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凡贏了。」大黑牛獃滯,這天人四級中期啊,就這麼敗了?

鱷通天沉默了下,連忙高呼:「廚神天下第一,廚神威武。」

大黑牛:「……」

你這馬屁拍的,是不是太急了點,也不通知我一聲。

冰漣漪看了眼鱷通天,眼中滿是恥辱,大族的臉,都特么被你丟光了。

刀芒消散,大黑牛和鱷通天,小白鼠都鬆了口氣,總算不用擔心刀芒會將他們弄死了。

「廚神果然厲害,天人四級也不是廚神一合之敵,廚神的實力已經無敵。」大黑牛連忙上前拍馬屁。

「你們剛才想跑?」何凡目光冰冷地看向三獸。

「大人,白靈兒沒有,白靈兒一直抓著牛毛,拉不住。」白靈兒連忙解釋。

「老牛是被白靈兒抓的痛了,才動了兩下。」 追美高手 大黑牛連忙說道,不忘看向鱷通天:「你是不是想跑?」

鱷通天:「……」

握草,不帶這樣的,白靈兒在你背上抓牛毛,這特么是拉著你? 醫等邪妃 一個釋靈,能將你抓痛?

「大人,我實力太弱,而且只是殘魂,不想拖累大人,所以站的遠些。」鱷通天乾笑道。

「原來是這樣。」何凡恍然道:「本神就說,你們這麼佩服本神,怎麼可能跑?」

「對,我們不可能跑。」大黑牛連連賠笑,看了眼冰漣漪,雙目放光:「大人,要不將她交給老牛調教,老牛深得牛魔老祖真傳,任何女人都逃不出老牛的蹄子。」

「先到一邊趴好。」何凡冷哼一聲,瞪了大黑牛一眼,這才看向冰漣漪。

「你想幹嘛?」冰漣漪面色大變,你的手往哪伸?

「不想。」何凡扯動冰漣漪腰帶,一時沒扯動:「綁的真緊。」

「何凡,你也是一代天驕,怎麼能如此無恥?」冰漣漪氣的差點吐血,你想脫我衣服?

「你腦子和牛腦子都裝的什麼玩意。」何凡用力扯下腰帶。

沒了腰帶,冰漣漪身上白袍一松,裡面一抹雪白露出,連忙將白抱裹緊,憤怒地道:「將腰帶還給本座。」

何凡沒搭理她,神力,意念同時探查,然後沒開,微微一呆:「這不是空間腰帶?你的收藏呢?」

冰漣漪:「……」

三獸:「……」

搞了半天,你是想要她收藏?不是想上她?

「大人,她手腕上的金手鐲。」白靈兒小聲提醒道。

「哦。」何凡恍然,看向冰漣漪左手上,那個金燦燦的手鐲:「你是自己弄下來,還是本神親自取?」

「轉過身去,本座拿給你,把腰帶還給本座。」冰漣漪陰沉著臉道。

「聽見沒有,轉過身去。」何凡看向三獸,等他們轉過去,這才看向冰漣漪:「好了,拿來吧。」

「你也轉過去。」冰漣漪黑著臉道。

「你跑了怎麼辦?你快點,本神不是那種人。」何凡催促道:「本神堂堂地球廚神,豈會行那種齷蹉之事?」

「那你能不能把你眼睛挪開?」冰漣漪很想和他拼了,不是那種人,你特么眼睛盯哪看?是不是就等我將手拿開?

「本神精通佛法,你放心。」何凡意念一動,佛氣沛然:「本神四大不空。」

冰漣漪:「……」

我特么信了你的邪,四大不空是什麼鬼?

「你再墨跡,本神親自動手了,都和你說了,本神精通佛法。」何凡催促道。

冰漣漪咬了咬牙,體內充斥刀氣,道紋被阻斷,無法排出刀氣,難以反抗,只能忍了。

一狠心,冰漣漪快速鬆開白袍,將手鐲取下來,正要遞給何凡,發現這貨眼睛死死地盯著她那雪白小腹,頓時氣得咬牙切齒:「你不是精通佛法嗎?」

「對啊,本神精通的是歡喜禪。」何凡接過手鐲,將腰帶還給她,嫌棄地道:「白的病態,不好看。」

冰漣漪:「……」

地球為什麼就出了你這麼個賤人,當初的古鋒,以前的天庭,哪個像你這樣?

「大人,為什麼要這麼殘忍?」大黑牛很絕望:「我想看下白鶴,你把白鶴吃了,我想追求下冰漣漪,你將她玷污了。」

這特么沒法玩了,有你這麼對待手下的么,坐騎也要春天啊。

「什麼玷污,你給本座說清楚。」冰漣漪氣炸了,就特么看了眼小腹,到你嘴裡,就成玷污了?

「黑牛啊,本神是為了培養你,你是不是覺得很憤怒,很無力?你將這種感覺,轉化成動力,努力提升自己,找本神報仇,地球話說的好,有壓力才有動力,有屈辱,才能變強。」何凡正色道。

「那老牛換一個喜歡的。」大黑牛想了想雙方差距,果斷不追冰漣漪了。

何凡:「……」 「你剛才說,吃了白鶴?」冰漣漪不可置信地看著大黑牛。

「大人吃的。」大黑牛連忙指向何凡,嘟囔道:「老牛就想偷看一下白鶴脫衣服,誰知道大人直接讓白鶴脫毛,把白鶴給烤了。」

「廚神餓了,當然要吃東西了,算他們榮幸,能讓本神安葬在胃裡。」何凡摸著肚皮說道。

冰漣漪:「……」

榮幸?那是白鶴族啊,排名四十九,真正的頂尖大族,你居然敢吃,地球先出個古鋒已經算是瘋子了,你比古鋒更瘋。

「對了,你是怎麼找過來的?」何凡問道,他們完全是瞎幾把跑,冰漣漪居然還能找過來。

「白鶴一族出事,事情傳開了,與鱷通天有關,本座就以白鶴族葯田為中心搜尋。」冰漣漪道,頓了頓,又道:「你放了本座,本座讓冰雪族人不去追星空戰艦。」

「放了你,那其餘族群呢?」何凡冷聲道:「其餘族群一樣會追過去,只是冰雪一族回來,作用不大。」

「大人,萬族追趕,您回去也沒用。」白靈兒插嘴道:「回去之後,送死的可能性更大。」

「本神暫時不會回去。」何凡擺手道,他心裡有數,現在回去就是作死,而且,怕是剛去辟界通道,就被人圍殺了,地球都到不了。

「大人,不如您將天庭傳承給老牛一點,老牛說服族長,幫助地球。」大黑牛牛蹄子拍著胸脯說道。

「神鱷族也可以幫忙。」鱷通天連忙說道。

「你們兩個慫貨,說這話是讓本神笑么?」何凡不屑地看著兩人:「連老鼠都嚇不住的族群,也有臉稱大族?」

最重要的是,何凡也沒有天庭傳承,拿什麼給他們?

他一身所學,只是自身基因覺醒,然後匯聚地球殘缺傳承,開創出來的廚道篇,真正的地球完整傳承,別說他,東西方都沒有。

如果有的話,地球還會凄慘到只有一群天人一級?古鋒還會跑去偷傳承?還會落的那個下場?早特么教白鶴族做人了。

「天庭傳承,本神沒有,先去中元城。」何凡翻身上牛,神力凝聚成線,將鱷通天拴住:「想跑先掙脫本神束縛再說。」

「去中元城?你瘋了?」冰漣漪面色大變:「中元城是白鶴族地盤,你們偷藥材若是沒留下線索也就算了,可你們留著牛魔和神鱷族信息,這樣過去,直接就被發現了。」

這不是羊入虎口么?

「對啊,還是別去了。」大黑牛嚇的渾身一抖,連忙說道。

「你都說了,是牛魔和神鱷族乾的,跟本神有什麼關係?」何凡看著冰漣漪,微笑道:「本神是好人,他們死不死,關本神屁事。」

噗通

大黑牛直接癱軟下去:「大人,沒有這麼卸磨殺牛的。」

好處你全吃了,結果這個鍋讓我們背也就算了,你還想讓我們送死?

「那分開走。」冰漣漪說道:「讓牛和鱷魚同路。」

「別,別,一起走,一起走。」大黑牛連忙說道:「老牛可以隱藏身份,老牛有秘法。」

「不會被發現?」何凡皺眉。

「不會,絕對不會。」大黑牛保證道:「除非道主,否則看不出老牛本體。」

「哦?不知是什麼秘法?」何凡好奇道。

「外衣。」大黑牛張嘴一吐,一張獸皮出現,卻是熊皮:「這是老牛有緣得到的黑熊皮,經過老牛溫養,再配合氣息改換之法,能夠隱藏。」

「氣息改換之法?」何凡笑眯眯地道:「來,讓本神看看,這秘法如何。」

大黑牛面色一苦,卻只能交出:「這是牛魔族的核心秘法,大人可別外傳。」

「放心,本神頂多傳給地球人,嗯,不多,幾十億人口。」何凡淡定地道。

大黑牛:「……」

幾十億還特么不多?

何凡在腦海中翻看秘法,修成之後,可以模擬其餘物種氣息,隱藏自身:「本神也能修鍊?這不是牛魔族秘法么?」

「咳,大人你懂的。」大黑牛乾笑。

「又是竊取的天庭傳承?」何凡冷笑。

「不是竊取,當年先祖牛魔王,曾與天庭交流,這秘法誰都能練,神猿族也有。」大黑牛連忙解釋道。

「一樣是出自天庭,本神就當是竊取的了。」何凡冷哼一聲,道:「你的問題解決了,那鱷通天,還是去死吧。」

「大人,照顧下一下我。」鱷通天都快哭了:「大黑牛,你還有沒有別的皮?」

「沒了,一張天人級的皮,有多貴重,你不清楚?老牛能有一張都是上天眷顧。」大黑牛冷笑道。

「大人……」

「行了,這張借給你。」何凡從手鐲掏出一張皮:「這是什麼鳥的?」

「金鷹皮,由本座淬鍊多年,一般天人四級也無法看出來。」冰漣漪解釋道。

「差了點,還是將秘法也交給鱷通天好了。」何凡將秘法傳給鱷通天,又看向那群鱷魚,直接以進化之力包裹,化作一滴神液,扔給鱷通天:「藏好了。」

「多謝大人。」鱷通天大喜。

「你這石頭很多麼?」何凡看著手鐲內,還有三塊冰晶一般的石頭,基因數據+1.2,+1.1,+1.3,冰雪族好東西不少啊。

除了這些之外,就是冰漣漪的幾件衣服,嗯,很隱私的衣服。

「石頭拿了,手鐲還給本座。」冰漣漪雪白的臉上微微發紅,冷聲道:「雪晶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孕育,本座能分到三顆,已經是萬幸。」

「還你,將佛門傳承交給本神。」何凡伸手道。

「哼,你自己不是有么?」冰漣漪冷哼一聲,將佛門傳承交出,從基礎到天人四級。

「本神這身所學,都是這麼搶過來的。」何凡驕傲地道,可惜沒人信,都認為他是得自天庭傳承:「趕快趕路,前往中元城。」

一邊趕路,何凡一邊在腦海中思索,將進化法改造成最適合自己的,凡是對自己有用的,都要吸收,只有這樣,才能永遠強大。

「能不能解除一些禁錮?」冰漣漪跟在後面走著,她有些跟不上大黑牛的速度。

隱婚萌妻:老公情深不換 大黑牛穿上黑熊皮,依舊馱著何凡趕路,何凡看了眼冰漣漪,沒有幫她解開,一揮手,將她待在熊背上:「本神允許你,與神同乘一騎。」

冰漣漪面色冰冷,誰想和你同乘一騎?我更想你解開禁錮,這樣下去,自己到了中元城,就算是這三個傢伙離開,自己也跑不了。 白鶴族葯田被人洗劫,三隻白鶴被殺,留下牛魔和神鱷族信息,極大激怒了白鶴族,中元城全程通告,抓捕神鱷族鱷通天和牛魔族的某位大黑牛。

牛魔族黑牛不少,具體是哪頭大黑牛,這點白鶴族還真不知道。

何凡帶著冰漣漪和三獸一路趕往中元城,途中遇到不少進化者,都是在尋找他們的蹤跡,聽說此次白鶴族派出了一位天人四級進化者,要斬殺他們。

進入中元城,兩人三獸在街道穿行,聽著一個個進化者,要幹掉他們,大黑牛和鱷通天嚇的渾身發抖。

何凡再度鄙夷兩貨,大族怎麼就出這種慫貨。

當然,何凡也改變了樣貌,氣息,畢竟之前帶著鱷通天出現在南天城,對方很可能通過他確定目標。

「這城內的進化儀器,比地球高級多了。」何凡心中嘀咕,至少材料很堅固。

城內充斥著各種儀器,監控全程,城內牆壁上掛著水晶面板,播放著通緝消息。

「我們去哪?」大黑牛問道。

「找地方住下,休息一天。」何凡說道。

「那就去前面客棧。」冰漣漪說道。

大黑牛和鱷通天連忙縮小身子,隨著何凡和冰漣漪,向客棧走去。

「掌柜,開間房。」何凡帶著他們來到櫃檯前,道:「住一天多少萬界幣?」

「五百。」掌柜是為中年男子,看了眼兩人三獸,錯愕道:「一間?」

「對。」何凡分出五百萬界幣,遞給掌柜:「一間就夠了。」

冰漣漪和三獸獃滯地看著他,一間怎麼睡?

掌柜有些迷糊,但沒說什麼,取出一枚鑰匙:「二樓,三號房。」

「謝了。」何凡接過鑰匙,帶著一人三獸上了二樓,開門進房。

「大人,就一間,怎麼住?」鱷通天嘆道:「要不,再開幾間?」

「你有萬界幣?」何凡冷笑一聲,拍了拍大床,足夠五個人睡下還不擁擠:「這床夠大。」

「大人是說,我們睡一張床?」大黑牛看了眼冰漣漪,激動地道:「那不用開了,一間挺好。」

「想得美,是本神和小冰冰睡一張床,你們睡地板。」何凡冷聲道。

一人三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