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決定放棄的話,你幹嘛自暴自棄要去參加那種一看就是炒CP的節目?」

紀藍信帶傅墨這麼多年,這人一次CP都沒炒過。

一開始還是新人的時候,傅墨強烈不願意,他捨不得這個好苗子也就忍了。

再後來呢,傅墨紅了后,主動來找炒CP的人基本都是來蹭人氣的,紀藍信可不願意平白無故就給他人作嫁衣裳,這麼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他是傻子才會去干!

然後……

就一直拖到了現在。

「炒CP也得嘉賓配合,你覺得以我的咖位,他們能強求我炒CP嗎?」

傅墨的話讓紀藍信噎了下,說的也對。

雖然跟一些老牌巨星比起來,傅墨還差了些,但相較於其他人而言,傅墨已經算是站在了娛樂圈的金字塔頂尖了。

那些規則遊戲什麼的,根本已經限制不到他了。

但是不懟回去紀藍信又覺得不舒服,於是他好整以暇道:「就不怕你家小女孩誤會?暗自傷心難過,然後跟你徹底撇清關係?」

正在翻節目流程的傅墨頓了頓,眼睫低垂,淡淡道:「她要是真的傷心難過就好了,而且……」

論撇清關係的話,她不是一直都在這麼做嗎?

「水滴石穿,鐵杵磨針,做事情是需要持之以恆的。」

這麼多年的相處下來,兩人早就對彼此了解得不能再了解了。

紀藍信一看他這樣子,就知道這傢伙的優柔寡斷症又給發作了,沒好氣地回了句,「真喜歡就別要臉大膽去追,都說烈女怕郎纏,你不主動一點兒,怎麼就知道你們倆不會有那個可能了?」

傅墨詫異地抬頭,卻只看到紀藍信轉身離開的背影,「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節目組那邊我先幫你拖著,冷靜思考過後再給我答案吧。」

冷靜思考么?

傅墨看著手中的流程,神色有些茫然。

——

宋曉曉是傅墨的鐵杆粉絲,更是傅墨全球後援會的一個小管理。

網上不是有句話這麼說的嘛,始於顏值,陷於才華,忠於人品。

這就是她粉傅墨這三年半的真實寫照。

只不過傅墨今年似乎流年不利,接二連三地出事,讓包括她在內的一眾忠粉擔憂地要死的同時,對有關他的消息關注的也越發密切。

因而《君策》的官方微博發布了先導片艾特了傅墨后,宋曉曉激動的都快原地爆炸了。。

如果不是硬體條件不允許,否則她甚至都想來一個來個托馬斯360度旋轉。

這部戲傅墨雖然不是主角,但他的顏值卻是最高的,再加上造型服裝到位,那簡直叫一個帥的慘絕人寰!

尤其二十分鐘的先導片里,傅墨加起來出境足足有三分鐘,對她們這些舔屏黨真是十分的友善!

不過在專註舔傅墨顏值的同時,宋曉曉又發現了另外一個驚喜,那就是跟傅墨有對手戲的那個冰靈的扮演者。

很奇怪,平時如果傅墨有感情戲的話,她作為女友粉雖然不會特別無理取鬧,去傅墨微博或者對方微博下面留一些過激言論,但打從心裡卻是會感到排斥和厭惡。

可在看到這個女生的時候,不但沒有這樣的感受,甚至在看到她死的時候,還特別的心痛,給編劇寄刀片的心都有了!

一定是對方的顏值太高,演技又太好,這才給了她這種錯覺!

宋曉曉努力將這種想法趕出腦海,於是就去了她平時經常活躍的一個傅墨私下小群,打算水一會兒,轉移一下注意力。

這裡面基本都是傅墨的忠粉,都是熟人,消息也不會走露,所以說話就沒那麼多的顧忌了。

她進去的時候,裡面已經聊起來了《君策》的先導片。

一生愛墨寶:墨寶依舊那麼的適合古裝,原諒我除了誇他帥,真的想不到別的詞了。

明年一定要去見傅墨:不過話說回來,那個演冰靈的感覺長得挺漂亮,而且演技也不錯。跟墨寶袒露心意那段,看得我眼睛都紅了。

今天你喜歡墨寶了嗎:啊啊啊,我也是我也是。尤其墨寶為了保護她假裝對她冷淡的那塊兒,冰靈的演技真的震到我了。明明臉上還是一如既往地面無表情,可是一看見她的眼睛,就覺得可難過了。

曉曉愛墨寶:你們看到她被墨寶抱著就不會覺得吃醋嗎?

宋曉曉沒忍住,把自己的問題發了出去。

一生愛墨寶:很奇怪呀,別人的話我倒的確有些不滿意,但是換成她的話……竟然奇異地可以接受!

明年一定要去見傅墨:竟然奇異地可以接受+1。

今天你喜歡墨寶了嗎:竟然奇異的可以接受+2。

……

群里大半的人都出來冒泡表態了,結果大家在這件事情上的看法竟然得到了一致的贊同。

墨墨墨墨墨墨:誒,你們不知道嗎?冰靈小姐姐是墨寶的粉絲呀。

宋曉曉:!!!

不止她一個人驚了,甚至於整個群,都被這突然爆出來的猛料給驚呆了。

一生愛墨寶:WOC,真的假的?你怎麼知道的?

墨墨墨墨墨墨:冰靈小姐姐是薛流年的新書《南柯》的書模,薛流年在後記裡面寫到了。而且墨寶之前去學校補拍鏡頭的時候,選擇的就正好是冰靈小姐姐所在的學校。

明年一定要去見傅墨: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當時看墨寶那部電影的時候,就覺得班裡面有個女生特別漂亮,感情是她啊。

墨墨墨墨墨墨:我有個姐姐就是在《君策》劇組當化妝師的,她之前就跟我說過劇組裡有個傅墨的粉絲,為了追星甚至進娛樂圈來演戲了,我當時還不信,然而就在剛剛,我那個姐姐告訴我說,那個粉絲就是冰靈小姐姐。

都市超級天帝 墨墨墨墨墨墨:而且她還說這件事情根本就不算秘密,整個《君策》劇組都知道,可以隨便找人去求證。

一生愛墨寶:難怪我對小姐姐討厭不起來,原來她也是我們的一員。我決定了,以後會無條件支持小姐姐和墨寶拍戲的! 顧明若此刻還不知道她已經在傅墨的粉絲中大刷特刷了一把存在感。

因為她此刻,正忙著跟她為數不多的好朋友——成珺珺和宋晨解釋她演戲的事情。

之前在《南柯》的實體書一出,這兩個人就跑過來問她到底是怎麼搭上薛流年這條線的,是不是要進軍娛樂圈了。

當時她的解釋是什麼來著?

啊,暫時我只想好好學習,這些事情不會考慮的,等高考結束之後再說。

然而現在……呵呵呵呵呵!

就問你臉腫不腫?疼不疼?

好在兩人也不是什麼不講道理的人,在得知了顧明若假期在影視城打工的經歷后,便坦然接受了這件事情。

「你不去學校是對的,你都不知道現在學校炸成什麼樣子了。」

宋晨坐在顧明若的對面,繪聲繪色地跟她講述著學校里發生的事情,末了還不忘賣把慘,「我跟珺珺兩個作為你的朋友,都不知道在學校里被攔下打聽你的事情多少遍了,這種行為已經嚴重影響到了我們的日常生活。你這個當事人,就不表示表示一下?」

「表示?」顧明若白了他一眼,端起桌上的奶茶喝了口,道,「你們不是都報了衝刺班去上課嗎?怎麼還會突然出現在我們學校里?本來什麼事都沒有的,結果你們可倒好,自己給送上門了。」

「哎哎哎,顧明若,你這人怎麼這樣?還有沒有同學愛啊?」宋晨不滿了,「我們偷溜出來去學校這都是為的誰啊?你這人不領情也就算了,居然還認為我們活該?!」

他們在衝刺班裡呆的好好的,要不是在別人的提醒下看到了《君策》的先導片,從裡面看到了顧明若的身影,擔心她在學校里會被圍攻,這才特地翹了課溜過來。

結果到了學校后卻被告知顧明若已經辦了離校複習手續,今天根本就沒來!

反倒是他們,直接被同學堵在了學校里,拉著問了一堆顧明若的事情。

好不容易廢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擺脫了這些人離校找到了顧明若,結果這傢伙竟然覺得這一切都是他們的錯?

搞毛線啊!

「是你這麼認為的,我可沒說。」

顧明若聳聳肩,不甚在意的態度看的宋晨更是窩火。

還想再說些什麼,結果就被成珺珺給揪住了耳朵,「差不多就得了啊,別蹬鼻子上臉。」

「疼疼疼!快鬆手!快鬆手!」

成珺珺的力氣不大,但宋晨卻還是立馬求饒,這種相處模式已經成為他們兩人的習慣了。

「哼。」成珺珺這才鬆了手,而後歉意地朝顧明若笑了笑,「若若你別跟這個二傻子計較,他這是在吃醋呢。」

「胡說,我才沒有……嗯!」

話未說完,宋晨的腳就被用力踩了下,疼痛使他瞬間將之後的話給憋了回去。

憤憤地瞪了成珺珺一眼后,宋晨便低頭憤憤地咬住了奶茶管子,藉此來發泄心中的不滿和怒氣。

然而人家根本就不鳥他,繼續和顧明若說了起來,「你在《君策》劇組拍戲的時候,跟傅墨的關係應該不錯吧?有沒有片場的視頻或者照片?我發四我絕對不會外傳,就只是看看而已。」

說這話的時候,成珺珺更是舉起了右手,做了個發誓的動作,眨著黑白分明的眸子,定定看著她,祈求之意不言而喻。

對視三秒后,顧明若認命地從口袋裡掏出了手機,見狀,成珺珺的眼睛頓時亮了光,伸手就要去拿,「若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先聲明。」在她碰到之前,顧明若把手機又收了回來,「裡面的東西看了就好,不僅不能外傳,甚至都不能跟別人提起,可以做到嗎?能做到的話,我立刻就給你看。」

「當然能!」

成珺珺立刻打包票,「放心吧若若,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她又不傻,每次跟傅墨拍戲組CP的女演員,不論大咖還是小花,幾乎無一例外都會被黑。

而顧明若現在還只是個小新人,一點兒根基勢力都沒有,要是這個時候跟傅墨的粉絲們杠上的話……

emmmm……

那估計會被撕得片甲不留。

這種事,成珺珺當然是不允許出現在自己身上的。

聞言,顧明若這才把手機給了她,「相冊里,自己找。」

「謝謝若若。」

顧明若相冊里存的東西並不多,她不是個愛拍照的人,在《君策》劇組的照片,也多是跟工作人員的合影。

然而成珺珺這一圈看下來,卻發現了個問題,「若若,宋珮筎跟段清俊是不是私下裡為人很不好啊?」

劇組裡其他演員的合照這裡面基本都有,但唯獨宋珮筎和段清俊這兩個男女主,卻是一張都沒有。

她對顧明若很了解,這並不是一個會主動搞事情的人。

所以顯而易見,是宋珮筎和段清俊對顧明若很排斥。

「他們真正的性格是跟表現出來的不太一樣。」顧明若勾了下唇角,「還想問什麼?」

「他們是不是在劇組欺負你了?你手機里沒一張他們的照片。」成珺珺把手機還給她,義憤填膺,「我之前就聽說過宋珮筎仗勢欺人耍大牌,還特別嫉妒長得漂亮的新人。」

「放心,劇組那麼多人,而且張導也很照顧我的,他們不敢的。」

簡單解釋了下,顧明若看了時間道,「我出來有些久了,得趕緊回去了,再不然我爸媽會說的。你們也快回去上課吧,現在沒什麼是比高考更重要的了。」

「行吧。」

兩人本來就只是想確定一下顧明若的情況,眼下人家的精神狀態比他們兩個還要好,他們還要再操什麼心?

跟宋晨和成珺珺在奶茶店裡分別後,顧明若這才從隨身的小包里,摸出了另外一個手機。

頂端的呼吸燈一閃一閃。

而就在她把手機剛拿到手裡,屏幕又亮了起來,一個電話打了過來。

是個本地號碼,但卻不是認識的人的。

於是顧明若直接掛斷,恰巧成珺珺跟宋晨過來找她,也就把這事給放到了腦後。哪想到那人直到現在都還在鍥而不捨地打過來。

顧明若覺得,單沖對方的這份毅力,她就應該接了。 這麼想著,於是顧明若便沒有再掛斷,而是摁下了通話鍵,「喂?」

在她出聲后,那邊的呼吸明顯粗重了下,但卻沒有說話。

顧明若心裡更是奇怪了,又問了句:「請問你是哪位?」

然而對方還是沒有說話,依舊沉默著。

顧明若有點看不懂這個操作了,給她打了那麼多通的電話,但是當她接了卻又一言不發一聲不吭,而且也不掛掉電話,就這麼沉默著。

詭異!簡直太詭異了!

「你再不說話的話,那我就掛了?」

那邊依舊沉默。

顧明若便實現了自己的前言,掛斷了這個莫名其妙的電話,但卻把這個號碼保存了起來。

她這個號碼是前世一直用的那個,按理來說現在應該沒人知道的。

如果是打錯的話,那麼在聽到她的聲音時,就應該立馬掛斷的。

但是對方非但沒有掛斷,甚至連一句話都不肯說。

真的太奇怪了。

想不通的顧明若干脆將這事給放到了腦後,回家去了。

X市電視台後台休息室

經紀人推門進來,看見的便是趙鑫年坐在凳子上,看著手機出神的畫面。

如果只是出神也就罷了,畢竟這人前幾天游泳溺水被救回來后,就經常一個人坐在那裡發獃思考人生,他已經由最開始的不習慣,慢慢轉變成習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