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半天,蘇儀發現青陽的注意力全部在這隻狗身上,竟然連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差點惱羞成怒:「臭小子,你當我不存在是吧!」

不知道為什麼,蘇儀看到青陽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變得十分敏感,而這些蘇儀都沒有發現。

「呃,這小妞兒怎麼這麼暴躁,不會是來親戚了吧!」

青陽看著蘇儀一臉古怪,自己正跟小二聊的那麼「開心」,突然被蘇儀打斷了不說,還興師問罪,真是豈有此理!

「臭小子,我有事問你,你最好老實交代!」

「你又不是我老婆,我憑什麼老實交代!」

青陽也不客氣,蘇儀吃了那顆珍貴的洗髓丹令青陽心痛不已,如今得了便宜還賣乖,關鍵是語氣這麼凶,對得起自己嗎!

至少也得表示一下吧,比如說獻個吻…

「我身體到底怎麼回事,你對我做了什麼!」

那天早上,蘇儀喝了青陽送過來的葯之後,身體便發生了變化,全身都向外冒著油膩膩的東西,胃裡排山倒海不說,就連渾身衣服都變得臭不可聞。

「蘇警官,你我二人清清白白的,我能對你做什麼,身體不舒服找醫生啊,找我有什麼用!」

青陽自然知道蘇儀說的是什麼,可是一看到蘇儀青陽就想調侃兩句,有時候青陽都感覺是不是單身的時間太長有些饑渴…

「不管怎麼說,吃了我的洗髓丹,不讓你做我女朋友豈不是虧了!」青陽腦中各種念頭閃過。

蘇儀看著青陽瞎說一通,俏臉微紅,莫名的想起之前青陽喂自己喝葯,那麼放肆的親自己,而且青陽的手竟然…竟然…

「呸,怎麼又想著這件事,都怪青陽這個臭小子!」

「臭小子,你不要胡說八道,我身體到底怎麼了,你不說清楚,我跟你沒完,你知不知道今天我去練散打的時候,差點兒把那個散打教官打個半死…」

想到今天發生的事情,蘇儀還有些后怕,自己照例去練習散打,卻沒有想到,剛用了一招就差點把那個教官打殘廢…

後來,蘇儀偷偷的測試一下自己的力量,竟發現自己能抬起來三百公斤的重物,這一瞬間,蘇儀有點懷疑人生,自己是不是被外星人附體了!

三百公斤,這怎麼可能!回想到青陽那天給自己喝了一杯莫名其妙的葯后,自己的身體就發生了莫名其妙的變化,蘇儀就知道這一切和青陽脫不了關係。

「散打,這小妞兒不會是有暴力傾向吧!」

青陽一陣無語,幸虧給她吃的洗髓丹只有洗經伐髓的功能,不能提升多少實力,若是換成其他的靈丹,分分鐘就讓蘇儀變成超人了!

不過,青陽還是小覷了洗髓丹的作用,三百公斤力氣,在真武界估計有內勁三層的實力了,關鍵蘇儀是普通人啊,連內勁都沒有,這就不得了了。

「力氣大還不好,我還想呢!」

青陽有些嫉妒,撇嘴說了一句,想著以後有機會,自己也弄一顆洗髓丹吃吃,說不定還能提升點實力!

「哼,我看你是皮癢,這次看我不收拾你!」

蘇儀氣急,這一切肯定是因為青陽,可是這臭小子一問三不知,再想到之前自己的遭遇,蘇儀一不做,二不休便想著收拾青陽一頓,連著新仇舊恨一起算!

「擒拿!速度是快了一些,力量也大了,不過你想憑這些對付我還差得遠呢!」

看穿了蘇儀的意圖,青陽差點兒笑出聲來,這簡直是關公面前耍大刀,班門弄斧都弄到青陽面前了,真不知道蘇儀怎麼想的。

「嘿!」

青陽一步踏出來到了蘇儀的身後,順便還往蘇儀的臉上摸了一把,「這感覺真不錯!」

「你!」

蘇儀炸毛,青陽竟然又耍流氓,暗嘆這臭小子怎麼這麼厲害,心中隱隱有些後悔,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蘇儀就不信打不過青陽。

拳腳並用,虎虎生風,在地球上估計沒有多少人可以打敗蘇儀,可青陽是個例外,蘇儀就算再厲害,也不過是普通人而已…

「蘇警官,你也看到了咱倆的差距,再繼續下去對你可沒有好處!」

青陽輕輕的說著,可是蘇儀還是不依不饒,體質提升后,這麼劇烈的戰鬥,蘇儀竟然一點不累,哪裡會停下來!

「你這是拿我練手呢,想得倒是挺美!」

青陽速度一快,一把抓住了蘇儀的手,反手一扭,制住了蘇儀,見蘇儀還要掙扎,青陽心中一動,將蘇儀拉到自己的懷中,這下,蘇儀怎麼掙扎也沒有用,只不過…二人的姿勢實在太過曖昧!

「你混蛋!」

蘇儀都能感受到青陽呼出的氣息吹在自己的臉頰上,整個人靠在青陽的懷中,好像恩愛的小夫妻正在打情罵俏。

「我怎麼了,誰讓你打我!」

青陽才不在乎,蘇儀自己送上門的,青陽才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這就是投懷送抱啊!

「你再不放來,我喊人了啊!」

「你喊吧,看到時候誰丟人…」

「你到底想幹什麼!」

慕太太請你嫁給我 「想你做我女朋友!」

聽到了青陽的話,蘇儀噌的一下臉變得通紅,小心臟噗通噗通地挑,滿腦袋都是小星星…

「他說什麼,女朋友!!想得美!」

蘇儀恨不得將青陽大卸八塊,欺負自己就不說了,還得寸進尺,想要自己做他女朋友,真是豈有此理!

「滾…」

「呃!」

青陽有些尷尬,自己確實有這個想法,可是怎麼一不留神竟然說出口了呢,這小妞恨極了自己,怎麼可能會答應,說不定還會嘲笑自己!

果不其然,蘇儀開啟了嘲諷模式,對著青陽噼里啪啦就是一頓狂轟亂炸,青陽都感覺如果這小妞的戰鬥力和罵人的能力成正比,自己還真不是他的對手!

青陽滿臉黑線,眼見著蘇儀將自己損的一無是處,都快說自己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反正青陽不能忍!

「夠了!有你說的那麼差勁嗎,我告訴你,當我女朋友那是你的福氣!」

「福氣!我看是晦氣吧,信不信我以騷擾罪抓你,小屁孩一個,還對我有想法…」

青陽怒了,自己可是穿越兩個世界了的人,說自己是小屁孩兒,要不是這裡是學校,青陽恨不得將蘇儀摁在地上,摩擦摩擦……

鬼使神差,青陽高高揚起巴掌,對著蘇儀某個地方就是一拍,只聽「啪」的一聲,蘇儀愣了……那裡好像是翹……

「啊!我要殺了你!」 蘇儀掙扎著,一把推開青陽,而青陽眼疾手快,招呼著小二抬腿就跑,蘇儀愣是沒有追上。

「哼哼,小樣我還治不了你了!跑得快就是好…咦!我為什麼要跑,她又打不過我!」

回過頭,青陽走到蘇儀身邊,見蘇儀悶悶不樂,似乎受到了極大的委屈,順手拉著蘇儀坐在一旁。

青陽:「生氣了?」

蘇儀:「……」

「你身體的變化,對你只有好處沒有壞處,還有什麼不知足的!這小傢伙想吃我都不給呢…」

青陽看著小二,小傢伙眼巴巴的瞅著蘇儀,一臉討好的樣子,氣的青陽恨不得抽他一巴掌!

「是嗎,狗不吃的才給我?」

青陽只聽見一道惡狠狠地聲音,隱隱帶有殺意!

「呃…你想多了,你知道那東西多珍貴嗎,那可是我家祖傳的,打算著給我未來的媳婦用,你還不高興!」

蘇儀一聽,竟有一絲開心,但很好的掩飾過去,「哼,你才幾歲,滿腦子都是媳婦,你怎麼不上天呢!」

「上天?不遠了,等我突破到三花境界就可以御劍飛行了…」青陽撇了撇嘴,上天多簡單的事,只不過不能跟蘇儀說罷了。

「我不管,你把我送給未來媳婦的東西吃了,只能給我當媳婦了!」

青陽感嘆,這傻姑娘有時候真的好單純,怪不得總是上當…

「起開…」

蘇儀不吃這套,就算再傻也不能聽青陽忽悠,「你那葯還有嗎?」

憑空增加好幾倍力氣,若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蘇儀肯定不相信,可事實就是這樣,蘇儀不信也不行。

重生回到1997 「什麼葯?」

「你!」

蘇儀暗恨,這臭小子又裝瘋賣傻,真是可惡!

「反正從你嘴裡是問不出什麼,你要知道一旦那種葯被人知道,必然會惹來天大的麻煩,所以不要輕易拿出來,尤其是不要給其她女孩子…」

青陽靜靜地聽著,只是蘇儀最後一句話微不可聞,若不是青陽聽力過人,怕都聽不清楚。

「嘿嘿,你的意思是只給你吃唄!」

「我沒說!」

蘇儀當然不承認,就算青陽的葯給自己帶來了極大的好處,可在她的眼中,青陽終究還是太年輕,二人的年紀…

「還有你一個大學生,怎麼不務正業,在學校里養狗!」

蘇儀又好氣又好笑,青陽養狗就罷了,可是這條狗為什麼對自己這麼有興趣,繞著自己轉個不停,抽著鼻子,使勁兒地嗅著,不知道在聞什麼。

「我也沒辦法,這狗離了我誰也養不活,要不然你拉回家試試!」

天天喂小二吃那麼多靈丹,青陽也十分心痛,如果真的能跟蘇儀回去,那就少了一份口糧,青陽巴不得呢。

「誰給你養!」

蘇儀發現,千萬不能給青陽好臉色,只要你給他好臉色,這臭小子就得寸進尺,還給他養狗真,當自己是他女朋友了。

「我還沒問你,這裡是理工大學,你一個警察怎麼會跑這裡來!」

「理工大學又怎麼了,這裡我熟的不能再熟了,我家就在附近,上次只是為了執行任務,好在你誤打誤撞沒有放跑那些販毒分子,我任務完成了自然就回來了!」

青陽頓時無語了,自己誤打誤撞??雖然有這麼一點巧合,可若不是青陽,這傻妞都不知道被拐到哪裡去了。

「上次那個豹哥,還有他背後的龍爺都抓住了嗎,那龍爺長什麼樣?我還不知道呢!」

上回系統任務開啟,青陽不得不穿越到真武界,否則的話,青陽一定會親自動手,將那伙人徹底剷除,以絕後患,他們拿青陽的家人威脅他,這是青陽最不能忍受的。

「龍爺!你怎麼知道的,我們沒抓到他…」

蘇儀一聲驚呼,龍爺的存在,就是在他們警察內部也沒多少人知道,可青陽這傢伙竟然一口道出,好像非常了解的樣子,讓蘇儀十分疑惑。

「呃…」

青陽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真是高估了他們的能力,連龍爺都沒有抓到,自己這麼一說,豈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什麼龍爺,我不知道,剛才瞎說的…」

狡辯什麼的,青陽最擅長了,不管蘇儀怎麼問,青陽就是一問三不知,若不是蘇儀對青陽知根知底,怕是要懷疑青陽跟販毒分子有關係了。

「算了,不早了,我要回去了,咱們明個見…」

說罷,青陽便打算腳底抹油,蘇儀暗恨,青陽連龍爺都知道,可能還知道更多線索呢,可是這小子閉口不言,蘇儀還真奈何不了他。

「哼,早晚讓你全吐露出來!咦,你怎麼不走!」

蘇儀看青陽走得快沒影兒了,可是一直跟在青陽身邊的那條哈士奇,竟然都留在自己身邊,主人走了都不知道。

蘇儀急忙大喊:「喂,把你的狗領走啊!」

青陽聲音遠遠傳來:「送你了…」

蘇儀:「……」

真的,蘇儀覺得遇見青陽算是倒了八輩子的霉,處處受氣不說,連一條狗都欺負自己,自己一個人都要養活不來,還要養活這條狗,哪來的道理!

「哼,你就不怕它丟了!」

蘇儀哪裡知道小二可不是一般的狗,別看小二整天呆萌的樣子,可放在地球上,小二堪稱是無敵的存在,天天吃靈丹,怎麼能像普通的寵物那樣沒有一點戰鬥力,青陽估計,小二的實力差不多內勁八層了,地球上還真沒有人能打敗小二!

小二:「二!」

蘇儀總感覺這條狗有些不同尋常,雖然跟哈士奇一模一樣,但是這叫聲怎麼也不像狗的聲音…

「走吧,我帶你回家!」

無奈之下,蘇儀只能帶著小二回到自己家,出乎意料,這條狗聰明的驚人,好像能聽懂自己說話一樣,招呼一聲,便邁著小短腿緊跟在蘇儀後面。

「主人奇怪,狗也奇怪!」

其實蘇儀不知道,小二身上肩負著重大使命,蘇儀將小二領回家中安置好之後,小二便趁著蘇儀熟睡,悄無聲息的離開,回到了青陽的宿舍里。

青陽見小二回來,心中一喜,掏出一把靈丹,送到小面前:「乖小二,路記熟了吧!」

「二!」

到了小二的答覆,青陽越發的滿意,看到了蘇儀的時候,青陽就打算以小二為突破口,拉近兩人的關係,而這第一步便要知道蘇儀住在哪裡,所以青陽將這個任務交給了小二!

第二天,青陽帶著小二急匆匆的奔向蘇儀的家,打算「興師問罪」!

砰砰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誰啊!」

屋裡傳來蘇儀氣急敗壞的聲音,這麼多天下來,好不容易完成任務,得了幾天休息的時間,結果大早上便傳來敲門聲,生生的把蘇儀吵醒了。

「我!青陽!」

蘇儀披散著頭髮,一副沒睡好的樣子,身穿一襲睡衣,卻把她嬌好的身材完美的展露出來,看的青陽一陣火熱。

「喂,好看嗎,你怎麼知道我家的,有什麼圖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