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那就算了。」秦墨沒有猶豫,直接一刀捅進秦亮心臟。

「找死!」同齡少年眼見秦墨非但不聽,反而直接一刀捅死秦亮,根本不給端木家族任何臉面。

「老子跪天跪地跪父母,還豈會跪了你端木家族!」秦墨暴怒。

「端木康,給我殺了他!」同齡少年被徹底激怒,爆喝怒斥。

「殺我,嘿嘿。」秦墨冷笑,身影一縱,便跳上旁邊房頂,借著再次一跳,已落至十幾丈外的大樹,再借著大樹一跳,便已經出了秦家大院範圍。

鍊氣九層修為的端木康雖然也跟著後步追上,但秦墨的速度明顯更快,他跳兩次,端木康才跳一次,才過片刻,秦墨已經逃出百丈,在端木康眼中如同一隻蹦達的螞蚱,距離越拉越遠,直到最後消失在遠處樹林上。

「可惡!」端木康只能睜睜睜看著秦墨滑如入水活魚,飛快逃離。

……

一口氣跑出上百里,確定端木康沒追來,秦墨這才從樹頭上落下,跳入樹林后,他並沒有停下,而如閃電邊向左方一跳,跳入草叢后,便沒了身影。

等他再出現時,已經是在三十裡外。

此時,秦墨重重的換幾口氣,雖是擺脫了端木康的追殺,但他臉色依然凝重。

秦艷兒怎麼睡到端木家族床上去了。

端木家族可不是一般的普通小家族。

得罪端木家族。

比摸老虎屁股還恐怖。

今後怕是很難有安寧日子了。

該死的。

至於秦龍,早在秦墨和他一起去祠堂的路上,他就已經決定離開秦家,這一點秦墨倒不擔心。

秦墨皺著眉頭走在山林里。

不過稍遲,秦墨皺眉忽的展平,兩顆眼珠子轉動不停,精光閃礫,像是想到了什麼?思慮片刻,忽的大笑幾聲,似乎完全不再為此事所困。

(新號不能發評論,感覺大家的支持。) 端木家族雖說強大。

不過也不是不能招惹。

能招惹的猛人就在秦墨身邊。

校長!

校長都敢不鳥端木家族,可見端木家族也不是惹不得。

更何況歐陽家族與端木家族同樣也是死敵。

以後和歐陽寶的關係拉近一些就是。

想到這,秦墨完全拋開端木家族這事。

不過他也不敢一個人再在外面呆著,立即第一時間飛奔趕回學校。

結果得知校長竟然和其他學生還要呆在歐陽家族兩天,秦墨頓時一陣懊悔,尤其是想到那一桌靈果,心裡一陣不舒服。

這兩天,秦墨也不打算閑著。

從秦家拿來的『秘箱』試了好幾遍都沒打開,索性懶得再管,扔在了一邊。

將從秦家得到的幾顆『潛能丹』拿出來。

「這『潛能丹』不知道有沒有害處?」秦墨仔細看著。

影視最強反派 「此丹不可多服,服上幾粒就是,長久服食會對肉身造成傷害,這丹藥煉製本就很粗糙,且丹藥藥性只是很粗暴的強行刺激身體潛能,雖是刺激了潛能,卻破壞了身體平衡,因此服下幾粒便是。」『殘魂』對這丹藥的評價並不高。

聽『殘魂』這樣一說,秦墨再沒其他顧慮,立即服下一粒。

此丹藥確實對身體體質有潛發作用,感覺全身如火在燒。

但這種感覺並不舒服,彷彿肌肉被過分燃燒。

不過有丹藥總好比沒丹藥強。

秦墨立即借著丹藥藥力繼續修鍊。

兩日後,校長領著餘下九名學生返校。

回校的第一時間,校長直接取消掉齊瑞的參賽名額。

在修仙世界無法修仙 齊瑞當場哭倒在地。

可惜校長毫無更張之意,派遣另一名學生頂替齊瑞代表學校參加。

同時校長叮囑眾人,三日後前往『帝都』參加今年的『全國高校聯戰』。

學生們現在可回家準備,待三日後在學校集合。

秦墨已無家可回,自然而然的留在學校繼續修鍊。

入夜時分,秦墨來到練習室,準備再次習練。

不想練習室通明燈光之下,竟有一道白雪身影落立其中。

燈光鋪描為一面純版的背景。

只凸顯出在中間這道白雪身影的一幟。

林雨樓也並沒有回家。

秦墨看著站在在練習室里的林雨樓。

眼睛能夠清楚的看著林雨樓的眼睛此時也正看著自己。

兩個人眼睛直視。

秦墨看著林雨樓。

林雨樓看著秦墨。

兩雙眼睛里的視線,第一次直線的碰在一起。

秦墨先是一愣。

然後便轉身離開。

「等等!」林雨樓忽的出聲。

秦墨停下腳步,意外的回頭看著林雨樓。

「對不起!」林雨樓忽的出聲。

空蕩蕩的練習室里,並沒有平日里學生們習練時各種吵雜的聲音交織。

此時格外的空蕩。

林雨樓的聲音顯得格外的清幽而且清楚。

秦墨回頭更意外的盯著林雨樓。

一直以來,秦墨都不認為林雨樓會在乎在意。

在所有人男生的眼睛里。

林雨樓都是高貴的,冰冷的,遙遠的。

如枝上鳳凰,如極地冰花,如天上星辰。

被燈光打倒的身影斜拉在腳尖前一遲遠。

秦墨這才注意到,她並不是那麼遙遠的。

至少現在,她的身影就在自己腳前。

伸腳就可以踩住。

於是。

他真的伸腳踩住了倒影。

林雨樓注意到秦墨向前走了一步,但並沒有注意到秦墨此舉何為?

「有事?」秦墨沒有問原因,很簡單,林雨樓不會無辜道歉。

當然,秦墨也猜到了林雨樓道歉的大概原因。

班戰最後一場,林雨樓獨然轉身,雖是無意無心,但也確有羞辱。

「還有三天時間,我希望你可以作我的陪煉。」林雨樓沒有解釋,她不喜歡做無謂的解釋,秦墨不問原因,但她覺得自己為當時在最後一班戰時的作法說出了道歉即可。

她的聲音並不溫柔,依然很冷漠。

「哦。」秦墨應了一聲,沒有反對。

事實上也沒必要反對。

兩人實力相差不大,一起修鍊,能夠在戰鬥中更快促增修鍊速度。

所以秦墨覺得這是件完全沒必要拒絕的事。

而事實上。

如果拒絕。

那才是純傻子。

……

「開始嗎?」秦墨摩了摩拳頭。

林雨樓不急不慢拔出劍來,劍光輕抖,如舞即起。

她習的是劍,劍招流動,似風輕舞。

相較起來,秦墨則要野蠻不少。

野蠻的拳頭毫不客氣的落在劍上。

兩人之間的對招。

完全像是一個完美起舞的仙子拼著命抵抗一個粗蠻野漢的攻擊。

……

林雨樓臉上生出一層密汗,秦墨的攻擊很強,而且攻擊綿密,即使兩人有一層修為差距,但這一層差距幾乎根本不存在。

轟!

秦墨狂暴的拳頭毫不客氣震退林雨樓手中的劍。

……

秦墨則完全像是個不懂憐香的村夫蠻漢。

一心一意瘋狂的戰鬥。

竟沉寂在戰鬥的快感中。

似乎完全沒有在意身旁美女的意思。

……

練習室里。

一男一女交錯的身影被燈光投影成一副皮影戲,在牆壁的放板播放成一段無聲且優雅的背影電影。

……

夜色已暗。

二人習練整整一晚。

一起離開練習室。

林雨樓走在前面。

秦墨走在後面。

林雨樓身上汗水很多,平時里彷彿萬年冰川不化的女子,此時白皙的臉上掛著汗露,也好似融化了。

有淡淡的微香被夜風抓過來塞在鼻孔兒里,潤著無味的肺,潤著無味的肝,調味著酸酸的胃,燃燒著淌血的心。

秦墨走在林雨樓身後,不斷的用腳去踩被路燈拉過來的背影。

只是背影一步一步向前。

雙腳始終踩不住背影。

此時學校早已放假,學生們都已回家。

校園的小道里變得異常安靜又詭秘。

這份詭秘的安靜卻無端端的烘托出一種別異的情景。

忽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