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個時候,葉清音還在想著應該要怎麼說。

秋如詩幫豆豆擦好了身子以後,就幫豆豆蓋好了被子。

「哎呀,其實也還好,豆豆這個模樣,就是他現在還是小孩。」

她心裏面就覺得所有的一切並沒有那麼簡單。

就在眼前的時候,其實她們也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說。

就在這個時候,葉清音覺得所有的一切並沒有那麼好玩。

「好了,已經幫豆豆擦好了身體,你啊,早點休息吧。」秋如詩也不再繼續打擾葉清音。

「好吧,媽,那就先睡了,那你也早點睡,」葉清音現在總覺得所有的一切變得不太一樣了。

就在這個時候,其實她自己也很明白,這個時候就該睡了。

秋如詩點點頭,「嗯嗯,睡吧,晚安,」

等秋如詩離開以後,葉清音獨自陷入了沉默。

最後在豆豆的額頭上親了一口,才肯睡覺。

其實她現在也知道自己多愛自己的兒子。

就希望一家人平平安安,希望一切都好。

幾天過去了,葉清音也沒有接到消息要去法院,她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因為自己的父親,所以她現在不用去了?

可是不至於啊,怎麼樣都要讓她出庭,不用這麼瞞著她的。

這個時候,葉清音心裏面也不懂這一切到底發生了什麼。

她就在這個時候,其實很多的時候,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媽,你覺得奇怪嗎,我為什麼不用出庭作證了呢,」她越想越覺得不太對勁了。 秋如詩就是巴不得不用葉清音出庭,現在現在想起來,她自己比什麼都要高興。

「沒有關係的,不用去多好啊,你啊,就不用擔心了,我根本就不擔心。」秋如詩直接了當的說出口。

其實按照他自己來說,很多的東西根本不太一樣。

就在這個,葉清音發現,所有的一切就不同了。

葉清音心裏面越想越不踏實,「媽,您是不是瞞著我什麼事情,沒有說。」

葉清音心裏面越想越不對勁,所有的一切和自己所想的並不一樣。

所以這個時候,其實她自己就在想著應該眼怎麼辦。

秋如詩這個時候看著葉清音這個模樣,其實覺得他這個樣子就是想太多了。

「清音,不用想太多了,應該也沒有什麼時候的,你放心吧,」其實這個事情,她們自己也知道了應該要怎麼回事。

葉清音一點都不相信,「媽,我還是問問我爸比較靠譜一點。」

她也不知道眼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可是就眼前這件事,他們也很明白了。

在葉清音心裏面,其實她還是覺得所有的一切並不靠譜。

可是就這個時候,她自己也想求證一下自己的父親。

「好吧,那你問問你爸,他會是怎麼說的。」秋如詩這個也攔著葉清音,就讓她直接去問衛威斯了。

因為她也知道自己的兒媳婦,要是自己不說,她自己肯定會不懂該怎麼辦的。

所以就在這個時候,其實他們也明白了這一切應該眼怎麼辦。

衛威斯這個時候剛開完會,就已經受到了葉清音打電話給自己。

其實他自己也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可是也許想到的東西還是很多。

「爸,我想問你,開庭的事情,過去了那麼久了,一點動靜都沒有。」她自己也很無奈。

衛威斯這才知道,葉清音現在想要問的是什麼。

「哦,這樣,那件事,我已經擺平了,不用上法庭。」衛威斯還在猶豫著要不告訴葉清音。

其實她自己也很能夠明白什麼事應該要怎麼辦。

無論如何,在葉清音眼裡,她不太懂父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爸,請你告訴我,這是什麼意思,」她是真的不太明白。

這個時候,衛威斯就知道還是把實際的情況告訴葉清音。

「清音,爸跟你說,他已經被帶去了一個比較遙遠的地方,在那裡他會受到人家的疾苦的折磨,是生是死,那是他自己決定的,跟我們並沒有多大關係。」

衛威斯希望女兒不要再為這樣的事情擔心。

其實很多的事情,一點都不一樣,就算是到了今天這個地步,很多的東西是不太一樣的。

「好吧,爸,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但是想著不要告訴我。」

葉清音其實更加的想要知道父親為什麼不願意把這件事告訴自己。

這個時候,葉清音心裏面也覺得所有的事情,很不一樣。

「這樣的,清音,我希望你可以好好的,一切都不會有事的,你要相信我,」這是衛威斯心裏面最真的聲音,他自己就是願意這個樣子就行。 佳妻有約 葉清音最後也妥協了,就按照父親的意思辦吧。

時間過去了兩個月,葉清音距離預產期還有一周。

這個時候,家裡人還在為了她什麼時候去醫院開始爭論起來。

「我說,親家,我們還是趕緊帶著清音去醫院吧,」秋如詩覺得讓葉清音早一點去醫院,什麼都好。

衛威斯其實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去醫院好,但是,既然自己的女兒說了,暫時不用去醫院,他這個作為父親的,必須支持自己的女兒。

「親家母,我和你說啊,現在這個時候,最需要的還是清音啊,她可以沒事啊,她說不用去。我們就不用去了,不要惹她不高興了。」

衛威斯就是想著女兒的情緒,就怕她不開心。

這個時候,秋如詩也無法解釋了,「親家,你這是想太多了,其實也沒有什麼要緊的,這些一點都不重要的。」

這個時候,葉清音心裏面也好想知道這是因為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葉清音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其實在她的心裏面,很多的東西還是不太一樣的。

葉清音看著秋如詩的模樣,也知道婆婆是為了自己好,可是她真的沒有關係。

「媽,我真的沒有事的。您啊,不用太擔心了。」葉清音也不知道她們這是怎麼回事。

可是就眼前來說,她們自己是最不情願的。

就在這個時候,葉清音心裏面還在想著應該眼怎麼辦。

其實她就眼前的事情,就不懂這一切該如何是好。

「媽,要不這樣的,我們在家再帶呆兩天,到時候再去醫院,你覺得呢,」葉清音實在不懂該怎麼說了。

衛威斯把這一切老在眼裡,「這樣吧,親家母,我們現在和清音這樣說,可能會讓她變得焦慮,我覺得我們還是聽她的吧,現在準備生了,她自己也很著急的。」

衛威斯特別的擔心葉清音,其實他都看在眼裡了。

在這個時候,其實她自己也很明白,很多的東西應該要怎麼辦。

可是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和自己所想的那樣。

可是就這個時候,葉清音心裏面覺得平靜下來了。

秋如詩也覺得親家這番話說的有道理。

「那好吧,清音啊,是媽不對,不該強求你,你不要介意。」秋如詩覺得葉清音這個樣子,讓她心裏面也有了一個數。

就在眼前的時候,對於葉清音來說,很多的東西都不太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葉清音就覺得所有的事情和自己所想的真的不太一樣。

就在她自己繼續想著應該怎麼辦的時候,她自己也就繼續放棄。

葉清音現在肚子太大了,走路都不太方便,又加上沒幾天就要生了,其實她自己已經開始有點緊張了。

趁著豆豆還在客廳做作業,衛威斯已經搬進來。

就是為了葉清音,所以現在豆豆有人配了以後,秋如詩看著眼前的事情,

「清音啊,你自己也要好好的,媽給你打水泡泡腳,這樣舒服一點,」這幾天晚上,秋如詩總是要來葉清音的房間待一會,就差沒和葉清音一起睡在一個房間了。 葉清音也知道婆婆現在這是怎麼了,「沒事的,媽,我現在還不是挺好的嗎,你啊,不用這麼擔心我的,」葉清音現在也明白很多的東西和自己所想的不太一樣,

就在眼前這件事,其實她自己也明白所有的東西真的是不太一樣的。

就在這個時候,來說,葉清音也不知道心裏面還在想著什麼。

其實就眼前來說,她自己真的不太一樣。

全民武道 「媽,我現在真的沒事,您啊,不用那麼擔心我。」雖然是快要生了,大家都要注意一點。

可是就眼前這個時候,其實她們都明白,大家都要小心一點。

「清音啊,你啊,心情好好的,媽就放心多了,因為現在啊,很多的東西已經不太一樣了。」

就現在來說,葉清音心裏面還是覺得太多的東西是不太一樣了。

此時,葉清音心裏面還在想著哪裡不一樣。

其實就是眼前的事情,讓自己心裏面也不懂應該要怎麼辦。

其實很多的事情和自己所想的不太一樣。

所以,她自己覺得就目前來說,還是需要好好的保護自己

葉清音看著眼前的一切,其實覺得所有的事情都和自己也沒有太大的想法。

就目前來說,其實她自己也很明白應該要怎麼辦。

就在這個時候,葉清音看著所有的一切。

她明白了不是所有的時間都能夠這麼好好的繼續下去。

在葉清音心裏面,她也能夠明白,其實她自己知道了怎麼回事,

「好了,媽,我已經泡好腳了,該睡覺了,您是不是也要回去休息了。」

這個時候,葉清音其實也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辦,其實她自己更加的願意繼續下去。

就眼前來說,所有的事情並不太一樣。

儘管很多的東西看起來相差挺大的,就這個時候,葉清音還在想著應該要怎麼辦。

其實她自己也願意按照別的事情要怎麼說。

在葉清音心裏面,其實她自己也很明白不是所有的事情留能夠要怎麼說。

「好吧,那媽先回去了,你啊,就早點休息吧。」她現在覺得自己也懂得了應該要怎麼辦。

就這個時候,葉清音心裏面也很能夠知道,應該要怎麼說,

其實在她的心裏面,所有的事情,其實也不太一樣。

就這個時候,她自己覺得所有的一切都其實還挺好的。

「好了,睡吧,」秋如詩幫葉清音關燈,她自己再離開。

其實因為葉清音最近快要生了。所以她總是覺得自己需要好好的幫葉清音一把。

「清音睡下了嗎?」衛威斯陪著孩子睡著了,才從豆豆的房間出來。

秋如詩望向葉清音的房間。「睡下了,辛苦了,親家,趕緊休息去吧,」

她也知道葉清音的父親其實也不容易。

「嗯,我知道了,好了,走吧。」她心裏面也覺得所有的一切也沒有那麼好過。

就這個時候,其實她們自己也很明白了應該要怎麼說。

「嗯,去休息吧,太晚了,太晚了,」衛威斯一邊說著一邊離開了,其實確實也是挺晚的了。

這個時候,她們也就覺得一切都可以了, 第二天,葉清音是被窗外的鳥叫了,這個時候,她就起來了。

其實經過了一夜,自己睡得還挺好的,其實她自己也知道了應該要怎麼說。

就在這個時候,其實她自己也很明白,很多的東西和自己所想的是不太一樣的。

等葉清音醒來的時候,其實她自己也很明白應該要怎麼說,

就在這個時候,其實她自己也知道,還有幾天就要去醫院了。

葉清音特別穿上自己好久沒有穿的粉色大衣。

她現在肚子大了,其實衣櫃里的衣服換了又換。

她自己也很明白,什麼事情,應該要怎麼辦。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她心裏面總覺得,今天就想要穿得美美的,現在已經是冬季了。

其實他也明白了,很多的時候,就和自己所想的不太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