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化點達到要求,是否選擇進化?

「開始進化!」沒去管其它信息,在系統提示的時候,庄有為毫不猶豫,選擇提升進化層次。

在傳遞進化指令后,庄有為的意識又立馬回歸身體。

意念停留在系統界面,他感受不到身體強化的過程。

不過這一次,庄有為再次確認,系統提升他的進化層次,儘管對身體的強化,與其他人修鍊進化,大體沒什麼區別,但那個過程幾乎不存在。

庄有為意念回歸身體,只感覺到身體防禦變強很多,力量變得更大一些,至於速度無法靜態感應。

這種情況,只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在他意念,從系統回歸身體的瞬間,這次進化過程便已結束,淬鍊身體的過程同樣結束。

「果然是這樣,原本我沒在意這個問題,但大戰川西熊王的時候,意外出現一頭六級黑熊,逼得我只能臨場突破到六級進化,那次就是在瞬間完成一系列提升,可我只當大戰中不曾留意。」

「這一次專門注意這個問題,完全確認系統提升進化層次,進化淬鍊身體綜合素質,幾乎都是在一瞬間完成,過程完全忽略不計。」庄有為大致思索一陣,就不再多想這個問題。

系統的存在本就不合理,但系統的存在又能解釋其它不合理。

不去想進化過程,但庄有為很關心進化結果,意識再次進入系統界面。

【大BOSS系統】

綁定者:庄有為

系統主線:進化之路

當前等級:七級進化

戰力指數:15258/15273

進化點:130718165/241829265

掌握技能:無量真經(輔)、刀斧術(中級)、大力金剛拳(登堂入室)、金剛伏魔刀(登堂入室)、破鋒八刀(爐火純青)、破空斬(登堂入室)、風之力(一級)

儲物空間:252立方米(7×6×6;可融合空間異寶、靈礦,擴大儲物空間)

進化點不足……

「這一次進化,進化點扣除一億,與我預計無差,那八級進化就要十億進化點,九級進化一百億進化點,原本的推算不存在錯誤。」

「如今我的總進化點,有兩億四千多萬,但可用只有一億三千多萬,離十億進化點差距很大,看來從七級到八級進化,必定有一個相當漫長的過程。」

沒想到一次進化后,庄有為又得為進化點憂心起來。

在進入末世之初,靠末世前的微薄積累,就能連續四次進化,那種跨越早已一去不返。

「沒想到這一次,戰力提升倒比較大,差不多有五千多點提升。記得從五級進化,到六級進化那一次,戰力只有一千多點提升。」

如果說進化點的缺口,讓庄有為感到憂慮,那麼戰力提升幅度,對他就是一個小驚喜。

「不過這兩次,所面臨的狀態不一樣,尤其是戰力基礎。」

「從五級進化到六級進化,我的戰力從四千二百多,提升到五千三百多,大致一千一百點提升,約四分之一的增幅。」

「但五級進化的戰力區間,處於兩千到五千點。那一次進化的時候,戰力尚未達到五級進化頂峰,有接近一千的巨大缺口。」

「六級進化的戰力區間,處於五千到一萬點,且我已達到戰力頂峰。這次進化層次突破,又處於最佳狀態,基礎完全不一樣,提升五千點戰力不算奇怪。」

庄有為這種想法,其實稍微有一點勉強。

主要是他在前幾次提升進化層次,沒有總結戰力提升的規律。

從三級到四級,六級到七級,這是兩個門檻,各方面提升都會更大。

五級到六級進化的提升,肯定不如六級到七級進化的提升,兩者根本不能用具體指數來比較。

庄有為心裡,有一個勉強的解釋后,又開始思索起來:「七級進化這個層次,戰力區間為一萬至三萬。」

「我現在一萬五的戰力,只能算這個層次的前段,連中段戰力都不夠,在這個層次的戰力提升空間很大,同樣是一段任重道遠的修鍊路。」

到這個時候,庄有為愈加覺得,高層次進化修鍊的艱難。

從進化點來說,所需量實在巨大。

從戰力區間來說,戰力跨度更大,同一個層次的綜合戰力,拉開的差距會更大。

這種情況,對那些正常靠修鍊進化的進化者來說,每一個進化層次都要更多的積累,進化突破的難度必定更大。

「看來我回到營地,還是引起哨兵注意,老楚現在已等在門外。」 重生之我要生猴子 庄有為嘗試進化層次提升后,意念感知的距離,就發現楚文峰在外面。

不過庄有為毫不奇怪,儘管他在返回時,盡量避開駐軍大營的哨兵,但有些遠距離暗哨,肯定不能完全避開,又不是黑夜潛伏。

畢竟庄有為本意,只是不想引起注意,打亂他的修鍊計劃,至於是否被發現並不重要。

外放感知力,大致有一倍的增幅,一千米內有什麼動靜,他都能有所感知。

但具體的感知探查,只有三百米左右的距離。

「老莊,你匆忙趕回營地,領悟有什麼問題嗎?」見庄有為打開房門,楚文峰立馬迎上去詢問。

「在外消耗比較大,成功領悟時已耗空元力,我才匆忙趕回,現在已恢復過來,正是狀態最佳的時候,怎會有什麼問題?」庄有為笑著回答道。

「在交流后不久,老莊你就將破鋒八刀,領悟到爐火純青的層次,這幾天你在外面苦修,到底在領悟什麼?」楚文峰疑惑的詢問。

「這幾天,有一門比破鋒八刀,更為重要的戰技,取得一個層次的突破,還有進化層次方面,同樣小有提升,綜合戰力增長不小。」庄有為略有保留的回答。

不過這個時候,楚文峰無心追根尋底,只是出聲問道:「那老莊你實力增強后,斬殺雪獒王的勝率,是否會提升一些?」

「這個肯定會,我現在獨戰雪獒王,自信有九成勝率,八成斬殺的把握!」庄有為滿臉自信的樣子,說出他對戰局的評估。 「什麼?九成勝率?老莊你沒開玩笑?」楚文峰吃驚的問道。

在幾天前,庄有為都只有六成斬殺雪獒王的把握,現在說有九成勝率,八成斬殺的幾率,這個變化實在很讓人意外。

「我這幾天實力增長不小,只要雪獒王僅有七級進化,那它這次必將伏誅!」

「但我們對雪獒王的實力評估,不一定準確,我現在的勝率偏向樂觀,只希望雪獒王不會有什麼,特彆強大的天賦技能!」庄有為大致解釋道。

天才神醫混都市 雪獒王很強大,這是大家公認的情況。

但雪獒王具體有多強,這一點沒人說得清。

雪獒王獨霸西域,沒有勢均力敵的對手出現,很難評估它的具體實力,只能從它的破壞力大致估計。

再結合雪獒王渡劫時,必定才突破七級進化,渡劫時間不會改變。

根據這些條件,庄有為與軍部推算的結果,都是雪獒王強於八岐,但具體差距不確定。

其實八岐的實力,有些與體型不符,在它與天照大戰時,就暴露出那個缺點,被庄有為斬殺更不用說。

或許八岐是處於恢復階段,巨大的體型反倒是拖累,不是很適合與人類大戰,有死角會被克制。

但雪獒王,那絕對是戰鬥的完美體型,衝撞、撲殺、撕咬,都是強大的攻擊手段,且體型不存在拖累,適合任意地形戰鬥。

「雪獒王只有七級進化,這一點我們基本能夠確定,從西域獸亂爆發開始,雪獒王就在我們的遠程監控中,它若進化到八級,肯定會有一些動靜。」

「但雪獒王的實力,我們很難評估出來,只有一個大致的估算,希望不會有較大的出入。」楚文峰出聲說道。

「只有見到雪獒王,實際戰過一場后,才能確定它的實力。」

「我想即便我們不敵,但自保不成問題,頂多放棄這次計劃,退回再作打算!」庄有為說出最壞的結果。

儘管在他突破后,正處於實力暴漲后的自信中,但他不會變得狂妄,依舊理性分析成敗問題。

即便自信有九成勝率,依舊要做失敗的打算,別說什麼破釜沉舟,捲土重來才是智者。

「那行,這次參與任務的五級進化者,老莊你都未見過,大家先見一面,再決定何時出發吧!」楚文峰又開口說道。

「我這裡沒問題,這次修鍊已結束,就看你們準備如何?如果準備妥當,那就儘快出發!」

「還有雪獒王的蹤跡,周邊獸群的動向,你們必須要監控準確,絕對不能在我們圍殺雪獒王時,受到進化獸群的圍攻。」庄有為出聲提醒道。

然後兩人一起走向訓練場,楚文峰大致對庄有為說起,張振、高強、展飛三人的實力。

「看來我們漢唐帝國,當真是人才濟濟,加上老楚你跟姜叔,這次一共五位五級進化者,各有擅長的方面,算是不存在明顯短板,大戰時優勢互補,盡量避免傷亡!」庄有為點頭說道。

儘管幾位五級進化者,只是從旁協助,適當干擾性攻擊,在必要的時候,攔截雪獒王,避免其逃走。

但在巨大的實力差距下,其實五級進化者參與任務,危險性相當之高,這不是開玩笑的事。

所幸這次到來的五級進化者,都各有擅長的方面。

高強只能近戰,速度相對較慢,但他防禦強大,綜合實力不差,只要不是太拚命,自保不成問題。

至於展飛擅長速度,飛刀技屬於中程攻擊。張振的弓箭遠攻,長矛刺擊同樣有一定距離,都還比較安全。

姜大牙與楚文峰,兩人實力比較均衡,都出自軍伍,擅長必殺技,庄有為倒不是很擔心。

「各位,感謝你們能接這次任務,在任務執行期間,大家都是同舟共濟、親密無間的戰友。」

「因為這次行動由庄某主導,我希望大家在行動中,必須聽從庄某的指揮,不知各位有什麼意見?」見到幾位五級進化者,簡單介紹認識后,庄有為就直入主題。

「對這次任務,楚中將已具體告知,我們知道是庄先生負責,對庄先生的指揮毫無異議!」展飛首先出聲說道。

張振與高強都是獨行者,展飛別看個子最小,但在東南林區,拉起一個幾百人的傭兵隊,為人處世不會比實力差。

他很清楚,在庄有為面前,若沒有明顯的衝突,或者確實很合適的意見,聽從指揮是最佳選擇。

「庄先生的為人,我願意相信,肯定不會讓我們去送死,只要是合理的指揮,老張我不是怕死的人,絕不會皺半點眉頭!」張振跟著表態。

「老高我主要靠近戰,平時都是正面出戰,但這次面對雪獒王,可真不敢正面對抗,還請庄先生合理安排!」高強出聲說道。

展飛圓滑,張振與高強都不笨,對於這次戰鬥,各自都有一番考慮。

「各位,你們的主要任務,就是在大戰時,對雪獒王進行干擾,如果雪獒王要逃,再適當進行攔截,不會讓你們正面拼殺。」

「還有雪獒王,活動在天山區域,大戰時處於什麼地形,其實不受我們控制。老高你不用正面出手,但你屬於力量型高手,在適當的時候來一次偷襲暴擊,那效果絕對很不錯!」庄有為笑著說道。

不管是圓滑,還是直言不諱,庄有為都明白幾人的擔憂,無非是害怕被庄有為當成炮灰。

但庄有為絕無那種考慮,這些五級進化者,儘管不是他手下的人,同樣不是帝國軍方的人,但終究是人族的一份子,是漢唐帝國的一員,庄有為都不希望有任何人犧牲。

簡單交流后,庄有為給出一些保證,然後又親自出手,試探幾人的實力。

這種試探,完全都是一面倒的結果,但庄有為對每個人的實力,大致在心裡有個直觀的認識。

最後楚文峰與姜大牙,忍不住下場一起戰鬥,五人聯手進攻庄有為,都不能逼近庄有為十米內,讓他們真正見識到實力的差距。

「現在大家都準備充分,沒什麼其它問題,老楚我就直接決定,我們明天一早出發。」

「按計劃,我們先乘直升機,趕到西域一處隱秘營地,再徒步潛伏,連夜摸到天山雪域,靠近雪獒王所在的區域。」

「到後天,天色大亮后,我們根據衛星監控,與實際偵查的結果,最終決定出手時間。」停戰休息時,楚文峰說出任務安排。

大家都表示沒問題,接取這個任務后,自當是越早完成、越早安心。

張振與高強無所謂,獨行者沒什麼拖累,但展飛還有一個傭兵隊,手底下幾百號進化者傭兵。

決定后,楚文峰調集直升機準備,同時上報軍部,調用所有機動的偵查衛星,對西域天山一帶,進行嚴密的鎖定監控。

在進入末世前,帝國的科技實力雄厚,衛星鎖定已精準到每平方米。

不過偵查衛星,又分為定點偵查與機動偵查。定點偵查作為常規監控,主要檢查一個固定區域,出現異常狀況會自動預警。

機動偵查是在有任務時,更加精準的偵查目標,有自動捕捉與人力分析的雙重保障。

針對西域獸患問題,帝國本就高度重視,偵查早已到位,現在確定行動時間,帝國的情報分析機構,幾乎都集中到這一塊。

第二天一早,臨出發時,楚文峰接到通知,元首即將抵達天劍軍大營。

剛將消息告知庄有為幾人,元首的車隊已來到直升機起降點。

「元首!」楚文峰已來不及安排,當先到元首車門邊迎接。

「文峰,得知你們即將出征,我來給你們送行,希望不會打亂你們的計劃!」元首出聲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軍方五大長老、官方大長老,六位長老接連從後面幾輛車內走出。

「今天你們出征的壯士最大,不要顧忌我們的身份,我們過去見一見幾位壯士!」元首見楚文峰吃驚,又出聲招呼道。

「元首好!」

「各位長老好!」元首與六位長老,走到庄有為幾人面前時,大家齊聲問好。

儘管庄有為,只見過元首與兩位大長老,有四位長老都未曾見面。

張振、高強、展飛,甚至早已離開軍營的姜大牙,都沒有見過元首與六位長老,但那都只是沒有當面親見,在電視上絕對都見過,如今見到后都不會陌生。

不過除庄有為之外,其餘四位五級進化者,都是相當激動的表現。

「各位壯士不用多禮!」

「各位出征西域,為帝國解決獸患,我代表帝國民眾,感謝各位壯士!」元首說話間,向庄有為幾人深深一鞠躬,在他身後的六位長老同時鞠躬。

「元首,我們受不起!」庄有為出聲回應,快速閃向一邊,姜大牙四人有些吃驚失神,但在反應過來后,同樣躲到側面。

「今天我們到來,就是單純見一見各位壯士,為你們這次出征送行。」

「這一次,我希望你們成功斬敵,壯志飢餐雪獒肉,笑談渴飲獸王血,收拾西域舊河山,定我漢唐萬家安!」元首改寫一首古詩,作為送行的祝詞。

「但我更希望各位壯士,自身安危為重,留待有用之身,方能殺更多之敵!」但元首不想造成什麼壓力,轉而提示大家注意安危。 元首與六大長老,特意趕來送行,堪稱天大的殊榮。

六人中,就庄有為沒什麼感覺,張振、高強、展飛三人最為激動,恨不得立馬斬殺雪獒王,不負元首的期待。

連楚文峰與姜大牙,都同樣充滿幹勁,感覺元首到場送行,不僅在於精神上鼓舞,更帶給他們巨大的力量。

不過楚文峰與姜大牙,畢竟都身居高位,楚文峰作為天劍軍總司令,僅次於五大長老,只比元首矮兩級,又出自軍伍世家。

姜大牙原本為龍牙大隊長,多次保護前任元首出行,見識同樣不用懷疑,他們兩人很快恢復常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