊等級都分為四個階段,分別為初階、中階、高階、頂峰,每提升一個階段都是無比艱難,當初柳雲祁從武師初階到頂峰也花了差不多半年的時間,這次的突破實在讓他有些意外。

而且還不只於此,他現在感覺到全身通透,身體變得無比輕盈,就好像有著風一吹就能飄走一般。

感受到身體的變化,柳雲祁不由有些興奮的在原地輕輕跳了跳。

「哎呀~」

只聽一聲痛呼,柳雲祁的頭撞到了山洞的岩壁之上,齜牙咧嘴的捂著腦袋從洞頂飄了下來。

對,就是飄下來的,如同一根羽毛一樣,從洞頂飄了下來。

柳雲祁捂著腦袋盯著頭頂的岩壁有些發傻,頭頂岩壁有三、四米的高度,剛剛他只是輕輕一躍,頭就撞到了岩壁上,從撞擊力道來看,他還能跳的更高,這沒有用力就能跳那麼高,那要是用力了呢?

想到就做,柳雲祁走到了外面的草地上,蹲下了身,突然發力,一躍飛上了七、八米的空中。

他的眼中滿是不可思議,剛剛他可沒有用上鬥氣啊~只是單純的利用肉體的力量就能達到如此高度,而且這還是在他帶著負重手腕的情況下,那要是再用上鬥氣,脫掉負重手腕,那他不是更…

想到這裡柳雲祁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這樣的速度,看以後誰還能追的上他。

剛剛笑出聲來,他又發現了一絲不同之處,柳雲祁發現,有一股微風好像總是在托著他,跳到這種高度,按理說很快就會掉下去才是,可是他卻硬生生的在空中停留了幾秒才緩慢的向下落去。

「這是怎麼回事?」心中一陣不明所以,柳雲祁穩穩的落在了地上。

剛剛站穩,還來不及感受其他變化,便感覺到有兩股視線正在注視著自己,抬眼望去,只見七尾狐狸和他身邊的小白狐狸正一瞬不瞬的盯著他。

「FUCK!居然是狐狸精!」

心中暗罵一聲,柳雲祁不由向後退了一步,不由的,他又想起自己是在人家的巢穴之中,左右環顧了一圈,準備著一有什麼不對就奪路而逃。

七尾狐狸抬懶懶的趴到了地上「要走你就走吧,你之前救了我的孩子,而我也救了你一命,我們算是兩清了,你要是想走我也不會攔你,倒不如說你快些離開,一個人族站在我面前還是怪礙眼的。」

怔了一下,柳雲祁頓時心中疑惑,道「你昨天是救我?我救了你的孩子?什麼時候的事情?我怎麼不知道?」

「既然忘記了,那也沒關係,反正我們該報的恩情都已經報完了,你快走吧,怪礙眼的。」七尾狐狸揮了揮前爪,不耐煩道。

正疑惑間,柳雲祁突然感覺到一個毛茸茸的物體正在蹭著他的小腿,頓時嚇的他渾身一哆嗦。

低頭看去,是一隻雪白的小狐狸正拿著它那毛茸茸的小腦袋蹭著柳雲祁的小腿。

「小傢伙,你是誰啊?」

怔了一下,柳雲祁蹲下身子將它抱在了懷裡輕輕撫摸著它的脊背,仔細的觀察著這隻小白狐狸,他怎麼看怎麼覺得這隻狐狸很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但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小狐狸被柳雲祁抱在了懷裡,感受著柳雲祁的撫摸似是很享受般微微眯起了眼睛。

「誰讓你抱小白的?!快放她下來!」七尾狐狸有些惱怒的瞪著柳雲祁。

「是她讓我抱的啊~不信你問她咯…」柳雲祁指了指懷裡的小白狐狸很是欠揍的說道。

他昏迷了那麼長的時間,七尾狐狸有的是機會下手殺他,可是他還活著,這讓柳雲祁對她的話相信了幾分,再加上實力才剛剛提升,自信心極度膨脹之下,他這才敢大著膽子和她這麼說話。

而且,既然她說柳雲祁是小狐狸的恩人,那她就不會在小狐狸面前殺死自己。

看著柳雲祁那欠扁的樣子,七尾狐狸恨恨的瞪了柳雲祁一眼,卻不敢動手去傷害他,畢竟小狐狸就在這裡,當著小狐狸的面傷害她的恩人,這樣怎麼說都不太好。

七尾狐狸一瞪眼,斥聲道「小白!不要和人族靠的太近!快下來!」

見七尾狐狸似乎生氣了,小狐狸趕緊從柳雲祁身上跳了下來,屁顛屁顛的跑到七尾狐狸身邊就是一陣撒嬌。

七尾狐狸斥責道「小白!以後你可不能再靠人族那麼近了,你難道忘記之前的事了嗎?你要記住,人族沒幾個好東西!」

「喂!你不要這樣一竿子打死一片人好吧?人族之中是有不少惡人,可還是有好人的~我不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嗎?」柳雲祁不滿的說道。

「你閉嘴!我教育我的孩子,哪裡輪得到你插嘴了~你不是要走嗎?要走快走!別在這礙我的眼!」七尾狐狸瞪了柳雲祁一眼道。

「你這是種族歧視,不管在什麼地方都會有好壞之分的,不能因為見過壞的就說沒有好的,你這樣教會教壞小朋友的。」柳雲祁不怕死的道。

「你說你是好的,你有證據嗎?」七尾狐狸斜眼看著柳雲祁。

「我救過你的孩子,雖然我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救的,但這更是證明我做好事不留名的高尚品格~」柳雲祁仰首挺胸道。

聽到柳雲祁的話,小狐狸不由的仰頭對著七尾狐狸嗚嗚叫著。

七尾狐狸惱怒的瞪了柳雲祁一眼,無奈的低頭看向小狐狸「小白~人族最會花言巧語的,你可不能相信他啊~不然哪天他就把你賣了,拿去抽筋剝皮。」

「哎哎哎…你能不能以事實為證啊?我什麼時候傷害過你們啊?而且,本人從來都是信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則。一般不主動挑事的,我都不會去找他麻煩,你憑什麼說我是花言巧語啊?我告訴你,沒有證據的誹謗那就是就是人身攻擊!我可以告你的好吧!」柳雲祁怒目圓瞪道。

「這小子不是要走嗎?!怎麼廢話那麼多!怎麼看這小子怎麼不順眼。得趕緊把他弄走,不然小白都要被教壞了。」

七尾狐狸心中一陣咬牙切齒,眼珠子一轉,道「呵呵,這些瑣事咱們就先放一邊吧,你大老遠的跑到這麼危險的地方,那一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做吧?說出來聽聽,我對這附近也挺熟的,也許我能幫的上你。」

「恩?你要幫我?」柳雲祁疑惑道。

「恩恩,有什麼事情快跟我說說…能幫的一定幫」七尾狐狸道。

柳雲祁心中頓時更加疑惑「你為什麼要幫我?」

「咳…因為,你是小白的恩人啊~恩人需要幫助哪能置之不理呢?」七尾狐狸柔聲道。

「呃…那你知道哪裡有水嗎?我這好久沒洗澡了,怪難受的。」柳雲祁疑惑的盯著七尾狐狸看了半天,道。

「恩恩,洗澡是吧?在南邊有一個小湖,那裡的湖水最是清澈。」七尾狐狸道

她心中卻不由的暗暗得意了起來「那裡可是三級魔獸深淵巨鱷的巢穴,雖然你小子現在是武將中級了,對付一條深淵巨鱷還可以,但那裡可不只是一條啊…嘿嘿,小子,跟我囂張?看你怎麼死。」

「謝謝你告訴我這些,既然這樣,那我就先走了…咱們有緣再見吧。」柳雲祁咧嘴一笑,轉身向著叢林里走去。

看到柳雲祁那純真的笑容,七尾狐狸心中突然多了一種莫名的負罪感「人類的小孩,一般心思都很單純的…我居然算計了這麼單純的一個孩子?這…」

看著柳雲祁正要往叢林里走去,她快跑幾步跟了上去道「我看你一個人在這森林裡也挺危險的,要不…我送你去吧」

「你為什麼要送我去?你不是不喜歡我的嗎?」柳雲祁不解道。

「呵呵,我剛剛想了下,畢竟是恩人,來到了我的地盤上總要讓你毫髮無損的離開才不失體面…而且啊,森林裡面有很多兇猛的魔獸,你一個人應付不了那麼多的。但是有我再就不同了…只要有我在,任何一隻魔獸都不敢找你麻煩的。」七尾狐狸侃侃而談道。

柳雲祁停下了腳步,狐疑的打量她良久,直看的七尾狐狸有些尷尬。

咧嘴一笑,柳雲祁搖了搖頭道「不用,我也沒有那麼弱不禁風。你還是守著小狐狸吧,這麼可愛的小狐狸除了我,可不會有人捨得放她走的。」

說著柳雲祁又繼續向著叢林里走了進去。

看著柳雲祁逐漸消失的背影,七尾狐狸猶豫了良久,最終還是沒有跟上柳雲祁。

重生八零小廚娘 他說的對,小狐狸還那麼小,把她獨自放在山洞裡七尾狐狸還真是不放心,畢竟之前小狐狸才剛剛被人抓走過,要不是柳雲祁放了小狐狸,七尾狐狸可能這輩子都見不到小狐狸了,有了這一次教訓她就不會讓同樣的事情發生第二次。

帶著小狐狸一起去深淵巨鱷的地盤?那就更不可能了,她是不會拿自己的孩子冒險的,況且,就算是深淵巨鱷的地盤,以這柳雲祁現在的速度也不是沒有自保之力。

權衡利弊之後,七尾狐狸對著柳雲祁背影高聲喊道「忘記告訴你了~那個湖是深淵巨鱷的地盤~你可千萬小心啊~」

柳雲祁的背影微微一僵,背對著七尾狐狸向她揮了揮手,頭也不回的消失在叢林之中不見了蹤影。 離開了七尾狐狸母女,走在叢林中,柳雲祁疑惑的想道「深淵巨鱷?那是什麼?哎~還是讀書少啊~對魔獸了解的都不夠,看來回去之後要全方面系統的了解下這個世界的魔獸了,不然連什麼是什麼都不知道了。

不過,這狐狸精的報復心還真強啊,就頂了它幾句就故意要把我引去那危險的地方,不過它後來又為什麼要告訴我呢?哎~魔獸的心思真難猜啊,算了,既然那個地方有危險,我自己再去找個地方好了…」

想著,柳雲祁轉變了方向向著東邊便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

時間過的飛快,眨眼之間柳雲祁就已經在這迴響森林裡待了五天的時間,這五天的叢林生活精彩又刺激,讓他的身心都多了幾分疲憊

此時,他來到了一股湖泊邊上。

寬大的湖面在陽光的照射下波光鱗鱗,遠遠望去,碧波萬頃,水天一色,景色宜人。

微風吹拂過岸邊,花草在微微搖曳之間,草香、花香混合在一起湧入了柳雲祁的鼻尖,讓他一陣神清氣爽,看著這唯美的畫卷他一時也有些痴了。

這種原生態的自然美景是他前世所看不到的,看著面前清澈見底的湖水,他心裡頓時有些把持不住,忍不住的想要下到湖裡游泳。

但是在這迴響森林裡這麼多天,他也有了一定的經驗,知道看起來越是美麗安靜的地方就可能越危險。

沒有急於下水,在樹上耐心的等待了一會,還是沒有發現任何異常,柳雲祁的目光在岸邊左右巡視著,尋找著一切可疑的東西。

岸邊茂密的花草看的他一陣眼花繚亂,尋找了大半天,他並沒有發現任何的可疑之處,反而在一堆花草之中找到了一些看起來有些珍貴的藥材。

怔了一下,柳雲祁又仔細的巡視了一圈湖邊的情況。

他還是沒有任何發現,心中頓時鬆了一口氣,跳下了藏身的大樹,他小心翼翼的就向著湖邊走去。

儘管沒有看到什麼危險,但是該警惕的還要警惕,畢竟他現在身處迴響森林這個禁地之中,任何一點大意都有可能要了他的命。

一路走到了湖邊,並沒有遇到任何的危險,柳雲祁試探著摘取了一株地上的藥材,再次警惕的朝著周圍打量過去,還是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難道是我太敏感了?算了,先把這些草拔了賺些外快吧。」

他提著的心才慢慢的放了下來。

….

「啊~終於拔完了,真是累死我了~」

將近傍晚時分,柳雲祁擦了擦滿頭的汗水,伸手敲了敲有些直不起的腰,又仔細的巡視了一圈湖泊周圍,見藥材都被他採光了,他這擦懶懶的躺倒在地上休息著勞累了一天的身體。

夕陽逐漸傾斜,躺在湖邊草地上休息了一會,柳雲祁又緩緩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看了看周圍,並沒有任何人的存在。

他三下五除二的脫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扔到了一邊,「噗通」一聲跳入了水裡。

「這水還真不錯呢,好久沒洗澡了,剛好讓我洗個澡…」

從水裡探出了頭來,柳雲祁是一臉的舒爽,舒服的嘆了口氣,他開始搓洗著全身上下。

彷彿是感覺到了什麼,湖底的淤泥一陣輕輕的滾動,一雙如紅燈籠般猩紅眼瞳從淤泥中出現,那雙眼睛四處掃視了一圈,最終定在了柳雲祁那白花花的大腿之上在湖底緩慢的向著他游去。

柳雲祁對這一切毫不知情,正在湖中一邊哼著小曲一邊搓洗著身體。

「咕嚕…」

他的肚子突然發出了一陣抗議聲,看了看天色,天快要黑了,正是吃晚飯的時間。

低頭一看,湖裡有著很多的游魚正在嬉戲。

看著湖中的游魚,柳雲祁有些眼饞了起來,不禁舔了舔嘴唇。

「嘩啦~」

一陣水花聲響起,柳雲祁低頭潛入了水底,頓時追的水裡的游魚到處亂跑。

柳雲祁雖然游泳游得挺快的,可是再快都快不過在水裡的魚啊?他追的湖泊里的游魚們東奔西跑的,但是依舊抓不到一頭魚。

耐心逐漸的被魚給磨光,柳雲祁浮上水面,吐出了一口濁氣,一邊呼吸著新鮮空氣一邊不爽的盯著水裡的魚。

青色的鬥氣突然狂涌而出,柳雲祁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再次潛入水底,向著水底的游魚便追了下去。

暖君 施展出鬥氣的柳雲祁速度頓時呈幾何倍數的增加,一下就追上了水裡的游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